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云肖和云焕神色大变,年男子这一掌的威力,在场也只有云肖能够接下,换做旁人,定要负伤不轻!

    再看他们这位少将军,负手而立,神色淡漠至极,若一座万年冰山,面对年男子这一掌,也不知是否放弃了抵抗,竟没有丝毫的回音,更不提做出防守姿态。

    “浩儿小心!”眼见年男子一掌已至,云肖连忙提醒道。

    而然,云肖的提醒,似乎还是迟了一些。

    砰地一声,年男子威劲十足的一掌,正面击在林浩腹部。

    此刻,年男子满脸冷笑,如此弱者,还敢大言不惭。

    “你……就这点力道,几天没吃饭了?”林浩的目光,忽然落在年男子身上,淡漠开口,声冷若冰。

    “什么?!”闻声,年男子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被惊讶所替代。

    他这一掌,虽未用全力,但也使出八分,正面击在这位少将军身上,他竟无碍?!

    本能的,年男子身形一纵,朝后退了两步,重新打量眼前的林浩。

    “云浩?”云焕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

    那年男子可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在场众人,唯有父亲云肖能够与之对抗,云浩被他打了一掌,竟毫未损?!

    莫说云焕,便是云肖也神色惊诧,无法理解。

    “你修炼了金钟罩和铁布衫?!”片刻后,年男子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略感惊讶。

    《金钟罩》《铁布衫》这两门武学,乃是江湖上的圣宫,修炼到极致者,拳打脚踢而丝毫不损,普通刀剑亦难伤,甚至可达到罡气护体的极致程度,十分惊人。

    “金钟罩和铁布衫?!”将军府众人,满脸诧异,这样的武学,已属于圣功,江湖上很少有流传,几乎都被大圣宫所掌控。

    整个江湖上,修炼这样的圣功的高手还没有几位,据说武王李劫,曾将这样的圣功修炼到极致。

    “此子……”李劫眉头挑,方才这位少将军的表现,的确像是《金钟罩》,拳脚刀剑难伤。

    “小子,吃我一剑!”此刻,某位老者,纵身一跃,手长剑朝着林浩横斩而去。

    锵!

    林浩并未躲闪。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下,老者手的长剑,瞬间断为两截。

    此刻,老者握剑虎口麻,整个人踉跄而退。

    “玩够了吗。”林浩盯着老者,平淡说道。

    “你找死!”当下,老者顿时暴怒,他身为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还没有哪位后辈小子,敢如此同他说话。

    “对付你,一根手指就足够了。”林浩冷笑,握掌成拳,一指弹出。

    咻!

    须臾间,一道指劲弹出,若离弦之箭,肉眼难辨。

    噗嗤!

    那老者还未回过神来,肩膀瞬间被指劲贯穿,整个人若断线风筝,横飞出十数米外,不知死活。

    对付老者,林浩甚至连半分力道也未使出,否则,仅需一个念头,便能将那老者震死当场。

    此时此刻,将军府众人,纷纷愣在原地,目光有些呆滞。

    尤其云焕和云肖等人,更加如此。

    像云浩,以往连普通的江湖高手都打不过,如今用一根手指,瞬间将一流高手击败……这是如何办到的?!

    “还有谁……不如你们一起上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林浩一眼扫过武王李劫等人,满脸玩味的神色。

    见状,武王李劫眼闪烁一丝杀光,他身为武王,还从未遇到过如此狂妄的后辈。

    “拿下此子!”顿时,十数位高手将林浩层层围住,即便他修炼过金钟罩铁布衫,也绝不会是他们十数人的对手。

    “都退下。”武王李阶忽然开口。

    “是!”听武王李劫话,十数位高手立即退下,不敢有违。

    “小辈,你这金钟罩和铁布衫,是从哪里学来的,若是告诉我,可饶你一命。”武王李劫目光阴沉。

    “呵呵……你猜。”林浩微微一笑。

    “好,既然你想死,老夫今日便成全了你。”武王李劫眼杀光一闪,身形若鬼魅般,右掌似虎爪,朝林浩脖子抓去。

    “武王……唉。”林浩叹了口气,这还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这般也能够称为武王,那他算什么?武神?武仙?

    “死。”林浩嘴角微扬,一指点出。

    唰!

    刹那间,林浩一指划破虚空,血电浮现,罡风蔓延,恍若天神之威,让在场众人神色惊骇,这是怎样的武道层次?!

    “不好!”

