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自己的皇子说出这种话来,燕君神色顿变,不可思议,思绪飞转,莫非自己的皇子,同这镇南将军府有何不可告人的勾当不成?!

    否则,他又岂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呵呵,看来燕皇子是识趣之人。”林浩看向梁一鸣,别有深意道。

    梁一鸣轻声一笑:“那是自然,这天底下,只怕没谁比我更加识趣了。”

    林浩同梁一鸣的对话,让燕君勃然大怒,他身为燕国之主,岂能容下一位罪臣和自己的皇子在此大言不惭!

    “燕皇军!!”当下,燕君喝道。

    而然,过了许久,这紫薇殿内依然是静悄悄,没有出现任何人。

    “燕君,你的燕皇君,只怕现在是不敢前来救驾。”林浩面带笑意,淡淡说道。

    其实,威慑一位二星明世界的君王,林浩也没什么兴趣,但他的任务之一,乃是震慑十八大国君主,若无法完成任务,林浩自己可是要被丢入时光漩涡之……

    “燕君。”就在此时,武皇走入紫薇殿内。

    “武皇!”见到老者,燕君面色顿喜,武皇的战力,可以说站在世俗巅峰,如今武皇出现在此,这贼子必死无疑!

    “武皇,这贼人欲此处行凶,公然叛逆,还请武皇将其击杀!”燕君恭声说道。

    “武皇爷爷,云浩现在太厉害了,只有您能将他斩杀!”一旁的白袍公主也开口道。

    闻声,武皇面色有些尴尬,他倒是想如此,但却有心无力,此子实力强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自己在他面前,甚至连一招都难以接下,更不用说与他一战,将其斩杀,痴人说梦罢了。

    “唉……我战不过他……”最终,武皇摇了摇头,神色无奈道。

    “什么……您?!”

    听武皇一言,燕皇面色震惊,满面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燕国的武皇,武力乃是世俗之巅,如今竟说战不过逆臣云浩,这如何可能!

    “燕君,听我一言。”当下,武皇走至燕君身前,附耳轻声道:“此逆贼的手段过于强大,需调兵镇压,如今皇权还在燕君手,不如先稳住他,将驻守在城的几万兵马调回王城,必能一举歼灭这逆贼!”

    “可……”燕君神色纠结,如此一来,这不等同于是皇权向云浩这逆贼低头,大燕皇室的颜面何存!

    “这逆贼的实力手段太过强大,即便是五千燕皇君也未必能够战的过他,除非加上燕国那数百位刺客和一流高手,方有一战的可能……但目前,这些人手的调配,都需要时间来完成……”武皇叹了口气道。

    对此,燕君无话可说,连武皇都说出这种话来,云浩的实力必然无比可怕,目前而言,绝对能够威胁到皇权。

    迫于无奈之下,现如今只能够答应他的要求,来个缓兵之计。

    “你们……商量好了没有。”林浩有些不耐烦道。

    很快,燕君看向云浩,怒斥:“云浩,你究竟想要什么,莫非是要这燕君的位置!”

    “你那位置,我没什么兴趣,你去给我将另外十国国君都给我聚齐,我的要求就是如此简单。”林浩想了想,道。

    他的任务之一,乃是威慑十八国国君,这天下之大,若让林浩一国一国的去跑,那还不知需要何年马月,而且这任务也是有时间限制,守护者只给了他不到一月的时间,若无法完成,他同样会被丢入时空漩涡。

    “你说什么……让我召集另外十国国君?!”燕君神色诧异,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错,就是如此。”林浩点了点头,非常肯定道。

    “哈哈哈……云浩,你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笑话!”燕君冷笑道。

    十八大国,自从在圣宫的号召下,剿灭了大秦魔朝之后的百年,一直都是敌对关系,各国随时都在想方设法吞并另外大国,召集十八位国君,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且不说别的,哪位国君会如此之傻,亲临敌对大国?!

