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林浩从白侯王手接过玉牌,打量许久,并未认出玉牌的来历。

    “此乃我父王传与我,象征着天域皇族至高无上的权利,更相传,这块玉牌内深藏着一处上古古国的遗址,但目前还未有人能够破解。”白侯王解释道。

    天域皇族至高无上的权利,上古古国的遗址,无论是哪一个,都已算上惊世的无价之宝。

    “没想到我白侯王还有子孙在世……你我今日相见,算是上天注定……但你切记,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这块玉牌绝不可展现,若等有朝一日,你等有能力回归皇国时,定要将二皇子那一派的实力全部灭绝,那林族……绝不能放过!”白侯王目光冰寒一片,至二皇子和林族时,滔天的煞气仿佛要将这世间的一切覆灭,这种恨,早已融入骨髓,源自于灵魂深处。

    不知为何,林浩好似被白侯王感染般,内心对天域皇族也泛出滔天恨意,对林族也是如此,当是血脉相连的缘故。

    “白侯王放心,若我真能够到达你所的那种实力层次时,必会为你,为我们天战侯府讨回一个公道!”林浩目光坚定。

    现在的他,无论是天域皇族,亦或者是林族,都如同无法逾越的巨山,想要报仇雪恨,等同于痴人梦,但现在不行,并不代表这一生都不行。

    林浩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回天域皇国去讨一个公道,这一生,他定要超越前世,达到真正的十方天境!

    不过,所有一切的前提,还是需要先将眼前的四煞大阵破去,否则的话,一切都是空谈,林浩在今夜便有可能命丧于此。

    片刻之后,白侯王站起身来,一双深邃的目光扫过整座城池,旋即开口:“城内几乎所有的生灵,都已被这阵法所吸收,接下来,四煞该出场了。”

    四煞阵法,最根本的核心便为四煞,按∟□∟□∟□∟□,♀c∧o

    style_tt;照白侯王的解释,其一为飞天煞,其二为遁地煞,其为不灭煞,其四为虚空煞。

    “还好这阵法品阶过低,若是最尖的四煞阵法,每一只恶煞可杀灭一尊天帝级人物。”白侯王开口道。

    杀灭天帝级存在?!

    闻声,林浩神色惊震,对于四煞阵法他的确不了解,但也从未想过,这样的阵法品阶达到巅峰,竟能够杀灭天帝级人物,这般来,便自己的前世巅峰,或也会被四煞的其一煞所杀?

    “可惜……我大限将至,不知可有时间能够全部剿灭四煞……”白侯王眉头紧锁,他被‘醒丧魂’所唤醒,而醒丧魂的作用,正如同其称那般,醒来,丧灭……

    万物相对,‘醒丧魂’则是一个极致,它虽可唤醒沉眠之人,但要不了太久,被唤醒的灵魂将会真正逝去。

    随着白侯王的话语落下,流云城内的血雾达到一个极致,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成形,分别凝聚出四道不同的身形轮廓。

    近乎在同一时间,阴沉的嘶吼声笼罩整座流云城,这阵嘶吼,让林浩体内的鲜血翻涌,脸色潮红,这是接近灵王级的战力!每一只凶煞,起码达到了巅峰级灵主层次!

    “这是……天魔殿那位复活老殿主的气势!”林浩盯着刚刚才凝聚成形的四只凶煞,心顿时一动。

    当初在秘境时,林浩曾接触过刚刚复活的老殿主,他的身上和四煞有着相同的煞气!

    原本林浩便怀疑一切都是天魔殿所为,那老殿主复生之后,绝不会安分守己,现在看来,四煞大阵便是出自那老殿主之手!

    不过,现在得知阵法的来来源也无济于事,眼下还是需要击杀那四只凶煞才可。

    “渣渣!”忽然,林浩身前的虚空一阵晃动,并传来一道古怪至极的声响,还不等林浩有所动作,其一只凶煞竟是从虚空出现,一双凶狠的眸子死死盯着林浩,两只若刀锋般的利爪朝林浩的脑袋挥去。

    仅是爪风,便让林浩有一种快要被撕裂的痛感,巅峰级灵主的战力,哪怕林浩被这只凶煞的爪子稍微粘上那么丝毫,他的脑袋也会在顷刻间离开脖颈!

    这种层度的可怕战力,覆灭襄城根本就是轻而易举,更不还有四只!

    凭这四只凶煞,甚至可以毁灭没有灵王级强者坐镇的宗门!

