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军……君主……”林浩脑袋有些混乱。☆→,

    他记得自己进入了轮回之门,然后就被这少年在耳边喋喋不休的烦了半响。

    林浩低下头来,发现自己居然穿着一身怪异的战甲,并且全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已,倒是自己的重邪剑,还挂在身后。

    不久,林浩发现,自己的脑海,多出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来。

    这是一个战乱年代,世上共有一十八个大国,近乎的每日,大国互相之间都在争夺抢掠。

    而目前自己所在的国家,正是大燕国,父亲是镇南大将军,自己为将军府上的公子,一月前南方被旁国来攻,自己跟随镇南大将军上阵,未料那一战极其惨烈,被打至溃不成军,南方被攻陷,彻底失守。

    之后,青梅竹马的公主疏远自己,镇南将军府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被一些这个世界的所为的武林高手上门挑衅,自己被羞辱多次,一时想不开,这才投河自尽……

    “什么乱八糟的。”林浩有些无奈,想来,这应该是二星传承明守护者给他安排的身份,不过,实在有些窝囊啊……

    目前而言,还没有丝毫明确任务指派,应该还要过一段时间才可。

    “少将军,您没事吧?”少年忧心忡忡的看向林浩。

    “无碍,回去吧。”林浩点了点头。

    既然任务还未出现,林浩便打算看看,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

    传承明世界,每一道星空之门,都存在一处真实的世界,所隐藏的机缘,也同样无法想象。

    “少将军,将军这两日,头发都愁白了,您可千万别让将军知道您投河……”

    这一路上,少年像鸟儿般叽叽喳喳的烦个不停,林浩也未如何搭理他。

    片刻之后,林浩同少年进入一座古城之,这座城池正为大燕国王都燕城。

    “有意思……”林浩转了半响,发现这个世界的风格,同天玄世界完全不同,并且灵气稀薄到了极限。

    凭这样稀薄的灵气,只怕连武者都难以出现。

    燕城极大,林浩同少年走了许久,这才看见街市。

    在街市上有不少商贩,可所贩卖之物,大多和粮食有关,琴棋书画都算罕见。

    林浩走进一处武器铺,仅是打量一眼,瞬间便从内退了出来,卖的哪里是什么武器,根本为了废铜烂铁。

    “这真是二星难度的传承明世界?”林浩愈加疑惑,就凭自己的战力而言,只怕能够轻易覆灭一个大国,有什么难度可言?!

    “少将军……快走!”忽然,少年面色有些慌乱,一把将林浩抓住,转身便朝后方逃去。

    “作何?”林浩眉头一蹙,立即停住了身形。

    林浩这一停顿,少年身形踉跄,险些摔倒在底,他感觉自己拉着的不是人,反而像是一座雄伟的高山!

    还不等少年开口,某位白衣青年身形一闪,立即拦在林浩身前,手长剑一横,挡住了林浩的去路。

    “放肆……!”少年将林浩护身在身后,眼有惊恐之色,但还是强装镇定。

    “滚!”那白衣青年,长剑一挑,剑背正击在少年腹部,将他震飞出数米开外。

    “败军之将,你有何颜面存活于世。”青年盯着林浩,冷冷一笑。

    “哦,那你想要如何。”林浩负手而立,面色不改。

    “呵呵,我今日不杀你,不过却要给你一些刻苦铭心的记忆。”持剑青年面色玩味。

    …………

    眼看青年剑客拦住林浩,附近不少平民朝此处靠拢。

    “那是……麦城的剑道高手!”

    “还有镇南将军的第子!”

    “我听说镇南将军在南方吃了败仗,主要还是因为他这第子的原因,真是可恨至极。”

    “这几日,镇南将军府的门槛,都快被江湖上的高人给踏烂了,而这位少将军,还被不少高人给教训过呢。”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

    “我不想跟你动手,滚吧。”

    此刻,林浩瞥了那青年一眼,这种层次的剑客,哪里能被称为剑客,手持一把破铜烂铁,实力修为仅比普通人强上一些,在天玄世界,连打开第一道地门的武者,都可轻易将他击败。

    “少将军,我看你是找死!”见林浩那淡漠不屑的神色,持剑青年的神色顿变,当下身形一跃,手长剑瞬势朝林浩斩下。

    林浩站在原地,动也未动,不夸张而言,他连出手的**都没有,此人在他眼,和蝼蚁的区别不大。

    “少将军小心!”远处,少年见林浩似乎无法闪躲,当即惊呼道。

    随着话落,只听锵地一声,好似金铁之音传来。

    青年一剑斩在林浩的左肩,而然,林浩却毫发未损。

    没要说青年的长剑在林浩眼是破铜烂铁,即便是灵兵,被青年使用,也不可能伤的到林浩分毫。

    此情此景,让不远处的众人诧异不已,尤其是少年,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少将军的武艺虽也是不凡,但比起这些江湖上的高手,那是根本不够看的,怎会接了青年剑客一剑,毫发未损……

