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已是近年关,林浩也该回去苍狼县亲白衍,前世他虽为九霄天帝,痴迷武道,情淡亲薄,可今生他依然还是林浩,对于自己的亲人,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情在内。    dt  co白衍本为天域皇族,身为‘天战侯府’的侯爷,手下掌控数大圣地,乃一方王侯级强者,实力深不可测,若非皇族冷血不仁,对天战侯府赶尽杀绝,他们天战侯府白氏众人,如何能够落到如今这般天地,甚至要更换姓氏……!即便林浩医道造诣无双,但面对神魂上的重创,那也无济于事,除非能够拥有无限的资源任林浩使用,否则想要恢复王侯级强者的神魂伤势,这绝不可能。自二星传承明返回之后,林浩将剩下的奖励点数全部兑换了丹药,一部分为自己使用,另外一部分则是为白衍炼制了一些更深层次的丹药,虽不能丹到伤愈,但多少也会有些效果。“天域皇族……这笔账,总有一日我白浩与你等清算。”林浩眼泛出一丝冰寒彻骨的光泽,一纵即逝。“主公!”忽然,林浩身后传来喊声。林浩停下身形,林东方从后方追来。“你来做什么?”林浩东方,开口说道。林东方如今已入内门,怎会无缘无故的离开宗门,在此处出现。“嘿嘿……主公,我自然是要跟在你的身前,方才那执事也与我发下任务,前往流云城勘查一番,你我正好同行。”林东方笑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的很。”林浩别有深意的打量林东方几眼,对林东方来说,如何会在乎宗门任务,他跟在自己身边,怕也没安什么好心,算上一算,上次给林东方的修复丹药,他也该用完,应当是想继续让自己为他炼制丹药。“你的丹药,用完了吧。”林浩嘴角微微上扬。闻声,林东方嘿声一笑:“这一路上还要有劳主公继续为我炼制丹药,一旦我的境界更上一层楼,对主公也是有很大的好处。”“好处?”林浩撇了撇嘴,林东方这话说的倒是漂亮至极,只不过,林浩却并不傻,一旦林东方的实力能够达到瞬间碾压自己的地步,对林浩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危机。对于林东方,林浩心早已有了评价,此人便是一把极为锋利的双刃剑,若使用得当对林浩好处自然不言而喻,可若使用不当,或许林浩自己会万劫不复。“呵呵……林东方,你那些小心思我都清楚,丹药我会继续为你炼制,可你也不用想着拥有碾压我的实力。”林浩话有话。“主公这是哪里话,说笑说笑,主公助我恢复伤势,我自然感恩戴德,又如何会有什么别的心思。”林东方神色不变,开口笑道。“如此是最好不过,既然你也接受了任务,那便速速上路。”林浩言罢,驾着天行良驹,瞬间消失不见。…………对宗门任务,林浩并未放在心上,等闲下来去勘查一番便好,若有任何危险,林浩也不会出手甚至露面,加上此行有林东方跟随,并不需要如何担忧。“主公,你这是前往何处?”见林浩所去之处并未宗门任务标注的方位,林东方有些疑惑。“已近年关,我要先回家一趟。”对林东方,林浩到也没什么隐瞒,实话实说。“回家……”听闻林浩提起已近年关,林东方的神色微微一变:“只可惜,我已无家可归……”林浩可没兴趣听林东方的感叹,并不搭理,一路前行。半日之后,两人距离苍狼县已是不远,翌日晨初便可赶至。这沿途之处,林浩到是熟悉,自己曾和那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叶馨在此处斗志斗法,不过最终也未能逃脱叶馨的手掌心。对于叶馨的来历,林浩并不清楚,也不知为何却觉得有些熟悉,或许前世的顾长风同叶馨祖辈相熟也未必。“救命……救命!!”正当林浩沉思时,一道尖锐的呼救声打破了短暂的沉默。只见一位年男子莽撞冲出,全身沾染血迹,脸色一片煞白之色,神色惊慌失措,正挡在林浩和林东方要去之处。“不开眼的东西,滚!”见状,林东方眉头一挑,喝道。随着林东方的话音落下,十数位男子自深林追出,将林浩和年男子等人团团围住。“李师傅,他已插翅难逃。”某位黑衣男子朝着为首之人说道。闻声,那李师傅点了点头,旋即目光落至林浩和林东方两人身上,面无表情道:“你们是何人,同他是什么关系。”