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星辰羽被执法堂带去思过崖,金花长老脸色铁青,星辰羽乃是仙剑宗的级新星,并且还是自己亲传弟子,如今就这般被带走,金花长老脸上岂能有光,这天命长老,竟为了那紫韵长老的弟子如此惩罚自己弟子!

    莫要说林浩,即便是新晋长老紫韵,在自己眼也什么都算不上,更不提她的弟子。??网★

    “呵呵……天命长老,所有的话都让你们说了,马志似乎是我的弟子。”忽然,杜怀长老开口,声音并冷彻骨。

    闻声,天命长老等人一阵无言,马志是仙剑宗弟子,但也是杜怀长老的亲传弟子,马志间接死在林浩手,杜怀长老的确有言权。

    “杜怀长老,那你想要如何。”清尘长老看向杜怀长老,感觉有些不妙。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不论这孽障在传承明表现如何,我的弟子马志死在他手,今日我便要为我那惨死的徒儿报仇。”杜怀长老言罢,一股强悍到极致的无形气势瞬间将林浩笼罩。

    此时此刻,林浩在这股莫大的压力之下,呼吸变的急促,身上仿佛被一座山峰所,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心头。

    见状,天命长老的面色顿时不悦,杜怀在仙剑宗好歹也是高层长老,如今他已赦林浩无罪,而杜怀长老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般,岂不是让他颜面无光。

    “杜怀长老,本座已赦免林浩所有的过错,莫非杜怀长老对本座的决定有异议。”天命长老看向杜怀长老,面无表情道。

    在这仙剑宗,他身为天阳宗主的师兄,连宗主都要给他几分面子,如今这杜怀却要同自己对着干。

    “天命长老,我可以饶他一命,但若没有任何作为,妄为人师,今日我便废掉他一身修为,将这孽障赶出仙剑宗,想来也没什么不妥之处。”杜怀长老满脸平静。

    马志的死,对于杜怀长老而言,心并没有任何触动,只是觉得颜面上挂不住,再者,林浩同紫韵若是长久的朝夕相处,也另杜怀长老难以忍受,即便不杀林浩,将其修为废掉,赶出仙剑宗,杜怀长老也能够接受。?网.■

    就算此刻天命长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不悦,但也绝对不会为了一位弟子来难为他这长老,到时候木已成舟,天命长老也无话可说。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石火间,杜怀长老如同一尊天神,瞬间位移至林浩身前,抬掌便朝林浩打去。

    这一掌的威势,已经出了林浩所能够承受的极限,像杜怀长老这样的战力,绝不是二星传承明世界那些灵主级魔物能够相提并论,若是一比较,不知要相差多少倍。

    难以形容的强大气魄,将林浩彻底笼罩,面对杜怀长老这一掌,林浩呼吸急促,完全无法躲避。

    “住手。”

    忽然,一声虚无缥缈之声,伴随着一道伟力,传遍整个仙剑宗。

    闻声,杜怀长老掌至半途,忽然一滞,目光内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

    方才那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但似乎是……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有命,要见林浩。”很快,一位相貌清秀,神色冷峻的白衣女子若灵蝶般落身在人群。

    女子年岁大约十八的模样,面对诸位长老和宗主却丝毫不显慌乱,站在高层人群异常平静。

    “灵儿?”见到女子,天命长老有些意料之外。

    “灵儿,太上长老要见林浩?”天阳宗主也有些难以理解。

    在仙剑宗,太上长老几乎很少露面,但绝对是仙剑宗的权威霸主,镇山最强者,并且还是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的师尊,也是上一任仙剑宗主。

    “宗主师伯,天命师伯,太上长老命我带林浩去见他。?网?”女子灵儿颔,轻声说道。

    “太上长老要见这孽障……”杜怀长老和金花长老有些诧异,这是为何?!

