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周老和青老两人的攻势,在林浩的‘绝尘无天’之下瞬间瓦解,火炎巨拳被重邪剑一斩而碎,劈成无数小火石,空仿佛下起了火雨。“这小子的战力……”周老神色震惊,面容上那仅剩的一丝不屑彻底消失。先前林浩能够一剑斩杀随风少爷等人,并非偶然,那是以绝对的实力摧枯拉朽,斩灭一切!“你们两人联手,就只是这样吗。”林浩老和青老,把玩手重邪剑,嘴角微微上扬。听闻林浩此言,青老和周老两人面面相觑,这仙剑宗的小子倒是嚣张,面对两位半步灵主,竟还这般无所畏惧,云淡风轻。两人心虽怒,但却又无可奈何,毕竟眼前的小子乃是老殿主所要之人,下手必须掌握分寸,不能将其重伤,他们本已是有罪之身,只能靠着林浩来将功补过。“小子,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免受那皮肉之苦!”周老盯着林浩,冷声喝道。“你们两人还是不要挣扎,乖乖领死便可。”林浩淡漠回道。“好好好,小孽畜,你果然狂妄至极,仙剑宗竟还有你这等弟子,报上名来!”青老面色严肃。即便他们两人手下留情,但这仙剑宗弟子却能够同两位接近精英级的半步灵主周旋片刻,已算大能耐,尤其在这个年纪,更是了不得。“我名林浩,不过知道我的名字,也已没什么意义,你们两个老畜生,今日都要死在我的手。”林浩倒也未有所隐瞒。“林浩……”闻声,周老和青老神色有些诧异,这名字的确是有些耳熟。“莫非,你就是星辰羽在仙剑宗的仇敌,那个进入仙剑宗只有半年便成为核心弟子的林浩?”周老又问道。自天魔殿小层的口,竟是说出了星辰羽的名字,让林浩有些意料之外,这般星辰羽似乎和天魔殿也有些渊源才对。“怎么,星辰羽那个小畜生,难道和你们天魔殿也有所关联。”林浩淡淡开口。“嘿嘿……反正再也回不去仙剑宗,便是告诉你又何妨,别说星辰羽,整个星辰家族都是天魔殿的附属势力。”青老满脸得意之色,他们天魔殿的势力,遍布黄荒大陆。“只怕十大宗门,也都应该有天魔殿安排的细作在内,这般一来,小联盟国十大宗门的情况,你们也都了如指掌。”林浩又补充一句。天魔殿的做派,林浩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如果他是天魔殿的殿主,一定会如此做。“何止小联盟国,就算是大联盟国的宗门势力,也都在天魔殿掌控之内!”青老冷笑。此时,周老瞥了青老一眼:“青老,何话当说,何话不当说,莫非你的心没个数不成。”闻声,青老满脸不屑:“周老儿,你这又是在担心什么,莫非觉得这个小孽畜今日还能够从你我二人的手逃脱不成。”话虽如此,但不知为何,周老总觉得眼前这名为林浩的小子,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并达半步灵主修为,实力却不弱于半步灵主,甚至面对他和青老两人联手也丝毫无惧,嚣张到了极致,不是有什么依仗,那便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快动手吧,即便将他所伤也在所不惜,今日定要将此子带回天魔殿,不容有失。”周老平静道。话音刚落,两股惊人的武道气势瞬间爆发,朝着林浩袭去。青老和周老这两位老牌半步灵主的战力也不可小视,林浩心自然也清楚,他们还未拿出真正的实力。林浩面对两位半步灵主级强者不间断的攻势,从容躲闪,没有丝毫慌乱,偶尔给与致命打击,让周老和青老两人十分恼怒。“祭出灵身之力吧,否则凭你们这样的状态,想要将我制服,痴人说梦而已。”林浩身若秋日落叶,朝着后方飘去,开口冷笑道。“小畜生,就凭你,也配让我们祭出灵身的力量?!”青老目光阴沉,不屑冷喝。他同周老是什么境界修为,对付一位仙剑宗的小辈,若是祭出灵身力量才能将他制服,这若要传出去,他和周老的脸面朝哪里放?当下,周老和青老两人的攻势愈发猛烈,甚至不惜让林浩添上一些伤势,比起之前畏手畏脚,强势了许多。而然,林浩的身法造诣却是极高,无论周老和青老两人的攻势有多么猛烈,林浩总能够完美躲避,甚至在最为适当个时候给与一定打击。半刻种下来,周老和青老两人已同林浩交手不止数百招,到了此刻,林浩身上虽然有些轻伤,但却无伤大雅,可周老和青老则显得有些狼狈,身上衣物被林浩用重邪剑划的破烂不堪,剑气伤至皮肉,有不少鲜血将黑衣染成红色。…………“这小子,究竟是个什么怪物,竟能够与你我对抗……”周老眉头深蹙,若要单打独斗,他们两人都未必会是林浩的对手!“别托大了,用锁魂阵,并且祭出灵身,一击将这孽畜拿下!”青老严肃道。