    当下,十数位一流高手,迅上前,想要群起攻之。

    “跪下。”林浩口,淡淡吐出。

    随着话落,包括武王李劫在内的十数人,神色呆滞,仿佛被千万座天山压下。

    扑通

    扑通

    ……

    扑通

    这十数人,身子一软,瞬间跪倒在地。

    “浩儿……这是!”

    此刻,云肖的面色,骇然到了极限,一个念头,让在场十数位一流高手,包括武王在内,全部跪倒在地,束手就擒,这是怎样的手段?!

    将军府的上百位士兵,神色大震,他们的少将军,竟拥有如此神威!

    之前若蔫了般的百位士兵,立即变得雄赳赳气昂昂,振奋无比。

    “饶命……前辈饶命!”

    当林浩将意境层次的力道收回之后,十数位高手,开口求饶。

    “呵呵,谁让你们来抓我的。”林浩微笑道。

    “是……是圣天宫的高层,我们也不知为何……”某位高手惊颤道。

    如今,他们面对这位少将军,已经完全没了抵抗之心,如此神威,已经不能够用常理来衡量。

    “嗯,除武王之外,都滚吧。”林浩点了点头。

    武王李劫神色大骇,这位少将军留他是什么意思?

    “至于你……杀掉吧。”林浩想了想,道。

    闻声,武王李劫面色大变,连忙求饶道:“前辈饶命,前辈饶我一条性命啊!”

    那十数人所谓的江湖高手,连武者都算不上,但这位武王李劫,其战力已堪比天玄世界打开了第一道地门的巅峰武者,对武者,林浩从不知何为手下留情。

    “云肖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和令郎,求云肖兄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一条命……”见林浩说不通,武道理解只能看向云肖说道。

    闻言,云肖一声冷哼,并未有所回应。

    “云浩,你敢杀我,天圣宫是不会放过你的!不要引火**!”李劫走投无路,只能将天圣宫搬出来。

    而然,李劫话音刚落,一道指劲便将其脑袋贯穿。

    扑通一声,李劫若烂泥般瘫倒在地,惨死当场。

    一代武王,竟死在将军府的少将军手,让云焕等人如梦似幻。

    另外十数位江湖高手,静若寒蝉,不敢有丝毫举动,当下这位少将军,实在可怕到了极限,令人骇然。

    “都滚吧。”林浩瞥了众人一眼。

    闻声,十数位江湖高手,如蒙大赦,满头大汗,连声告谢,旋即起身逃似离开。

    “拖出去。”云肖看了一眼毙命身亡的李劫,挥手道。

    “是!”

    几位士兵上前,将李劫的尸拖离将军府。

    …………

    “浩儿,你的这身武艺是……?”许久后,云肖看向林浩,神色有惊有喜。

    林浩微微一笑,也未回答,这种事情,很难和云肖解释。

    见林浩似不愿多言,云肖又问了数次无果后,最终只能放弃。

    “浩儿,即便你的武力在武王之上,但也绝对无法同燕国对抗,你先离开王都,为父找个机会同燕君说,让你戴罪立功。”许久后,云肖道。

    “戴罪立功……戴谁的罪,立谁的功?”林浩淡淡笑道。

    “浩儿,你这是何意?”云肖顿时一惊,对林浩的话之意,有些听不明白,眼下自己的亲子,云肖愈看不透了。

    “燕国的君王要杀我的头,我倒想见见他。”林浩道。

    “云浩,你到底想做什么?”云焕急忙开口。

    即便他的武力凌驾武王之上,但面对一个大国,依然如同蝼蚁,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想对燕王动手!

    “来了。”就在此刻,林浩的目光越过将军府,落在远方。

    几个呼吸之后,一支千人军队出现在我将军府外,某位宦官宣道:“镇南少将军云浩,导致南方失守,燕君法旨,今打入死牢,日后斩。”

    话音刚落,林浩自将军府不徐不疾走出,笑道:“带我去见你们的燕君,我来问问他,这燕君的位置,他是否做腻了。”

    随着林浩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将军府少将军,竟在众目睽睽之下,道出谋反之言,其罪当诛九族!

    “云浩,你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该当何罪!”宦官怒声喝道。

    此刻,云肖和云焕等人,也被林浩的言行所惊呆,这种话,他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下说出!

    “我的耐心不好,带我去见燕王。”林浩有些不耐烦道。

    他的任务之一,需震慑群君,之后还得收服圣宫的位仙人,哪里有太多时间浪费在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