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少爷乃是天魔殿老殿主后辈子孙,虽说在天魔殿并未受大的重视,但出门历练也不允许有什么折损,所以暗有两位天魔殿层人员跟随,以免出了什么差错。    dt  co面对林浩那快若惊鸿的一剑,随风少爷竟有些无法躲避,可随着那两位天魔殿老者现身,无形的压迫力如天山般朝林浩镇去。感受到两位老者的独特的武道气势,林浩满脸不屑,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释放开来,将两股武道气势抵消,手重邪剑丝毫未曾停顿,势若摧枯拉朽,不可阻挡,剑势涟漪还在虚空弥漫,那随风少爷的首级已被林浩一剑斩掉,抛向虚空。鲜血如涌泉般喷出,随风少爷那无首身躯踉跄而退,至多几个呼吸的功夫,砰地一声摔倒在地,惨死当场。“随风少爷!”见随风少爷被那仙剑宗弟子一击斩杀,两位天魔殿老者顿时失色,甚至有些不可置信。凭他们两人接近精英级半步灵主的实力修为,武道气势居然未将那小辈镇压,反而让随风少爷惨死在其手!此刻,两位天魔殿老者面色惨白,随风少爷身为老殿主子孙后代,即便不受喜爱,但身份也绝不普通,他们两人的职责便是暗保护随风少爷,可现在随风少爷惨死,若回去天魔殿,他们的下场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小畜生,你竟敢对随风少爷出手,今日必要将你碎尸万段!”其一位老者,目光狠毒,死死盯着林浩。即便他们回到天魔殿没什么好下场,在此之前,也要让这仙剑宗的小子身不如死。“咦……青老,这小子倒是有些面熟,以往是否从何处见过?”另一人打量林浩,神色有些疑惑。闻声,那怒火烧的青老顿时一愣,细细打量,的确是有些眼熟,就是那一头的银色白发不太好认。“周老,我好想在画像见过这小畜生,他来自仙剑宗……莫不然……”青老口惊道。“不错了!就是这小子,老殿主曾有画像传出,谁人若生擒画人至天魔殿便大功一件,那画人便是他了!”周老又惊又喜。原本,随风少爷被杀,他们两人难辞其咎,若回到天魔殿,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甚至连自身性命也未必保的住,但此刻的转变,却是让周老和青老大喜过望,此子明明就是老殿主画像人,只要将他带回天魔殿,应该能够功过相抵,或许还可得到一些奖励也未必。“小子,我来问你,四煞圣阵何在!”周老厉声喝道。不管如何,四煞圣阵对于他们同样重要,先将四煞圣阵的下落问出,然后将这小子带回天魔殿。闻声,林浩眼爆发出一阵彻骨的冰寒,并未搭理两位老者。见林浩的反应,天魔殿的周老和青老心便有了底,这小子定然是知道四煞圣阵的消息!“小子,我劝你还是先仙将四煞圣阵的消息说出,然后自己乖乖的同我们回天魔殿……自然,无论你想与不想,现在的一切,都已经由不得你来做主。”青老冷声道。青老和周老两人的实力,虽达不到精英级半步灵主的修为,但却也不是普通半步灵主能够相比,两人方才观察林浩,能够击杀随风少爷,至多也就拥有普通半步灵主的实力修为,想要拿下他,易如反掌之事。“两个老畜生,擦干净脖子,等我来斩。”林浩声音冰寒刺骨,眼神淡漠盯着两人。两位接近精英级的半步灵主,绝不是随风少爷那种层次可以相提并论,对于林浩而言,也算劲敌。“好个后生小辈,以为自己有些天赋实力,便敢如此狂妄,你这是找死!”青老怒不可遏,自己虽然仅是天魔殿的一位小层,但也忍不得这样的小辈在自己面前如此狂妄嚣张!“周老,反正殿主的意思是只要活口便可,待我打断这小杂碎的手脚,逼出四煞圣阵的下落,然后再将他带回天魔殿!”青老前的老者,开口说道。闻声,周老点了点头,说道:“倒也可,注意些分寸,这小孽畜可不能死在我们手。”青老冷笑不已,老殿主要的人,他自然不会击杀,只要不是带个死人回到天魔殿,一切都好说。随着周老的话音落下,青老瞬间自原地消失不见,反手挥出一道肉眼可见的血色涟漪,朝着林浩疾速轰去。见状,林浩并不慌张,随着青老挥来的血色涟漪将至,重邪剑从横斩而过,刹那间剑气纵横,耀眼的剑光将血色涟漪切散。