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现在百炼宗试炼者现,相对来说,是否得不偿失,这还需要慎重考虑。

    赵烨将自己的顾虑告诉林浩之后,林浩却不以为意,直言道:“赵师兄,你说的不错,但却忘记了一点,无论是百炼宗,亦或者邪神,我们都需要面对,可如果此刻,我们能成功阻止邪神复苏,这二星传承的任务便算完成,直接返回仙剑宗。”

    “不错,现在若不闯入魔宫,邪神一旦出世,我们需要同时面对百炼宗和邪神,但现在若能成功阻止邪神,我们的任务便算完成,值得一搏!”杜龙好似开了窍般,连连开口道。

    “那百炼宗的任务是什么,如果是解放出邪神后,他们的任务完成,似乎也会直接返回百炼宗,这样一来,我们只需要面对邪神便可!”赵烨联想起某种可能,说道。

    “赵烨师兄,你想的不错,但其不确定因素太多,我们无法确定百炼宗试炼者的任务是什么,目前我们唯一能够确定的,只要阻止邪神出世便算完成任务。”林浩神色坚定,不管如何,一定要在邪神复苏之前将其斩杀,如果实在不行,剩下的四万多试炼点,也莫要想保全了。

    闻声,赵烨陷入沉默,他自然之道林浩话所表达的意思,但不管如何,这都算是一场赌局……

    片刻之后,赵烨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林师弟的意思行事!”

    言罢,林浩四人,化作一阵残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朝着大秦魔宫的方向接近。

    “魔宫方向,禁止接近!”某位魔将,眼见赵烨四人快接近,当即怒声道。

    “死!”杜龙冷喝,未有丝毫犹豫,当下一拳轰出。

    刹那间,拳劲纵横,将一方天地笼罩其,璀璨的真力,若绝神神兵一般锋芒毕露。

    “什么……!”当下,那魔将满脸骇然之色,甚至还未来得及有任何举动时,已被杜龙一拳轰成碎片。

    此情此景,另多数的魔将还未回过神来,甚至不知道究竟生何事。

    “杜龙……你做什么!”许久后,魔将领大步向前,上百只妖物也蠢蠢欲动。

    “嘿嘿嘿……让我来。”此时,赵烨抽出水月剑,阴我声笑道。

    “赵烨,你们是想找死!杀!”眼看赵烨有不敬之举,魔将领眼杀光毕现,朝那些魔将和妖物下令,诛杀赵烨和杜龙几人。

    当下,上百位魔将和妖物朝四人围去。

    “赵师兄,解决,魔宫的黑色光泽愈强盛了。”梁一鸣始终在关注远处的魔宫,不时提醒。

    “清风徐来!”当下,赵烨冷哼一声,手水月剑迅斩出。

    虚空一片肉眼可见的涟漪瞬间浮现,朝着四周扩散而去,与此同时,一阵阵的刺骨寒风袭来。

    一瞬间,所有的魔将和妖物被寒风笼罩其,愈的,寒风若剑般锋利,风内的魔将和妖物,纷纷惨嚎,血肉模糊,仿佛被利剑一次次在身躯上划过,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除了那名魔将领侥幸逃脱之外,剑风内的魔将和妖物,化作碎肉,惨死当场。

    此刻,那魔将领心神骇然,全身被冷汗侵透,眼前的一幕,何其震撼,无论是赵烨的战力,亦或者他手那把可怕至极的长剑,都已远远出了魔将领所能够理解的极限,认知之外,最为恐怖。

    “赵……赵烨!你做什么,你想篡位不成!”魔将领眼看若杀神一般的赵烨一步步逼近自己,身躯不自主的朝着后方退去。

    “篡位……嘿嘿,你看看,凭我的实力,比大秦魔君如何,他的剑,可有我的锋利,不如,这大秦魔君的位置,就让我来做。”找赵烨嘴角上扬,冷声笑道。

    “赵烨……你……你这是大逆不道,你可知道,魔君是邪神的后裔……现在,我们大秦魔朝已得到十八国的破碎封神碎片,邪神即将走出九幽,邪神之力不可违,赵烨,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我们大秦需要你这样的强者!”魔将领对赵烨异常恐惧,用颤抖的声音来警告赵烨。

    闻声,梁一鸣等人面面相觑,心都一阵不安,这般看来,林浩所推测的果然没错,十八国禁地之所封存的,的确是能够复苏邪神的不祥之物,而大秦魔宫之上黑色光泽,的确是在举行某种仪式,能够让邪神从九幽之下走出的仪式……!

