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因为咱们林家祖器封尘太久的关系,所以导致失去了祖器原本的威力?!”

    “这么来,是祖器失效了?!这要如何是好,难道我们就这样等死不成!”

    “祖器怎么可能会失效,到底发生了何事!还是咱们林家的祖器威力根本无法破除阵法?”

    这一刻,林家众人神色有些慌乱,议论纷纷,如果连林家祖器都无法起到丝毫作用,他们林家人被困在流云城内,最终也是难逃一死的结局,在场所有人的心头都被恐惧和不安所笼罩。

    林家家主眉头紧锁,关于林家祖器的作用,连林家家主也不清楚,不止是是他,便算上一任,乃至前几任林家家主都不会太清楚林家祖器的来历和作用。

    只是林家家主年轻时曾听过,林家祖器的威力天下无双,能够在顷刻之间毁灭一个国家,堪称禁忌。

    “这禁钟……”林浩打量禁钟,心有些异样的感觉,前世的顾长风见多识广,林浩见到禁钟后也觉得有些眼熟,应该有些记忆。

    打量片刻后,林浩心神一震,惊道:“这禁钟!莫非是‘醒丧魂’!”

    “醒丧魂?”林浩此话刚落,林家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林浩身上,尤其是林尘长老和林家家主,他们从不曾听过什么‘醒丧魂’,对林家来,这就是一口古钟罢了,是林家的某种禁忌祖器。

    “对……不会错了,这的确正为‘醒丧魂’……”林浩又打量片刻,最终肯定道。

    “浩儿,你口的‘醒丧魂’莫非是这古钟的名称?”林尘长老有些不确定。

    对林尘长老,乃至林家众人的疑惑,林浩了头,给与肯定的答案:“不错,这禁钟的名称,的确为‘醒丧魂’。”

    “林浩,究竟什么是‘醒丧魂’≠≠≠≠,■co$

    style_tt;,这古钟既已敲响,为何没有任何作用?”林鹤急忙开口问道。

    “‘醒丧魂’是比较特殊的某种法器,这种法器的锻炼,至少需要出自炼器大宗之手,并且需要许多珍稀无比的魂道材料,成型之后的‘醒丧魂’同将死的宿主签订血契之后便会被施法封印……”林浩并未回答林鹤的疑问,自顾自。

    众人听林浩之言,愈加迷惑,这般来,‘醒丧魂’并非属于神通法宝,没有丝毫的威力可言,就算出自炼器大宗之手,无比珍稀,但面对流云城此刻的危机,又能有什么作用……

    “‘醒丧魂’的真正作用……”林浩盯着眼前古钟:“是唤醒一位已故的灵魂……不……应该是将死之人将自身神魂封闭长眠,一旦‘醒丧魂’的钟声响起……封印的神魂将会复苏。”

    封印的神魂,长眠的将死之人,醒丧钟……

    林家众人的思绪有些混乱,难道有将死之人在数百年前便同林家的‘醒丧钟’签订了契约,并且长眠在流云城内,等待着‘醒丧魂’的钟声响起?!

    “林家的罪人……不孝罪人,为何是不孝……”林家家主口喃喃自语,几息之后,面色猛然大变,声音有些颤抖道:“莫非……莫非是我……林家老祖!”

    “林家老祖!”

    听闻林家家主此言,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正如林家家主所,是他们林家老祖将死时封闭自身神魂,并成为‘醒丧魂’的宿主,此后长眠!

    …………

    “唉……”

    正当林家众人纷纷猜测时,一声叹息仿佛从天边传来,又好似近在眼前。

    还不等林家众人四处打量,一位赤果着身躯的青年男子出现在林家后院。

    青年男子那墨染般的长发至腿部,肌肤如雪,若不认真打量,仿佛一位女子。

    “你是什么人,何时出现在我林家!”几位林家高层满心戒备,这青年男子实在有些诡异。

    “林家吗……”青年男子打量众人一眼,旋即摇了摇头:“竟全是生面孔……林雪姬还在吗……”

    “林雪姬?”几位高层眉头一蹙,他们林家没人叫做雪姬。

    还不等几位高层出声,林家家主和林尘长老两人的面色顿时一变,林家家主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认得我林家来祖宗林雪姬?!”

