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煞的度很快,虽是力量形凶煞,但度也不是林浩能够相提并论,实力的差距过于巨大,任何的比较都没什么意义。卐  `

    此刻,不灭煞盯着林浩,眼神有些玩味,似乎并不想立即将林浩斩杀,更多的是一种戏谑,仿佛猫与老鼠的游戏,令人胆寒。

    林浩同样盯着眼前的不灭煞,眉头紧锁,脸色有些苍白。

    不灭煞的气势,林浩倒是不惧,但实力上的差距,让林浩没有丝毫胜算,与不灭煞相比,自己如同一只蝼蚁,而不灭煞则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眼下,除非是仙剑宗的宗主,亦或者太上长老亲临,才能够轻易斩杀不灭煞,但从仙剑宗到达流云城的路途并不近,而且流云城内所生的一些,外界也一无所知。

    面对不灭煞,林浩没有丝毫招架之力,不灭煞若是出手,林浩定连一招也无法抵抗。

    “难道我这一世……最终要命丧于此?”林浩盯着不远处的凶煞,心暗自思忖,倒也没什么太过紧张情绪。

    “顾长风……我的前世,可否借一些力量与我……?”林浩心呼唤。

    前世的境界和修为虽已不复存在,但神魂的力量却依沉睡在体内,如果能够启用哪怕一丝神魂的力量,面对这不灭煞,林浩也有十足把握镇杀。

    只不过,林浩自己也清楚,他的想法有些太过不切实际,前世的神魂力量封存在体内,唯有日复一日的修炼,才能将神魂力量逐渐解封,慢慢重掌,而且退一万来说,就算此刻林浩能够起用前世神魂之力,凭他目前的精神层面而言,根本无法承受强大的负荷,一旦神魂力量真正觉醒,除非他的肉身力量和精神层次达到一定的程度,否则林浩必会瞬间爆体而亡!

    前方,不灭煞神色玩味,不时看向远方的林家府,似是现这座城池,除了林浩之外,还有生灵存在,将眼前的人类杀死后,不灭煞的目标便是林家府邸众人。

    眼见不灭煞一步一步朝着自己接近,林浩心泛出某种无力感。、

    前世尊称就九霄天帝,统率八方圣域力量,可到了今生,自己最终却是要死在一只凶煞手,这对林浩而言,还真是一种无形的嘲讽。

    意境镇杀!

    忽然,一股无穷的意境力量从林浩体内涌出,瞬间将不灭煞笼罩。

    这股意境层次的力量,比起以往强大了数倍不止,自从修为迈入伪灵境四重开始,林浩体内的意境层也加之觉醒不少。

    随着意境层次的释放,不灭煞的身形随之一顿,但也仅有瞬间,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固然厉害,但毕竟和不灭煞的境界修为相差太多,无可奈何。

    吼!

    不灭煞一声怒啸,身形须臾间消失不见,化作一道狂风,若天山般的压力朝林浩袭去,简单粗暴。

    如今的林浩,仿佛置身在一片血海之,不灭煞所带来的压力让他无法回避,想要逃离此处更是不太可能。

    正在这电光石火间,林浩头顶上方的虚空,忽然降下一片华彩。

    星象相连,华彩正是从这些星象凝聚而成,十分奇妙。

    “这是……占星一族的特殊神通,亦或者……?”林浩打量虚空上方相连的星象,神色十分诧异。

    前世的顾长风自然见多识广,但占星一族是为上古种族,据说早已灭绝,所以占星一族的特殊神通,不说今生的林浩,就算为前世的顾长风也从未看过,最多听过一些传闻罢。

    随着华彩的落下,林浩和不灭煞猝不及防之下被另找在其,林浩的身形瞬间被彻底封住,短暂失去了对身形的掌控权。

    不止是林浩,一旁的不灭煞似乎也是如此,身形一动不动的停在原地,甚至还保持着前进的姿势。¤?卍

    “到底是什么人……”林浩心惊诧,四煞凶阵并未破去,应该不会有人能够从外界进入其,但这光辉华彩却又是什么东西,莫非是单纯的星象异变?