    “你……穿了金丝蚕甲?!”青年神色瞬变,惊道。

    金丝蚕甲,能够抵御普通兵刃,算是比较珍惜的宝物。

    “你可以滚了吗。”林浩不耐烦道,对于这样层次的武者,林浩实在不想出手,就如同被蝼蚁咬一口,他总不能报复性的把蝼蚁踩死。

    “哼,镇南将军那老杂碎,居然舍得给自己儿子用这等好东西!”青年剑客一声冷喝,剑招陡然一变,由下往上,朝林浩左眼刺去。

    青年剑客认为,即便这位少将军穿戴了金丝蚕甲,但也有弱点,他脖子以上的部位可未被金丝蚕甲覆盖,也是最大的弱点所在。

    “找死。”林浩眉头一挑,此人不识抬举,多做纠缠,让林浩有些不悦。

    自林浩的体表荡出一丝特有的武道气势,虚空一道狂风掠过,将青年剑客笼罩。

    当下,青年剑客斩下的长剑,停在半空,双眼痛苦一阵收缩,自己的身躯,仿佛被一座无法形容的雄伟天山所镇压。

    “哇!”

    与此同时,青年剑客自口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扑通跪倒在地,身躯剧烈颤抖,神色惊惧到了极限。

    见状,四周的众人有些莫名其妙,眼看着那少将军便要被青年剑客所伤,怎到头来,反而是青年剑客口喷鲜血,跪倒在地?

    旁人所见,那位少将军可是什么都未做……

    仅仅两个呼吸的功夫,青年剑客彻底昏死当场,失去意识。

    “少将军……他怎么了?”少年打量青年剑客,面色古怪。

    对此,林浩也未应答,转身便朝着前方走去。

    …………

    很快,少年带着林浩来到一处府邸之外,府邸门前,有几位兵官把守。

    “少将军!”

    见林浩出现,几位兵官朝两侧让开。

    这将军府倒是气派,比起当初林浩在流云城时的林家总部,还要大上不少。

    府道两旁,不知名的鲜花正艳,风味拂过,清香扑鼻。

    “这真是两星难度的传承明世界?”林浩眉头紧蹙,凭这个世界的灵气而言,几乎很难产生实力强大的武者,而这里所谓的江湖高手,相比于天玄世界,如同蝼蚁。

    若集合梁一鸣、岳方刚等人,凭他们的实力修为,哪怕覆灭这世界的十八处大国,相信也能够轻易做到。

    “我问你,江湖上有没有什么比较强大的势力?”走在将军府内,林浩转身看向少年,开口问道。

    “少将军,江湖上的大势力有许多,不过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同大国相提并论。”少年未有丝毫犹豫,直言道。

    听闻此言,林浩更加疑惑,这算什么传承明,莫说两星难度,简直连一星难度都无法相提并论。

    最起码在一星传承明的难度,甚至会出现半步灵主,乃至灵主级的恐怖存在,这里有什么?

    就在林浩百思不得其解时,前方某位白衫女子,快步朝此处走来,面色无比焦急。

    “云浩,快……快逃!”女子至林浩身前,一把将林浩抓住。

    云浩,乃是这少将军的本名,不过因为传承规则的影响,此刻的云浩,却是从天玄世界前来试炼的林浩!

    林浩自脑袋多出的记忆得知,此女乃是镇南大将军的长女云焕,换句话说,应该是自己的大姐。

    “大姐,发生何事?”林浩不解,顿时停下身来,反将云焕拉了一个踉跄。

    “父亲得到消息,因南方战败被侵,君王雷霆之怒,要治你的罪,杀你的头!”云焕焦急解释。

    “杀我的头?”

    闻声,林浩哭笑不得,即便是要治罪杀头,那也应该针对镇南大将军,他不过是一位少将军,这算哪门子道理。

    不过,林浩倒也能够想通其缘由,燕国战乱频起,镇南大将军对燕国而言,还有莫大作用,现如今南方失守,君王勃然大怒,但又不能斩了镇南大将军,所以将这气,撒到自己身上来了。

    “呵呵,杀我的头,莫非他那帝王的位置,不想坐了?”林浩微微一笑,满不在乎道。

    此话一出,女子云焕的神色大变,一把捂住了林浩的嘴巴。

    “云浩,不许你满口胡言乱语,想被诛九族不成?!”云焕惊道。

    以往,云浩的性格温雅,有一股子书生气息,现如今,怎张口便是叛逆之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