“没关系,阁下自便。”林浩淡然开口,这种私人恩怨,同他没有任何关系,自然也不会插手。“两位少侠请救我一救,在下是襄城藏箭山庄副庄主,若两人少侠肯出手相助,我可以答应给两位少年很多很多财富!”年男子神色惊惧,浩和林东方又带着一丝希望,似乎将两人当成了救命稻草。“藏箭山庄的副庄主……”林浩得知年男子的身份之后,当即从空间手环取出一本手册,这藏箭山庄,似乎正是仙剑宗附属实力,也为这次任务目标地点之一。“原来如此……”林浩点了点头,十数人道:“此人我还有些话要问他,你们走吧。”“什么……让我们走?”听林浩之言,那十数位男子面面相觑,旋即捧腹大笑。“不知死活的东西,出现在此处,你们的命便已不在,还敢大言不惭。”为首那李师傅一声冷笑。“几位,要动手之前,可是要想清楚了。”林浩并不想节外生枝,将身上的披风掀开,冷声说道。“这是……宗门弟子?!”见林浩穿着,为首那李师傅神色有些惊诧,宗门弟子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仙剑宗……你们是仙剑宗弟子?!”此刻,那藏箭副阁主神色狂喜:“我们藏箭山庄正是仙附属势力,两位救我!”对这等闲事,林浩本不想搭理,只不过此人既是藏箭山庄的副庄主,倒也属于这次任务的一部分,林浩若是能从其口问个清楚,那则最好不过,能省下许多功夫。“此人我保了,你们走吧。”林浩为首李师傅,淡漠开口。闻声,李师傅神色有些犹豫,只不过在不经意间泛出一丝戏谑和寒芒。就在此刻,那原本惊惧无比的藏箭副庄主,整个人瞬间暴起,一柄灵兵自他长袖现出,一剑便朝着林浩上身刺去,甚至想要连同林东方一并洞穿的架势。林浩的反应极快,当下右掌轻翻,一阵清风徐来,只听锵锵之声,仿佛两把利器互相碰撞,那藏箭副庄主的灵兵斩在清风之上,无法寸进。“可惜了……”李师傅和副庄主两人对视一眼,未想到这仙剑宗弟子的反应竟如此之快,这般都能将锁命一击挡下。“没什么可惜,藏箭山庄的资料都在我们掌控之,藏箭庄主的境界修为,不够也才刚达至伪灵境一重,一位副庄主,如何能拥有伪灵境四重修为。”林浩年男子,面无表情道。闻声,李师傅同年男子所有所思,旋即李师傅道:“罢了,既然被识破,也没什么好说的,今日便都死在这里吧。”李师傅同那年男子的境界修为,都已达到伪灵境四重修为,在他们眼,这两位宗门弟子,即便正面一战,捏死他们也无比容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如何能在半路劫杀我等。”林浩并未立即出手,将心的疑惑问出。那年男子冒充藏箭副庄主,似乎知道自己和林东方的任务,想趁他放下戒心时一击必杀,这点让林浩无法理解,这些人是如何清楚自己的任务?“将死之人,也没必要问的太多,想要掌握你们的消息,实在太容易了。”李师傅皮笑肉不笑,同那年男子朝林浩和林东方两人接近。两股滔天气势在虚空蔓延开来,方圆百米之内被罡气笼罩,尘土飞扬,巨石被这股压力镇成齑粉,如同白雪飘落。“嘿嘿……主公,这几个小杂鱼便交给我了,伪灵境四重的修为,也能够助我恢复一些实力。”林东方满脸阴笑,坐在良驹上动也不动。“主公……?”闻声,李师傅同年男子两人神色古怪,这两位仙剑宗弟子,其一位竟称另一人为主公,这是什么道理?“留些活口,我要问个究竟。”很快,林浩开口说道。这些人忽然出现在此处,似乎正是为了自己而来,林浩心有些无法理解,这些人究竟是特意来针对自己,还是和这次的任务又和关联……“两个狂妄小辈,实在找死!”年男子一声冷喝,身形如鬼魅般闪烁,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哈哈……果然是无知小辈!”林东方阴声一笑,整个人瞬间自良驹飞落至地面,右臂扬起,一道墨色涟瞬间将方圆数十米笼罩其。被墨色涟漪所触碰,万物生灵迅速腐化,如斯恐怖。“这是……邪道神功!”年男子在墨色涟漪,如同被困在一方小世界,手灵兵疯狂挥动,一道道骇人的剑气迸发,可斩在墨色涟漪之上却没有任何反应,一切的威势都被墨色涟漪同化或吸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