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东方的伤势,目前还算平稳,但如果没有林浩在丹药上的支持,我他的伤势依然得不到任何有效缓解,但只要将神魂的伤势巩固,一旦自身境界修为不会继续下降,到了那时,林东方的修为只需要时间便可恢复,甚至不再需要林浩丹药上的支持。£∝,

    “本想着等林浩那小子重伤,我逼他转换天道血契……冯舟那个废物,狗屁核心级弟子,可惜了……”林东方的目光落在远处战台之上,心暗自思忖。

    如果冯舟能够将林浩所击伤,林东方则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能够掌控林浩,但现在看来,已经没了什么希望。

    在林浩的全盛时期,林东方为稳妥起见,并不敢直接对林浩出手,他需要一个适合的机会……

    “小子,不管你究竟是何人,敢逼迫老夫同你签订天道血契……你一定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林东方一声冷哼,眼闪过一道寒芒,旋即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消散不见。

    …………

    林浩将冯舟击败之事,不到两日时间便传遍了整个仙剑山,甚至连那些在核心级排位很是靠前的弟子也被惊动。

    冯舟的境界修为,在仙剑宗核心弟子排在第十位,这个排名虽说算不上强,但却也不能够说弱,而林浩进入仙剑宗,似乎还没有半年的时间,先是从外门弟子晋升为内门弟子,如今更是击败冯舟,将冯舟取而代之,成为核心第十人……

    冯舟的伤势并不算轻,一直在圣医阁内医治,只不过,便算是将冯舟医好,他的武道修为基础也受到不小损伤,境界修为必然是要倒退,只怕短期内想要重回巅峰,进入核心级的圈内,已经不太可能了。

    在仙剑宗,林浩并不担心冯舟几人,倒是那杜怀长老对他有些想法,被一位灵主级强者惦记,对林浩而言,也是有些压力。

    只不过,那杜怀身为仙剑宗高层长老,自然也不会降低身份,对他一位弟子出手,况且还没什么理由。

    不消几日,紫韵出关,林浩得知消息后立即离开阁楼,朝着紫府走去。

    紫韵的伤因何而来,林浩心多少也有些数,虚空降临这门神通的消耗极大,尤其是跨越了一个位面,若换做一般的灵主级强者,根本做不到如此程度,加至那二星传承明世界的邪神倒也不弱,紫韵的伤该是对战时而来。

    …………

    “林师兄好!”

    “见过林师兄!”

    “师妹月辛,见过林师兄……”

    前往紫府的路上,不少内门弟子同林浩打着招呼,自从离开二星传承明世界,回到仙剑宗之后,林浩的名字众人便已不再陌生,尤其是两日前林浩重伤冯舟之后,威名更是传承仙剑宗,其势头甚至隐约盖过星辰羽等几位这一届的超级新星。

    面对众人招呼,林浩一一点头示意,不过片刻便已来至紫府之。

    紫府内,前方庭院,紫韵一身白袍,墨染般的乌黑长发披肩,正同一位老者相谈,端庄大方,倒是透着一股仙灵之味。

    “浩儿,你来了。”见林浩踏入府,老者和紫韵同时看向林浩。

    “听说你已出关,我便前来看看。”林浩点了点头,实话实说。

    闻声,老者神色有些古怪,不免看向这师徒两人,从林浩的语气态度上而言,似乎并未将这紫韵当成是自己的师尊,或可以说是还不曾拥有徒儿的姿态,更像是朋友之间的谈话问候。

    很快,老者的神色恢复正常,这也不难解释,紫韵虽为仙剑宗高层长老,但年纪却是轻轻,比起林浩也大不了几岁,像林浩这样的小鬼,只怕也很难在心将紫韵当成师尊来对待。

    “还好,已经恢复了许多。”紫韵颔首。

    “紫韵长老,此子便是林浩了。”还不等林浩开口,老者忽然道。

    “嗯,他正是浩儿。”紫韵道。

    “此子武道天赋的确不算……但年纪尚幼,若论医道,只怕在联盟比试……”老者对林浩并不太信任,若非是顾虑紫韵长老的面子,甚至不想多谈。

    “堂主安心,浩儿的医道也受我真传,应该没有问题。”紫韵轻言。

    “受你真传?”闻声,林浩愣在原地,自己的医道造诣,可以说是前世传承,也可以说传承于顾长风,这何曾变成了紫韵的功劳?

