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韵的死,对于林浩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对于林浩而言,紫韵出现在自己的生命,倒算的一件意外,拥有占星血脉的紫韵,如流云一般在其生命划过,虽然短暂,但却不乏惊艳。

    便是这样一般的奇女子,最后竟是因为救自己而陨落,这让林浩有些难以接受。

    林家家主和林尘长老两人叹息不止,但事已至此,无可奈何,毕竟那女子已彻底陨落,人死如何能够复生。

    此刻,林浩盘坐在地,脑袋高昂,打量着虚空上的星辰,嘴角有着一抹苦笑。

    那恬然的若风般的笑容,在林浩的心挥之不去,紫韵的陨落,更是让林浩难以释怀。

    若换做前世的顾长风,或许并不会放在心,像顾长风那般冷血无情,便是有人因自己而死,心恐怕也难荡出丝毫的涟漪。

    但今生的林浩却是不同,他不仅仅拥有顾长风的大部分记忆,更保留了这一世林浩的完整心性和情感,冷血无情非林浩的性格。

    “紫韵,你放心,这仇,这恨,我来了解。”林浩眼迸出强烈的杀光,四周罡风侵袭,如同野兽愤怒的咆哮。

    林家家主和林尘长老在林浩的强势的要求之下,只能带着林家众人暂时性的离开流云城。

    临行之前,林家后辈众人心无比复杂,如林烟等人,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如今的林浩,和他们已经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属于真正两个世界的存在。

    …………

    现在的已是深夜,满目疮痍的流云城内,就仅剩下林浩一人,他在等待天明时分,天魔殿必会有人到来。

    往日热闹非凡的流云城,今夜却安静的可怕。

    林浩独自在这城反思,怨气难平,尤其紫韵的死,忽然让林浩更加清楚的认识自己。

    前世的他,纵横天地九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管八方圣地生死,号称九霄天帝,何等霸道,睥睨天下,可主宰生死。

    一世重生,到头来却连自己身旁之人都无法保全,更是让紫韵因救自己而陨落在流云城内!

    “前世我生,苍穹惊惧,今生我活,却何以为人,既然如此,何必重来一世,还要妄言走回巅峰,越前生?!”整个流云城内,猛然响起林浩疯狂且冰冷刺骨的笑。

    那本如同墨染般的长,竟是在一瞬之间变换为银白如雪,少年郎一夜白,如同经历万世沧桑,若旁人所见,必会心生震撼。

    同前世的强烈对比,让林浩几近狂,愈认识到此刻自己的弱小,本拥一颗绝世强者心,奈何却手无缚鸡力!

    一头雪空飘动,更是将林浩的气质衬托的冷冽如冰,若有和顾长风相熟之人在场,定要惊诧,此子虽模样不同,但这般气质却是同当年的顾长风如出一辙,仿佛顾长风的幼年时期。

    不知不觉间,林浩的境界修为在大悲的心境影响下,已快达半步灵主级,这一变化,就连林浩自己也未能够察觉。

    林浩如同一座雕塑,任凭白飘散,整个人动也不动,一直到黑夜散去,白日来临。

    “吃大鸟,吃大鸟!”天明时分,贱鸟不知从何而来,口任然胡言乱语。

    之前的贱鸟面对不灭煞落荒而逃,如今回来时,却未看见那不灭煞,眼前的林浩也让贱鸟有些迷惑,仿佛同之前的那便宜主子相比,判若两人,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

    前者气质温和,后者则冰冷,甚至有些阴森,配合那一头雪般银,更加如此。

    贱鸟嘀咕数句,见林浩动也不动,飞落至林浩的肩上便不再开口,生怕惹怒了他。

    片刻钟后,几道杂乱虚无的脚步声在流云城响起。

    “四煞圣阵………何处去了?”某位黑衣男子目露怪异之色,无法理解。

    “随风少爷,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啊,前几日屠襄城时,圣阵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消失,还是我们从外收回才对!”另一位男子四处打量,口说道。

    “奇怪,四煞圣阵是无法从内破除的,难不成是有人从外部将圣阵给破了?!”当即,有人惊道。

    那被唤作随风少爷的男子一声冷哼:“真是天大的笑话,你等几人庸人自扰,这小小的城池,岂有人能从外将我老祖宗的圣阵破去,即便是我,也没这个本事。”

    闻声,随风少爷几人连连称是,不敢有任何异议。

    “嘿嘿,那是那是,随风少爷可是老殿主大人的后辈子孙,凭随风少爷接近半步灵主级的实力都无法从外将圣阵破去,更不说旁人。”

    “岂止是半步灵主,就算是灵主亲临,也绝对无法从外部将圣阵破去,除非是巅峰灵主强者,甚至是灵王亲临,才有一些机会!”

