在紫府时,那杜怀长老显然对紫韵收他为徒很是不满,明眼人都可杜怀长老对紫韵兴趣极大,并属于男女之情。

    而自己的年纪同紫韵相仿,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所喜欢的女子,每日都一位年纪相仿的男子混在一起?即便是师徒的关系,那也不行。

    此刻,林浩舟,心略有所思。

    “林东方,这件事怕要惊动长老,若我所猜不错,冯舟等人是想从你身上下手。”片刻后,林浩朝林东方开口说道。

    闻声,林东方冷笑不已,他巅峰时期身为圣地宗门势力长老,这一处小陆的宗门势力,他又岂能放在眼。

    若如林浩所说,那刚好不过,直接离开仙剑宗便是。

    只不过,林东方想离开仙剑宗,林浩却不能同意。

    现如今,凭林浩的境界修为,不说离开黄荒大陆,即便去了大联盟国度都很难立足,再加上传承明即便开启,林浩也需要以此来抵消野传承的召选,说什么都不能在此时出现任何差错。

    …………

    交易山谷,许多弟子逐渐离去,日落黄昏时。

    许久后,马志朝此处大步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位男子同老者。

    男子金袍加身,无比威严,正为杜怀长老。

    “参见师尊!”

    见杜怀长老亲临,冯舟和上官影开口,恭声道。

    “嗯。”杜怀长老点了点头,目光旋即落在上官影身上。

    之前在杜府时,杜怀长老已听马志说了整个过程。

    “林浩,这所交易这些两百年份的灵果,从何而得。”杜怀长老浩,神色淡漠,冰冷的声音传出。

    “碰巧所得。”林浩微微一笑,面对杜怀长老,并没有丝毫畏惧。

    自进入内门至此时,这杜怀长老已经找过林浩次麻烦,第一次会考时,第二次紫府时,此刻便是第次。

    “巧合?林浩,你的运气可真是不错,先有至尊宝物,后又能交易大量两百年份以上的灵果……”杜怀长老别有深意道。

    对此,林浩也未多解释,也没必要同旁人解释。

    “杜怀长老,你的意思是,此子身份可疑?”同行而来的白袍老者,怀,眉头一蹙。

    “纪堂主,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和他同行的那位外门弟子,倒是有些可疑。”杜怀长老冷笑道。

    区区外门弟子,竟拥有‘伪灵境’一重巅峰实力,甚至仅用一击便能将上官影击败。

    听了杜怀长老之言,白袍老者面色一顿,打量林东方几眼,道:“且不论是否身份可疑,身为外门弟子竟敢对内门弟子辱骂,并出手伤人,仅是这一条,已经够他受了。”

    闻声,苏月等人有些沉默,连执法堂堂主都亲自现身在此,而且,似乎偏向杜怀长老。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杜怀身在仙剑宗名望极大,执法堂堂主自然是偏向杜怀。

    “将他们先带去执法堂。”片刻后,执法堂堂主朝身后几位男女说道。

    闻声,林浩却忽然出声:“且慢,如此决定,是否有些草率了。”

    “草率?”执法堂堂主眉头一挑,此子竟说他决定草率!

    “到目前为止,执法堂尚未有任何调查,而且仅仅是听了一面之词而已,现在要带我们去执法堂,只怕不妥。”林浩并不畏惧执法堂主的凌厉的目光。

    此时,在场的内门弟子神色惊诧,林浩在大庭广众之下,竟质疑执法堂堂主……!

    “林浩,你大胆!”马志冷喝,连他也未想到,这林浩居然如此放肆,连执法堂堂主都敢质疑。

    而然,林浩却未搭理马志,继续道:“退一万步来说,打伤上官影的是他,又不是我,有什么道理连我一起带入执法堂?”

    此话一出,马志等人哑然,林浩说的的确有道理,将上官影打伤之人为林东方,也不是他林浩,将林浩也带入执法堂……

    林东方嘴角微抽,这林浩,竟把自己给卖了……!

    “呵呵,林师弟,你此刻还要狡辩,林东方不正是和你一起的,而且你和他姓氏相同,或许是一族之人也未必。”很快,冯舟出声道。

    “姓氏相同就身为一族之人?莫非在黄荒大陆之内,只要是姓林的,都是同我一族?”林浩像般打量冯舟。

    还不等冯舟开口,林浩又道:“哦,对了,我记得有位灵主级的采花大盗,在小联盟国度一代名气极大,想来冯舟师兄和那位采花大盗,也是一族的吧?”

