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星传承明世界,几人也建立了相对不错的感情,此刻见林浩要去送死,心自然是会有一些焦急。“林浩师兄……为何会如此,连苏月师姐同袁明师兄联手都被星辰师兄击败……”岳高兰也在人群之,心忐忑不安。从两人在外门历练时,岳高兰对林浩便不仅仅只是有感激之情。“林浩那小子,也着实嚣张了一些,若要换做以往,星辰羽肯定不是林浩的对手,但现在的星辰羽今非昔比,林浩脑袋坏了不成!”赵烨有些微怒。赵烨此人在仙剑宗内门也是出了名的恶毒,但对林浩却是在二星传承明的世界建立了一些生死之间建立出的友情,心并不希望见到林浩出事。“赵烨,你现如今也是核心级弟子,不如去帮林浩一帮,或许还有转机。”梁一鸣说道。“梁一鸣,你脑袋有问题?”赵烨一鸣,满脸冷笑:“这件事与我是否已成为核心级弟子毫无关系,且不说林浩同星辰羽是生死之战,旁人无权插手,退一万来说,即便我真的能上场祝林浩一臂之力,那也是枉然,你莫要忘了,之前苏月同袁明两人联手,还不是被星辰羽所击败,我自认目前无法与袁明相提并论。”闻声,梁一鸣叹了口气,不再多言,赵烨所说,他心自然十分明白,只能说林浩太没有自知之明。杜龙等人虽有心想要助林浩一臂之力,但却又没有丝毫办法。…………大约半刻种后,星辰羽有些蠢蠢欲动,那两位内门执事还未归来,不过这也在林浩的预料之。即便两位内门执事能够找到星辰羽的师尊金花长老,可却又如何能够找到已死在流云城的紫韵,需知,两位核心级弟子之间的生死一战,必须要得到两方师尊高层的认同,若是有任何一方没有表达出确切的意思,那核心级弟子之间的生死战便也难以作数。“哼,半刻种已过,不等也罢,想来我师尊当不会拒绝你我之间的生死之战。”忽然,星辰羽浩,嘴角高高扬起。星辰羽在思过崖得到大机缘,金花长老自然一清二楚,而星辰羽和林浩之间的矛盾,金花长老也全部知晓,难得林浩敢主动提出生死之战,金花长老也因自己徒儿星辰羽的关系,对林浩没有丝毫好印象可言,又怎会因为阻碍自己的徒儿手刃仇敌?“我师尊金花长老不会拒绝,林浩,只是知那小女子紫韵可会担忧你的安危。”眼见林浩不言不语,星辰羽脸上泛出一丝暧昧的笑意。星辰羽此话一出,场下不少弟子则是窃窃私语,林浩的师尊紫韵长老,这些内门弟子多少也清楚一些,相貌很是惊艳,并且武道天赋极高,年岁比起林浩也大不了多少,据说连杜怀长老都对紫韵十分喜欢,这样的女子反而成了林浩的师尊,在仙剑宗不说两人每日形影不离,但也是差不多,一位是年少之人,一位是宗门美人,即便两人真的只是单纯师徒关系,也难免让人联想。“星辰羽,你是嘴巴的确臭不可闻。”提及紫韵,林浩双眸泛出一丝冰寒之光。“呵呵……林浩,究竟是我说话臭不可闻,还是你和紫韵长老做了一些有违伦理之事,这我不知而天地知,我仅是有些羡慕你罢了……”星辰羽冷声一笑。“何必羡慕,你星辰羽不也有金花长老。”林浩轻声吐道。林浩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瞬间愣在原地,林浩这话之意十分明显,令人心发寒,那金花长老在仙剑宗是何等名望,又岂能是年岁很小的紫韵长老能够相提并论,并且金花长老的年岁足够当星辰羽的姥姥!不远处的苏月和袁明等人,听闻林浩言语上惊人犀利的回击,忍不住扑哧一笑。“林浩这小子,武道天赋不错,而那一张贱嘴则更加厉害,若是同他吵闹,恐怕十人有九人要被气个半死。”苏月笑道。“我开始有些喜欢这小子了,不过他十分不理智,目前两位内门执事还未过来,按理说星辰羽无法动手,但林浩的言论有些过激……若那星辰羽不管不顾,那当如何是好。”袁明叹了口气,若他是林浩,定不会如此鲁莽,要同星辰羽死磕到底。