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如若实在将我们逼至极限,可否请出那禁忌祖器?”许久后,林尘长老家家主,出声道。↖,“林家祖器……这又如何使得……”林家家主沉默片刻,旋即摇了摇头:“惊扰已故亡魂,你我后辈众人,或该遭那天谴……”“惊扰已故亡魂?”林浩站在一旁,若有所思。…………“是祸躲不过,既圣天宗神使已至,我们便先去见上一见,此事未必没有缓和的余地。”林家家主沉默许久之后,最终站起身来,朝书房外走去。林浩和林尘长老跟在林家家主身后,几人一同朝林家大殿前行而去。“浩儿,如今那圣天宗仙子洛颜儿,飞扬跋扈,指挥神使在流云城信兴风作浪,先是吞并了雨家,随之又要吞并我林家,只怕这以后的时光,都是他洛家的天下……”林尘长老浩,轻声叹道。“长老,弟子同洛颜儿之间,还有一笔账要算,她冒犯林家,等同冒犯弟子。”林浩直言道。闻声,林尘长老顿时一惊:“浩儿,如今的洛颜儿不同以往,即便是对林家而言,也属于绝对的无敌层次,就算是那位神使,也非我们能够相提并论!”在林尘长老林浩的心性或还未真正的成熟,若是做出那少年郎的冲动事来,不仅要连累奥林家,就算是林浩自己也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浩儿,你暂先离开林家,今日圣天宗神使来此,只怕林家凶多吉少,那圣天宗神使的恐怖,相信你也应该清楚。”林家家主忽然开口。林浩以往也曾是圣天宗外门弟子,多多少少会清楚神使的存在,对于外界,尤其是流云城而言,等同于无敌!“家主还请放心,弟子不会做那冲动之举。”林浩平静道。如今若是论资排辈,那洛颜儿也要在林浩之下,洛颜儿为圣天宗超新星级精弟子,而林浩则为仙剑宗核心级弟子,两者足足相差一个层次,更不用提只是洛颜儿的一位管家,林浩又如何能够做出冲动之行来……既然林浩做出如此保证,林家家主和林尘长老倒也没有继续多说,方才两人只是怕林浩因一时冲动而得罪了神使。…………很快,林尘长老一行人便已至林家大殿外。“见过林尘长老和家主!”大殿外,林烟儿和林白等人早已等候多时。此地除了林家最顶尖的后辈弟子之外,还有十数位林家执事在场,众人神色或紧张或愤恨,但谁也不敢多言多语,毕竟圣天宗神使对于众人而言,近乎属于传说之,举手投足之间甚至能够轻易毁灭一座城池!“林浩,你竟还未死。”忽然,某位少年从人群走出,浩冷声道。“呵呵……林修睿,别来无恙。”林浩淡然笑道。随着话音落下,两位年男子从大殿内走出,洛家现任家主一眼扫过林家家主众人,旋即冰冷冷道:“林家家主,关于归顺洛家之事,不知你等考虑的如何了。”洛家家主身前还站在一位白衣年男子,此人身着具有圣天宗标志,似乎正那所谓的圣天宗神使,拥有第四道地门大丹境实力修为。“洛家和林家,在流云城已有百年交情,可否给我林家一条活路!”片刻之后,林尘长老咬了咬牙,开口说道。“活路?”听闻此言,洛家家主不屑道:“林尘长老,你这话还是如何来说,我洛家势力逐渐壮大,说是归顺,倒不如说你我洛林两家携手合作,日后大有可为,何必守着区区一座流云城?!”“我林家在流云城扎根已太久,只想安安稳稳,洛家的势力,林家并不想参与。”林家家主开口说道。“哼,林家,雨家都已归顺,你们莫要如此不识抬举,否则,若惹的神使不高兴,后果大家都不想”洛家家主冷笑道。此刻,林家众人陷入沉默,洛家家主之言已经挑明,今日若林家众人不归顺,只怕林家未必能过去这一关。“洛家主,得饶人处且饶人,林家似乎未有什么的得罪洛家的地方。”鸦雀无声时,林浩的声音忽然响起。话音刚落,在场众人的目光则纷纷落在林浩身上,尤其是见林家一位少年弟子开口,洛家家主的脸色顿变,家家主:“林家主,你林家的家教似乎并不严谨,说话倒也不分一分场合。”