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实力修为,在传承明武斗比试的弟子之,甚至无法排进层,‘伪灵境’一重初期的境界,严格来说,只能算是普通至极。

    甚至连张通自己都未曾想到,居然还有‘大丹境’实力修为的弟子作为他第一战的对手……

    “运气还真是不错,原本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来,当真是多余了……”张通收回目光,口呢喃。

    “小子,大丹境的境界修为,也敢来参加传承武斗比试,你的胆量不小啊。”张通冷道,一副老牌师兄的口气。

    闻声,林浩微微一笑,抱拳道:“还请手下留情。”

    话音刚落,张通立即施展身法,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从六号战台的一端消失。

    张通可不打算手下留情,虽说武斗比试需要分析战力之后由执事来配合对战弟子人选,不过像林浩这般,仅有区区大丹境实力修为,张通也没必要隐藏修为。

    “你给我下去吧!”很快,张通身形浮现,距离林浩已不至半米。

    话说时,张通一拳轰出,强势的体魄力量随着这一拳扩散,普通大丹境弟子,若被张通一拳正面击,只怕会瞬间被轰下战台,胜负立分。

    对于林浩这样的大丹境修为,张通打算一击定胜负,不愿浪费体力,后面的对战弟子,境界修为,至少也会达到‘伪灵境’一重初期。

    就在这一拳距离林浩仅有寸时,林浩瞬动,身法灵逸飘然,若秋日的落叶般,无比洒脱。

    众人只见,林浩好似无风自动,朝着后方飘去,轻易便避开了张通那一拳。

    “什么……”

    见林浩躲过自己一击,张通有些诧异,眼前这小子的身法度,怎么会如此之快,普通大丹境修为弟子,很难拥有这般造诣。

    不远处,核心弟子座位席,苏月的目光一直未从林浩身上移开,冷着一张脸。

    当初苏月作为会考的考核者,所负责的正是身法一类,到最后却让林浩给钻了空子。

    虽说林浩当初乃是使用了某种较为古怪的分身类身法,但他的度,在苏月看来,倒还能够上得了台面,躲过张通那一拳,根本不在话下。

    ………

    “嘿嘿,方刚师兄,你说林浩师弟是否能够胜过张通。”赵烨盯着岳方刚,开口说道。

    “这我如何清楚。”岳方刚摇了摇头,按照正常道理来说,张通的境界修为在‘伪灵境’一重初期,而林浩不过仅为大丹境修为,想要胜过张通,的确是有可能,毕竟在仙剑宗,以弱胜强的例子的确不少,但就林浩而言,可能性却不会太大罢了。

    六号战台之上,林浩若似一阵风,张通的爆力道虽然无比强大,可在身法度上却要略逊一筹,短时间内无法将林浩给轰下战台。

    “雷云指!”

    张通怒喝,一指点出,似有紫电在虚空缠绕。

    嗖!

    与此同时,林浩迅朝后方退去,期间还不忘回击几招。

    “这小子……可恶……!”张通怒不可遏,明明能够瞬间将林浩击败,但奈何林浩的度不弱,逃起来没玩没了。

    十几息后,林浩边躲边战,两人已交手不下百招。

    “张通强势出击时,他选择躲避,随后趁机出手,反攻张通……如果两人能够坚持到百招,谁胜谁败都尚不可知。”

    远处,诗语一直观望林浩和张通的对战,自以为现了林浩的用意,觉得林浩是想靠着自己的优势,和张通坚持到百招。

    类似这种比试,弟子都不会无休无止的战下去,一般交手达到百招后便要停战,由执事分析两位弟子在对战时,谁人表现更加优异。

    如果林浩能在张通手坚持百招,或许执事会认为林浩在这一战比较占优,让他胜出。

    “哼,连正面的武斗比试都要躲躲藏藏,耍各种心机……没实力便不要参赛,何必上来丢人现眼,就这般实力修为,还敢挑衅上官师兄和葛力师兄,跳梁小丑罢了。”

    “不错,即便他真坚持了百招,执事大人也不会让他胜出,躲躲藏藏,靠计算规则来赢取比赛,仙剑宗绝不会让这种事情生。”

    几位白衣女子也开口议论道。

    此时,几乎是所有人都在认为,林浩想靠着身法度,坚持到百招,甚至连张通自己都这般觉得。

    如今,张通略显焦急,若这般下去,林浩极有可能靠着身法度上的优势,同自己坚持到百招。

    一旦两人被执事叫停,很难说谁胜谁负,或许六号战台的执事判林浩取得胜利,那也未必。

    张通有自知之明,凭他的实力修为,想要连胜多场,进入传承明内,几乎不可能,但就算如此,他也不能够败在一位大丹境弟子手,尤其众目睽睽之下!

