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你和星辰羽的生死之战,紫韵和金花长老根本未曾答应,可是实话!”清尘长老浩,厉声道。清尘长老和周长老本想出手帮林浩解围,并趁机羞辱一番金花长老,但未想远远超乎意料之。提及紫韵,林浩脑海瞬间浮现出在流云城那一晚的场景。一位恬然静美的女子,在凶煞给与自己致命一击时,她挡在前方,嘴角还有令人惊心动魄的血迹,最后一刻,那不似凡尘的女子,依然面带笑容,说出了自己心深埋的秘密。“天魔殿……”刹那间,林浩有着翻天覆地般的情绪转变,仅仅一个瞬间,清尘长老从林浩眼至少发现数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只不过,林浩这情绪来的快去的更快,当清尘长老想仔细观望时,林浩又彻底恢复,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我师尊紫韵没有答应,星辰羽和我之间的生死之战也的确不存在,但我出手杀他,那便是星辰羽该死。”冰冷彻骨的言语从林浩口道出。“你这畜生,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金花长老怒从心起,眼泛出惊人的杀意,他早已对林浩起了杀心,若非周长老和清尘长老没有忽然出现在此,现在的林浩,应该已是一个死人。“哼,这在场数百位师兄姐弟妹都可为我林某人作证,擂台上,正是因为没等来两位执事的消息,所以林某这才不敢擅自动手,反倒是那星辰羽,苦苦相逼,招招毙命,我让了他百招才出手将他斩杀,这事便放在天下而论,谁人敢说我林浩有罪。”林浩言语逼人,丝毫丝毫不惧金花长老的怒视。“哦……竟有这等事!”周长老别有深意的打量着林浩。林浩这句话,若放在别的时间段,肯定无人会相信,凭他的实力修为,很难想象他如何能让星辰羽百招不还手,并且百招之后击杀星辰羽。但如今,星辰羽的尸身就在眼前,并且有数百人见证了林浩同星辰羽的生死之战,岂能容得下林浩说谎。“不错,林浩之言句句属实,我可以为他担保。”这时,仙剑宗大师姐灵儿出面。“师尊,弟子也可以为林浩师弟作证,星辰羽的死,说的不好听些便为咎由自取,狂妄自大,目无人,出手百招皆为杀招,只怕换做一位普通核心级师弟,星辰羽仅是第一招,便能取人性命,林浩师弟让他百招未还手,仁至义尽。”凌风也出声道。“不止如此,是星辰羽不顾宗门规矩,在未等到两位执事大人的确切消息后便向林浩师兄出手,要说有罪,那也是星辰羽有罪,关林浩师兄啥事,难不成要站在擂台上动也不动,让星辰羽随意斩杀,那才叫无罪吗,只怕天下都没这个道理!”在众人金花长老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过分,他的徒儿被杀,岂能将所有错都怪在林浩身上,并不合理。…………“呵呵……金花长老,是非公断自在人心,你是徒儿星辰羽主动挑衅,林浩让他百招未还手,本就无错,正如方才某位弟子所言,莫不成林浩要负手而立站在擂台上让星辰羽斩杀而不还手,这才是无罪吗。”清尘长老冷声笑道。“笑话。”金花长老面带不屑:“谁对说错暂且不错,但事实是我和紫韵都未答应,所以生死之战并不成立,林浩出手杀了我徒星辰羽,进入我取他性命,并不违反宗门规矩,你们敢拦我!”此话一出,周长老和清尘长老两人有些哑然,在仙剑宗,宗门规矩摆在第一位,林浩出手杀了核心级弟子星辰羽已成铁定事实,金花长老要取他性命,谁也没资格拦着,最多只是日后遭人唾骂和不屑,不能用宗门规矩来束缚金花长老。“金花长老,便是你说的有道理,但目前紫韵长老未再宗门,还是等紫韵长老回宗之后处理不迟!”周长老道。“周长老,清尘长老,我倒是多谢你们的好意,至于等不等紫韵,也不是你们说的算,今日我便要手刃了这孽障,为宗门清理门户,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金花长老一身冷哼,大步朝林浩走去。