    星象异变在圣地区域并不罕见,每当圣地或者周边地域有大的变动时,例如整体气运的提升或下降,便有可能产生星象变异。

    但在林浩看来,现在的景象似乎又不似星象变异这般简单,况且,像流云城这种一隅之地,根本不存在什么气运之说,因为实在太低,不足以形成星象变异的条件。

    不管如何,目前这样的形式,对于林浩而言,却算不上什么坏的事情,最好这华彩一直将自己和不灭煞笼罩,只要不灭煞无法行动,不能够击杀自己,时间一长,仙剑宗必会现流云城的异变,自己身为仙剑宗核心弟子,仙剑宗不会坐视不管。

    林浩的如意算盘打的却是不错,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还不等林浩深想,笼罩一片天地的华彩竟然逐渐实质化,林浩和不灭煞也逐渐重掌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不好……一旦不灭煞能够行动,我的性命不保……”林浩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不灭煞有些疑惑的看向四周华彩,方才白侯王给它的震慑实在太大,心无比畏惧,所以深怕白侯王会再度出现在自己眼前。

    至多几息时间,那些光辉星辰点以肉眼可见的度凝聚出一道人形轮廓。

    “浩儿……你还好吗。”忽然,一阵温柔似水声在林浩耳畔响起。

    “紫韵?!”看着眼前女子,林浩神色惊诧,这华彩竟将紫韵凝聚?

    “你若再对我无礼,便撕烂你的嘴。”女子之言虽是不善,但语气却相对温柔。

    “你怎会出现在流云城?”林浩十分不解,紫韵该是在仙剑宗内才对,为何会出现在流云城,她又是如何得知自己身处险境?

    “我不知道,但天上的星辰却清楚。”紫韵开口回答。

    闻声,林浩稍一深思便明白其缘故,紫韵乃是占星一族,似乎能够通过星象占卜出自己的吉凶。

    “四煞阵……这里究竟生了何事?”紫韵的目光落在前方的不灭煞身上,出声道。

    “应该是天魔殿所为。”林浩也未隐瞒,实话实话。

    四只凶煞皆有天魔殿那位老殿主的气势,所以四煞大阵必是老殿主所为。

    老殿主复生之后,境界修为大幅度降低,而使用四煞凶阵则能够让他的境界修为快增长,合情合理。

    “天魔殿……又是他们……”得知是天魔殿所为后,紫韵黛眉一蹙。

    “接近灵王级层次的凶煞,仅有一只吗?”紫韵看向四周,的确未曾现另外只凶煞。

    “四煞阵本有四只凶煞,另外只凶煞已经被解决。”林浩并不想说出白侯王之事,一笔带过。

    紫韵倒也未追问另外只凶煞是如何被解决,目前剩下的最后一只凶煞,对于她而言也十分棘手。

    “凭你的境界修为,胜的了这只凶煞?”林浩不免担心,紫韵的境界修为只有灵主级,而不灭煞却已接近灵王级,虽都为灵主层次,但灵主和灵主之间的差距却也是非常大。

    还不等紫韵开口,眼前的不灭煞如同一只灵豹,度快到极限,瞬间朝着林浩扑杀而来。

    “星月禁锢”

    当即,紫韵一声低语,四周虚空泛出丝丝如星辰般的光辉,顷刻间将那快移动的不灭煞所笼罩在内。

    不灭煞在光辉疯狂挣扎,强大至极的体魄体现淋漓尽致,仿佛整座流云城池因不灭煞的冲击而抖动。

    “好可怕的体魄力量……”紫韵神色顿变,脸色比起之前苍白了些许。

    眼见光辉的禁锢将破,林浩一把抓住紫韵,迅朝远方逃去。

    两人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消失在流云城的街心处。

    与此同时,后方传来阵阵滔天的阴啸声,煞气横扫八方,将四周的建筑碾碎至渣。

    拥有高智慧的不灭煞,神色阴霾,寻林浩和紫韵而去。

    …………

    一座破旧的巨楼上,紫韵深吸几口气,转身看向林浩:“浩儿,你做什么?”

    “做什么?凭你的境界修为,不是那凶煞的对手。”林浩一口断定。

    接近灵王级的凶煞,实力何其强大,绝对不是紫韵能够对付。

    林浩所说并不假,紫韵自己也知她非不灭煞的对手,若战下去,凶多吉少。

    “能不能破了四煞阵?”林浩问道。

    在四煞阵,凶煞各方面能力都得到大幅度加强,如果能够将阵法破去,就算紫韵敌不过凶煞,想要逃离也不是什么问题。

    闻声,紫韵摇头,道:“四煞阵从阵内无法直接破除,唯一的办法便是击杀四煞,四煞一次,阵法自破。”

    从城外虽然可破阵,但像这种层次的四煞阵,除非是巅峰灵主,甚至灵王级强者亲临,才有可能将四煞阵破之。

    “太上长老和宗主可知流云城生的一切?”林浩沉吟片刻后,继续问道。

    “时间紧迫,并未通知任何人,而且我并不清楚你身在何处,即便通知也是无用。”紫韵回答道。

    “不知我身在何处……那你又是如何寻到我的?”林浩满是不解。

    “往日为师曾在你身上打上一道灵魂烙印……所以……”说至此处,紫韵面色一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