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你少在这里放屁,我们师兄弟何曾要抢你灵果!”当下,马志怒道。

    虽说几人的确是打着林浩灵果的心思,但却从未想过要动手抢夺,这交易山谷的确是不受宗门管理,由内门弟子自发形成,但如果真有人在此处出手抢夺宝物,宗门也绝对不会允许。

    “呵呵……马志师兄果然是长老的高徒,出口成脏,我不过是在形容客观的事实,你却如此辱骂我,真是丢尽了杜怀长老的脸面。”林浩不善的目光落在马志身上,冷冷笑道。

    此话一出,杜怀长老的面色瞬变,这林浩说话语气处处带着刺,可却又抓不到什么把柄,这次竟隐晦的将自己也给套了进去。

    “马志,注意你的语气,长老在此,岂容你放肆。”执法堂长老很是不满的撇了马志一眼。

    “抱歉,是弟子未考虑周全……”马志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林浩,你莫要在此胡说八道,我和上官师弟,何曾要抢你的灵果!”

    “林浩,你少含血喷人!当着长老和堂主大人的面污蔑我等,你可知罪!”当下,上官影也怒道。

    闻声,林浩冷笑:“你们明明想要抢夺灵果,尤其是你,甚至还对东方师弟出手,自己技不如人被东方师弟打伤,现在还敢倒打一耙,这般行径和马志一样,杜怀长老在仙剑宗名望极高,我辈弟子无不仰慕,怎收了你们这两个败类!”

    “你……胡说八道!”上官影险些被林浩气的吐血,他当真没有出手抢夺林浩摊位上的灵果。

    之前的计划,本是打算威胁林浩,让他主动将灵果交出,他们几人又不是傻子,在仙剑宗内,岂敢抢夺任何一位弟子的物品?!

    “我可没有胡说八道,上官影,你若没有抢夺灵果,为何要对东方师弟出手?”林浩气势凌人。

    “笑话,林东方先是辱骂马志师兄,否则我为何要对他出手?”上官影怒道。

    “辱骂你们?谁听见了?”林浩转过身,目光扫过岳方刚等人。

    “林师弟,我没有听见。”岳方刚丝毫不犹豫,开口说道。

    “林浩师弟,我也没听见!”

    “林师弟,我没听见东方师弟有辱骂谁。”

    此刻,一些同林浩交易受到不小优惠的精英级弟子,纷纷摇头。

    这倒不是他们故意针对马志等人,而是真未听见林东方出言语辱骂他们。

    “旁人未听见是旁人的事,但冯舟师兄听见了,冯舟师兄乃是核心弟子,不会作假证。”马志道。

    “呵呵,你们都是杜怀长老的高徒,自然是抱成一团,况且,在此有数十人,仅有一人听见,那又算得了什么。”林浩不甘示弱。

    还不等马志反驳,林浩又道:“东方师弟出言辱骂你们,并未有人听见,可是上官影对东方师弟出手,我相信在场有不少师兄弟亲眼所见!”

    林浩看向岳方刚,道:“岳师兄,你们可曾看见上官影出手,欲抢夺我们摊位上的灵果?”

    闻声,岳方刚沉吟片刻,旋即道:“上官影出手,的确是我亲眼所见,但他是否欲抢夺灵果,这我还真不敢肯定。”

    岳方刚有自己的原则底线,只说事实,绝不会诬赖旁人,即便如此,岳方刚的回答,对林浩也十分有利。

    “林师弟,我给你作证,嘿嘿,上官影和马志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没料就不要来这交易后山,自己换不起这等宝物,还想出手抢夺,丢人丢到姥姥家,如今倒打一耙,我赵烨看不下去!”此时,一旁的赵烨,阴声笑道。

    赵烨身为精英排行榜前几位,实力强大无双,曾点名挑战冯舟,想取代他核心弟子之位,不过却遭惨败,心对冯舟一直存有愤恨,加上近日在林浩处等同白白得到两颗两百年份的灵果,自然是愿意为林浩说话。

    “赵烨,你是什么东西,在仙剑宗品性恶劣,并且在外历练时,还抢夺过一位师弟得到的玄阶品灵兵,你的话,有人信吗!!”马志额头青筋浮现,这赵烨有什么资格在此放屁!