    “你……放肆!”冯舟顿时大怒。

    而然,在场不少精英弟子却是笑出声来,任谁都能,林浩这是在以牙还牙。

    “林浩,你休要继续在此狡辩,即便你和林东方不是同族,但你二人一起在交易山谷摆摊,也是一伙的,铁证如山。”马志怒道。

    “马志,你说话时,莫非不从你的脑袋重过滤一遍?”林浩撇了撇嘴:“大家都是仙剑宗弟子,本为同门兄弟,我和师弟在一起有何不可?退一万来说,即便我们真是一起的,莫非林东方犯了错,还要我来承担?假若冯舟冯师兄某日去做了采花大盗,莫非你马志还要承担他的罪行不成?”

    “满口胡言乱语!”马志咬牙切齿,林浩的一张嘴巴,竟如此会说!

    冯舟脸色阴沉,这林浩指桑骂槐的本事,当真不弱,甚至连杜怀长也是神色不悦,自己的两位弟子,居然被林浩说至无话可应。

    “纪堂主,此子伶牙俐齿,便不必与他多言,先带回执法堂审问。”杜怀长老也不愿让林浩在此继续废话。

    “好。”老者答应,一位内门普通弟子,带入执法堂调查,无需太多理由。

    旋即,几位青年男女,手持长杖,欲将林浩同林东方押下。

    见状,林东方面色冰冷彻骨,双眼杀意闪烁。

    林浩眉头深蹙,不管如何,林东方绝不能够被带入执法堂,否则他的易容术定会被发现,到了那时,一切的狡辩都为苍白,甚至连林浩自己,在仙剑宗也没了立足之地,或要大难临头。

    …………

    “纪长老且慢。”就在此时,一道温柔悦耳的声音,自远处传来至。

    某位紫裙女子,步子轻盈,正朝此处走来。

    “紫韵长老?”见到来人,纪堂主有些意外,他执法堂欲审两位普通弟子,怎还惊动了这位仙剑宗最年轻的新晋长老……

    “敢问纪堂主,紫韵的这位徒儿,究竟是犯了如何大错,需要执法堂大动干戈,压他回去?”紫韵浩一眼,旋即轻声问道。

    “徒儿……”纪堂主微微一愣:“不知这两位弟子,哪一人是紫韵长老的徒儿?”

    “我是。”林浩抢道。

    莫要说,紫韵虽用不正当手段强行收了自己为徒,不过他在仙剑宗也算是方便了许多,起码出了何事,紫韵身为长老,还是能够起到一定作用。

    “嗯,他正是我的徒儿。”见执法堂堂主询问的眼神,紫韵颔首,直接承认。

    “原来如此,不过,即便是紫韵长老的徒儿,这犯了错,还是需要进入执法堂调查,没什么好商量的。”执法堂堂主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知弟子何错之有,莫非弟子在外收获一些宝物,未上交给宗门便是错,便是罪?!”忽然,林浩叹了口气。

    仙剑宗弟子,在外获得的机缘宝物,可归自己所有,这属于明规定,并不是什么错,否则的话,只怕仙剑宗内门弟子,绝大多数都是罪人,都需要进入刑法堂受审。

    “出言侮辱上官影,并出手将他打伤,这还不是错?还要狡辩!”执法堂堂主厉声喝道。

    “堂主大人,此话如何说起,打伤上官影的又不是我,你抓我去刑法堂是何用意?”林浩皮笑肉不笑道。

    “林师弟说的不错,他又未和上官影动手,再说了,上官影是长老的弟子,林浩师弟也是长老弟子,如果真要带入刑法堂审问,上官影也得带去!”

    “不错,林浩师弟自始至终都未做什么,规规矩矩,这未犯错就要带他去刑法堂,于理不合……”

    此时此刻,之前同林浩交易灵果的一些精英弟子,也都纷纷出声为林浩打抱不平,其许多人同林浩交易时,得到很大的优惠,对林浩也颇有好感。

    见越来越多的弟子为林浩说话,甚至像苏月这种核心弟子也开口,执法堂堂主面色铁青。

    “将林东方带入执法堂审问!”最终,执法堂堂主冷道。

    “且慢!”就在林东方正要被带走时,林浩又道:“林东方没错,执法堂要带人回去受审,应该带马志和上官影!”

    “林浩,你说什么!”马志勃然大怒,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说什么?你和上官影见我摊位上的灵果,想要出手抢夺,莫非林东方身为外门弟子便要拱手相让,不能反抗?上官影抢夺未果,技不如人被林东方打伤,在场可是有不少证人,你们还要狡辩不成!”林浩冷道,态度瞬间变得无比强势。

    “你放屁!我们何曾要出手抢夺你的灵果!”马志惊呆了,他们的确是打算敲一些灵果,但绝对没有出手抢夺的意思,最多是想让林浩主动服软,将灵果交给他们,可现如今,可林浩却污蔑他们出手抢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