    青年男子口的林雪姬,正是林家的老祖,是一位绝代佳人。

    当初林雪姬在林族便是公认的奇才,身为林族最美的几位美人儿之一,之后不清楚为何,和林族决裂,最终居于流云城内。

    他们林家老祖林雪姬的名讳,除了林家家主和林尘长老还有些印象之外,已无人知,这青年男子又是如何知晓……

    “林家老祖……”听闻此言,青年男子竟是落下两行泪来,神色悲痛至极。

    青年男子的表现,让林家众人彻底惊呆,此人究竟是何身份,竟如此怪异!

    “雪姬……你好狠的心啊!竟如此对我,当初不如战死,我也落的坦坦荡荡,关门光明磊落!”青年男子仰天长啸,虚空上方那阵法成形的血色涟漪,在这一吼之下,竟被震散了些许。

    此情此景,让林家众人目瞪口呆,若仿佛这青年男子是对他们嘶吼,在场只怕没有几人能够活命!

    “前辈,您究竟是何人,同我林家可是有关系?!”林家家主惊道。

    虽然无法肯定青年男子的身份,但林家家主也不是傻子,只怕此人正是被‘醒丧魂’的钟声所惊醒,换句话来,这位青年男子,似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林家祖器!

    “林家……我恨不得灭了林家满门!”青年男子声音冰冷彻骨,瞬间让人陷入冰窟。

    闻声,林家众人一阵惊慌,此人的实力修为深不可测,若真对林家有何深仇大恨,包括林浩在内,无人能够逃生。

    林家家主心有些惊慌,莫非此人和林家老祖林雪姬有着血海深仇?

    “你等也不必惊慌,我口的林家是圣地林族,也正为你们老祖宗那一族的林家。”青年男子见众人惊恐,声音缓和的许多。

    青年男子这般一,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是林族,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今昔是何年……雪姬去世了吗……”青年男子提及林雪姬,声音有些颤抖,是那样的心翼翼。

    “前辈……老祖她……”林家家主有些吞吐,自己也是过来人,自然懂那男女之情,如果所采不错,此人对林雪姬用情至深。

    “前辈,实不相瞒,老祖去世已有数百年……”最终,林家家主只能实话实话。

    “数百年……竟已过了数百年之久,雪姬……”男子双拳紧握,身躯时而颤抖。

    林家众人沉默,无一人敢开口发出丁声音。

    片刻之后,青年男子恢复如冰神色,似乎唯有提及林雪姬时,才能让他所有动容。

    “我曾听闻过关于来祖宗林雪姬的传闻,老祖宗在年轻时,曾同天域皇族白姓男子相爱……难不成前辈姓……白?”林家家主看向青年男子,试探性问道。

    此话一出,林家众人顿时无比惊诧,天域皇族,那是怎样的概念,主宰着整个天域,统治天域内的所有圣地,凌驾在诸神之上……!

    林家家主也仅仅只是怀疑罢了,这个传闻是真是假还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传闻属实,那么眼前这个男子,便很有可能为白姓。

    “你的不错……我的确是白姓皇族,你听的是事实。”青年男子看向林家家主,语出惊人。

    听闻此言,林家众人神色震撼,天域皇族,对于他们而言,那简直不可想象,和上古传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林家众人虽心震撼,但最为惊诧的还是林浩,他本为‘天战侯府’的继承人,自然也是姓白,而眼前这青年男子,竟是与他有不的渊源!

    “前辈不知出自白姓那一脉?”就在此时,一直不曾开口的林浩,忽然问道。

    青年男子看向林浩,打量片刻之后,眼泛出疑惑之色,稍纵即逝,直接回道:“哪一脉……我巅峰时期为皇子,册封白侯王,辈,你来我算是哪一脉。”

    白侯王……!

    林浩眼瞳顿时一缩,这位在沉眠被‘醒丧魂’钟声敲醒的男子,竟然是白侯王,当年的皇子殿下!

    林浩之所以震惊,正是是因为他们‘天战侯府’乃围白侯王的嫡系后辈!

    “这般来……此人就是我这一世的老祖宗了?!”林浩看向青年男子,心泛出一丝异样的情绪。

    当年天域皇族各大皇子争夺皇位,最终被二皇子得到皇位,但据,太上皇早便将皇位传给了白侯王,其出了何种变故,林浩自然不清楚,连父亲白衍也不明白,否则的话,如今白衍便该为了天域唯一的皇,而他林浩则应该是正统皇子,怎会落到现在的这种地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