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魔婴身躯无比巨大,全身乌黑,就如同被极刑折磨出的伤口一般,浓烈的血腥气味弥漫在虚空之,伴随着骇人的暴戾气息。

    枯离大师的轮盘金光同上仙宫主施展而出的本源雷力,瞬间被魔婴所挡住。

    那魔婴开口发出一阵凄惨的哀嚎之声,血红的目光透着凶狠毒辣之色,盯着下方两位灵主级战力。

    “血戾魔婴……祝凌师兄居然真的修炼出了这等魔物……”一旁几位半步灵主,打量那巨大无比的魔婴,心神震撼。

    此刻,枯离大师眉头一蹙,冷道:“果然是邪道宗门势力,莫不怕因果报应,竟修这等邪物!”

    祝凌冷笑不语,这枯离大师和上仙宫主,他还未放在眼。

    “枯离兄,这究竟是何种妖物,竟能挡住我的本源雷电之力!”上仙宫主神色诧异,无法理解。

    “此乃邪道修炼者炼化出的血戾魔婴,实力修为也达到了你们所谓的圣神级战力,防御和攻jī极其强大,充满怨气,说的直接一些,属于枉死的亡灵。”枯离大师开口解释道。

    “枉死的亡灵……从未听过……但这种东西究竟是如何炼成的?”上仙宫主面色古怪,邪道修炼者他倒是清楚,但这枉死的亡灵尚且不知。

    “炼制此种邪物,首先要达成两个条件,这第一,炼制者起码为邪道修炼的天才,第二,杀死至少两千个刚出世的婴儿,抽取婴儿的血液,放入某种炼制容器之……”枯离大师神色浓重,正是因为那些婴儿的滔天的怨气,才有机会炼制出血戾魔婴。

    “这……竟有这般恶毒的手段,简直天理难容,有违人道!”听闻枯离大师的解释,上仙宫主倒吸一口凉气,炼制这种魔物的办法,竟是要杀死至少两千个婴儿,此种手段,令人发指!

    “呵呵……有点意sī,居然还知晓我这血戾魔婴的来历,不过,就算知dào与否,也没什e关系,就凭你们的实力,还不如乖乖当做我这魔婴的口粮,莫要继续挣扎了。”祝凌嘴角上扬,冷声笑道。

    随着祝凌的话音落下,魔婴开口怒啸,一阵阵腥风迎面扑来,能够扰乱坚定的心神。

    下一秒,那魔婴的巨掌瞬间朝着枯离大师和上仙宫主挥去。

    魔婴这随手一挥的威力何其强悍,即便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巨山,在这一掌之下,也能顿时四分五裂。

    见状,枯离大师和上仙宫主同时朝后方退去,暂避锋芒。

    “百转千回!”

    “雷火双融!”

    随后,枯离大师同上仙宫主一前一后开始狠厉的回击,即便两人落在劣势,但不管如何,毕竟是灵主级战力,虽然打不过祝凌这等邪道的灵主级强者,但拖住他一时半会却还能够做到。

    眼下的形式不容乐观,可只要能够打断复苏仪式,林浩等人的任务便算完成,到时候祝凌就算在如何历hài,那又有什e作用……

    …………

    “赵烨师兄,林浩师弟,我们现在是否出手?”杜龙说huà时,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大秦魔君身上,只要他们能够将大秦魔君斩杀,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等等……百炼宗还有位半步灵主级强者,我们现在不好动手。”赵烨目光阴沉不已,目光扫过四周。

    那几位半步灵主级强者也没有急于对他们出手,似乎在守护一旁的大秦魔君,现阶段,百炼宗试炼者的首要目标则让邪神复苏仪式尽快完成,不能有任何差错。

    “岳方刚师兄和诗语师妹不是在大秦魔君身旁……”忽然,梁一鸣开口提醒道。

    他们几人目前没什e机会接近大秦魔君,但是岳方刚和诗语两人却在大秦魔君身前,这可是绝好的机会,若两人动手,在那几位半步灵主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或许会有可能一举斩杀大秦魔君,再不济打断仪式也可。

    “先天条件对我们的确有利……但如何提醒他们两人斩杀大秦魔君?”赵烨陷入深思之。

    如果直接提醒约岳方刚和诗语,这不是等同告诉那几位半步灵主,他们之间还有两位试炼者?

