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宗主会在传承明武斗的比试上,挑选徒儿,像苏月师姐,当初便是在传承比试上,被宗主看,最终成了宗主的徒儿……”

    “好好表现,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定,万一被天阳宗主大人看……”

    “呵呵,说的这般容易,宗主收徒何等大事,整个仙剑宗,又有几位苏月师姐?”

    “那也未必,苏月师姐,当初不也是在传承比试时,被宗主所看嘛。”

    当下,许多精英级弟子目光炙热,纷纷开口。

    …………

    很快,长老级高层和宗主坐落在广场高台,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场上弟子。

    十处擂台上,共有十位执事负责,估计弟子实力修为,并分配弟子的比试对战。

    “张通,梁一鸣!”一号擂台执事,开口宣布道。

    此话一出,意味着传承武斗比试正式开启,全场变得鸦雀无声,再也没有丝毫声音发出。

    ∝无数双目光,刹那间落在两位男子身上,梁一鸣和张通。

    “梁一鸣也通过前几日的会考了?张通师兄的境界修为,似乎比起梁一鸣要强许多。”

    “嗯,不错,前一场会考,梁一鸣成功通过,张通师兄的修为,应该比梁一鸣要强,但应该也强不了多少,否则两人肯定不会被执事安排成为对手。”

    “呵呵,梁一鸣两几日便已突破至‘伪灵境’一重修为,打开了第五道地门,此刻的实力,的确和张通相差无几。”

    当下,几位精英级弟子开口说道。

    梁一鸣和张通两人,都突破‘大丹境’不久,实力修为也都相差无几,所以才会被执事分配对战。

    两人大步走至一号战台,没有任何多余话语,四目相对,伴随剑光拳影。

    一号战台上,气势滔天弥漫,不时有金铁相击之音传出,可见火星飞溅,战劲十足。

    正如众人之前所说那般,梁一鸣的实力修为和张通相差无几,激战百招之后,依然难解难分,未能分出一个胜负来。

    “离恨剑九式!”

    “圣剑决!”

    两人同时怒喝,灵兵瞬间轰击在一处,声音震耳。

    半刻钟,约两百招后,周通的腹部被梁一鸣猛击踢,整个人若断翅鸟儿般,摔落战台。

    “梁一鸣胜!”一号战台执事,表无表情,上前宣布道。

    “可恶……梁一鸣!”张通愤恨不甘,那梁一鸣的实力修为,明显和自己相差无几,否则两也不会交手两百招,只怪他一时大意,被梁一鸣有机可乘!