    “紫韵长老,历届联盟医道比试,我仙剑宗倒也能够排的上号,不过这一届圣天宗和封魔宗可是出了几位奇才,再加上修智失踪,只怕……”老者叹了口气。

    “堂主,圣医堂紫韵早已不再插手,目前座下弟子仅有浩儿一人,能够推荐的,也只有他一人。”紫韵回道。

    紫韵同老者的对话,林浩也已听的清楚,这老者正是圣医堂堂主,接手紫韵位置的前任高层长老,如今小联国的宗门势力大比在即,除了主要的武道之争外,还有控兽、炼器、医道、炼丹等比试,正如同之前圣兽堂的欧阳朽副堂主一般,这老者也是想从宗门内挑选出一些有医道造诣的弟子参加比试。

    原本,在医道的比试之上,倒也不会落后,奈何圣医堂第一弟子修指失踪不见,这次的比试则有些岌岌可危。

    紫韵本为圣医堂堂主,所以老者便来交流一二。

    “浩儿,此人是李丹长老,也为圣医堂堂主。”紫韵看向林浩道。

    “见过李丹长老。”林浩抱拳示意。

    “不必多礼。”老者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你这小子倒会惹些麻烦,那冯舟被你打伤,到此刻还在圣医堂医治。”

    林浩同冯舟的那一战,李丹堂主倒也清楚。

    林浩微微一笑,并未多言。

    “浩儿,小联盟国宗门比试在即,其有医道一途的比试,我已答应李丹长老,让你代替圣医堂参加。”紫韵一双灵动诱人的双眸落在林浩身上,红唇轻启,轻声说道。

    “这……”林浩嘴角一抽,自己还未答应,这紫韵竟是已经将他给卖了,况且他已答应欧阳朽副堂主,为圣兽堂出战。

    “我已答应欧阳朽副堂主,为圣兽堂出战,只怕圣医堂……”林浩很是委婉的说道。

    “那倒也没什么关系,两者并不冲突,而且比试也有规则顺序,也未有规定不允一人多赛,浩儿也可以为圣医堂出赛。”紫韵很自然道。

    听闻紫韵此言,林浩心有些无奈,他并不想做这种无聊之事,如果是小联盟国的武道比试,他倒可以参加,见识见识小联盟国站在巅峰的后辈王者们。

    “林浩,你的武道造诣倒是可圈可点,但不知你医道如何,便为控兽和医道这类比试,也为大事,不可怠慢。”李丹长老心有些担忧。

    紫韵的医道造诣,李丹长老倒是丝毫不质疑,但他这位徒儿,实难令李丹长老相信,不过自己主动来紫府,加之紫韵已答应下来让林浩代替出战,他也不能拒了林浩,否则岂不是自打自脸。

    “李长老安心,浩儿在医道上的造诣也并不差,或许能够同修智相比。”紫韵说道。

    “同修智相比?”李丹长老心冷笑,但嘴上却未多说。

    修智乃是圣医堂第一弟子,接触医道有十五六年的时间,而这林浩岁数才有多少,紫韵方才说林浩的医道造诣源于自己,那足以证明,林浩接触医道还不过两月时间,让他参加比试,只怕是要拖了圣医堂的后腿……

    “既然如此,老夫便先行告退。”李丹长老起身,旋即离开了紫府。

    等李丹长老走后,林浩盯着紫韵,道:“大姐,你有没有搞错,还未问过我的意见便帮我答应下来。”

    “你唤我什么。”紫韵神色平淡,看向林浩。

    “大姐!”林浩不假思索。

    “你若再敢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紫韵灵动诱人的双眸内,泛出一丝幽光。

    “你厉害,我服。”林浩当下抱拳。

    “不知你能不能忍,反正我是不能忍!”就在此时,林浩肩上的贱鸟抖了抖身子,张开鸟嘴便道。

    闻声,紫韵的目光成功被贱鸟所吸引,好奇观望两眼,旋即问道:“浩儿,这是你的灵宠吗,倒是不凡,竟吐人言。”

    林浩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不过这贱鸟虽是灵宠,但似乎完全不受契约规则的约束,林浩目前也拿它没什么办法。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紫韵走上前,抚了抚贱鸟的背羽,柔声道。

    “贱鸟!贱鸟!贱鸟!”贱鸟尖锐的声音响起。

    听闻此言,紫韵噗嗤一笑:“浩儿,你如何为你的灵宠取这般名字。”

    “你要吃他的大鸟吗,吃大鸟吗!”还不等林浩回答,贱鸟的声音再度响起。

    此时此刻,林浩脑袋一片空白,好似连时间都已停止,这贱鸟胡言乱语已是天性,但林浩也未想到,这种话贱鸟居然还记得,并且说了第二遍……

    第一遍是当着一位女子,这第二遍依然是女子……还是自己的便宜师傅……

    ps:最后一天的水已挂完,明天正式恢复更新!谢谢大家微信上的关心问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