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林浩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连忙抽回我双掌,神色很是尴尬。但这也不能怪他,林浩自己也并非是故意所为,之前的确是因为身形不稳所致,实为无心之举。“还不快起身……”片刻后,紫韵轻语,声音极小,仿佛虫鸣。感受到林浩爬在自己身上似乎并未有起身的意思,紫韵眉头顿时一蹙,还不等继续开口说些什么,林浩却一把捂住的她的双唇,并作出一个禁声的手势。与此同时,一阵骇人的煞气在四周弥漫,伴随着不灭煞低吼之声。林浩和紫韵自然不是傻子,先前不灭煞攻击这高楼,足以说明不灭煞已察觉两人的藏身之处,现在不灭煞追击而至,若是能够躲过,两人起码能够撑至天明,但要是被不灭煞所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林浩能够感受到,不灭煞那特殊的煞气越来越接近自己和紫韵,照这样下去,他们必会被不灭煞找出,迟早之事罢了。林浩思绪飞转,自己对于紫韵而言,根本就是一个累赘,与其两人同死,倒不如活一个下来。顷刻间,林浩身躯攀附一层耀眼的光泽,一件漆黑如墨的战甲于身,四周罡风四起,如同一尊战神。随着林浩开启岩灵身的力量之后,整座高楼一阵摇晃,不灭煞当即出现在林浩和紫韵的身旁,一双阴毒的眸内,玩味之色更甚。还不等不灭煞有任何动作,林浩腰间疾射出五把小型飞剑。五把飞剑角度无比刁钻,目标明确,朝着不灭的双眼刺去。见状,不灭煞神色不屑,身躯灵巧的朝一旁躲去。风灵!忽然间,一阵无形狂风涌现,五把飞剑的速度比起之前快了数倍不止。唰!五把飞剑迅速疾划而过,虚空荡起丝丝涟漪。不灭煞灵智虽是极高,但却未料到那五把飞剑竟会瞬间增快速度,实是猝不及防。此刻,不灭煞的身形还在朝着右侧倾斜躲避,眼五把飞剑已直刺而至,不灭煞在电光石火间紧闭双眼。咣当咣当!……咣当!几声刺耳声响起,不灭煞双目紧闭,被五把飞剑正面刺,溅出一阵火花,飞剑蕴含巨大的力道让不灭煞踉跄后退数步。“可惜……”林浩心暗叹,若五把飞剑能够刺不灭煞的眼珠,他们逃脱的希望无疑会更大。随着不灭煞的身形迅速倒退,林浩瞅准时机,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化作一道残影,身上战甲爆发出的体魄力量也是骇人至极。半途,不灭煞气势滔天,如同一道道无形的涟漪,弥漫在四周,凭林浩的境界修为而言,若要是被罡气涟漪所触碰,怕是顷刻间便要丧失一身的战力。不过有着本源风力加持在身,林浩的速度快到极限,近眨眼功夫便已至不灭煞身前,随之双掌迅速翻涌,用尽全身力道,狠狠拍打在不灭煞头部。当下,只听轰地一声滔天巨响,不灭煞若断线风筝般,竟从高楼上坠下。此刻,林浩双掌颤抖,不灭煞的身躯坚硬无比,这一击伴有反噬之力,让林浩面色惨白。“紫韵,你快走!”趁着不灭煞被自己打落高楼,林浩回身韵,急道。不灭煞的肉身修为接近灵王级强者,林浩方才虽是用尽全力,并正面击不灭煞,但对不灭煞而言,同挠痒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绝对不会受到什么创伤。紫韵身为灵主,独自一人撑天明时分并不困难,可带上自己则成为了累赘,这般下去,他和紫韵怕是都要难逃一劫。“或许……不必了。”紫韵的神色让林浩有些,似是明悟了什么,仿佛又像认命。下方,不灭煞疯狂咆哮,整座流云城都在这嘶吼声下颤抖不已,满目苍夷的小城,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随着嘶吼声落,高楼瞬间崩塌,林浩和紫韵两人从高楼落下,不灭煞正在眼前。唰!猝不及防之下,不灭煞若蜂般的巨尾横扫,直指林浩,欲将林浩震成碎片。“不好!”林浩的双眼虽能够跟上不灭煞的攻势动作,但身躯却慢上不少,面对不灭煞主动攻击,林浩绝对无法躲过。而然,电光石火间,林浩眼前一道白色虚影闪过,紫韵竟将林浩护在身后,挡在其前方。噗嗤一声,是利器刺入骨肉的声响,伴随着一片炙热的鲜血在虚空在飞舞。“紫韵!”当下,林浩瞳孔猛然一缩,满脸不可置信。紫韵挡在自己身前,腹部正被不灭煞的巨尾所贯穿。林浩难以相信,紫韵何自己到底有何种剪不断的交集,竟会为自己做到此种地步!“星辰……同化。”紫韵嘴角一片嫣红,神色恬然平。