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只身长大约十数米的血色巨鼠自地底深处钻出,血红的目光盯着众人,口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滔天咆哮。

    “快跑!”林浩一眼扫过只血鼠,脸色顿时大变,这只血鼠的战力堪比顶尖半妖,无比接近灵主级战力,而且一连出现只,让林浩心惊胆颤,只巅峰极限的半妖战力,就算是灵主也招架不住,更不要说他们这些人。

    “逃!”星辰羽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便朝某一处方向逃去,根本没有想过同只血鼠抗衡。

    眼见林浩和星辰羽在第一时间逃离此处,梁一鸣和赵烨等众人的反应也是极快,纷纷朝八方逃去。

    “吼!”逃离,只血鼠口同时爆发出如野兽咆哮之声,某只血鼠锋利的双爪一挥,直接将一处古庙内的山岩震碎,欲挡住众人的去路。

    巨石从高空落下,狠狠朝着星辰羽和林浩几人砸去,无奈之下,林浩和马志等人,只能调转身形,重新选择逃脱路线。

    此刻,林浩马志星辰羽,还有诗语四人,被迫朝古庙的右方逃去,身后则有两只血鼠追击,则是朝着梁一鸣等人追去。

    眼下的形式,对林浩等人非常不利,好在古庙地形错综复杂,林浩将神魂的力量外放,提前将所有路线收入眼,再加上血鼠似乎并不擅长速度,所以相对来说,目前几人还算安全。

    “这里!”林浩带着诗语立调转身形,朝某一处小道逃去,星辰羽和马志也不甘落后,一直跟着林浩。

    不知为何,每次走投无路时,林浩总能够找到新的出路,仿佛对这一处古庙非常熟悉,以至于身后的两只血鼠到现在也还未能够追上他们。

    “星辰师兄,奇怪了,那小子好似对古庙的地形比较熟悉,莫非他之前来过这里?”马志一边狂奔,一边疑惑开口。

    闻声,星辰羽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可能,魔域开启不过才不到两日的时间,那小子绝对不会来过此处,先不要管那么多,跟紧他,若是有机会,直接将他除掉!”

    说话时,星辰羽眼泛出一丝凶狠光泽,他早便想将林浩除掉,不过一直没什么机会,若是让旁人知晓,被告知宗门,就算师尊也保不住他,不过现在众人分散,正是除掉林浩最好的机会……!

    “星辰师兄,放心吧,我明白。”马志阴声冷笑,连连点头。

    …………

    大约一刻钟后,古庙地势开始变得广阔,地形不再错综复杂,而血鼠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尤其没了地形的优势之后,林浩几人更加陷入被动。

    “林师弟,那些血鼠就快追上来了,你可有什么办法。”马志浩,开口问道。

    闻声,林浩并未多言,前方比较广阔,他们的速度本来便不如血鼠,若之前不是接着地势,可能他们早便已经被的血鼠追上,哪怕是林浩也没什么办法。

    原本,林浩想借着混沌碗进行反击,只不过,林浩却是发现,自己的混沌碗似乎需要借用外力补充能量,使用试炼点修复时,能量被补充满,连续使用两次之后,混沌碗现在已不起丝毫作用,想要用混沌碗还击,显然不太现实。

    当下,林浩分化出几道幻影分身,想要借着分身去迷惑两只血鼠,不过血鼠却对林浩的幻影分身视而不见,丝毫未曾受到任何影响。

    神魂打量,前方数千米外,地势变得更加复杂,只要众人能够坚持数千米的距离便不必担心血鼠的威胁。

    “追上来了!”诗语朝后方望去,神色一变。

    “吼!”

    “吼!”

    两只血鼠口狂啸,一阵阵腥风如同巨浪般朝着众人卷来,衣襟猎猎,若处于狂风之。

    而然,就在此刻,马志盯着林浩,眼浮现出凶毒之色,趁林浩不备,一掌打在林浩的腹部。

    等林浩有所反应时,已来不及防备,整个人迅速朝后方退去,同血鼠的距离越来越近。

    “林师弟,没想到你如此舍己为人,为我们拖出血鼠,多谢了!”星辰羽一声冷笑,速度有所提升,迅速向前方逃去。

    “林师弟……这……”诗语有些诧异,方才并未见到马志忽然对林浩下手,倒是信了星辰羽的话,还真以为林浩那是舍己为人,想要自己引开血鼠,为他们人拖延一些时间,毕竟早在之前,林浩也是一人前去引开狼群。

    …………

    “吼!”

