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罪则当诛

 热门推荐:
    原本这件事,两位执事认为或许还有缓和的余地,而随着林浩的态度展现,金花长老又岂能会放过他。刹那间,无尽的武道气势从金花长老身上涌出,好似汇聚成一片海域,毫无预兆的朝着林浩镇压而去。此刻的林浩,早已飞离开擂台,整个人化作一道狂风虚影,迅速朝后方逃去。“哼!”见状,金花婆婆一声冷哼,身形忽从原地消失,飞快追向林浩。林浩的速度不弱,但那也仅仅相对来说,可若比起金花婆婆这种层次的灵主级强者,引以为傲的速度根本不堪一击。“孽障,止步领死!”金花婆婆如影随形,冰冷的声音传遍演武场,当即一指点出,仿若星辰般的指劲凝为实质,刺破虚空。唰!林浩耳边破空之声不绝于耳,下意识身形伏地,骇人的指劲几乎的贴着林浩的脑袋射出。“老匹夫……”林浩眉头深蹙,头皮一阵发麻。他斩杀星辰羽,倒也料想过许多可能,自然也考虑到星辰羽的师尊,金花婆婆这层因素。早在未和星辰羽一战时,林浩心便有些顾虑,虽心清楚那星辰羽为天魔殿附属势力星辰家派入仙剑宗的奸细,但林浩目前却根本拿不出什么证据,光凭自己一张嘴,谁也不会相信星辰羽是细作。也正因如此,林浩这才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了星辰羽百招,真正的目的,也是为了堵住悠悠之口,让在场众人为他作证,是那星辰羽先强攻自己百招,百招之后,他这才出手击毙星辰羽。原本以为,自己做了这般周全的计划,就算是金花长老,也不会轻易对他下手,可未曾想,那金花长老竟丝毫不顾,定要取他性命之后才能罢休。“金花长老,林浩虽有错,未遵守仙剑宗的规矩,可却是星辰羽百般挑衅,若要说错,星辰羽是错上加错,你现在要出手取林浩性命,并不合适。”仙剑宗大师姐灵儿方正在追击林浩的金花长老,开口道。若换做旁人,或许没哪几个敢这般同金花长老说话,但灵儿却不同,她的爷爷乃至仙剑太上长老,镇山强者,自然不惧金花长老。在仙剑宗内,只要灵儿算不上太过分,几乎没有任何高层会找她的麻烦,而就算犯下什么大错,也只能移交给太上长老处置。“灵儿,这件事你不必插手!”金花张一眼,直接开口道。眼见金花长老杀意已决,林浩今日必死无疑,灵儿虽然有心想要从金花长老手将林浩救下,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林浩此刻思绪飞转,想要从金花长老这样的灵主级强者手下逃生并不容易,尤其目前自己的实力修为还未达到半步灵主,就算底牌全交也很难在金花长老手下撑过几招。“小畜生,死!”金花长老一声厉喝,若洪流般的武道气势瞬间将林浩笼罩其。刹那间,林浩脑袋有些眩晕,疯狂运转意境层次的力量,这才勉强将金花长老的武道气势驱散。唰!而然,在林浩清醒的同时,一道耀目的电流却是划破了虚空,电流的弧度充斥在虚空,若细小的幼蛇般迅速爬行,其状也似蛛网,伸展开来大约有半丈。即便距离这道电流数百米开外,众人也能够切身感受到无穷的可怖,全身若针扎般,分分秒秒都在折磨,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林浩在电流的范围之内,只能将速度提升极致,疯狂朝前方逃去,林浩心清楚,面对金花长老这种灵主强者的一击,若要被正面击,凭他现阶段实力修为而言,就算有幸保下一条性命,但也至少落个重伤,反正结局逃不出一个死字。在电流范围,林浩双足猛力朝地面狠踏步,只听轰地一声,林浩整个人冲天而起,仿佛横渡虚空,朝远方‘飞’去。见状,金花长老眼杀意更盛,那紫韵小女子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儿,竟能在自己手还能有这般惊人的表现,不过,林浩在这电流的范围之绝对无法逃脱,很快,他将会挫骨扬灰,撒在仙剑宗的每一处角落!嗖!忽然一道破空声响起,只见两道白影如雪,须臾间落在林浩身前。为首老者,右掌内立着一颗黑金葫芦,自那葫芦涌出一阵未知光泽,摧枯拉朽,仿若要摧毁一切的电流,瞬间被收入那黑金狐狸。见状,众人神色惊诧,同时手持黑金葫芦的老者。“清尘长老!”“还有周长老!”谁人也未想到,忽然杀出两位仙剑宗高层长老,竟是救了林浩一命。“弟子见过师尊打大人。”凌风走至周长老身前,行礼道。“嗯,起身吧。”周长老面含笑意,挥挥手道。