    见梁一鸣胜出,在场不少弟子赶到有些意外,毕竟梁一鸣刚刚突破至‘伪灵境’不久,而张通早在数月前便已晋升为精英级弟子。

    不过,胜了便是胜了,再如何意外也难改事实。

    “梁一鸣这小子,还隐藏了实力……”林浩盯着战台上方的梁一鸣,心暗自思忖。

    梁一鸣的实力修为,目前来说,倒也还算不错,而且方才和张通一战时,林浩能够看出,梁一鸣并未用尽全力。

    若梁一鸣全力去战,岂会用两百招才胜出。

    林浩当初得到灵果时,曾分给了梁一鸣两颗,他的突破,应该是消化了灵果。

    之所以梁一鸣在交战时隐藏实力,这也不难猜出原因,弟子之间的比斗,乃执事经过分析实力之后的安排,实力相近两人才有机会交手。

    就如同梁一鸣,若前期表现强势,即便胜出,下一场要交战的弟子,修为实力会更加强悍。

    可梁一鸣隐藏了实力修为,执事挑选对战弟子时,也只会考虑梁一鸣所表现出的实力来选择。

    “这小子倒是聪明。”林浩心了然,心暗道。

    比试还在继续,负责二号战台的执事,挑选出两位弟子。

    两人为精英级弟子,实力大约在伪灵境一重,相差并不大,交手百招之后便决出胜负。

    …………

    “主公,我要不要也参加这传承明的考核?”林东方看向林浩,开口询问。

    “你第一场会考并未参加,所以没资格。”林浩摇了摇头。

    其实,若林东方早些今日内门,随意便可争夺一个位置,他若能够进入传承明,对林浩而言,利弊皆有。

    凭林东方的实力而言,若真心帮助林浩,在传承明内,作用极大,可若林东方有着丝毫不轨之心,林浩将会陷入异常被动。

    传承明内本就无比危险,虽说其危险性无法同野传承相比,但这并不是意味着没有陨落的风险存在。

    观仙剑宗历届传承明,进入之后不慎陨落的弟子也不在少数,只是与进入野传承九死一生的概率而言,可以忽略不计罢了。

    对于林东方,林浩并不放心,这老东西心打什么算盘,林浩也是清楚,老东西巴不得自己早些死。

    不过,目前林东方的伤势还未恢复多少,按照道理而言,应该不会如此快便对他出手,但要林东方对自己有忠诚之心,根本是天方夜谭。

    “主公,剩下的几颗血阳丹,你不如先交给我,若是有个好歹……”林东方盯着林浩,意味深长道。

    “血阳丹我不会给你,若我真有个好歹,只怕你以后的日子,也未必有多么舒坦。”林浩冷声一笑。

    闻声,林东方的脸色阴晴不定,林浩如果在传承明陨落,同他毫无关系,天道血契也不会对自己有任何惩罚,但他的伤势……

    目前,林浩对林东方的作用不言而喻,即便是林东方想要做些什么,那也想等自身的伤势,多恢复一些后。

    “呵呵……主公,那你在传承明之,还得多多小心一些,虽说无法同野传承的危险度相提并论,但也有陨落的危险。”林东方道。

    “嗯,林东方,你身上可有什么宝物,不如先借给使用,不然我若在其陨落,对你也没好处。”林浩盯着林东方指上的空间戒指。

    听林浩此言,林东方顿时一愣,他居然还想从自己这里敲一笔……!

    “没有!”林东方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

    很快,战台传来一阵剧响之音,某位白衣男子坠落战台。

    “上官影胜。”执事宣布此战结果。

    上官影于战台上负手而立,神色傲然,这次传承明名额,必然有他一个,跑不掉。

    “上官师兄不愧是新星级弟子,果然厉害,境界修为,已经无比接近‘伪灵境’两重,相信不久之后,上官师兄定然能够成为核心级弟子!”

    某位相貌姣好的女子,盯着战上他意气风发的上官影,脸色微红。

    “嘻嘻,核心弟子是肯定的,新一辈新星级弟子,没几人有资格能够被当做上官师兄的对手呢……”另一位女子甜声笑道。

    “上官师兄,的确不俗……不过,若要说新一辈弟子尚无人能够与之对抗,此话怕是为之过早了。”远处,岳高兰缓步走来。

    闻声,聚在一处的几位女子,看向岳高兰。

    “岳师妹,你说除了星辰羽等几位排行榜靠前的老牌超级新星弟子外,还有人能够同上官影师兄一较高下?”那相貌甜美的女子,满脸不信。

    “就是啊,岳师妹,内门最近,似乎没崛起什么天才弟子,不知岳师妹所说,究竟为何人?”

    另外几人附和道。

    闻声,岳高兰脑海浮现一位少年的身影。

    自己之所以能够进入内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那少年所致。

    虽说,林浩的境界修为,同上官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之上,但不知为何,岳高兰却愿意相信,林浩总有一日,能够和上官影这样备受瞩目新星级弟子相提并论,站在一个舞台之上竞技……

    “林师兄?”岳高兰目光一扫,正见许久未见的林浩,朝此处缓缓走来。

    “林浩?!”闻声,几位女子朝岳高兰的所打量的方向望去,不是林浩还能有谁。

    几位女子对林浩并不算陌生,昨日在演武场,上官影指名道姓挑战林浩,甚至之后葛力在众目睽睽之下,要同他一战,可谁也未料到,那林浩身为长老之徒,竟如此胆小,并未敢接受两位师兄的挑战。

    不止如此,此人明明胆小如鼠,毫无实力,却还要口出狂言,令人作呕。

    “岳师妹,你说的那人,不会就是林浩吧?”相貌甜美的女子,黛眉一蹙。

    对此,岳高兰也并有回应,目前而言,林浩相比于上官影等人还太过弱小,即便说出来,也不过是让人笑话罢了。

    “呵呵,岳师妹,像林浩这种弟子,虽不能说他是废物,但也相差无几,你最好同他不要有什么交集。”某位女子瞥了不远处的林浩一眼,冷声笑道。

    闻声,岳高兰嘴角微微一动,本想开口替林浩解释,但最终只字未言。

    昨日之事,岳高兰也有听说,林浩所为,的确有些不太合适。

    …………

    “林浩,武晨!”

    忽然,六号战台下方的执事,开口喊道。

    唰!

    话音刚落,某位男子身形一纵,瞬间飞跃至战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