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机关幻术破去之后,落尘道:“这深林八成是一处机关之地,想要通过并不容易,若继续朝前方走去,或许还会触碰到别的机关。”

    对此,林浩也表示赞同,他的意境力量虽能够破掉幻术,但如果是物质层面的机关术法又当如何,所谓的幻术,大多为精神层面,同神魂挂钩,凭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破去并不困难,可如果是物质层面上的打击,仅凭意境层次便要吃力太多。

    “现在这里等等。”林浩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作出决定。

    “在这里等?”少年落尘面色有些不悦,就算在此处等待又能如何,如果深林果真存在许多机关,无论等待多久也是枉然,那些机关总不至于会自己消失。

    林浩有所感应,枯离大师便在这附近,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赶至和自己回合,枯离大师正为机关一途的大师级任务,相信这些机关对他而言应该不算太难。

    “好,那便等一会吧。”赫敏点了点头,并不反对,他们身为雇佣者,东家都不急,他们也没什么好着急的,就算到时候无法完成任务,寒冰团队也不会有任何威胁可言,最多试炼点数减少一部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道破空之声响起,旋即,某位老者落在此处。

    “小东家,我来了。”枯离大师远处的林浩,开口笑道,似乎在魔域收获不错,枯离大师满面红光,神采奕奕。

    “机关大师?”赫敏和清风打量忽然出现在此的老者,竟发现他的肩上挂着一道特殊的机关印记,不由一惊。

    大师级人物可不是靠一张嘴说出来,在天玄世界有着各种强大的机构,例如医道联盟公会和机关联盟公会,而所谓的大师则需要经过公会特殊考核,成功之后才会肯定考核者的身份,给于专属服装和印记,而眼前这位老者,正是机关一途的大师级人物。

    无论是医道机关道炼器道,或者炼丹道,一旦通过联盟公会的考核成为大师级人物,无论在何处都备受尊重,被各大势力拉拢。

    赫敏和清风发现,这位机关大师也是被他们的东家所雇佣的强者,当即诧异万分,大师级人物可不同寻常,雇佣价格可至少在两万试炼点数左右……

    “小东家,这几位是?”枯离大师敏人,开口问道。

    “被我雇佣的团队。”林浩特地介绍了一下双方。

    “林浩,你可真是足够富裕,不过是完成一次二星传承的任务罢了,想要斩杀那邪神还不简单,我和师兄师姐便足以。”落尘打量枯离大师几眼,显得有些不以为意。

    闻声,清风当即对着落尘一声呵斥,虽说这位枯离大师的武道实力并不如何,但却是机关一途的大师级任务,机关一途和阵法一途有着许多的共通点,只要给他们时间布置好机关或者阵法,凭借一己之力对抗数位灵主级强者也十分容易,根本不在话下。

    “枯离前辈,十分抱歉,我这位师弟……”赫敏面色尴尬至极,像这种大师级人物,就算宗门高层相见也会以礼相待,而落尘却不懂人情世故,张口便要得罪一位大师。

    “呵呵,无妨。”枯离大师淡淡一笑,对落尘的话并未放在心。

    “你们人应该是寒冰宗弟子。”枯离大师见赫敏几人胸口处有着一道寒冰印记,当下问道。

    “嗯……晚辈几人的确是寒冰宗弟子。”清风点了点头,直接承认,在大联盟国,寒冰宗也算有头有脸的宗门,像枯离大师这种人物,能够一眼认出也是正常。

    “我同你们寒冰宗的几位长老还算相熟。”枯离大师道。

    还不等清风再说些什么,林浩却忽然开口:“几位,我觉得还是完成任务之后在叙旧为好。”

    林浩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大约还有两日,而邪神目前的具体位置尚无法得知,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

    对此,枯离大师和寒冰团人也没多言。

    枯离大师打量深林,旋即说道:“此处应该是机关林,其有着不少还算精妙的阵法,想要通过并不容易,需要一些时间。”

    “那便麻烦枯离前辈了。”清风抱拳道。

    对于机关一途,清风等人虽是有些了解,但绝对谈不上精通,更不提能够破解机关,如果没有枯离前辈这种机关大师出手,凭他们想要通过这深林则难如登天,甚至有可能被直接困在机关深林无法脱身。

