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宗大比,对于小联盟国各大宗门而言都极其重要,不仅仅是关系到荣辱利益,甚至是宗门日后的发展,尤其对仙剑宗而言,更是如此。↖,

    在小联盟国十大宗门,的确有孕育出意志力量的强者后辈诞生,小联盟国曾出过一位传奇后辈弟子,孕育出剑意之力,曾击败大宗门高层长老,名扬天下,不久后便离开这一方小世界,去了那大联盟国度境。

    意志力量的可怕,甚至连各大宗门最巅峰战力也十分看重,一旦孕育出意志的力量,将绝对不会是池之物,小联盟国迟早容不下这号人物。

    如今,方易孕育出刀意的雏形,让两位执事无比震撼,早有消息传出,仙剑宗大师兄杨风一直闭关,也正是极力想孕育出剑意的力量。

    此时此刻,擂台方圆数百米如海啸般滔天气势惊人,随着方易缓缓一刀斩出,仿佛那天地都要在这一刀之下被分为两段!

    见状,两位内门执事骇然失色,在两位内门执事看来,方易的实力修为,本就不是林浩能够相提并论,用两个层次来形容方易和林浩,也并不算多夸张,便是那平常一刀,林浩也绝对难以承受,更不用提方易那饱含着刀意雏形的一刀,林浩根本避无可避,定会被方易一刀斩成两截!

    “方易速速住手!”当即,王执事急忙一喝,出手阻止。

    林浩和方易这一战可不是如之前星辰羽那般需在擂台上分个生死,并且还是方易强行挑衅,若真将林浩一刀两断,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的林浩,乃是核心级弟子,倘若被方易所杀,恐怕会惊动太上长老,到了那时,就算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两人为方易求情也不好说。

    即便看在方易孕育出刀意雏形饶他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两位内门执事都是爱才之人,方易也好,林浩也罢,同样为仙剑宗十分重要的核心级力量,绝对不可平白无故的损失。

    说时迟那时快,王执事整个人化作一道肉眼难辨的残影,瞬间飞跃至擂台上,随着王执事一声怒喝,四周虚空涌现出数尊白虎虚影,须臾间便将方易那刀意雏形的气势力量驱散。

    而然,刀意雏形的力量被王执事驱散,但方易手的长刀却没有丝毫停顿,一道刀影略过,快至无影,狠狠朝着林浩斩去。

    “不好!”擂台下方,孙执事眉头深蹙,就算王执事将刀意雏形的力量驱散,但方易那一刀的力量也是无穷,林浩如何抵挡得住,他可是方易!

    随着王执事的话音落下,只听‘嗡’地一声,颤鸣之声不绝于耳。

    此刻,在场众人看向擂台之上,脸上只剩下深深的震撼之色。

    王执事同孙执事两人,瞳孔顿时一缩,便是方易本人,神色也有些略微诧异。

    只见方易斩那威力无边的一刀,竟是被林浩风轻云淡之间用两指截住,方易的长刀颤鸣许久,此刻依然。

    ………

    “方易师兄的长刀一击……被林师兄双指截下了!那可是肉掌啊!”

    “不对,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一定是哪里出现问题!”

    人群哗然一片,尤其是岳高兰和赵烨等人,险些将下巴惊掉。

    “林浩……如今已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吗……”尹诗兒倒吸一口凉气,半年前,还在流云城白家拍卖会时,林浩对她而言,同蝼蚁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若是尹诗兒愿意,一根手指便能够将林浩捏死,只不过,半年之后,曾经的蝼蚁少年,竟已强大到这种地步,方易那一刀如此可怕,林浩居然用双指硬生生的截了下来!

    “太可怕,林浩师兄实在太过可怕!星辰师兄果真踢到了硬板凳!他不该招惹林师兄!”

    “方易师兄已刀正名,在整个小联盟国后辈弟子,至少能够排入前五!甚至是前也未必,林浩敢用双指接刀,他奶奶的,最后还真叫他接了下来!”

    上官影和冯舟等人,在方易上场时重新充满希望,而所有的希望,又在此刻被瞬间打破,如今的林浩,在几人眼,彻底成了一个谜,像是镜花水月,看不清,摸不到。

    “王执事,你这是何意。”很快,方易将长刀收起,转身看向不远处的王执事,冷道。

    方才那刀意雏形,正是被这王执事所击散,以至于一刀威力至少弱化了九成,只能剩下一成的力量,被林浩接住长刀,并不算太奇怪。

    “若不是王执事方才及时上台击散初成的刀意雏形,那小子必死无疑。”灵儿面无表情道。

    凌风对灵儿的说法也比较赞同,毕竟蕴含着意志力量雏形的一刀,不是儿戏,整个仙剑宗,能够接下的后辈弟子,应该不超过人。

    到了如今,全场众人这才明悟,难怪林浩能够接下方易那可怖骇人的一刀,原来是王执事上擂台干涉,将方易的意志力量雏形驱散,否则,就算林浩实力再强,也绝接不下这一刀。

    “原来如此,我道林浩师兄怎可能接下方易师兄的一刀,原来王执事出手所致……”

    “这般说来,方才林浩师兄岂不是命悬一线,若不是王执事出手及时,恐怕林浩师兄定会被方易师兄一刀劈成两段啊!”