    …………

    眼见凶煞的爪子已至眼前,林浩的身躯竟无法动弹,这只凶煞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出乎林浩的意料,令他无法反应。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一只强有力的手掌从林浩眼前一闪而过,随之那凶煞的利爪忽然停顿了下来。

    等林浩回过神时,眼前的这只凶杀,已被白侯王抓住了脖子,令它如何嘶吼和挣扎,也无法从白侯王手逃脱。

    此刻,白侯王面色平淡,一声重重冷哼,与此同时,被白侯王抓在手的凶杀,连惨嚎声也为来及发出,于无法形容的巨力之下,身躯当场四分五裂,死的无比透彻。

    “只可惜……这数百年来,我的境界修为每天都在大幅度降低,否则对付这几只蚂蚱,如何要这般麻烦。”白侯王收回右臂,有些感叹道。

    巅峰时期的白侯王,实力逆天,仅需要一个微不足道的气势震慑,如这四只凶煞,立即便会被震至粉碎。

    对白侯王的话,林浩并不怀疑,就算是父亲白衍的巅峰时期,对于白侯王也十分钦佩。

    四煞阵内的四煞,灵智也是极高,眼见白侯王轻易击杀一只熊煞气,另外只凶煞则显得有些疑惑和不安。

    “白侯王……你的气息……越发薄弱了。”林浩打量白侯王,出声提醒道。

    自从白侯王被‘醒丧魂’我唤醒以来,林浩便有所发觉,白侯王的气息逐渐衰弱,尤其方才出手斩杀一只凶煞之后,气息衰弱的更加明显,若这般下去,距离白侯王的陨落时刻,已经不远。

    白侯王的伤势极重,若换做普通强者,被‘醒丧魂’唤醒后,能够撑过半刻种都已算奇迹,而白侯王的修为底蕴实在太过强大,所以到目前为止,白侯王依然在坚持。

    “方才出手,伤势加剧,只怕撑不了太久……”白侯王略有所思,神色还算平淡,似乎对生死早已看淡,亦或者是因为林雪姬的离开,让白侯王对这个世间也已经没有什么留恋,可能,只有死去,对于白侯王来,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

    “吃我的大鸟,吃大鸟!”忽然,一阵刺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白侯王朝前方望去,正见一只鸟儿拍打双持,缓缓落在林浩左肩。

    林浩只需要听这声音便知是贱鸟,贱鸟不受林浩所管,也并未约束,经常神鸟见首不见尾。

    “这是我的灵宠。”见白侯王盯着贱鸟打量,林浩解释道。

    “你的灵宠……”白侯王略微有些诧异,当即道:“你的这只灵宠,怕也是不简单。”

    这只灵宠的确不简单,林浩心自然清楚,但就目前看来,并未有太过特殊之处,唯有贱。

    还不等白侯王继续开口,方圆百米的地面开始剧烈抖动,好似地底有某种巨大的生物在活动。

    “解决一只虚空煞,这遁地煞也等不及了吗。”白侯王神色冷峻。

    四煞大阵分四煞,每一只凶煞都独具神通,例如方才白侯王所击杀的虚空煞,可藏身于某种空间内,可出其不意从虚空展现,令人防不胜防,暗杀无形。

    相传千年之前,有一魔道势力便是靠着虚幻煞暗杀掉数位当世尖天帝,由此可见凶煞的可怖。

    自然,眼下这种层次的四煞阵,根本无法同尖四煞阵相提并论,山峦和尘沙的区别。

    此刻,只见白侯王右腿轻抬,旋即狠狠朝地面踩去。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

    顷刻间地面崩碎,整个流云城内尽是震耳欲聋的爆响声,以白侯王所处地域为央地带,方圆数千米的地面被白侯王一脚踩崩,那遁地煞早在之前便被压成岁碎片,甚至还未露面便已惨死。

    林浩看着一片狼藉的流云城,方才白侯王那一脚,可谓天崩地裂,若他愿意,一脚之下,整座流云城都会瞬间消失!

    还好白侯王有意收控了力道,否则林家府邸不止会瞬间崩塌,就连林浩也要遭受无妄之灾。

    林浩肩山的贱鸟目瞪口呆,它还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人类。

    当下,贱鸟看了看白侯王,旋即又瞅了瞅林浩,仿佛拿着两人进行比较,最终贱鸟摇了摇头,看为林浩时瞳内有明显鄙夷的神色。

    四煞阵法的虚空煞和遁地煞都被天侯王以雷霆手段瞬间斩杀,此刻还剩下飞天煞和不灭煞。

    飞天煞可无视重力翱翔天际,并且操控自然风力,不灭煞拥有金刚不坏身,拥有嫉妒可怕的肉身力量,虽无法达到肉身成圣的层次,但也十分了得。

    “浩儿……我可能……”白侯王面露痛苦之色,声音也有些颤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