“这……”周长老尘长老,此时十分棘手,林浩斩了星辰羽没错,而金花长老要手刃林浩也不违背宗门规矩,他们两人根本没资格插手,除非是紫韵长老出面。“紫韵啊紫韵,在这个节骨眼你却未在宗内,现在只有你的出现,才能保林浩一命了………”清尘长老叹了口气,面对大步而至的金花长老,十分无奈。此时此刻,林浩思绪飞转,金花长老要杀他,谁也阻挡不了,而自己目前想要活命,怕只有一个办法,暂时逃离仙剑宗,相信周长老和清尘长老不会难为自己。早在之前,贱鸟便重回,空间手环已被林浩取走,至尊法宝还能使用一次,用它来对付金花长老,定能打她一个猝不及防,趁着这个时间,自己逃离仙剑宗。只要周长老和清尘长老观望不动,林浩逃出生天的有很大的成功率………正当林浩犹豫不决时,一道浑浊有力的声音,近乎传遍整座仙剑山!“实在放肆!”这一声若滚滚惊雷,轰的人脑袋一片乱鸣。且莫说在场这些弟子,就算是两位执事和位长老,脸色也都同时一变。“参见太上长老大人!”虽未见人,但两位执事和位长老依然恭声行礼。“灵儿,将林浩带来,我有话问他。”太上长老的声音再一次出现,随后现陷入沉静。对太上长老的意志,在仙剑宗还无人敢于违背,金花长老心既有百般愤怨,口也不敢吐出一个不字。“金花长老,林浩这孽障你还杀不杀,若是不杀,便让他随灵儿去面见太上长老了。”周长老面带讽意。“你!”金花长老被周长老一句话呛的不轻,浑身微颤,额头青筋凸显,方才她还说无人能够阻止自己手刃林浩,可这一刻………“哼!既然太上太上长老要见这畜生东西,那便多让他活上几日。”言罢,金花长老转身离开,一眼。这件事既已惊动太上长老,并且太上长老要灵儿带林浩去见他,金花长老心就算多想手刃林浩,也不敢违背太上长老的意志。在仙剑宗内,名义上是天阳宗门掌管全宗,但谁人心不知,真正管理仙剑宗的依然是太上长老,灵王级,仙剑宗镇山强者!“浩儿,你先随灵儿去见太上长老,今日之事大可同太上长老说道说道。”清尘长老提醒林浩。“弟子明白。”林浩点了点头。“既然太上长老大人要我带你去见他,那便走吧。”灵儿面无表情浩,随后转身离开。此刻,灵儿心万分不解,按理说,太上长老绝不会插手诸如此类的杂乱之事,今日怎会如此……灵儿也不傻,作为太上长老的亲孙女,自然对那位仙剑宗的镇山强者有一些了解,太上长老是出面保了林浩,否则的话,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也无权干涉金花长老出手。“即便他武道天赋还算不错……但爷爷也没道理这般,莫不是真打算让他参加十宗会武。”灵儿带着林浩进入太上山,心有些烦躁不安。不过,凭林浩现在的实力修为,勉强也能够进入十宗会武,但想要取得什么好成绩,并不可能。太上山上,某处竹亭内,一位白袍老者正坐其。“见过太上长老大人,今日多谢太上长老出手,否则弟子性命堪忧。”林浩抱拳告谢。“林浩,这件事我自,并不怪你,但严格来说,你还是违反了宗门规矩。”太上长老轻声说道。对此,林浩并不反驳,是非对错,谁又能够说的清楚,武道的世界,本就如此,他只需坚守心信念,对错任人评说。“爷爷,此事可有一个说法?金花长老绝不会善罢甘休,孙女可都是,是星辰羽错在先。”灵儿难得在人前,流露出甜美至极的笑颜,林浩之前见灵儿,也从来都是一副冰冷到不近人情的模样。“罢了,此事便不需要过问,我自会处理。”太上长老有些无奈道。这任谁的徒儿被活活打死,心都不会平静,想要安抚金花长老,也不是那么容易,起码林浩自己也要拿出价值来,否则反而倒是太上长老自己不守宗门规矩了。“林浩,十宗会武你需出场,并且最少拿出一个前四十人的成绩,否则金花长老处,我也难以交代。”随后,太上长老又开口道。“前四十………爷爷,就凭他?”灵儿神色诧异,太上长老未免也太高估林浩!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