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会将林家的老祖宗林雪姬唤醒,可谁曾想,却是唤醒了林浩的老祖宗,当年雄霸天下的白侯王!

    “前辈……今日将您唤醒,实在很冒失,但如今流云城被某种可怕的阵法所覆盖,城内已生灵涂炭,还请前辈大发慈悲出手相助,否则在日出之前,流云城内我的所有生灵将会彻底覆灭!”林家家主忽然双膝跪地,朝着白侯王请求道。

    听了林家家主的言语,白侯王陷入一阵沉默,片刻后道:“当年一处荒芜之地,经过数百年,竟也成为了一方城……这里是我和雪姬的家,你们也是雪姬那一脉的后辈,我不会袖手旁观。”

    白侯王言罢,右臂朝着虚空轻扬,一道弥天罡气,瞬间将虚空上方的血色涟漪击散,旋即罡气散开,仿佛实质,将林家笼罩其,不受阵法煞气的侵扰。

    随着白侯王的举动,林家家主和林尘长老等人,当即如释重负,仿佛一直被压在胸口上的巨山被移开,再也不受阵法煞气的侵蚀。

    “这是……四煞大阵。”白侯王打量远方,开口道。

    “前辈,这的确是四煞大阵,不知前辈是否可破之?”林浩了头。

    “四煞大阵属于禁忌阵法,无论品阶高低,一旦启动便无法从内破除,凭我现在的残躯,更加没什么机会。”白侯王眼泛出一道寒光。

    听白侯王竟四煞大阵无法破除,林家众人大惊失色,这种阵法,居然连白侯王这种传的存在都无法破掉吗!

    “你等也不要太过担心,这府邸已不会遭受煞气的侵蚀,等城内所有生灵的性命被阵法取走,化作四煞时,我便将四煞覆灭。”白侯王道。

    “四煞?前辈,敢问您口的四煞是什么东西?”林尘长老有些不解,难道这阵法还不曾施展真正的威力?

    “你不需要知道,林家的后辈都留在府内。”白侯王开口,旋即看向林浩:“辈,⊥∟⊥∟⊥∟⊥∟,+c≠o

    style_tt;你跟我来。”

    白侯王言罢,大步离开林家后山,朝城内走去。

    林家家主心有些疑惑,为何白侯王单独叫走林浩?

    林修睿等一些后辈弟子的心也是十分不平静,这等传的存在,单独叫走林浩,一定是要给林浩什么好处,若是传授他们一招半式,他们的成就,必会在林浩之上!

    林浩也未如何犹豫,转身离开了林家。

    白侯王走在流云城内,林浩则跟在白侯王身后,两人一直未出声。

    许久后,白王侯席地而坐,拍了拍身前的空处,看向林浩。

    林浩会意坐在白侯王身旁,这白侯王单独将自己叫出为何事,林浩心也并不清楚。

    “辈,你看看今晚的月亮可圆。”忽然,白侯王开口道。

    闻声,林浩朝虚空上方望去,回答:“圆是圆了一些,但可惜蒙上一层血雾。”

    “这里的月亮,和皇国内的月亮倒是有些不同。”白侯王的声音很低,似是给自己听,又告诉在同林浩话。

    还不等林浩开口,白侯王又道:“辈,我来问你,你姓名什么。”

    白侯王的问题,让林浩顿时一愣,他竟问自己的姓氏……

    “前辈,晚辈出自林家,自然也是姓林了。”林浩微微一笑。

    “哦……可我怎么觉得,你不应该姓林,或者白姓更加适合你一些……在天域的皇朝,白姓的传承也大有讲究,你的白姓,更加适合我白侯王的传承一脉。”白侯王别有深意道。

    此话一出,林浩当即看向白侯王,林浩也不是傻子,白侯王既出这种话来,必然是发现了什么。

    “前辈,实不相瞒,我的确姓白,也正是出自白侯王一脉,但不知你是如何得知我身份?”林浩有些不解,他和白侯王不过是第一次相见,白侯王又如何能够知晓自己的身份?