“哦……”远处观战的周老微微一愣,他观林浩的境界修为,还未达到半步灵主之境,按照常理而言,即便是青老的普通一击,林浩想要抵挡也万分困难,如何能够轻描淡写间便将青老一击化解。此刻,一道虚影自林浩眼前闪过,青老已至林浩身前,翻手间便是一掌挥出。这一掌劲道十足,便算是普通半步灵主级强者,也是难以对抗。忽然,林浩身形一动,重邪剑竟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横斩而出,剑气同掌劲互相撞击,无形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涌去,叹为观止。旋即,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青老的右掌和林浩的重邪剑狠狠撞在一处,随之刹那间分离,若在外人两人谁都未占到便宜。当下,青老神色惊诧,整条右臂微微颤抖,重邪剑传出那巨大的力道,险些让青老有些难以承受。“这……这如何可能!”青老不声不响后退几步,目光重新打量着林浩,心难以平静。这仙剑宗弟子的境界修为,甚至还没达到半步灵主,可方才一击,接近精进级半步灵主的他,居然吃了一个暗亏!“老东西,你就这点本事?”林浩老,声音淡漠至极,冰冷的没有丝毫人类情感在内。闻声,青老脸色瞬变,他是什么身份,在此处竟被一位无名小辈所奚落,心岂能忍受!“我找死!”青老一声怒喝,变拳成爪,挥出几道肉眼可见的血影。林浩面色不变,毫无畏惧,凭手重邪剑,摧枯拉朽,势不可挡,一一挡住青老绝命攻势,毫发无损。“青老,这孽畜的剑道造诣非同寻常,武道天赋也是惊人啊……难怪老殿主会如此只怕是想要借着他这具肉身重回巅峰。”一旁的周老沉吟片刻,旋即揣摩出了老殿主的想法。仔细想来,倒也是如此,如果只是平庸之人,又其能够被天魔殿的老殿主所“哼,你说的有些道理,为防意外,你我联手,迅速将这孽畜制服,等回了天魔殿让老殿主处置便好!”青老冷道。如果真是周老所猜测那般,老殿主是为得到他的肉身,那便不能用武力将他重创,否则成为了废躯,老殿主还要他何用。“好,这小畜生剑道造诣不俗,武道天赋也是极强,若要在不伤他的情况下制服,也唯有你我二人一同出手了。”周老点了点头,也比较赞同青老的提议。在周老就算林浩的境界修为还不足以达到半步灵主,但实力修为却绝对不弱,哪怕青老能够胜过他,也绝非容易之事,更何况,还需要在不伤害林浩的前提基础上,更加难以完成,除非两位接近精英级的半步灵主联手,才有可能。对付青老一人,林浩自然无所畏惧,可若两位接近精英级的半步灵主联手……此刻,周老化作一道虚影幻象,流云城内变得一片朦胧,雾霭阵阵,光明被驱散。“周老,对付这样的小杂碎,你竟是动了真格。”见周老施展出的神通,青老不屑一笑。对此,周老平静道:“青老,你也莫要小子,能够被老殿主所足以说明问题,千万别掉以轻心,若无法将他带回天魔殿,你和我都没什么好下场。”听周老一言,青老这才满脸认真,方才周老所说丝毫不假,他们两人的职责本就是暗保护随风少爷,并且不出纰漏的收走四煞圣阵,可现如今,随风少爷惨死在流云城,而四煞圣阵更加不知所踪!能够在流云城内遇见林浩,已是天大的运气,如果两人未把握住这份运气,天魔殿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哼,你说的也不错,还是赶快将这小子拿下再说。”青老目光阴毒,右臂扬起,一掌狠狠挥出。随着青老的举动,一只巨掌浮现在虚空之,那巨掌被炙热的火炎所覆盖,一击之力,能够轻易拍碎一座山峰。另一边,周老则整个人化作烟雾,本体消失不见,好似从来都未出现在此。绝尘无天!林浩手持重邪剑,面对周老和青老两人的攻势并未躲闪,反而一剑斩出,逆流之上。一剑之后,世上无天!股绝强的气势引发无尽气流,流云城内狂风席卷,黄沙漫天,本已破碎不堪的建筑和巨大石块被卷入狂风,瞬间化作齑粉,如同可怕的自然力量,可轻易间摧毁一座城池。随之,只听那滔天巨响传遍流云城每一处角落,重邪剑同火炎巨掌互相猛烈撞击,如同两颗天外陨形偏离轨道,撞在一处。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