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林浩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不过朝上方只见贱鸟抓着自己的肩膀,拼命的拍打双翅,这才让林浩浮在半空。

    这贱鸟力大无穷,托住林浩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贱鸟,带我上去!”林浩喜道。

    只不过,贱鸟却对林浩的话当做了耳旁风,缓缓拍打双翅落在地面,旋即丢下林浩朝远处飞去。

    此刻,林浩打量四周,这里仿佛是一处地底宫殿,自己身前正是方才摔成烂泥的血鼠。

    很快,林浩发现远处有一丝光亮,也未多想,立即朝着前方走去。

    …………

    路至半途,林浩发现贱鸟正在大口吞食着一些天材地宝,其甚至有一些极为珍稀的灵草。

    “住口!”林浩一惊,立即抢夺四周的灵草。

    只不过,林浩的速度显然没有贱鸟快,只鸟嘴一张一合,大量的天材地宝便被贱鸟吞掉,到了最后,林浩什么也没抢到。

    这些灵草价值惊人,没想到全被贱鸟给糟践了,林浩虽有些无奈,但却也未怪贱鸟,近日若不是贱鸟,自己的下场和血鼠应该相同。

    林浩打量四周,这里的确是一处地底宫殿,前方百米外排列着一些长明灯,将地宫微微照亮,加上林浩的视野,勉强能够

    “谁?”林浩目光落至前方高台,赫然发现,在那高台上方,坐落着一道伟岸的身形。

    那身形纹丝不动,如同一座雕塑,好似在这里存在了数不尽的时光。

    林浩朝前方走去,至高台前停住了身形,上方是一位男子,双眼紧闭,早已没了生命气息,但即便已死去,可身躯上却散发着某种令人惶恐的气息,甚至对林浩来说无比熟悉。

    此刻,贱鸟在地宫内四处寻找天材地宝吞食,林浩不管不问,对高天上的男子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忽然,男子那紧闭的双眼突兀睁开,一道无形的力量笼罩在虚空之,欲将一切吞噬。

    “这是……!”当下,林浩心生骇然,眼前的一切在这股力量的侵袭之下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林浩如果被卷入时空的乱流之,时时刻刻面对着能够撕毁一切的时空风暴。

    “意境层次的力量……竟然改变了规则,发生质变……”林浩冷汗直流,方才他便觉得这股力量似曾相识,没想到居然会是意境力量,难怪自己觉得有些熟悉。

    下一秒,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汹涌而出,抵抗这股可怕到极限的神威。

    让林浩诧异的是,自己施展意境之后,另外一股意境力量逐渐变得柔和起来,对林浩已没了敌意,甚至将林浩从时空乱流送回现实。

    回过神来,林浩倒吸几口冷气,这股意境层次的力量已经远远超乎自己想象,林浩熟悉意境层次的力量,所以更加能够体会到他的强大。

    这股意境层次的力量,林浩现在也无法确切明说,就如同之前自己被卷入时空乱流一般,倒并非说自己的本体被丢入时空乱流,而是神魂被卷入,一旦自己的神魂在时空乱流破碎,后果不堪设想。

    “终于有人能够到达此处,本帝很是欣慰。”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充斥在地宫之。

    闻声,林浩顿时一惊,下意识朝着男子打量,不过林浩发现,台上男子双眼重新闭上,而且依然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绝不可能是他发出的声音。

    “阁下是谁,不如现身相见。”林浩很快让自己平静,开口说道。

    旋即,一道光影自虚空浮现,林浩同光影四目相对,久久无言。

    “很好,拥有意境层次的力量,传承惊人,应该来源于自己本身。”许久后,光影收回目光,声音传出。

    听闻此言,林浩到没有否认什么,他意境层次的力量,的确来自前世的自己,可以说起源便是顾长风,但眼前这道光影是如何得知,这让林浩有些疑惑。

    不过,转念一想,林浩便释然,之前那颗起源神树同样拥有如此神威,在这个地方,似乎很多东西难以得到解释。

    “前辈究竟是谁。”林浩将自己的疑惑道出。

    “神尊帝。”那光影沉思良久,随后说道。

    “神尊帝……”林浩喃喃自语,想来也应该是这个世界神话时代的大能。

    “小辈,你拥有意境层次的玄妙力量,本地很是欣慰……让我意境层次的力量。”神尊帝的目光有些许期待。

    对这位神尊帝,林浩到没什么戒备之心,这位大能即便本尊已泯灭不知多久,但残余的神魂力量也绝对强大,想要斩杀自己,如同捏死一只蝼蚁那般简单,而且,林浩并不认为神尊帝对自己有什么不轨之心。

    意境镇杀!