    “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便是,其他的,你不需要过问。”林浩道。

    “没有必要,本君不觉得会有任何一位旁国国君会亲临燕国,没有一位国君是傻子。”燕君强势道。

    “呵呵……将消息发出去,哪位国君若不来,他们的大国便要灭亡。”林浩淡淡开口,眼闪过一道寒光。

    闻声,不止是燕君白袍公主等人愣至当场,便连梁一鸣也无比惊讶,林浩这小子,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虽说,凭林浩的武力,覆灭一个大国轻而易举,但梁一鸣相信,林浩绝对不会毫无理由的去覆灭一个国家。

    “好,云浩,这个消息我可以帮你发出,但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位**出现在此,若是按照你说的,本君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将十个大国覆灭的。”燕君冷冷道。

    虽是一介凡人,但这种帝君的气势却是丝毫不弱。

    “镇南将军府,等你的消息……”林浩转身离开,至紫薇殿门前时,又道:“燕君,我劝你最好不要耍什么心机,你们的命,在我看来,一不值。”

    还不等燕君开口,林浩身形一纵,瞬间消失无影。

    …………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等林浩彻底离开之后,燕君大发雷霆之怒,他身为一国国君,竟被一位逆臣所威胁!

    “父王……云浩变得不像是云浩了……以前的云浩,性格懦弱,绝对不敢如此造次……他现在怎会如此厉害,还要父王将另外十国的国君请来咱们大燕国……”白袍公主看向燕君,心有着太多的疑问。

    对此,燕君又能够如何知晓,那云浩以往若真如此厉害,南方又岂能失守?!

    “哼,既然那逆臣要这般做,那燕君便将消息放出去,倒看看他是如此覆灭十国的。”武皇面色阴沉,许久后开口说道。

    闻声,燕君点了点头,随后目光落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梁一鸣身上:“你这畜生,之前说出那大逆不道之言,打的是什么主意!”

    “父王,我可是为了您的安危着想,那小子的实力,怕是比你们想的还要强太多,覆灭一两个大国,根本跟玩似的……”梁一鸣撇了撇嘴,不以为意,他不帮自己的兄弟,难道帮这便宜老子?!

    这一进入轮回之门,忽然多出个便宜老子,虽说是一国之君,但梁一鸣也未落到什么好处,这可恶的燕君,之前还打算几日后派自己去失守的南方打仗,欲夺回南方。

    梁一鸣乃是第一次进入传承明世界,对之的一切都无比陌生,什么都不敢做,也什么都不敢说,若非林浩出现,甚至梁一鸣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眼见燕王还欲开口,梁一鸣连忙道:“我先去打探打探那云浩的消息,你们聊着。”

    言罢,梁一鸣身形若鬼魅般,瞬间离开紫薇殿。

    “皇兄也变得奇怪了……这到底怎么了……”白袍公主神色诧异,百思不得其解。

    …………

    镇南将军府外,一片萧条,云肖和云焕两人,站在将军府外,面色焦急。

    不久后,林浩的身形一闪而过,出现在将君府外。

    “浩儿!”见林浩毫发无损的返回,云肖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去,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即便是犯下滔天大罪,但依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有任何损伤。

    “放心,无事。”林浩笑了笑道,云肖和云焕心的想法,他自然知晓。

    “浩儿?皇宫那边……你没去?”云肖奇怪道,若真是去了皇宫,他岂能毫发无损的回来。

    “事情已经处理完,你也没必要担心。”林浩同云肖和云焕走入将军府,随口说道。

    林浩越是随意,云肖和云焕则越是心惊,这般说来,等同于燕君妥协,不治他的罪?!

    交谈片刻后,林浩返回房,他目前只需要等待燕君的消息便可。

    几刻钟后,梁一鸣悄然无息的出现在镇南将军府,刚一现身,林浩便感受到梁一鸣独有的武道气息。

    “林浩!”不久后,梁一鸣顺着林浩的真力波动,直接摸入林浩的房内。

    “梁一鸣,你混的不错啊,都成了皇子。”见梁一鸣出现,林浩打趣道。

    “不错个屁,那燕君原本还想调派我去失守的南方打仗……不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咱们进入轮回之门后,你如何成了少将军,我成了皇子?!”梁一鸣心满是疑惑。

    “正常,二星传承明世界的守护者,应该都给我们安排了特定的身份,所以是《轮回之门》,更高星系的明世界,比这朴树迷离的更多。”林浩解释道。

    “什么狗屁二星明世界,还说半步灵主,乃至灵主级的王者后辈才有资格进入的试练世界,我一人覆灭一个大国都是轻而易举,这里能够有什么机缘?”梁一鸣抱怨道。

    对此,林浩心也是疑惑,不过既然二星传承明世界,那定不会如此简单。

    “覆灭已久的皇朝……大秦魔朝,我想,最终的任务点,应该是它。”许久后,林浩开口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