    血鼠咆哮,眨眼功夫便近在林浩眼前,锋利的巨爪猛然朝着林浩挥去,欲将他撕裂。

    见状,林浩一声冷哼,身躯上浮现一层如墨染般的战甲,体魄力量成倍提升,同时一拳朝着血鼠红去。

    轰隆隆!!!

    一拳一爪相对,如同天外陨石相撞,无形气浪席卷八方,将附近的石壁和巨岩震成齑粉,整座古庙都在剧烈摇晃,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般。

    此刻,林浩借着血鼠一击的巨大力道,双足发力,将地面震碎,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般朝远处飞去。

    “马志,你想玩,我陪你玩。”林浩眼寒光一闪,盯着不远处还在狂奔的马志。

    当下,林浩将轻功武学《飞升》施展至极限,整个人凌空而起,如同短暂飞在半空,如黑夜划过虚空的流星。

    很快,林浩身轻如燕,挡在马志身前。

    “林浩……你怎么……!”见林浩还活着,如同神兵天降落在自己身前,忍不住一惊。

    那两只血鼠的战力何其可怕,原本以为林浩必死无疑,谁曾想,眼前的林浩似乎只是受了一些轻伤,并没有什么大碍。

    “滚过来!”忽然,林浩一声怒喝,右掌朝着马志抓去。

    “找死!”马志冷哼,一拳朝着林浩轰去。

    意境镇杀!

    马志拳至半途,却被一股滔天的意境之力所束缚,在这股意境层次的力量下,马志甚至毫无抵抗之力,全身僵硬如同石化,每行一步都无比艰难。

    “林浩,你做什么!”见林浩一把将马志踢起,星辰羽喝道。

    而然,林浩并没有丝毫回应,只见他右臂一扬,毫不犹豫的便将马志当做石快般朝着血鼠丢掷去。

    马志的身形划破虚空,狠狠砸在某一只血鼠的脑袋上,意境层次的力量被林浩收回,马志脸色煞白,额头上的冷汗如断线珍珠一般滴落。

    “逃!”马志根本来不及多想,拔腿便要逃离血鼠,只不过凭他的速度而言,想要逃离近在咫尺的血鼠,无异于痴人说梦。

    眨眼功夫,马志被某只血鼠一爪撕破了胸膛,炙热的鲜血飞溅,旋即被另外一只血鼠张口咬掉脑袋,惨死当场。

    见状,诗语倒吸一口凉气,有些惊恐的盯着林浩,他竟将马志丢进两只血鼠旁,让马志成了血鼠的口粮,丢掉性命!

    “林浩,你敢做出这等事来!”星辰羽怒不可遏,这林浩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马志丢入血鼠的口。

    林浩一声冷哼,并不搭理星辰羽,迅速朝着前方逃去。

    原本,林浩也并未打算对马志动手,不过他既然心怀不轨,先对自己出手,预谋害掉自己的性命,那林浩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林师弟……他怎会这般恶毒,方才不是他主动为我们去引开血鼠吗……!”诗语的面色变了又变,无论如何没想到,林浩竟敢做出这种事来,将同门师兄的姓名视若儿戏,只为自己换来逃生的希望。

    “哼,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先别管这些,快逃!”星辰羽朝后方望去,见那两只血鼠还在抢食马志的尸体,立即带着诗语朝前方逃去。

    …………

    此时,林浩单独进入某处漆黑的小道,后方却还有一只血鼠正在追击。

    忽然,林浩发现,追击自己的血鼠居然再度钻入地底深处,正片地面都在震动,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

    如此一来,就算林浩能够用神魂打量四周的地形也已于事无补,要不了多久,他便会被血鼠追上。

    凭林浩现如今的实力修为,想要同血鼠对抗,等同于找死,除了疯狂逃命,自己别无选择。

    贱鸟在林浩肩上稳如泰山,事儿睁开双眼突兀的来一句鸟语之外,基本没什么作为。

    轰隆……

    轰隆隆隆隆!!

    忽然,地面剧烈震动,林浩脚下的大地顿时塌陷,一眼望去,方圆百米的大地彻底崩坏。

    唰!

    与此同时,林浩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整个人迅速朝地底深处坠落,甚至那只血鼠也是如此,同林浩一起坠入地底。

    想来是那血鼠钻入地底后,无意间破坏了什么,这才会导致大地塌陷。

    林浩身形极速坠落,下方好似无底洞一般,漆黑一片,什么也。

    轰隆隆!

    片刻后,那血鼠坠至地底,身躯摔至四分五裂,见状,林浩骇然失色,这血鼠的体魄素质可比他强多了,连血鼠都摔成肉泥,自己的下场更加不用多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