“凌风师兄,现在只有你才能制住那星辰羽,不如凌风师兄出手,帮帮林浩。”苏月的目光落在那满脸慵懒模样的男子身上,开口说道。闻声,凌风却直接摇头,道:“且不说核心级弟子之间的擂台生死战,即便为普通内门弟子,我也无权干涉,更何况两位内门执事已去请示金花长老和紫韵长老的意见,按照宗门规矩而言,现在就算天阳长老出面,也无法强制干涉。”苏月自然也明白凌风话的含义,目前也就只有紫韵长老和金花长老能够做主,旁人是没资格的。既然凌风已将话说至这个份上,苏月也不好继续多说,只能为林浩祈祷,如今的星辰羽,实力修为是在太过可怕,今非昔比。眼下,演武场附近的内门弟子越来越多,精英级弟子足有百人,普通内门弟子更是数不胜数,甚至连一些平时很少露面的核心级弟子也特意赶来,想要见识见识如今的星辰羽,究竟强大到何种地步。“生死之战,在仙剑宗核心级弟子之间,很少发生。”一位相貌冷艳,白裙加身的女子,若灵蝶般步入人群之,众人见女子之后,纷纷朝两侧退去,为女子让出道路。“李师兄,这位师姐是何人,虽是生的美艳如花,但似乎也不是众人都为她让路的理由吧……”一位少年盯着女子响,随后很是不解的询问身后师兄。“哼,你知道个屁,这女子是咱们仙剑宗的大师姐,名唤灵儿,并且还是太上长老的孙女!”那李姓师兄解释道。“大师姐,太上长老的孙女……!”闻声,少年倒吸一口凉气,在仙剑宗,的确有一位名唤杨风的大师兄,不过常年不露面,还有一位叫做灵儿的大师姐,也是不长出现,那两人在核心级弟子,各排位第一第二,十分神秘,修为也是仙剑宗弟子最强两人。杨风在核心级弟子排行第一,灵儿则排行第二,但灵儿却是太上长老的孙女,自然有更多人畏惧尊敬,这般一来,众人为其让路,倒也在情理之,想来也无人会这般不开眼,故意挡在灵儿身前。………“灵儿大师姐好!”“灵儿师姐的境界修为又有惊人提升,可喜可贺啊!”“大师姐好!”眼见灵儿出现,无论是普通内门弟子,还是核心级弟子,纷纷朝灵儿打招呼,而灵儿则是面表情,轻轻颔首,并未如何会回应。对灵儿的态度,普通内门弟子同精英弟子之间倒不会多想,只是那些核心弟子会稍有不悦,但不管如何也绝不会表现出来。忽宗大师姐灵儿出现在此,星辰羽微微一愣,这太上长老的孙女星辰羽倒也曾见过几面,平日里很少出现在宗门之,此刻灵儿现身,不知是想如何。“星辰羽,听闻你在思过崖得到先辈留下的机遇,如今实力大增,未想今日在擂台要分那生死。”灵儿挺住步伐,眼星辰羽,轻声说道。“呵呵……灵儿大师姐见笑了,不知大师姐有何指示?”面对灵儿,星辰羽笑脸相迎,此女不仅是仙剑宗大师姐,更为太上长老的孙女,身份自然不一般。对星辰羽的话,灵儿未做出任何回应,目光一转,反而落在了林浩身上。“竟是他……”灵儿似乎有些出乎意料,当初林浩从二星传承明世界归来时,太上长老还曾我亲自让自己去接此人去太上山见太上长老,并且给予林浩不错的评价,也正是因为太上长老的关系,这才让灵儿对林浩有些印象,便拿这次即将开始的十宗会武而言,太上长老甚至考虑过让林浩破格参加,不过却遭到她的强烈反对。灵儿对林浩虽是有些印象,但却没什么好印象,也不知此人究竟有什么能耐,竟能引起太上长老的注意。“爷还真是眼,星辰羽如今的修为已是不错,核心级至少也能够排进前几位,此人竟敢同星辰羽在擂台上分出生死……”灵儿盯着林浩,面容不经意间浮现出一丝冰冷的不屑笑意,莫要说这一届的十宗会武林浩没资格参加,便是下一届,下下一届,他也未必有资格参加,灵儿心只当太上长老当初的判断有所失误。感受到灵儿那一丝不屑的讽意,林浩却是毫不在乎,对这女子,他并不熟悉。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