随着轻语,流云城上方的星辰撒下阵阵光泽,如同小雨一般,将整座流云城点亮。“吼!”不灭煞仰首怒啸,被星辰撒下的光泽所笼罩后,不灭煞竟再一次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身躯仿佛被诸天镇压,难以行动。紫韵飞溅出的鲜血,同时也化作点点星辉,灿烂至极,仿佛梦幻之。“星辰同化,传说化作星辰,是占星术士的最终归宿……禁忌血脉神通?!”林浩盯着紫韵,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紫韵并非单纯的占星术士,体内更加有着最为正统的占星术血脉,否则绝对无法施展出星辰同化!此招一出,宿主将化作天上的星辰,据说也是占星血脉一族的最终归宿,破灭成星,新生陨落……“紫韵!你为什么这样做!”林浩心震撼,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了自己,哪怕不惜牺牲性命,莫非只因为师徒关系?!…………“我知道你很困惑……可我又何尝不是,浩儿……”紫韵面带柔笑,丝毫没有即将陨落的恐惧。“我出自占星族,机缘巧合来到黄荒大陆的仙剑宗……族人曾为我占卜,仙剑宗是我的机缘之地,却也伴随着彻底陨落的大劫。”紫韵仿佛陷入回忆,喃喃轻语。“于仙剑宗首次相见,便已占卜出你是我最大的劫难,本想着保全自身而将你除去,却总也无法下手……最终迫于无奈,这才将你收为弟子,或许觉得时时刻刻你,便能破去我的大劫……但未料,对你,我竟心生爱慕……”紫韵平静的面容,逐渐浮现出一丝憧憬,随之变为不易察觉的苦笑。“爱慕?”林浩楞至当场,紫韵爱慕自己?!“曾多次祈祷,我占卜有误,你又如何会成为我的大劫……可……星辰不会欺我瞒我……或许,今日便是我大劫的开始和结束。”紫韵转过头,精致绝美的面容令人心悸,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灵动至极,美到令人窒息:“可……你究竟有什么好的,这种爱慕的情愫,又是从何时起呢……或许当初就该将你除去,也省的每日对你牵肠挂肚,甜苦自知。”“别说傻话,将血脉禁忌收回,我们还有希望!”林浩急道。“浩儿……星辰同化一旦开启便已注定了我的结局……我并不后悔,今生不用你记得我,一切我自心甘情愿,往后你要好好活下去,连带着我的这一份……若日后偶尔想念起我这师尊……不妨抬头辰,或许我已化作某一颗,永远陪伴着你。”说至最后紫韵的身躯彻底化作星辉光芒,不灭煞在这光芒之下迅速瓦解,成为虚无之物。“如果……你非我大劫……若知我爱慕与你,可愿娶我……”一道虚弱至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此刻,林浩的心在滴血,双拳紧握:“这一世的我……”还不等林浩说完,四周所有的星辰光泽直冲天际,消散不见。“紫韵!”林浩伸了伸手,仿佛想要抓住那最后一抹星光,最终却是什么都未触到。紫韵的出现,正是如同一颗流星,在林浩的生命划过,虽惊艳耀眼,但却无比短暂,短暂到令人心痛。而这颗流星,林浩会记住,永生不忘,永恒的流星。…………此时,林浩空的星辰,苦涩道:“我会。”随着话音落下,笼罩在流云城内的所有血光迅速消散,四煞全灭,四煞大阵被彻底毁去。林尘长老和林家家主出现在林浩身后,两位半百老人将一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终却又无话可说。“浩儿……占星一族既然是上古血脉,那未尝没有生的希望,或许你能够找到那姑娘的族人,仔细占卜一番,未必就没有转机啊!”林尘长老神色同样悲痛,他早已将林浩当做自己的孩子,眼见林浩如此,心如何平静。“你们走吧。”林浩轻坐在地,语气平静到令人恐惧。“浩儿,你这是……”林家家主不解。林浩并未开口,而林尘长老稍一深思便明白了林浩话之意。开启四煞阵的凶人,不久后定要来收阵,林家众人留在流云城,必有危险。“浩儿,你先随我们离去,或者赶回仙剑宗禀告高层,将那些贼人一网打尽,也好报了血海深仇!”林尘长老怒道。“这是我的仇……由我自己……报!”话音落下,一股滔天的杀意仿佛实质,欲穿透苍穹!“‘伪灵境’无比接近半步灵主……!”林家家主神色惊诧,林浩的境界,在一瞬间提高到如此程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