    几人话音刚落,随风少爷却是忽然一愣,目视前方,神色有些惊诧,他正前方竟站着一位少年!

    那少年满头雪般银,如同雕塑一般动也不动,肩上还有一只闭目养神的灵鸟……

    “这……这怎么可能!四煞圣阵一出,被覆盖的城池绝对不会有生灵存活,这小子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随风少爷身后某位男子不可置信道。

    “莫非这小子的实力强过四煞圣阵,从阵法内部将四煞斩杀,破了圣阵?!”又有人惊道。

    “一群酒囊饭袋!”随风少年面色一寒:“看此人穿着,乃是仙剑宗弟子,就算是那仙剑宗的太上长老亲临,也别想从四煞圣阵的内部战胜四煞,何况还是一位弟子。”

    听随风少年一言,几位男子连连点头赞同,的确,随风少年说的丝毫不错,即便是灵王级强者亲临,也只能从外部破去圣阵,而且,破阵的灵王级强者最起码还需要具备阵法大师水准,否则即便是在四煞圣阵的外部,那也是无能为力!

    如果想要从内部破阵,则需要将四煞圣阵的核心四煞全部斩杀!

    需知,核心四煞每一只都接近灵王级实力,并且拥有各自的神通天赋,神智极高,四只接近灵王级并拥有强大神通的凶煞联手,就算是普通神王级强者,也有陨落的可能,更别提斩杀四煞,破去四煞圣阵。

    “这小子肯定是在四煞圣阵消失之后才进入这城,或许知道一些什么。”随风少爷喃喃自语,略有疑惑。

    “仙剑宗的小子,我来问你,你是何时进入这流云城的?!”随风少爷身后的黑衣男子看向林浩,大声喝道。

    而然,不管几人如何询问,林浩依然如同一座雕塑般动也未动,不止是林浩,就算是他肩上的贱鸟也是如此,似乎完全无视几人的存在。

    许久之后,那随风少爷面色阴沉无比,想要做些什么,不远处那如雕塑般的男子,却是忽然睁开双眼。

    仅是在这一刹那,随风少爷被林浩一眼扫过,竟产生了某种错觉,仿佛自己坠入冰窟之内,全身冰寒蔓延。

    这种‘错觉’未能长时间持续,瞬间消失。

    “你们几人,是天魔殿的。”林浩开口,声音冷冽彻骨。

    闻声,随风少爷身前的几位男子同时冷笑,这小子倒还有点眼力见。

    “黄衣服那个,你是天魔殿那老畜生殿主的子孙。”林浩又道。

    此话一出,几人的笑意瞬间消失,被阴狠取而代之,仙剑宗的弟子算是什么个东西,竟敢称他们老殿主为老畜生?!

    “也罢,祖宗没来,我便先从你这小畜生身上收点利息。”林浩话音刚落,只听锵地一声清脆声响起,重邪剑不知何时出鞘在手。

    “哈哈……这真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随风少爷嘴角微微上扬,旋即笑意敛去,阴沉道:“仙剑宗的蝼蚁……看来是活腻了,你们几人将他手脚斩断,我还有话要问他。”

    “嘿嘿,随风少爷放心,这种小事便交给我们来便好。”随风少年身旁几人同时朝前方走去。

    他们虽比不上随风少爷,但境界修为却也是不弱,人都已达伪灵境四重巅峰修为,接近伪灵境五重,每一人都堪比仙剑宗的核心级弟子,联手对付那小子,都已算有些失了身份,但随风少爷话,人也是不敢不从。

    “小杂碎,你手的剑虽不太锋利,但斩掉自己的手脚应该问题不大,给你个机会,自己动手,若要我们来帮你,只怕会更加残忍。”其一位黑衣男子冷笑道,在他眼,这位少年白的小子,已经是一具尸体。

    “从踏入这座城时,你们就已经死了。”林浩面无表情。

    “什么?”几人面面相觑,还未明白林浩话的含义。

    与此同时,破空声忽然响起,几人心突然大骇,甚至还未来得及反应,眼见一道虚晃的剑影闪过,伴随着那触目惊心的银色白在虚空飘动。

    噗嗤

    噗嗤

    噗嗤!

    重邪剑轻轻划过虚空,以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一剑封喉。

    旋即,位男子目光有些呆滞,炙热的献血如涌泉般喷出。

    暗处,两位天魔殿层强者眉头一簇,始料未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