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镇南将军府的少将军可是了不得,也不知从哪里得的神通,仅一挥手,便将那上千人的军队卷入狂风,支离破碎,消失不见。

    此刻,若敢违了他的意,只怕必死无疑。

    云肖等人,站在将军府前,额头上冷汗不止,这一次,他们将军府定是坐稳了谋反的罪名……

    “我可没什么耐心。”林浩面带笑意,拍了拍身前宦官的肩膀,冷冷笑道。

    闻声,宦官身躯一颤,方才这位少将军的手段本领,他已经见识过,此刻想要抹杀自己,实在轻而易举。

    “好好好……我带你去便是。”最终,宦官还是妥协,若不带少将军前方皇宫,他的脑袋保不齐还能挂在脖子上多久。

    很快,林浩同宦官在将军府前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街道上一片喧哗之音,到处传着镇南将军府的少将军公然反叛,甚至还抹杀了一支千人军队。

    …………

    王城皇宫,宫门紧闭,林浩站在皇城之下,异常渺小,若似蝼蚁。

    “少将军,这里便是皇宫……”宦官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林浩,生怕这位少将军一个念头,斩掉他的脑袋。

    “滚。”林浩瞥向宦官,冷声道。

    闻言,那宦官如蒙大赦,立即朝王城之外的方向逃去。

    很快,林浩来到巨大的宫门之前,此刻宫门未开,皇宫上方,某位黑甲军目光落在林浩身上,神色有些疑惑。

    只见林浩右臂扬起,旋即一拳轰向宫门。

    轰隆隆隆隆!!

    刹那间,尘灰弥漫在空,那巨大的宫门被林浩一拳轰至支离破碎,震耳欲聋的爆响之音,传遍整个皇宫。

    “什么……!”见状,宫墙上的十数位黑甲军,神色骇然到了极限。

    那是什么怪物,一拳轰出,竟将城门轰成碎片!

    “这怎么可能!”

    “快……禀告燕君!”

    当下,十数位黑甲军顿时朝皇宫内部跑去。

    …………

    林浩一人走在皇宫之,如今皇宫众人见林浩,纷纷退避舍,任谁也不敢接近。

    方才林浩一拳将城门轰碎成渣,简直如同精怪。

    “你们的燕王在何处。”林浩目光落在某位宫女身上,面带和煦笑意。

    闻声,那宫女一声尖叫,撒腿便逃。

    见状,林浩有些无奈,这反应未免太大了一些。

    “何人敢如此放肆!”

    不久后,一道怒喝之音传来,震动方。

    “千燕皇军!”

    “这人究竟是谁,敢如此挑衅燕君帝威,不怕被诛灭九族吗!”

    “此人也有大能耐啊,一拳将宫门都打碎了!”

    不少燕宫之人纷纷议论。

    当下,千燕皇军将林浩层层包围,令他插翅难逃。

    林浩打量这些燕皇军,除了为两位将军之外,旁人连武者都算不上。

    “你们燕君在何处,带我去见见他。”林浩看向两位为将军,轻声笑道。

    “放肆,拿下!”

    听闻林浩此言,其一位将军怒声喝道。

    顿时,附近上百位燕皇军,手持长枪,朝林浩逼来。

    林浩面无表情,武道气势瞬间若潮水般涌出,将这千眼燕皇军笼罩其内。

    随着武道气势的施展,千燕皇军好似被天山所镇压,身躯无比沉重,想要行动一步都极为困难,心泛出一种本能的恐惧之感。

    此时,为两位将军,看向林浩,神色骇然到了极致,这是什么神通手段?!

    甚至,众人有种感觉,只要眼前这位男子愿意,仅仅需要一个念头,他们的生命便会到此终结。

    “带我见见你们燕君吧。”林浩漫步在燕皇军,淡淡笑道。

    随着话落,武道气势被林浩收回。

    嘶……

    看着林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怪物,莫非是大圣宫的仙人亲临?!

    不过,看林浩身上的穿着,似乎也是燕国的一位将军才对……

    “小辈……你是何人,敢来我燕宫放肆!”忽然,一道残影闪过,某位白老者出现在此。

    “参见武皇!”

    ……

    “拜见武皇!”

    见老者出现,燕宫众人纷纷参拜。

    这老者,乃是上一任燕君,沉醉武修,并且还是上一任的武王,因是燕君身份,称其武皇。

    林浩打量这老者,战力比起之前的武王李劫似是要高出许多,能够同天玄世界打开第二道地门的初期武者相提并论,但在林浩眼,依然同蝼蚁没什么区别。

    “呵呵,老人家,我不想动武,带我去见燕君吧。”林浩看向老者,轻声笑道。

    闻声,老者顿时大怒,此子竟如此藐视皇权,罪责当诛!

