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林浩和星辰羽之间的生死之战,灵儿从始至终看在眼内,星辰羽的死,若要真说起来,并不能硬怪在林浩身上,本就是那星辰羽挑衅出手在先,并且林浩让了星辰羽百招,百招之内并未还手。∈↗,

    只不过,若是要算起宗门规矩来,林浩和星辰羽依然属于核心级弟子之间的私斗,因为王执事和孙执事两人并未在仙剑宗内找到紫韵长老,并且金花长老也未明确表示同意林浩和星辰羽的生死之战,但灵儿既做了这个见证人,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出来。

    金花长老面色阴戾,既然灵儿敢说出这种话来,那必然属实,否则数百位仙剑宗弟子在场,谁敢睁眼说瞎话。

    “金花长老大人,林浩师兄的确是让了星辰师兄百招未还手,并且是星辰师兄主动出手,这件应该不怪林浩师兄……”

    杜龙站在人群之开口为林浩说话。

    “杜师弟说的不错,是星辰师兄有些过分。”赵烨也连忙符合。

    当下,还有一些同林浩态度相对还算十分友善的弟子刚想开口,却被金花长老打断。

    “都给我闭嘴,这件事本座自有分寸!”金花长老一眼扫过全场后,没有任何弟子敢继续多言。

    “王执事,孙执事,我徒儿星辰羽和那孽畜的生死之战,我可曾同意,那紫韵长老又可曾答应!”很快,金花长老看向两位内门执事。

    闻声,孙、王两位执事面面相觑,两人都有些无奈。

    “金花长老,林浩和星辰羽的生死之战,你并未明确表示,而且紫韵长老目前应该未在仙剑宗内,我和王执事并未寻到。”此时,孙执事如实说道。

    “好,宗门规矩又是如何。”金花长老开口,声音冰冷彻骨。

    “宗门规矩……两位核心弟子之间的生死之战,必须由各自的师尊同意,若无师尊,需请示宗主或太上长老,答应后方可进行……”王执事叹了口气。

    金花长老心所想,两位内门执事又能如何不知,徒儿宗内擂台陨落,并且这生死一战并不符合宗门规矩,所以星辰羽之色必须要有一个说法,只怕那金花长老想要林浩偿命!

    …………

    “既然如此,那孽障和我的亲传弟子星辰羽进行生死之战,便属于私斗,杀人者应当有何下场!”金花长老又道。

    “这……”孙执事有些犹豫,金花长老的意思已经很是明显,想要了林浩的脑袋。

    “可由各高层执行,或家族人前往宗内取命……”王执事道。

    “好一句杀人偿命,那便让这孽障偿命!”金花长老言罢,转身面对林浩。

    “金花长老,这件事实在有些特殊,是否应上报宗主,让宗主定夺……而且紫韵长老目前还未在宗门之内,眼下取了林浩的性命,有些不合适。”孙执事连忙上前。

    “哼,此事有何特殊,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未灭他一族便是天大的仁慈,至于宗主和紫韵长老,没什么必要通知!”金花长老态度强势至极,就算是内门两位执事也不敢再有异议。

    灵儿张了张口,本是想要说些什么,话到嘴巴却最终未出口。

    星辰羽的死,毕竟是林浩所为,即便错不在林浩,但金花长老说的也符合宗门规矩,毕竟只有两位长老师尊是十分明确的答应了下来,才能够进行生死之战。

    “金花长老,不如还是先让执法堂将林浩带回去调查一番。”忽然,方易出声。

    “方易?”金花长老目光有些古怪的看向方易,将林浩带去执法堂,虽说免不了皮肉之苦,但却还有活下来的希望,这方易显然是为林浩说话。

    “你等必须多言,今日这孽障的命,本座先收下了,若是那紫韵长老回宗之后有千万个不愿意,便让她来找我金花!”金花长老言罢,整个人纵身一跃,好似短暂的漂浮在虚空之上,没有任何废话,一掌朝林浩拍去。

    刹那间,掌势迅速递进,肉眼可见,虚空荡起阵阵涟漪条纹,强悍至极的气势如同滔天古兽,欲将林浩彻底吞噬。

    林浩站在擂台边缘,心也早有准备,在金花长老拍出一掌的同时,整个人如同秋风落叶,迅速朝后方飘去。

    轰隆隆隆隆!!

    掌势递进数百米后,猛然炸开,声若滚滚天雷。

    虽林浩早有准备,我事先逃离,可奈何两者境界相差过巨,林浩被金花长老的掌势所波及,身形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眼看着金花长老出手,直取林浩性命,王执事同孙执事两人我野只能连连叹息,既金花长老要取林浩性命,并且合情合理,两位执事也没有丝毫办法。

    “老东西,日后我将百倍奉还!”林浩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双瞳如一尊远古怒兽,死死的盯着金花长老。

    林浩此话一出,在场数百位宗门弟子纷纷愣在原地,这林浩的胆量人,连金花长老都敢辱骂……!

    “小畜生,你是要造反!今日必要取走你的脑袋,否则继续留在人世,日后也是个祸害!”金花长老我短暂的愣神之后当即大怒。

    她身为仙剑宗门高层长老,莫要说林浩这种核心级弟子,就算是那仙剑宗大师兄杨风,方易,乃至太上长老的亲孙女灵儿,可有人敢

    这般同他说话!

    “死!”灵主级特有的武道气势从金花长老身上倾泻而出,如同浩瀚江河,无穷无尽,就算林浩,仅在这股惊人的气势下,也难以撑住太久的时间。

    唰!

    金花长老立即点出一指,那指劲形成肉眼可见的实质变化,若一道永恒极光,击向林浩。

    重影步!

    林浩反应也是极快,须臾间分化出四道残影。

    轰!

    其两道残影分身,被金花长老的指劲轻易贯穿,消失不见。

    “你这畜生,还敢反抗!”金花长老我怒目一睁,林浩那胆大妄为的叛逆,令金花长老有些不太适应。

    以往,仙剑宗后辈弟子,在她面前大多无比乖巧,像林浩这种敢于辱骂,甚至是反抗的弟子,真是闻所未闻,乃至那方易也我不敢如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