    此刻,枯离大师让林浩等人留在原地,自己手持一块金色的轮盘独自一人朝前方走去,开始寻找密林隐藏的机关。

    赫敏对眼前的这位小东家愈发好奇,忍不住打量数眼,但很快便被林浩肩上那只懒洋洋的鸟儿吸引住了目光。

    “东家,那鸟儿是你的灵宠吗?”赫敏盯着林浩肩上的贱鸟,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的确是我的灵宠。”林浩承认道,不过这只灵宠并不合格,除了和自己争夺资源之外,平常什么事都不做,对自己的命令也从不服从。

    听闻有人提及自己,贱鸟忽然睁大了双眼,灵动至极的目光也朝赫敏打量而去,忽然鸟口一张:“要吃他的鸟吗!”

    贱鸟此话一出,无论是赫敏还是林浩,顿时愣在了原地。

    “你……胡说……胡说什么!”许久之后,赫敏的面色顿时一红,神色尽是懊恼和愤怒。

    林浩则是满脸尴尬之色,也不知应该如何,这贱鸟擅学人语,不久前林浩曾几次说过要吃掉它,万万没想到,这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清风神色古怪的眼贱鸟,也没多说什么,反而是落尘有些莫名其妙,那鸟儿不过开口说了一句人语,却不知赫敏师姐在发什么火。

    “哼,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鸟,一路货色,都不是什么好鸟。”片刻后,赫敏一声冷哼。

    对此,林浩想要解释什么,但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吃了个哑巴亏。

    “你能不能忍,反正是我不能忍。”很快,贱鸟又开口说道。

    “不管你能不能忍,反正我能忍。”林浩瞪了贱鸟一眼,好好的鸟,说什么人话。

    “笑话,你不能忍,那又如何。”赫敏玉拳紧握,显然被林浩的这只贱鸟所惹怒。

    “要吃他的鸟吗。”贱鸟再度说道。

    “你给闭嘴……”林浩一把捏住贱鸟的鸟嘴,他发现这只贱鸟除了贱和懒之外,而且十分能够为自己招惹是非,以往林浩还未觉得有什么,但今日却是发现了贱鸟的可怕之处,这完全就是一个惹祸精。

    “管好你的鸟……灵宠……不要乱说话!”见林浩主动发怒,赫敏的怒色这才消除一些。

    “赫敏姑娘放心……我一定管好我的鸟……灵宠……”林浩尴尬满脸尴尬道。

    “呵呵……赫敏,你何必同他的鸟过不去。”忽然,清风走上前来,开口笑道。

    在清风这位小东家的鸟儿应该是擅学人言,其实并非有着别的什么含义在内。

    话音刚落,清风却见赫敏那要吃人的目光,当即很是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主动朝后方退去。

    …………

    几个时辰之后,枯离大师终于返回,不过却发现氛围似乎有些不对,那女子赫敏不知为何,同林浩肩上的鸟儿互相瞪着大眼。

    “呵呵,小东家的鸟有那么好”枯离大师不明所以,开口笑道。

    此话一出,清风和落尘的神色顿时一变,预感大事不妙。

    “我怎么知道他的鸟好不好赫敏近乎咆哮道。

    枯离大师被这一吼,当下也是有些莫名其妙,当发现林浩和清风等人尴尬的神色之后,也很是识相的闭上了嘴,这女子发起火来最没什么道理可言。

    片刻后,枯离大师有些尴尬道:“深林的机关大部分都已经排除,剩下的机关不属于强力机关范畴,都在我掌控之,可以走了。”

    “不愧是大师级前辈,如果没有枯离前辈在此,我们想要通过深林,根本不可能完成。”清风笑道。

    “枯离前辈,这个世界明和天玄世界似乎不同,而这里的机关术法,枯离前辈也有研究吗。”随后,赫敏好奇问道。

    闻声,枯离大师笑道:“明的确不同,但你们别忘了,无论是传承明还是野传承,都有这类似明和差别明,这个世界属于类似明,所以武道也好,机关一途也罢,都非常类似,共通点时十之八。”

    “原来如此……”赫敏颔首。

    “枯离大师,类似明我们倒是清楚,但差别明究竟是什么?”清风又发出疑问。

    所谓的差别明,时至今日,在黄荒大路似乎很少有人进入,他们也仅仅是听说过差别明,但究竟何为差别明,就连他们寒冰宗的长老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