从之前的交手到现在,青老已经不似之前那般目无人,林浩所表现出的战力十分强悍,若只有他一人,恐怕很难胜过林浩。周老点了点头,对付林浩这样重要的猎物,的确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随着青老的话音落下,四周温度徒然攀升,火光滔滔,无比炎热,流云城仿佛变成一处火笼。周老四周黄沙阵阵,本体半虚化,如同与那黄沙融合。随着灵身力量的展开,周老和青老两人的武道气势瞬间提升了数倍不止,比起之前,根本判若两人。“林浩,你这个小畜生,我们也并不想杀伤害你,面对我和周老灵身之力,你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若要是识相,还是那句话,乖乖束手就擒,随我们去天魔殿,也免受苦!”此刻的周老处于一片火光之内,开口喝道。听闻青老此语,林浩满脸不屑,冷笑道:“这废话你没说腻,我都听腻了。”“青老,多说无益,速战速决吧。”周老的声音从迷雾传来。“好,用锁魂阵!”青老一声冷笑,自怀取出一张画卷,周老则是拿出几块品质较高的灵石。灵石被周老捏碎,其所有的灵力瞬间被画卷所吸收。“想布阵法?!”林浩,眉头一紧,刚欲离开此处,青老手的画卷却在须臾间迸射出一道金光,彻底将林浩笼罩在内。“哼,不自量力,两位半步灵主同时布阵,速度之快岂是你能够预料,想要逃离锁魂阵,实在妄想!”青老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这锁魂阵本就十分强大,更不用说两位半步灵主联手布阵,林浩想要逃离出锁魂阵的范围,难如登天。…………此刻,林浩的身躯仿佛被天山所镇压,额头青筋满布,锁魂阵的阵法力量过于强大,几乎让林浩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见林浩这般模样,周老和青老两人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别说林浩的境界修为还没到半步灵主,就算他已是半步灵主,被锁魂阵锁住,也绝对没有逃离的希望,这锁魂阵,周老和青老联手施展,甚至能够对灵主级强者造成一些影响!“的确是不错的阵法,凭我现阶段的力量,想要强迫锁魂阵,似乎有些困难……”林浩如同雕塑一般动也不动,口轻声道。“小孽障,你知道便好!不过你放心,我和周老并不会伤你,你的这具阳身,早已被老殿主所…等回到天魔殿时,将你的灵魂泯灭,永世不得超生!”青老阴笑不已,之前心的怒气终于得以发泄。“想法的确不错……只不过,灵身的力量,似乎不仅仅是你们才有。”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即便被锁魂阵所困,也没有丝毫慌乱。闻声,周老和青老两人对视一眼,这小子都已被锁魂阵所困,却还如此从容不迫,究竟是为了什么?!还不等青老开口,被困在锁魂阵的林浩,忽然爆发出惊人的体魄力量,他的身躯上不知何时,惊穿戴了一副如墨染般的漆黑战甲,骇人的体魄力量对锁魂阵产生的金光迅猛冲击。大地在抖动,仿佛整座流云城池都在这股体魄力量下颤抖。吼!一尊巨大的岩石虚影自林浩背后浮现,仿佛来自九幽魔神的幻象投影,摄人心魄。“这是……灵身投影!”见状,周老大惊失色,甚至有些不可置信。林浩这具灵身的力量,同他们相差无几,都已达到第五道地门层次,但林浩的灵身,却能够展现出投影,这如何可能!灵身投影,乃是灵身彻底具象化的前奏,一旦将灵身修炼到极致,便可产生灵身具象化,宿主化作灵身本体,完美驾驭灵身的所有力量,这也是灵身最为可怖的一个层次。林浩目前虽还达不到灵身具象化的层次,但已经凝聚出灵身投影,可展现灵身本尊的部分力量,对周老和青老两人而言,完全始料不及,没有任何心里准备。“这怎么可能!他才打开第五道地门多久?!居然已经能够将灵身的力量半具象化!不可能!”青老神色惊诧,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这小子……若由他这般发展下去,那还了得!”周老同样心惊。他们两人,进入半步灵主之境已有十数年光阴,在这十数年内,灵身的修炼从未停过,但到此刻,也无法像林浩那般,直接让灵身化作投影,实现半质化的层次。其实,林浩的岩熔灵身本也并非第五道地门的灵身,在第四道地门和第五道地门,因为种种原因,林浩甚至未得到任何一具灵身,所以便将岩熔灵身修炼至第五道地门层次,与周老和青老两人相当。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