    “你的话,未免太多了一些,听着有些刺耳。”赵烨面色冰冷,还不等魔将领继续多言,赵烨一剑挥下,斩掉了他的脑袋。

    “快走,林师弟你说的不错,那黑光的确是某种仪式。”赵烨看向林浩道。

    “分开进入皇宫,找到仪式台后释放联络弹。”林浩道。

    仪式已经举行,不知何时会结束,必须要在结束之前,破坏仪式台,四人分开寻找,效率也会更快一些。

    “好,咱们就分开行动,无论找到仪式台或遇到不可阻的危险时,都要释放联络弹!”赵烨言罢,转身离开此处。

    林浩也未多言,迅离开,朝着魔宫飞奔而去。

    …………

    一刻钟后,林浩独自一人进入魔宫,四周一片漆黑,而虚空上方那黑色光泽覆盖面很是广阔,一时半会很难得知仪式台究竟在何方。

    “数百年了,没想到还有人能够闯入我大秦最核心的魔宫之。”就在此时,一声感叹自虚空散出。

    闻声,林浩面色不变,淡漠道:“然后呢。”

    “然后呢……真是有意思的问题,自然是送你去死。”那声音轻笑,话音刚落,一位黑衣青年出现在林浩面前。

    “我乃大秦皇子,闯入者,你是何人,如何能够闯入到我魔宫内。”大秦皇子打量几眼林浩,有些意外,这竟是一位冷酷的少年。

    闻声,林浩道:“告诉我仪式台在何处,我放你一条生路。”

    “仪式台?”大秦皇子微微一愣,有些无法理解林浩口的仪式台是什么东西。

    “不错。”林浩点了点头。

    “呵呵……且不论我是否知晓你口仪式台的含义,你说要留我一条生路,你的口气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大秦皇子好似听闻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我口的仪式台,便是你们要复苏邪神的地点,如果你告诉我,可免一死,我的耐性不是很好。”林浩嘴角微扬。

    “你知晓邪神……你究竟是什么人,圣宫?还是……上仙宫?!”此刻,大秦皇子眉头一挑,开口问道。

    他既能成为大秦皇子,自然聪慧,眼前少年独自一人,能够从大秦魔城闯入大秦魔宫,这已经令人诧异,而且,他竟是为了邪神而来!

    “你没必要知道这些,告诉我邪神复苏的地点,否则死。”林浩不耐烦道。

    “据说,上仙宫宫主可不是一位少年,在这个世界,除非是上仙宫宫主和那位可恶的仙君,我还真未怕过谁,即便你是那大圣宫的仙人,来到此处,也是死路一条。”大秦皇子眼寒光一闪,言罢,若一阵疾风,朝着林浩飞奔而去。

    锵!

    忽地,一声清脆之音响起,重邪剑出鞘,一点寒芒横扫而过。

    锵!

    不过眨眼功夫,重邪剑被重新装入剑鞘之。

    大秦皇子愣在原地,有些呆滞的盯着林浩。

    林浩与之擦肩而过,头也未回。

    许久后,鲜红的血液飞溅而出,大秦皇子若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

    这一路上,林浩时刻注意虚空的变化,并未有赵烨和杜龙等人所释放的联络弹,这证明那几人也还未找到仪式地点。

    “小子,这条路怕是走不通了。”林浩来到一处魔林时,一声冷笑响起。

    闻声,林浩的身躯顿时一僵,这……是半步灵主的气势!

    很快,某位青年男子面带笑意,缓步从魔林走出,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

    林浩与女子四目相对,那女子略有诧异,但还是很快收回了目光。

    男子略有兴趣的打量着林浩,而林浩则是稳住心神,这半步灵主未必知道自己为试炼者,到时候便说自己是大燕镇南府少将军,按照守护者定下的规则,百炼宗试炼者不能对十八国势力出手。

    “小爷是大燕镇南少将军,莫挡小爷的路!”林浩故作镇定,开口说道。

    听林浩此言,男子冷声一笑:“你演的倒是不错,不过作为试炼者,如此装模作样,似乎有些不妥吧。”

    当下,男子满脸玩味之色,嘴角勾勒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没想到这二星传承时间,竟能够进入两批试炼者……只可惜,你们实在太过弱小,怕也是因为你们如此弱小,守护者这才将规则偏向你等,让我们在起初无法识别试炼者的身份……花月和黑墨师弟,便是大意而死吧。”男子摇了摇头,说至黑墨和花月两人陨落时,也未有任何伤心之色,反而有些兴奋。

    “你是怎么知道的。”林浩见已暴露,也未在继续转下去。

    “我百炼宗自是有秘法能够得知一切……说吧,除了和另外人之外,还有谁是试炼者,身在何处。”男子冷道。

    到目前为止,仅有林浩、梁一鸣、赵烨,还有杜龙对黑墨和花月出过手,所以百炼宗剩下的试炼者,通过某种秘术,应该得知了几人的身份,但至于其他的试炼者,似乎还无法察觉。

    就如同这男子的身后,此刻正站着一位试炼者,诗语……

    “我说如何,我不说又能如何。”林浩反问道。

    “呵呵……你说是说,死的可以痛快一些,你若不说,死的可能会痛苦许多。”男子满脸笃定笑意,似乎吃准了林浩。

    对他而言,每一位试炼者都是大笔的试炼点数,绝不能够放过。

    站在男子身后的诗语,自始至终都未一言,甚至不肯同林浩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

    “怎么,你以为自己真的吃定了我。”忽然,林浩面容附上一丝笑意。

    “‘大丹境’巅峰修为……在我面前,也感这般狂妄,看来,你是想死的痛苦一点……但不要紧,我有一百种办法,能让你痛的说实话。”男子言罢,不徐不疾的朝着林浩走去。

    “你太自信了……”林浩神色不变,目光看向后方。

    唰!

    就在此刻,一道残影在虚空闪烁不停,残影散去,某位白袍老者现身在此。

    “东家,我来了。”白袍老者的声音传至。

    “枯离大师,终于等到你。”林浩嘴角上扬。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χcoΜ,清爽无广告。999χco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