    “嘿嘿,马志,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今日说的就是事实,你见林浩师弟有两百年份的灵果,想要出手抢夺,欺负林浩和林东方境界修为不高,你们那点花花肠子,谁人不知。”赵烨满脸不在乎,他的品性本就不如何,仙剑宗上下知晓,被人说出来倒也是无所谓,甚至连刑法堂赵烨都去过一次。

    “赵烨,说话最好考虑清楚,我看是得到林浩两颗灵果,这才为他说话。”久未出言的冯舟,终于开口说道。

    “哟……冯舟师兄,你这诬赖人的本事倒不小。”赵烨将手的灵芝和灵果轻轻一摇:“这东西,是我和林浩师弟大大方方换来的,在场师兄姐弟妹不少,大家可都是看见了。”

    冯舟冷笑一声,不再多话,同这种无赖争论,没有丝毫意义,反而会越描越黑。

    “够了。”杜怀长老目光扫过全场,语气冰冷入骨,仿佛进入寒冬腊月。

    “纪堂主,如今天魔殿老殿主复活,黄荒大陆危机重临,不可有任何马虎,本座怀疑,这两位弟子,或许同天魔殿有所关联,不妨带回去调查一番,若是没有问题,放出来不迟。”杜怀长老朝纪堂主说道。

    他方才观察林东方,总觉得有些不同寻常,连他也有些看不透。

    “也好。”纪堂主点了点头,如今也算是特殊时期,既然杜怀长老说了,带回去调查一番便是。

    “你们可有证据!无缘无故便带去刑法堂调查,这可是仙剑宗的规矩!”林浩大声喝道。

    “放肆,带走!”纪堂主神色不悦,命人将林浩同林东方带去刑法堂。

    “纪堂主,你这般行事,未免也太不将紫韵放在眼。”紫韵面色清冷,顿时站出身来,将林浩挡在身后:“若我的徒儿值得被怀疑,那紫韵身为师尊,是否也应该去刑法堂接受一番调查。”

    “呵呵,紫韵长老,你还年幼,涉世未深,天魔殿的手段极多,将林浩和林东方带走调查一番,那也是为宗门着想,合情合理。”纪堂主微微一笑。

    在仙剑宗高层之,当属紫韵的年纪最小,在仙剑宗也是最没有威望也存在感,甚至就连宗族,当初也并不赞同紫韵成为新晋长老。

    若不是太上长老发话,她还在圣医堂内,仙剑宗高层,哪里能够轮得到她!

    一直以来,紫韵在仙剑宗便没有什么建树,否则的话,当初身为圣兽堂副堂主的欧阳朽,也不会如此不给紫韵面子。

    此时此刻,在场一些精英级弟子,纷纷叹息一声,谁人看不出来,杜怀长他老今日摆明是针对林浩,也不管林浩可疑不可疑,先带回刑法堂貂蝉一番,是想给他点苦头吃。

    而另一边,林浩却是心有数,假若真去了刑法堂接受调查,到时候只怕不是掉层皮的事……

    林东方可是易容进入宗门,当初吸食了几位精英弟子的精血,甚至连一位新晋长老,都毙命在林东方的阵法之,刑法堂手段太多,难免不被发现,哪怕仅仅是发现林东方易容进入宗门,这就已经说不清楚。

    林东方面色阴霾,心忍着怒火,若换做以往,这些跳梁小丑,他用一根手指便可轻易捏死,现如今却要忍受这种窝囊气!

    ………

    “好,既然执法堂要调查,那便将杜怀长老的位弟子也都带去调查一番,本座也会亲自监督你们如何调查。”片刻之后,紫韵朱唇轻启。

    “呵呵,紫韵长老,这位弟子本堂主信的过。”纪唐追冷笑道,区区小女子,不管是否为仙剑宗长老,他都不会放在眼。

    “好,既然如此,那紫韵只有请示太上长老,将今日之事如实禀告。”紫韵美眸寒光一闪。

    提及太上长老,便是纪堂主也是顿时一惊,太上长老乃是仙剑宗的镇山强者,连宗主都要毕恭毕敬,一句话便可定人生死!

    “紫韵长老,你莫要过分,这点小事,你还想打扰太上长老不成!”纪堂主眉头一挑。

    “这就不劳烦纪堂主您费心,紫韵相信,太上长老一定会秉公处理。”紫韵面色不改。

    见紫韵铁了心,纪堂主看向杜怀长老,似是征求意见。

    “好,本座相信太上长老也会同意本座的看法,这两位弟子便先带走调查,若有何事,本座一力承担。”杜怀长老淡漠道。

    紫韵若是护着林浩,杜怀长老心便越是愤怒,他身为仙剑宗高层之一,太上长老绝不会因为两位弟子,对他有任何惩罚,况且,那林东方的确是有些可疑。

    “主公,怎么办?”此时,林东方用神魂给林浩传音道。

    若他们真被带入刑法堂,自己的易容术,很有可能被破去,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ps:来杭州办事,更新晚了点,等会儿还有更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