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冯舟,林浩一直也没什么好印象,杜怀长老对他心怀不轨,凭林浩目前的修为而言,想要和杜怀一战,那根本同找死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先从他的大弟子冯舟处出手,其一可以让仙剑宗真正的重视自己,也让杜怀长老心有忌惮,不敢对自己如何,这其二,林浩也是时候成为核心级弟子,想来想去,在核心级弟子,也只有两人是林浩出手的目标。▅▆u▆▂█▄小說、

    第一人是星辰羽,第二人便为冯舟,只不过星辰羽受到宗门惩罚,目前还在思过崖,林浩想要挑战星辰羽并不现实,所以便打算对冯舟出手。

    不过,正如林浩之前所言,自己还未有什么动作,那冯舟却是主动送上门来,这对林浩而言则最好不过,自己还省去了一番功夫。

    冯舟要战,林浩求之不得,又如何会拒战?

    “冯舟,我还没去找你,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既然如此,那便战。”林浩的目光落在战台上的冯舟身上,嘴角微微上扬。

    此话一出,整个内门广场顿时无比喧哗,整林浩居然如此狂妄,不仅接受了冯舟的挑战,并且以无比嚣张的言语进行反击……

    …………

    “这小子,真是找死,冯舟的境界修为且不说,在核心弟子名列第十位,他竟如此挑衅,有何依仗?”苏月神色有些古怪。▆▃▇网/

    “我可听说,这小子身上有一件至尊法宝,虽已损坏,但在二星传承明,或许已经将那至尊法宝修复,一旦至尊法宝真被修为,或许冯舟今日要吃一个大亏。”莫烈沉吟片刻,忽然开口。

    闻声,众人都是大惊,第一重天门的至尊法宝,堪比魂阶神兵,如果林浩那损坏的至尊法宝真在传承明世界被修复,冯舟想要取胜则没那么容易,或许会惨败也未必。

    “两位执事,我记得林浩的身上有一件至尊法宝,还请两位执事将那至尊法宝暂时没收。”此时,冯舟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如果林浩的手真有一件被修复的至尊法宝,他根本没信心能够击败林浩,至尊法宝神通万千,防不胜防。

    “林浩,比试时除了自己的兵器之外,不得使用法宝和灵宠,除非你是机关师或者控兽师。”孟孤执事提醒道。

    “知道了。”林浩答应下来。

    对付冯舟,林浩压根就没打算使用至尊法宝,至于灵宠,他也不认为贱鸟能够帮到自己什么。

    “冯舟,你且放心,与你一战,我还不至于借用外力,若果真我使用外力,这一战便算我败,任你处置,如何。▂网/=、”林浩说道。

    闻声,冯舟这才放下心来,只要林浩使用至尊法宝,那他必败无疑。

    “既然如此,你还不上来领死。”冯舟虽不清楚林浩究竟有何依仗,但冯舟却也没有任何担心,对他而言,捏死林浩便如此捏死一一只蚂蚱般简单。

    很快,林浩纵身一跃至战台上方,同冯舟四目相对。

    此刻,内门广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林浩和冯舟身上。

    这两人,一位是仙剑宗十位核心弟子之一的冯舟,并且排行第十位,另一人则是仙剑宗最近崛起的新星,在二星传承明凭一己之力完成任务,拯救了试炼团队,实力修为在仙剑宗精英级弟子也是非常强悍,据说在二星传承明世界得到不小的机缘,境界大幅度提升。

    两人一战,近乎吸引了仙剑宗内门弟子近乎一半的眼球,只不过,大部分弟子并不看好林浩,毕竟冯舟不是普通核心弟子,排位高达第十人,若换做排位最末的核心弟子,凭林浩的实力修为,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

    “林浩,你在传承明世界害死我的师弟马志,这笔账,今日我便与你清算。▄u▇█小▄█▅說▂”冯舟看向林浩,眼泛出一道寒光。

    闻声,林浩满脸不屑,冷声笑道:“冯舟,话还是别说的那么漂亮,若我真有罪,宗门自会惩罚,既我无罪,这也证明马志的死,和我没什么关系。”

    “呵呵……任你口齿如何厉害,不过既上了演武台,一切便由不得你多言了。”马志也懒得同林浩废话,他和林浩一战的目的,倒不是说真为了马志报仇,只是要完成师尊交代给自己的任务罢了。

    刹那间,一阵若浪潮般的气势,铺天盖地朝方卷去,横扫方圆数十米,旋即,锵地声清脆之音响起,一把灵兵出鞘在冯舟手。

    冯舟的灵剑,品质也近乎达到玄阶上品程度,灵剑刚一出鞘,剑气便若是风云般纵横虚空。

    感受到这股剑势,众人不禁心神一颤。

    “这就是冯舟师兄的剑势……如此霸道可怕,在精英级弟子,根本无人可以相提并论……!”

