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身上竟曾被紫韵打上一道灵魂烙印,林浩得知后有些难以置信,这件事,连林浩自己都还没察觉。?¤?网◎?◎

    “占星一族不愧为上古种族,的确厉害,竟让我一点察觉也不曾有。”林浩不由感叹。

    闻声,紫韵微微一笑,占星族的确是上古种族,在上古年间每一位强大的占星术士都可预知过去未来,占卜生死,趋吉避凶,更有甚者掌星辰日月之力,能够操纵虚无渺茫的命数。

    即便是在上古时代,占星术士也并不多见,每每出现定会被顶尖的势力争夺,炙手可热的程度难以形容。

    “占星神术我还未彻底掌控,不过,你未察觉倒并非是占星族的原因,而是你本身境界修为太弱所致。”紫韵解释。

    本身境界太低……

    林浩心有些无奈,他前世身为九霄天帝,境界达到近乎巅峰的第九重天,即便今生一切重头来过,自身所拥有的洞察敏锐力也绝不是灵主或灵王这种层次能够相提并论。

    自然,对紫韵之言,林浩也绝不会去争辩什么,总不至于告诉紫韵自己前世之事。

    “占星术士在这个时代极为少见,你对自己的身份应该隐瞒一些,否则不确定因素未免太多。№    ”林浩提醒道。

    若林浩自己是上古占星一族,他绝对不会将这样的消息泄露给任何人,哪怕至亲也是如此。

    “只有你知道而已。”紫韵冷不丁道。

    “仅我知道你是占星术师?”林浩不由愕然,本以为仙剑宗高层都已知晓,未想紫韵竟只同自己说过。

    “为师自然不傻,上古占星一族是我最重要的秘密。”紫韵坚定道,言罢,不知为何,神态竟是有些扭捏,又低声补充:“之一。”

    “你将自己最重要的秘密,竟轻易跟我说了,莫不怕我将这秘密泄露出去?”林浩满脸诧异,当初紫韵说的轻巧,哪里是当成自己的秘密来对待。

    “你若想泄露,我也不会拦着你,但前提还是需要你能活下去。”紫韵的美眸闪过一丝忧色。

    四煞凶阵十分可怕,尤其是四煞阵核心的四大凶煞,更加嗜血残暴,不会放走阵任何存活的生灵,倘若是普通灵主级的四煞凶阵,紫韵倒无所畏惧,斩杀四煞并不困难,但眼下这四煞阵的等级已为灵主级巅峰,无比接近灵王级,故此不灭煞的实力也接近灵王级水准,除非是仙剑宗主或太上长老级别的强者亲临,否则很难对抗。

    “你闲来无事老占卜我的吉凶作何?若非你多事,今日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和我一起等死。”林浩有些责怪的味道。

    话音落下,林浩顿时一愣,想起某个重要的细节来。

    紫韵即便是占星术士,但也绝不可能推演出自己的凶吉福祸才是,自己因前世顾长风的关系,命数无常,岂能是灵主级的紫韵能够推算而出?

    自然,像这种事,林浩也不会当面询问。

    …………

    “我……担心你,而且有职责保护你。”紫韵沉吟片刻后道。

    “只怕你若知道要面对如此局面,便不会关心我了。”林浩苦笑。

    换做林浩自己,除非是至亲骨肉,否则绝不会冒如此大的风险。

    “只要我还是你师尊,无论多危险我也会来救你。”紫韵面无表情道。

    听闻此言,林浩有些语塞,仔细想来,他同紫韵似乎也没太大交集,往日更加没什么交情可言,只是名义上的师徒关系,又怎会如此关心自己?

    但要说紫韵有什么动机,林浩也并不觉得,因为现在的自己,可以说一无所有,谁人会有自己的性命去从一无所有之人身上妄想得到什么好处?而且,即便是占星术帝,也绝对无法推演出他前世的身份。

    还不等紫韵继续出声,林浩面色顿变,上前一把捂住紫韵的口鼻,并将紫韵拉至高楼阴暗地带。

    “别出声,不灭煞就在楼下。”林浩轻声提醒。

    在四煞阵法的不灭煞,敏锐的洞察力可怕到了极限,只要在四煞阵覆盖的范围内,任何生灵的存在都会被凶煞所洞察掌控,除非能够彻底让自己的气息完美消失。

    武道气势可以隐藏,但自身的气息虽也可遮掩,但想达到完美程度则十分困难,无论任何种族,总会带着一丝自身气息的特征,很难摒弃,从微弱至极的气息判断生灵是否存在,这也是四煞凶阵的可怕之处。

    面对不灭煞,即便是紫韵这种境界修为也绝难抗衡,若能够将自己隐匿,最好不过。

    现在,林浩唯一能做的便只有拖延时间,能拖多久是多久,至少还有生的希望。

    吼!

    不灭煞的怒吼声震慑一方天地,方圆数千米罡风暴起,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虚空。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不灭煞所现。”紫韵黛眉紧锁,只要还身处在四煞阵,她和林浩迟早还是会被不灭煞所现。

    “最好拖至天明,那时四煞阵的威力会有所下降。”林浩低声道。

    从天侯王处,林浩对四煞阵有了一些认识,只要能够拖延至晨初时分,不灭煞的洞察力将会大幅度下降,只能通过气势去搜寻生存的生灵,如此一来,他们将有希望等到仙剑宗的支援。

    即便仙剑宗此刻一无所知,但时间一长也必会有所察觉。

    对林浩的说法,紫韵没有异议,沉默未语,两人在黑暗的角落静静等待,努力将自身气息控制在最不易觉的程度。

    半刻种后,高楼仿佛从外部受到猛烈攻击,近乎一半的建筑被毁去,高楼摇摇欲坠,剧烈晃动。

    猝不及防之下,林浩和紫韵的身形未稳定,朝后方倾斜。

    噗通一声,两人应声而倒,林浩将紫韵压在身下,双掌触及惊心动魄的柔软,仿佛整个世界都要融化……

    “你……起开!”紫韵压低声音,玉掌推着林浩,试图让他离开自己。

    “这不怪我……”林浩有些尴尬,话音刚落,下意识的便捏了捏手的令人迷恋的柔软。

    紫韵面色顿红,不过被黑暗所笼罩,难以觉。

    某种暧昧的旖旎,荡漾在楼阁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