    “林浩,同我走。”灵儿言罢,转身离开。

    有太上长老的命令,杜怀长老也无法继续出手,眼看着林浩从自己眼皮子底下离开,只能作罢。

    ………

    “这位师姐……敢问太上长老找我何事?”林浩看向女子,无法得知其缘由。

    林浩自进入仙剑宗到现在,并未见过太上长老,所以也未想过太上长老要见自己,不过方才若不是太上长长老忽然开口,只怕自己凶多吉少。

    林浩问了一句,但女子却不曾回话,似乎完全无视了林浩这个人。

    很快,林浩现,女子的境界修为倒也不弱,已达到半步灵主的修为层次,在小联盟国,应该也算得上顶尖后辈弟子。

    既然女子不作答,林浩自然也不会再问什么,免得自讨无趣。

    片刻之后,林浩跟着女子灵儿来到仙剑山一处僻静的山谷之,山谷内种植着许多灵草灵花,从而导致灵气也浓郁许多,好似世外桃源。

    前方一处亭阁内,一位老者便坐在其。

    林浩打量老者,满头白却依然神采奕奕。

    “爷爷,林浩来了。”女子轻声开口。

    “哦……你就是林浩。”老者点头,旋即看向林浩。

    “弟子林浩,见过太上长老,感谢太上长老今日相救!”林浩心虽有疑惑,但也未打算询问,只是告谢一声。

    “杜怀长老的确有些过激,林浩,在传承明,你何为要对马志出手。”太上长老面无表情,提及马志。

    林浩沉片刻,最终实话实说道:“回太上长老,是马志先对我出手,弟子这才还击,马志将我丢入魔物身旁,想借魔物之手将我除去,弟子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仅是如此?”太上长老那一双深邃的眸子,仿佛要看透人心。

    “仅仅如此。”林浩不卑不亢,如实回答。

    “马志这件事,由此作罢,我会让灵儿同杜怀长老说明。”太上长老淡淡道。

    “多谢太上长老。”林浩抱拳告谢,这太上长老今日找自己前来,林浩相信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否则绝不会出手相助。

    “林浩你在二星传承明的表现,我早先查询记录信息时,也都已经清楚,很是不错。”太上长老道。

    “弟子也是运气较好。”林浩微微一笑。

    “只是奇怪,仙剑宗的传承明,并没有开启二星传承明的资格,你可知为何。”忽然,看向林浩,别有深意。

    早在传承明出现异变时,太上长老便有所感应,但也未想到,仙剑宗这一届的传承明竟是触了二星传承,而这一突变,只有两个原因才能形成。

    第一,仙剑宗气运上升,不过根据数位长老和宗主的观察,仙剑宗的气运的确有所上升,但还远远达不到开启二星传承明的资格。

    第二点,在十位弟子,有人事先被野传承选,传承明和野传承同时开启,两大传承互相争夺时导致异变。

    正是因为这第二点原因,在传承明世界结束之后,太上长老第一时间查阅了石阵内的信息,结果现林浩的评价被二星传承明评为满分,甚至给予荣耀称号,如果太上长老所猜不错,林浩极有可能曾被野传承选。

    “实不相瞒,弟子曾被野传承所召选,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传承明出现变故。”林浩并未打算隐瞒,说出实情。

    “野传承……?”闻声,女子灵儿第一次正视林浩,有些不可思议。

    被野传承召选,竟然能够躲过召唤……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好,你很诚实。”太上长老有些欣慰。

    野传承这件事,就算是说出,对林浩的影响也并不大,所以林浩在这位太上长老的面前,并不打算有什么隐瞒。

    “林浩,老夫曾有一子,也被野传承召选,你们有许多相似之处,你们用同一种方法躲避野传承的召唤,也同样导致传承明出现异变,从一星难度变化为两星难度……他也被评价为满分……”太上长老那双深邃的眸子,泛出一丝淡淡的悲意,转瞬即逝。

    闻声,林浩恍然大悟,最开始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定为何传承明会从一星难度变成两星难度,可这位太上长老却能知晓,原来是有过先例。

    “林浩,这一届的小联盟国宗门会武,希望能够看到你的表现,回去吧。”还不等林浩开口,太上长老挥手道。

    “是,弟子告辞。”林浩心不得其解,这太上长老让自己前来,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莫非只是确认自己是否被野传承召选?

    等林浩离开之后,女子灵儿道:“爷爷,你让他来见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呵呵……”太上长老微微笑道:“此子有些不同寻常,或许能够改变仙剑宗的气运。”

    “改变仙剑宗的气运?”灵儿有些不屑道:“除非他能够在小联盟国的宗门会武取得很好的名次,只可惜,有些宗门的家伙,已经能够堪比大联盟国度的宗门弟子,十分强大,据说还有千大道修炼者,就凭他伪灵境两重的修为吗。”

    在灵儿心,能够改变仙剑宗气运的弟子就只有自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