凌风乃是周长老之徒,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清尘长老,周长老,你们这是何意!”金花长老眉头深皱,位半路杀出的长老。“金花长老,究竟发生何事,你要不顾身份对宗内小辈出手。”清尘长老冷冷开口。“哼,既不知何事,那就莫要擅自出手救人!”金花长老重重冷哼:“这孽障在与我徒星辰羽比试时,将其斩杀,罪责当诛!”“星辰羽……被林浩所杀?!”听金花长老此言,周长老和清尘长老两人顿时一愣,那星辰羽在思过崖得到先辈留下的机遇,实力修为大增,怎会被林浩击杀?周长老似有些不信,就算是出了何种矛盾,被宰的也应该是林浩,岂能是星辰羽。只不过,当周长老目光一瞥,落在远处星辰羽早已冰冷的尸身上后,所有的不信顿时消散,星辰羽已是个死人,而在场数百位弟子,金花长老也不可能会去冤枉林浩。“林浩,此事可是属实,你杀了星辰羽!”清尘长老浩,目光有些震惊和一丝愤怒。他震惊林浩的武道天赋,进入仙剑宗短短半年之内却已达到这步田地,连星辰羽都死在林浩手,又怨林浩不成钢,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便算有天大的仇怨,那也绝不能出手杀害同门师兄弟!“清尘长老,星辰羽的确是我所杀,这点没有任何虚假。”林浩也不隐瞒,直接说出了实话。“你……!”听林浩承认,清尘长老面色瞬变,刚要开口发怒,林浩却又道:“我杀他天经地义,我与星辰羽所战,乃是生死之战,他不死则我死。”“生死之战?”听闻林浩的解释,清尘长老欲爆发的火,暂时忍了下来,若像林浩所言,大家又君子协定,生死之战本就是要分出一个生死,岂能之后找人报仇?“金花长老,这便是你的不对,林浩既同星辰羽生死之战,你和紫韵长老必也是答应了,如今你的徒儿技不如人惨死当场,你却追杀一位宗门小辈,这传出去,只怕也不好吧。”周长老的目光落在金花长老身上,冷笑一声。在仙剑宗长老高层,也分作数大派系,如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的派系,金花长老和杜怀长老几人的派系,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也属一个派系,各派系之间平日里相处的便并不算融洽,常有利益之争,明争暗斗属于常事,只不过这些弟子层罢了。如清尘长老和周长老的这一个派系,便与金花长老和杜怀长老那几人的派系争斗最凶。对于林浩,周长老和清尘长老可以说从仙剑宗内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早在最初,两位长老便都有意收林浩为亲传弟子,只不过最后让那紫韵长老抢先一步罢,否则现在的林浩,极有可能便是他们两人的弟子,今日路过演武场,眼见林浩被金花长老追杀,两大派系本又不合,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自然是要出手。“金花长老,老夫未想你竟是这种人,既然输不起那便不要答应,生死之战在擂台上分生死,各安天命,凭实力说话,既然你徒儿星辰羽技不如人被斩,你又有什么道理为他报仇,要出手杀死一个小辈,可笑至极!”清尘长老哪里会放过打击金花长老的机会。此刻,两位内门执事神色尴尬,从没想过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金花长老一人不算,现在竟又杀出两位高层长老,只不过,周长老和清尘长老只怕是会错了意,金花长老并没有明确答应星辰羽和林浩的生死一战,而就算是金花长老答应,目前紫韵长老不在仙剑宗内,那么这生死之战便根本不成立,按照宗门规矩,金花长老的确能够出手要了林浩的性命。随着周长老和清尘长老两人的话音落下,金花长老满脸冷笑:“所以我方才说了,既然不清楚来龙去脉便不要出手,免得成为笑话。”还不等周长老继续开口,孙执事却道:“两位长老……金花长老并未答应林浩和星辰羽的生死之战,而且紫韵长老也未在宗内,此事严格说起,属于两位弟子之间的私斗……”“什么!”“金花未答应……紫韵不在宗门内!”听孙执事解释,周长老和清尘长老顿时一惊,那这般说来,林浩和星辰羽之间的生死之战根本无人承认!核心级弟子之间的私斗虽属于平常,但若出现重伤便是有罪,出现任何一方的死亡……罪责当诛!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