    林浩话音刚落,老者便一掌朝他拍去。

    掌至半途,老者的身形顿时一滞,好似整个人被无形的巨掌所束,无法逃脱。

    随着林浩的一个念头,老者若遭雷击,身形迅逆行退去。

    “这是……”老者面色骇然,他身为武皇,更是上一任的武王,武力可以说站在世俗的巅峰,可在此人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

    “你……究竟是何人!”老者盯着林浩,惊魂未定,这种脱世俗常理的手段,耸人听闻,据说只有当初的大秦魔君,拥有此等无法用常理衡量的手段,再者,应该便是大圣宫的仙人了!

    “不必管我是事,现在我要见燕君。”林浩道。

    许久之后,老者点了点头,到:“好,燕君目前正在紫薇殿,你随我来。”

    “武皇!”

    见状,两位将军大惊失色,此人来历不明,身手又如此可怕,轻易带他去见燕君,岂不是等同于皇权低头,况且,燕君也会存在危险!

    武皇叹了口气,他心又如何能够不知,但此人的手段,绝非能用常理来衡量,千燕皇军加上他堂堂武皇,在其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于,武皇认为,如果他愿意,只怕能够轻易便屠了整座燕宫!

    王都的守备军,一共不过五千余人,即便是从各方调大军前来,也需要时间,在这之前,此人绝对不好招惹!

    …………

    紫薇殿内,燕君对今日生之事一无所知。

    殿内,燕君坐在上方,一位白袍女子和黄袍青年,分别坐落下方两侧。

    “云浩?!”

    忽然,那白袍女子顿时一愣,紫薇殿正门,云浩竟出现在此。

    武皇被林浩留在紫薇殿外,未让他跟进,此刻只有林浩一人。

    “林浩……”见到来人,那黄袍青年满脸惊喜之色。

    “梁一鸣……?”林浩还未打量燕君,最先现那黄袍男子,不是梁一鸣,还能是何人。

    “这小子,竟轮回成了燕国的皇子……我怎么才是一位少将军……”林浩有些纳闷。

    不过两人倒也默契,并未有任何沟通。

    毕竟,试炼者的身份,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太过惊世骇俗,没有必要泄露。

    况且,除了他们仙剑宗一行人之外,从守护者的口也得知,似乎还有另外一批试炼者,二星明世界的任务诡秘莫测,一些不用泄露的信息,最好不要外泄为好。

    “大胆云浩,本君已下法旨将你打入死牢,你怎会出现在此!”高台上的燕王,忽然起身,爆雷霆之怒。

    眼见燕君怒,一些宦官和宫女面色大变,心忐忑不安。

    “云浩,南方失守,你还有什么脸面来到此处见我和父王!”白袍女子满脸不悦,盯着林浩冷道。

    这白袍女子正是燕君最疼爱的公主,以往同少将军云浩倒也互相爱慕,只不过自从南方失守之后,这位公主便彻底将云浩打入了‘冷宫’。

    当下,林浩看也未看白袍女子,盯着上方极具威严的燕君道:“在以后的一段时间,燕国由我说了算。”

    此话一出,紫薇殿内的宦官宫女,神色大变,这镇南将军府的少将军,竟敢在燕君面前说出这等大逆不道之言,这是想要造反不成?!

    白袍女子神色惊诧,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云浩敢说出这种话来,是想要被诛九族?

    “你说什么?!”燕君震怒。

    “以后在燕国,我说了算,你这燕君的位置,继续坐着,但最好不要违了我的意。”林浩想了想,道。

    “来人,拖下去斩了!”当下,燕君厉喝道。

    而然,几息时间过去,并未有任何人出现在紫微殿内。

    “我说……以后在燕国……我做主!”林浩眼寒光一闪,右腿抬起,狠狠朝地面踏去。

    轰隆隆隆隆!!

    一阵爆响之声在紫微殿内炸开,坚固的地面在林浩一踏之下,顿时四分五裂,裂缝若游蛇般,朝四面方蔓延而去。

    整座紫薇殿都在剧烈摇晃,碎石从上方落下,虚空尽是尘灰。

    等尘灰去,燕君和白袍女子,满脸震撼之色,这是怎样的武力?!即便连武皇也做不到这一步!

    “林……云浩,这日后,燕国你说了算便是,莫要动武,伤了和气。”忽然,梁一鸣站起身来,轻声笑道。

    闻声,燕君神色诧异,自己的皇儿,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