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然,还未近身,负责六号战台的执事便开口喊出林浩的姓名。

    …………

    “这怎么一回事,那小子只有大丹境后期修为,居然对上了武晨师兄?”

    见状,在场不少内门弟子,神色诧异。

    众所周知,传承明的武斗考核比试,两位弟子的境界修为需要接近才能一战,按理来说,武晨的境界修为已达到‘伪灵境’一重初期,所以一战的对手,也应该是‘伪灵境’一重初期弟子才对。

    可见林浩,明明只有‘大丹境’后期实力,还未达第五道地门,这不是摆明了让武晨轻松获胜?!

    “据我所知,通过第一场考核的,几乎全为精英级弟子,虽说也有些‘大丹境’巅峰修为的师兄通过第一场考核,但许多都在最后关头土坯至‘伪灵境’。”

    “不错,就像梁一鸣师兄,在此之前,他也是凭‘大丹境’巅峰修为通过第一场考核,但现如今却已突破至‘伪灵境’一重,不止是梁一鸣师兄,就连武晨师兄也刚刚突破没有多久。”

    “这般说来,除了此人之外,参加武斗考核的弟子,已经没有‘大丹境’修为弟子了,他是唯一的一人,也是在场所有考核弟子,实力实力最弱的一人?!”

    某位少年琢磨片刻,忽然惊道。

    闻声,一旁的数位弟子点了点头。

    在第一场会考时,凭‘大丹境’修为通过考核的,原本就没有几位,屈指可数,而且全部都是即将突破的至‘伪灵境’的大丹境圆满巅峰修为。

    现如今,最终的武斗比试开始,那些原本修为在‘大丹境’圆满巅峰修为的弟子,都已突破至‘伪灵境’,还有几位未来及突破的,心也都有自知之明,直接弃权。

    像林浩这种情况,在仙剑宗并不多见。

    …………

    “紫韵长老,你的徒儿在这些通过第一场考核的精英级弟子,实力是最弱的一人,不知紫韵长老有何感想。”

    高层台上,某位花衣老妪,看似有些混浊的双眼,落在紫韵身上,冷冷笑道。

    “呵呵,金花长老,紫韵长老年岁不大,收徒自然没有什么经验,在现阶段,您还想让紫韵长老培养出一个星辰羽不成?”还不等紫韵开口,不远处的杜怀长老微笑道。

    星辰羽身为仙剑宗级新星级弟子,昨日更是证得核心级弟子之位,备受宗门高层瞩目,而星辰羽的师尊,正为眼下的金花长老。

    “紫韵,你收了个‘大丹境’的徒儿?”坐在上位的天阳宗主,开口询问。

    “是的,紫韵收了一位大丹境弟子。”紫韵颔,并未否认。

    闻声,在场有几位长老级人物,都是相视一笑。

    像紫韵这种年岁的女子,根本没有任何经验,收下的徒儿,也是乱糟。

    在仙剑宗内门,天赋实力绝好的弟子也有不少,但紫韵谁都未选,却选了一位实力修为只有大丹境的弟子……

    紫韵的想法和作为,没要说高层长老,即便是天阳宗主,也无法看懂。

    “紫韵长老,你尚且年轻,对收徒并没有什么经验,若真想收徒,本座可以为你挑选一位天赋品行都较好的女弟子。”片刻之后,杜怀长老说道。

    “依我看来,紫韵长老在这个年纪,还是不要收徒为妙,这收徒收位大丹境弟子,且天赋平平,没有什么可塑性,误人误己。”金花长老满脸淡之色。

    “两位言之差异,那林浩小子,第一场会考时,成绩胜过杜怀长老的爱徒上官影,也胜过金花长老的弟子葛力,又如何说林浩的天赋实力平平?”

    一直未曾开口的清尘长老,忽然说道。

    对于林浩,若非紫韵抢险了一步,他也定要收为弟子,当初林浩在内门考核时,清尘长老便有过这方面的心思,奈何那时并不知林浩潜力,所以也未及时决定。

    听清尘长老此言,金花长为何杜怀长老的脸色顿时阴沉不悦,他们两人的弟子,在第一场会考时的成绩,竟然被大丹境‘大丹境’修为的林浩踩在脚下,让他们这做师尊的,丢了颜面。

    “呵呵,那小子应该懂得一些阵法之术,短时间内破掉幻阵,并算不得什么,接下莫烈五十剑,但保不准莫烈没有故意放水,退一步说,就算他剑道造诣不错,但同境界修为并没有什么关系,莫非仅是剑道造诣,便能够代表天赋实力不成。”金花长老冷笑一声。

    对于金花长老所说,倒也无人反驳,确为事实。

    剑道、功法、身法,虽是武道的一部分,但和境界修为却竿子打不着,武者最为重要的,还是境界上的提升。

    这如同地门武者,任你剑道造诣如何强大惊人,功法契合度达到完美,可想要战胜天门境界的强者,等同于痴人说梦话,不切实际。

    “好了,紫韵长老虽年轻,但也身为宗门长老,是否收徒,收哪位弟子为徒,这都为紫韵长老的自由。”青袍加身的天阳宗主,见金花长老似是故意在针对紫韵,开口说道。

    宗主都已话,金花长老等人,自然不会继续多说什么。

    对于紫韵,在场这些资历较高的长老级人物,多多少少对她有些不认可。

    年纪轻轻,并且在仙剑宗毫无建树,先是被提升为圣医堂堂主,后又替补成为新晋长老……

    尤其他那‘大丹境’修为的弟子,竟在第一场会考时,将葛力踩在脚下,更让金花长老不悦。

    “既然紫韵长老对自己的眼光有自信,那便看看你的爱徒,能够坚持多久。”金花长老瞥了紫韵一眼,目光旋即落在六号战台。

    …………

    六号战台,武晨等待半响却未见林浩。

    “林浩,还不上台比试!”

    执事望着缓缓走来的林浩,不耐烦道。

    此时,林浩正在思考,这一战究竟如何去应对,是随意挥,亦或者隐藏实力,如同梁一鸣般。

    最终,林浩决定,暂且隐藏自身实力修为,否则本场战胜,下一场所需要面对的弟子,只怕会强出一个层次不止。

    p:高烧,在医院挂了两天点滴,明日开始补更,每天除了保底更,应该会补-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