    “子,在你体内,流淌我白侯王一脉的鲜血,我又如何看不出来,你且,身为皇朝之人的你,为何会在黄荒大陆这块弹丸之地,这其可有何故事。”白侯王并未在乎四煞阵法,反而对林浩更加感兴趣一些。

    此刻的林浩,已不算如何意外,天侯王的不错,自己体内的确流淌着他这一脉的鲜血,像他这样的强者,认出自己的后后辈,并不算太难。

    林浩对自己这位老祖宗并未有任何戒心,既然身份已被他看穿,林浩便将‘天战侯府’的遭遇如实告诉给了白侯王。

    随着林浩一字一句的诉,白侯王的脸色逐渐变得冰寒刺骨,尤其听至‘天战侯府’名存实亡,自己的后辈遭遇皇族追杀,白侯王眼迸裂出一道近乎实质的害人杀意。

    “你是,皇族的那些庸才,将‘天战侯府’覆灭,并疯狂追杀我的后辈!”白侯王的一字一言,仿佛剑般锋利。

    “的确如此,父亲白衍带我们来到黄荒大陆,机会巧合之下成为了林家的一份子,我们改姓为林,正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林浩叹了口气。

    他前世虽为九霄天帝,但这一世他的实力还太过弱,根本无法同天域皇族相提并论,想要报仇雪恨,这根本就是痴人梦。

    “哼!皇族那帮庸才,若非当年我愿意让出皇位,如今我的后辈才是国主皇室,他们不知感恩便罢,还敢毁我一手创建的‘天战侯府’,追杀我后辈子孙!”白侯王一声冷哼,仿佛天地欲崩。

    不过,几息之后,天侯王却又摇了摇头:“只可惜……当年林家和我那二哥还是不愿放过我和雪姬,追杀我们至此城,将我重伤……若非雪姬动用‘醒丧魂’,我在数百年前便已不在人世。”

    当年的流云城,还是一座荒城,林族之人和二皇子不愿放过白侯王同林雪姬,使用最强战力将两人围困城池内,最终白侯王重伤,即将陨落时,林雪姬使用醒丧魂将白侯王封印,并交代后人,若有一日这世上出现能够治疗白侯王的力量时,便去敲那醒丧魂,将白侯王复苏。

    只可惜,流云城林家一代不如一代,当初的罕世大战,几乎用尽了流云城的所有气运,甚至导致整个黄荒大陆的气运都极地,很难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强者。

    数百年时间弹指即逝,到了林家这一辈,当年林家祖宗林雪姬的交代,也都忘的一干二净,都认为那醒丧魂是老祖宗留给林家的祖器。

    这数百年来,林家众人谁又能够想得到,在他们林家之的那口老祖留下的古钟,竟能够唤醒一位沉睡数百年之久的灵魂……

    “白侯王,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国主的位置,本就应该是白侯王所得才是,为何我们这一脉最终从神坛被赶下?”林浩心好奇,忍不住问道。

    听闻此言,白侯王陷入短暂的沉默,仿佛在回忆数百年前的往事。

    “当年林族属二皇子派系,因我当权,林族则派出族内的林雪姬来刺杀我,只可惜林雪姬非我敌手……”道此处,白侯王眼泛出一丝极尽温柔的光泽。

    接下来的事情,既不用白侯王来,林浩也已经明白,林雪姬虽不是白侯王的对手,但白侯王同样也败给了林雪姬的惊艳的美貌。

    林雪姬同白侯王出乎二皇子和林族的意料之内,就此相爱,但林族却不答应,无奈之下,白侯王愿意放弃国主之位,主动将皇位让给我二皇子,自己则创建了‘天战侯府’。

    可白侯王的存在,对于二皇子和林族来,依然是无法忽视的威胁,等二皇子稳固国主之位后,暗同林家相商量,决定剿灭白侯王。

    白侯王得到风声,早一步带着林雪姬离开,辗转数年,寻到黄荒大陆,并落根在流云城。

    这之后,皇族和林族却也寻到此处,白侯王凭盖世神通与皇族、林族两大势力周旋良久,最终惨败,即将陨落时,林雪姬动用‘醒丧魂’,将白侯王封印。

    …………

    得知当年天域皇室的这些阴暗内幕后,林浩忍不住叹息,也不怪之前白侯王会出恨不得将林家满门灭绝的狠话。

    当年老祖的遭遇,没想到几百年后,又落到林浩和白衍身上,仿佛的某种血脉诅咒,逃也逃不掉。

    “我这一生,未曾与雪姬白首,实属遗憾,当年便不该因为此事将皇位让出,假若我成为国主,若林族敢不从与我,必当诛之……若是如此,此刻我同雪姬如何能落到此般田地,更不会连累我后辈子孙……”白侯王声音平淡,可林浩却听的出,白侯王的懊恼与悔恨。

    若到遗憾,林浩的遗憾大多来自前世,相比白侯王,有过之无不及,可谓错一步,悔世。

    “辈,我大限将至,在去见雪姬之前,有一份见面礼将送与你。”白侯王看向林浩,淡淡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