    张通十分急躁,出手的频率也比之前高出许多,而一些破绽也更加明显。

    见状,林浩不再犹豫,趁张通露出某个明显的大破绽时,一脚将他从六号战台上踹飞下去。

    砰地一声,张通从战台坠地,神色有些迷茫,甚至连他自己何时被踹都不知。

    “林浩胜。”

    没有任何废话,在张通摔落战台同时,执事开口宣布道。

    旁人之前的想法,在林浩这里根本不成立,林浩绝不会傻到真和张通交手百招,然后让执事来裁决两人谁胜谁负。

    林浩在站台上的表现,和普通‘大丹境’修为并没有明显差别,只是身法度较好罢了。

    这一战胜出之后,之后要面对的交战弟子,实力修为,应该还是张通这样的实力层次。

    进入传承明,林浩势在必得,绝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差错。

    眼见林浩胜出,不少同林浩相熟的弟子,纷纷拍手叫好,明显的以弱制强。

    “张通那个白痴,如此急躁,露出明显破绽,别说‘大丹境’后期修为的弟子,就是普通大丹境弟子,也能一脚将他从战台上踹下去。”

    “也别小看了林浩,面对张通这种实力修为明显比自己强的弟子,在战台上没有此丝毫怯意,出手反击和躲避的时间,可以说非常完美。”

    “下一场,倒要看看林浩如何应对。”

    当下,一些精英级弟子,纷纷开口道。

    林浩最后的胜出,并没有人觉得意外,张通之后出手,破绽实在太过明显,犯了大忌。

    武斗比试还在继续,大多是‘伪灵境’一重修为的弟子对战,林浩倒也没什么兴趣观战。

    通过第一场会考的弟子,大约只有两百人,仅需要一个上午的时间,武斗比试便能可结束。

    这一届的核心弟子,参加人数也是极少,仙剑宗的传承明,每隔两年才能进入一次,大多数的核心级弟子,在过年的一两年内都曾进入。

    而且,核心弟子不需要参加武斗考核,可直接送入传承大阵。

    …………

    一个时辰内,包括之前张通那场胜利赛,林浩已战场,另外两位对战弟子,正如林浩之前所猜测的那般,另外两位对战弟子的实力何张通相差无几,林浩毫无意外的连胜场。

    此刻,在场不少执事觉有些不对,虽说这场,林浩都是险胜,但他却毫未损,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最终,执事团认定,林浩的真实实力,不止表现上的大丹境这般简单,下一场对战难度,将会增加。

    得知这个结果之后,少部分弟子陷入沉思,而大部分弟子则幸灾乐祸,认定林浩的好运气到头了。

    想要通过武斗考核,每一位弟子,至少要连胜九场,甚至是更多场地,这才能够进入传承阵法。

    像林浩,已连胜场,但下一场弟子的实力修为将会更加强大。

    “连胜场……已经够了……”林浩打量各大战台,嘴角微微上扬。

    像岳方刚赵烨等一些精英排行榜上前几位的弟子,已连胜十数场,成为候选人,至于核心级弟子,无需参加比赛,林浩更加不用担心。

    之所以林浩要隐藏实力,主要是怕遇见那些精英排行榜上前几位弟子,他们大多为‘伪灵境’两重巅峰至重境,目前的林浩,想要取胜,十分困难。

    但现如今,还在比试的弟子,实力修为已经没有过‘伪灵境’两重后期,林浩已经无所畏惧。

    …………

    “林浩,方轩!”

    六号战台上,执事开口喊道。

    话音刚落,一位青年男子纵身飞跃至战台。

    见状,不少弟子微微一惊,那方轩在精英排行榜上,排名第四十,境界修为已达‘伪灵境’后期,像张通那种弟子,在方轩手,甚至连一招都难以撑下来。

    “居然是方师兄……那跳梁小丑的好运气到头了!”

    “方师兄可是老牌精英级弟子了,据说去年的武斗比试,方师兄便争取到一个名次,只可惜未被传承明选。”

    “能败在方轩师兄的手,也是那土包子的荣幸。”

    几位白衣女子,见林浩在一个时辰内胜出场,一个个气的咬牙切齿,此刻见林浩的对手竟是方轩,十分解气。

    ……………………

    这些女子,皆为上官影的拥护者,心对上官影十分爱慕,而像林浩这种弟子,当初不敢接受上官影指名道姓的挑战,最后还要出言不逊,挑衅上官影和葛力两位师兄,遭人厌恶。

    这几位白衣女子,巴不得林浩被人狠狠教训一顿,给予相应的惩戒。

    而今日的武斗比试,本因为林浩会在第一场便输的很难看,谁也未想到,居然让他连胜场,每次险险获胜,令人恼怒。

    此刻上场的方轩,境界修为达到‘伪灵境’一重后期,绝不是张通等人能够相提并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