    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如浪潮一般涌出,近乎笼罩整个地宫。

    此刻,那神尊帝却是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失望:“意境层次的力量何其强大,掌握得当,甚至是凌驾于千大道之上的力量……并不懂。”

    听至神尊帝提及千大道,林浩脸色顿变,这个世界的存在,即便是上古神话人,也不应该知晓天玄世界的千大道才对,但这位神尊帝是如何得知?!

    “前辈……您是如何知晓千大道?”林浩盯着神尊帝,满脸不解,就如同之前的起源神树,不止能够知晓自己前世身份,甚至提到太古神界和传承明世界……

    “唉……愚昧的后人……”神尊帝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复杂,有怜悯自嘲,还有无奈。

    “后辈,听好了……千大道为宇宙至尊起源,在更加久远的时代,一切都不是如你们所见这般,其包括你们所知道的各种传承……而一切的秘密,都在太古神界……众生,始终是牢笼里的飞鸟,井底的青蛙。”神尊帝目光深邃,包含无尽沧桑,似乎回想起了那恒久远的时代。

    “前辈,之前我遇到起源神树,它也知道太古神界和传承位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太古神界到底有什么秘密,如果前辈是传承世界的存在,又如何会知道传承世界本身的存在?”林浩心有太多太多的疑惑,无论前世今生,林浩都无法对此作出任何解释。

    林浩甚至发现,这个世界变了,变得有太多太多秘密,由小至大,许许多多。

    自己前世为何陨落?他的重生又代表着什么,是如当初顾长风之魂所言,还是另有什么隐情,林浩甚至想过认为的操控,但很快又被自己否决,他不相信在这个世间,还有何人能够操控九霄天帝的重生。

    但前世的陨落,林浩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是为何,记忆缺失,形成一片空白。

    不久前,林浩曾在命池推演,他前世的陨落,似乎是因为自己所致,一切都显得朴树迷离,令人无法深想。

    此刻,在传承世界内,林浩从起源神树和这位神尊帝的口,似乎又发现了更多的秘密……

    方才,林浩提至起源神树,神尊帝的面色忽变,冷笑道:“哼,那个老家伙居然还在这里,后辈,本帝告诉你,这个世界根本就为黄粱一梦,在梦,无法实,唯独到了太古神界,才算梦醒。”

    “太古神界……距离我实在太过遥远。”林浩摇了摇头,就算自己前世,也无缘进入太古神界,更何况现在的自己。

    “后辈,这便是你自己的事了,我这残存的神魂再过不久便要消亡……让我来告诉你,意境层次的力量究竟应该如何使用。”神尊帝一声冷笑,刹那间,林浩的神魂一阵悸动,亲眼见证万物消失,自己身处在无限的宇宙之。

    林浩陷入一种难以言语的奇妙顿悟之,这宇宙之仿佛所有的一切都由意境力量而组成,是一切的起源力量。

    一念之间,天崩地裂,反手为云覆手雨,掌控一切的究极力量。

    甚至,林浩能够感受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由意境层次的力量所组成,而意境层次的力量,也分作许多不同的等级。

    有一念间能够让敌人碎裂的天煞意境,有一念间能够剥夺生命的死亡意境,有着能够彻底掌握自然本源力量的本源意境……

    在上一世,林浩虽然也知晓意境层次的体系和可怕,但从来没有如此直观的去感受过。

    的确,意境层次的力量,有许多的确能够匹敌千大道修行者,但神尊帝所说,全面的超越和凌驾,林浩却是无法相信,毕竟前世时,林浩也曾见识过千大道的可怕之处,可在此时,切身感受到这些意境层次的力量后,林浩已经无法确定什么,无论是千大道还是意境层次,都有着超脱非凡的玄妙和恐怖。

    “我的意境力量……”林浩右臂扬起,一道似有似无的意境力量展现而出,镇压在千万意境力量的心,如同高高在上的君王,但与其它能够毁天灭地的意境力量相比,它又显得如此渺小,不堪一击。

    “前世时……我并没有接触掌握意境层次的力量……可在这一世,为何体内会封印着意境力量……”林浩面色凝重,许多疑惑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