    此时,岳方刚和诗语跟在几位半步灵主身后,不知如何是好,自从进入轮回之门,两人便来到这被封印的国度,并且一直跟在百炼宗试炼者身后,一直不敢有任何不轨行动,再加上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于试炼者提示,更加一头雾水。

    忽然,林浩上前一步,先是和岳方刚和诗语两人对了一眼,随后看向几位半步灵主,冷冷道:“我们已攻入大秦魔朝的内部,就算你们守在大秦魔君的身前又有何用,我方有两位灵主级战力,你们定然保不住大秦魔君,复苏仪式一旦被打断,我们的任务便算完成。”

    闻声,赵烨和梁一鸣几人有些莫名其妙,林浩这是从哪里来的自信,上仙宫主刚刚修炼成圣神之躯还没有几日时间,枯离大师则似乎不擅长武道,同祝凌一战时,明显落在下风,想要胜过祝凌这种邪道灵主级强者,本身便难如登天,加上那暴戾气息惊人的魔婴,更加没什e希望。

    片刻后,赵烨心微动,林浩说出这种话,只怕不是自信过了头,而是想要提醒岳方刚和诗语,告知那两人,只要斩杀了大秦魔王,或打断仪式复苏,他们的任务便算完成……

    林浩话刚说出口,岳方刚便悄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大秦魔君,以往自己并未收到任何提示,而林浩的这番话,则是让他有了方向。

    岳方刚看向诗语,两人眼神交流一番,谁也没有开口说huà。

    …………

    “嘿嘿……真是天大的笑话,祝凌师兄就算没有炼制出魔婴,你们都已没有任何胜算,更不提魔婴已存在,你这种蝼蚁,如何看得清形式,乖乖等死便好。”某位少年满脸冷笑,就凭那两位灵主级战,想要战胜魔婴都不可能,何况再加上一个祝凌师兄。

    “等等……”一位女子黛眉微挑,就算那少年是个傻子,也不会看不清他们的劣势,可如今却朝着自己等人说出这番话来,实在没什e道理。

    “不好!”当下,女子神色顿变,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一掌挥出,将自己身后的两位魔将劈死当场。

    “顾师姐……你这是做什e!”那少年见女子忽下杀手,很是不解。

    “将一切魔将守卫杀死,这其还有试炼者,方才那少年的话,正是提醒那些试炼者下手!”女子一语言罢,朝着另几位魔将飞跃而去。

    “大人饶命……”

    “啊!”

    一瞬间功夫,数位魔将甚至不知他们我究竟做错了何事时,却已命丧当场,被女子斩杀。

    女子的一番话,立即点醒了李海等人,他们无法对尚未暴露的试炼者进行识别,就算那些还未暴露的试炼者站在自己身前,他们也无法认出,现在只有将身前的魔将全部杀死,这才能够无忧!

    “大人饶命……”就在此刻,岳方刚见那李海一掌朝自己劈来,不动声色的调整了位置,满脸惊慌道。

    李海那一掌距离岳方刚不足半米时,却见岳方刚忽然出手。

    “弥天!”

    当下,岳方刚一声怒喝,体内真力瞬间若惊涛般涌出,将所有力道凝于一处,顷刻间爆发开来。

    轰隆隆!!

    一声整耳欲聋的爆响之声在虚空回荡。

    咻!

    与此同时,岳方刚口溢出一丝鲜血,整个人若离弦之箭般,朝着后方横飞而去。

    “他是试炼者!”李海又惊又怒,顾姓女子说的丝毫不假,在他们之,果然还有试炼者潜伏,若不是女子及时明悟并且提醒,后果不堪设想。

    “晚了!”岳方刚嘴角上扬,他之前故意调整方位,正对着远处的大秦魔君,而李海的一掌之力,更是让岳方刚更快速的接近大秦魔君。

    此刻,岳方刚的速度快到了极限,眨眼功夫便已至大秦魔君身前。

    “碎天掌!”岳方刚一声暴喝,右拳爆发出阵阵黑色光泽,用尽全部力量,一拳朝着大秦魔君的脑袋轰了去。

    见状,赵烨几人满脸狂喜之色,岳方刚的反应的确很快,来了场绝杀!

    众目睽睽之下,岳方刚那全力施展出一拳,若狂龙席卷,朝大秦魔君脑袋轰去。

    此刻的大秦魔君,正在仪式之,无法有任何行动,否则仪式将会被打断,邪神无法复苏。

    砰!

    只不过,随着岳方刚那一拳逼近,只见大秦魔君的体表,忽然泛出一道漆黑色的光泽,而岳方刚的一拳,正红在黑光之上,未触碰到大秦魔君。

    随着岳方刚一拳落至,黑色光芒迅速黯淡了几分,但其的大秦魔君却是丝毫未损。

    “什e!”岳方刚神色诧异,原本以为大秦魔君在自己一拳之下必死无疑,但万万没想到,到最后却落了个空。

    岳方刚几乎未如何思考,拳如雨点般挥出,再度撞在黑光之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