“林浩,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马上给神使磕头赔罪,否则谁也救不了你!”林烟儿瞪着林浩,怒声说道。“呵呵……磕头赔罪,只是怕这位神使未必受得起。”林浩嘴角微微上扬。此话一出,林家场内一片寂静无声,便是林尘长老和林家家主也未曾料想到,林浩竟敢当着神使的面说出这种话来,这岂不是等同于找死?!林烟儿愣至此当场,本是想让林浩闭口,未曾想那林浩竟招惹出如此大的纰漏来。“后辈小子,你胆敢在此处放肆!”洛家家主顿时大怒。且不说圣天宗神使在此,即便是他洛家家主,又岂能容林家一位小辈在这里胡言乱语。此时,林修睿冷笑不已,连他都不敢在圣天宗神使面前放肆,林浩这般,今日只怕必死无疑!在林修睿如此倒也算好,不必亲自动手。“小辈,你可知我是何身份。”圣天宗神使忽然浩,饶有兴致。区区流云城的一位小辈,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圣天宗神使倒也是头一次遇见,不免起了一些兴趣。“呵呵,阁下是圣天宗神使,自然是清楚,但帮着洛颜儿在此地胡作非为,似乎有些不太妥当。”林浩天宗神使,轻声笑道。“小子,是真不怕死。”圣天宗神使目瞪林浩,刹那间,尘土飞扬,特有的武道气势席卷全场。感受到大丹境特有的武道气势,林家一干众人无比面色顿变,这武道气势如同一座山岳般压下,令众人呼吸急促,脸色苍白。“林浩,还敢在神使面前放肆,还不跪下认错!!”林烟儿额头渗出一丝冷汗,瞬间怒视林浩,这一切都是林浩招惹的祸难!林浩并未搭理林烟儿,反而天宗神使,脸色微沉:“圣天宗的……在我这里,未免有些太过放肆。”狂风袭过,林浩身上的披风若一片落叶般被卷入虚空。在圣天宗神使那若山岳般威压的武道气势,林浩负手而立,神色无变。“仙剑宗……!”此刻,圣天宗神使面色微变,不消片刻,身躯顿时一颤,口呢喃:“核心……核心级……这……如何可能!”圣天宗与仙剑宗,同为小联盟国标志性十大宗门之一,这两大宗门各有千秋,若是按照品级,根本不相上下,而方才那敢于冒犯自己的林家小子,竟是仙剑宗核心级弟子,甚至要比洛颜儿还要高出一个层次!林浩身那仙剑宗核心弟子服何其耀眼,一柄巨剑四周云雾缭绕,似真似幻。“圣天宗的……实在放肆了些。”林浩叹了口气,右臂轻扬,须臾间,圣天宗神使所有的武道气势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所击溃,消失无踪。旋即,林浩一指朝那圣天宗神使点出,无比飘忽,好似近在眼前,又像远在天边,这无常一指轻轻划过,仿佛连空气都为止一滞。圣天宗神使仿佛见那一根天柱从九幽而落,本能的想要躲避,而然却发现自己的身躯不听使唤,被无可匹敌的气势笼罩。指未至,指势先至,洛家家主和林家众人神色呆滞,只见那方才还高高在上,近乎无敌的圣天宗神使,脸色如雪般苍白,当即‘哇’地声,从口喷出一道血箭,仅是指劲便将圣天宗神使震飞十数米外。“饶命!再下有眼无珠,冒犯仙剑核心,恳求饶恕!”那圣天宗神使嘴角挂着鲜红的血,爬至林浩身前,神色惊惧。像他这种层次的神使,若在圣天宗,甚至连做核心弟子管家的资格也没有,如今竟得罪了仙剑宗的核心弟子……!“罪则当诛。”林浩话音刚落,当下一道指劲闪烁,顷刻间将圣天宗神使贯穿。只听‘扑通’一声,圣天宗神使应声而倒,众目睽睽之下便被林浩一指击杀,惨死在林家之内。像这种层次的人物,在圣天宗充其量算是奴仆,圣天宗绝不会为了一位奴仆而去为难旁宗的核心弟子,尤其还是他们不对在先,所以即便出手取命,林浩到也不怕圣天宗会如何。此时此刻,洛家家主同林家众人愣在当场,林烟儿神色震惊到了极限,尤其在那圣天神使毙命的瞬间和得知林浩仙剑宗核心级身份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