    “冯舟师兄在核心弟子排位第十人,不是普通核心级师兄能够相提并论,就算是风头正茂的星辰羽师兄,目前也不是冯舟师兄的对手……”

    “林浩这次实在太过冲动,核心弟子和精英弟子的差距,就如同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差距,这一战,几乎没有什么悬念。▇u小▁▇說▂”

    “不对吧……我可是听说,林浩师兄在二星传承明,击杀了两只灵主级魔物,甚至连最后的邪神都被林师兄所斩杀,这般一来,林师兄的战力,岂不是能够相比灵主……?”某位弟子想起了传闻,连声说道。

    “的确有这件事不假,但凭林浩的修为,斩杀灵主级魔物,根本是妄谈,大多是运气所为,在传承明,林浩面对的灵主级魔物毫无灵智,加上地势上的天然优势,可以说是用计斩杀了灵主级魔物,并非是靠自身武道的实力……最后那灵主级的邪神,据说也是林浩无意碰见,邪神正在举行某种古老的仪式,无法行动,这才被林浩完成单独击杀。”又有一位弟子纠正道。

    这些传闻,早在林浩回宗门不久后便已被众多弟子知晓,长老高层并未刻意隐瞒林浩等人在传承明之的任何消息,就连马志的死也是一样。

    此时,演武台上剑气纵横,冯舟手那一把长剑如贯日惊鸿,只见冯舟右臂轻扬,玄阶上品灵兵瞬间挥出,惊人的剑气横扫而出,仿佛可斩破虚空,剑气无比刚猛霸道,虽不如‘疾剑’莫烈的快和细腻,可却多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猛烈。

    锵!

    此时,又一声清脆响声传出,林浩的重邪剑也出鞘在。

    如今,重邪剑已炼化成上等品质,即便是比起冯舟的灵兵也丝毫不弱,锋芒毕露。

    重邪剑出鞘,林浩身形化作一道残影,灵逸飘然,瞬间躲过剑气的斩击,整个人如同巨鹰般朝着冯舟俯冲而去,重邪剑挥动,当即斩出。

    刹那间,剑芒如幕,一道道剑光如同黑夜的弯月播撒下的光辉。

    “哦……”看林浩如此表现,冯舟倒有些意料之外,本以为一剑便能将林浩解决,不过现在看来,自自己倒是小瞧了林浩。

    马志之死,虽说等同是死在了林浩手,不过冯舟最初以为,林浩定不是用正当手段,该是趁马志不备时借那些魔物的手杀死马志。

    但现在看来,林浩拥有如此身手,即便马志正面迎战,应该也不会是林浩的一战之将。

    “呵呵……这样才有些意思,否则的话,未免太无聊了一些。”面对林浩的攻势,冯舟不以为然,身子朝后方轻轻一退,手灵兵由下至上挥去。

    哐!

    一声钢铁相击声传遍全场,两把玄阶上品灵兵互相碰撞,洒出一片星火,整座演武台都是一阵摇晃。

    此情此景,夜北执事看在眼,神色显得有些诧异。

    林浩进入内门不过才数月时间,实力修为的提升度惊人如此之快,虽说有一位新晋长老收下林浩为徒,但夜北执事也并不认为在这短短时间内,有哪位灵主级强者能够让自己徒儿的修为如此提升。

    “这小子……当初认为他是医道上的天才,不曾想武道也是天赋异禀,半年不到,竟能同核心弟子过招……”孟孤执事心暗自思忖。

    当初林浩通过仙剑宗考核时,孟孤执事本打算让林浩进入圣医堂,并不认为林浩能在武道上有多大展,现在看来当真是他眼光有误。

    还不等两位执事深思,演武台上再度传来爆响之声,只见两把玄阶灵兵如同龙虎,互相猛烈撞击,一阵阵无形的气浪横扫方圆数十米,刹那间,演武场区域碎石飞溅,狂风暴起,剑势滔天。

    此刻的冯舟,眉头深深蹙起,和林浩这一战,似乎并未像他想象的那般轻松,眨眼功夫已出十数剑,目前林浩却是游刃有余,甚至还不曾出现任何败势……!

    只不过,冯舟却还有留手,毕竟杜怀师尊交代,只需要废了林浩修为,不用取他性命,如果林浩在这一战身死,只怕会惹的太上长老不悦,所以冯舟也有些分寸,并未用全力和林浩一战,至多用了一半的战力。

    可即便如此,林浩能够坚持到现在,依然让冯舟心诧异无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