    “应该如此,不过王执事出手干涉也在情理之,方易师兄和林浩师兄又不是生死一战,甚至于林浩师兄压根没同意和方易师兄战上一场!”

    “呵呵……方易实在狂妄,方才若不是王执事出手,他那一刀的威力如何恐怖,若真将林浩斩死,方易也别想那么容易脱身,王执事出手等同救下了他们两人,方易却还不知好歹,埋怨起王执事来了。”某位排位靠前的核心级弟子冷笑道。

    …………

    议论的众人,忽视了一个惊人的真相,就算是王执事将方易意志力量雏形斩散,而方易本身斩出一刀的力量,却没有任何削弱。

    只不过,随着王执事的出手,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都已被掩埋,无人注意。

    “王执事,我与林师弟较量,你出手干涉,未免也管的太宽了一些。”此时,方易盯着王执事又道一声。

    面对方易的咄咄逼人,王执事和孙执事两人也只能苦笑,方易在仙剑宗是出了名的没有规矩,这点同林浩有些相似,两人在仙剑宗都是以无法无天扬名,两位内门执事也曾听说林浩的事迹,半年前刚入仙剑宗时,不过外门弟子,便敢顶撞执事,而方易不止敢顶执事,在整个仙剑宗,除了他师尊天命长老之外,也就只有天阳宗主太上长老能够镇的住他,至于另外的高层长老和执事,方易压根不理会。

    “方易,你出手太重,你自己不知自身意志雏形力量的可怕吗,林浩岂能抵挡的住。”王执事语气平淡。

    “呵呵……那王执事是怪我下手没有分寸了。”方易冷笑道。

    “你知道最好。”王执事也不否认,星辰羽之事已是很麻烦,紫韵长老未在仙剑宗,金花长老没有明确同意,可现在星辰羽已被林浩击杀,他和孙执事本就难以交代,若是林浩再被方易一刀给斩了,他们这执事怕是也不用继续做下去。

    “我可以走了吗。”眼见方易还挡在自己身前,林浩淡漠道。

    方易朝左侧轻退几步:“很好,无论如何,你等同接下我招,我方易说话算话,小子,我很欣赏你。”

    闻声,林浩也未有任何回应,转身走下擂台。

    “现在轮不到你离开!”

    而然!就在此刻,一声怒喝传遍全场,这一喝气势滔天,林浩脑袋有些昏沉,迅速运转意志力量,将这股气势完全驱散,这才稳住身形。

    “什么……羽儿,羽儿!!”只见一位老妇冲上擂台,飞速至我早已毙命的星辰羽身边,先是不可思议,旋即满脸悲愤。

    “王执事,孙执事!!!”忽然,那老妇起身,看也不看林浩,首先是瞪着两位内门执事。

    “金花长老……这……事出有因,我等也是无奈。”孙执事轻声叹了口气,他和王执事回来时,战斗已经结束,星辰羽早成了死人,况且,众弟子为林浩作证,是星辰羽先动的手,林浩甚至让了他一百招未还手,这硬是要怪,那也只能怪星辰羽他自己没有规矩,能怪得了谁?

    王执事将也未有任何隐瞒,将前因后果告知给了金花长老。

    “放屁!这孽障让了羽儿一百招?!”金花长老怒不可遏,星辰羽如今的实力修为,甚至能够同半步灵主级战上几个回合,林浩让他百招后将星辰羽斩杀,金花长老岂能相信!

    “金花长老,王执事所言不假,我可以作证,的确是星辰羽挑衅出手在先,林浩让星辰羽百招不曾还手,也是事实。”灵儿上前几步,轻声开口道。

    “灵儿,你是仙剑宗大师姐,莫要胡言乱语!”金花长老一把将星辰羽的尸身从擂台上抱下,轻轻放置在一旁,随后说道。

    灵儿是太上长老的亲孙女,金花长老自然不好太过强硬。

    “金花长老,灵儿句句属实,这在场有数百位师弟师妹可以作证,灵儿也不是片面之词。”灵儿道。

    虽然灵儿对林浩没有任何好印象,但作为仙剑宗大师姐,乃至是太上长老的孙女,自然要道出一个事实来,星辰羽的死,可以说是他咎由自取,很难硬怪哉林浩身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