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星辰家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这次林浩师兄恐怕要大难临头……”

    “哼,开什么玩笑,不管林浩师兄是对是错,哪里轮到他们星辰家在仙剑山上逞威风,就算是要处置林浩师兄,也是咱们仙剑宗的事!”

    “此话不假,昨日林浩师兄被太上长老召见,不还是完好无损的从太上山出来,之后金花长老也没了后,很显然,太上长老清楚这件事的始末,赦免了林浩师兄,星辰家今日上仙剑山来,难道还敢对林浩师兄如何不成!”

    “话虽如此,但几位师弟有所不知,就算是太上长老,也要遵守宗门规矩,金花长老现在不敢对林浩师兄如何,但不代表星辰家也被约束,宗门早有规矩,若是族内弟子在宗内出了性命攸关的大事,的确可以上山讨要一个说法,仙剑宗最多只能进行协商,无法真正意义上的干涉……”

    此时,围绕在内门广场的近百位弟子,口议论纷纷。

    今日一早,星辰家家主便带上若干高层上了仙剑山,方才进入内门广场,令人将星辰羽的尸骨带下山去安葬,之后便要讨要一个说法。

    对星辰家来人之事,太上长老并没有过问,只有清尘长老几人出面协商,至于个结果如何,谁也无法判断。

    “星辰武,星辰羽的死,的确属于无奈,你们若硬是要取了另一位核心级弟子的性命,这似乎并不合适。”清尘长老站在广场央,看向不远处的某位黑袍老者,轻声说道。

    这老者正是星辰家家主,也为星辰羽的父亲,年约六旬左右,一双看似浑浊的双眼内偶尔闪过精光。`

    “哼,清尘长老,死的那人是本座亲传弟子,更加是星辰战的亲生孩儿,你的弟子和儿孙都好端端存活在世,自然站着说话不腰疼。”金花长老瞥了清尘长老一眼。

    金花长老的立场自然不用多说,昨日林浩被太上长老召去,并且平安无事从太上山走出,正是因此,金花长老心有所顾虑,暂时不敢将林浩如何,但金花长老现在不能动手杀了林浩,这并不代表星辰家也不行,所以是帮着星辰家。

    金花长老恨不得将林浩碎尸万段,这倒并非说她有多希望为星辰羽报仇雪恨,身为仙剑宗高层长老,自己的亲传弟子在不符合宗门规矩的前提下,被另一位核心弟子所击毙在擂台上,若林浩不死,她金花长老的威严又何在。

    自昨日太上长老召林浩去仙剑山而言,显然是要偏袒林浩,面对太上长老的压力,金花长老此刻不便动手,但星辰家却没有那么多的忌讳。

    “清尘长老……我儿惨死在仙剑宗,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你们仙剑宗爱惜弟子,可老夫也要为自己的孩儿讨要一个说法,否则我星辰家还有何颜面存立在世。”老者星辰武缓缓开口。

    此刻这星辰武,看起来还算平静,但眼不时泛出骇人的杀光。

    “武老弟,这件事可否商量一二。”清尘长老眉头微紧。

    那星辰家虽为一重天势力,但在仙剑宗面前却不值一提,如今清尘长老这般放低姿态与其对话,也只是想要保全林浩,毕竟,星辰家要上山取林浩性命,他们没有权利出手,否则若是传出去,另外九大宗门会如何看待他们仙剑宗。

    “清尘长老,老夫并不想如何,只你将凶手交出,我们星辰家即刻离开。”星辰武平静道。

    “武老弟,莫非当真不能商量,今日便给我清尘一个面子,如何。`”清尘长老叹了口气。

    “呵……面子,清尘长老,按理说,你要面子,我星辰武没有不给的道理,要换了旁事都好说,只不过,如今我儿惨死,这面子要是给了你,只怕我那可怜的羽儿,死也无法瞑目。”星辰武语气坚决,没有丝毫能够商量的余地。

    “清尘长老,废话便莫继续说下去,现在还是先去将林浩那小子找来,今日定要有个说法。”片刻后,杜怀长老出现在此,开口说道。

    杜怀同金花长老在这仙剑宗为一个派系,自然是站在金花长老这边,况且,杜怀长老早对林浩有了仇视,若非顾虑自己的身份,早在许久之前便出手教训林浩。

    “清尘,先将林浩叫来吧。”周长老一眼扫过杜怀长老几人,随后看向清尘长老。

    “师尊,徒儿去让林师弟来此。”凌风上前,又道:“至于太上长老大人,是否需要通知?”

    凌风心所想,周长老又岂能不知,道:“不必了,只将林浩带来便可。”

    星辰家数十人进入仙剑宗,天阳宗主和太上长老又岂能不知,若太上长老真的想要过问此事,早就该现身在此。

    “遵命。”凌风点了点头,随后消失在内门广场。

    ………………

    “唉,星辰家这次来势汹汹,林浩师兄今日定然性命不保,一旦被带离仙剑山………”

    “真是岂有此理!我们仙剑山弟子,何时轮到这些世俗世界的家族势力来处置!我仙剑宗天威何在!!”

    “话是如此,但星辰羽师兄也是核心级弟子,星辰师兄一死,林浩师兄作为凶手,按照宗门规矩来说,星辰家之人的确有处置权利,就算是太长老亲自出面,也不能不顾宗门规矩啊………况且,小联盟国又不止咱们仙剑宗,还有另外九大宗门呢!”

    “不知林浩师兄此刻还在仙剑宗内没有,这若换成是我,早在昨日离开太上山后便逃离下山先去避避风头了……”

    一些和林浩关系较近的内门弟子,如赵烨和杜龙等人,心也为林浩担忧,希望林浩已经离开仙剑宗,这般一来,他们星辰家在仙剑山上找不到林浩,也不能赖着不走。

    “星辰家来的度倒是不慢,今日专程为我林某人而来,真是荣幸之至。”

    忽然,一道冰冷彻骨的话音,打破了内门广场短暂的沉默。

    随着声音,近百双目光近乎同时朝前方望去。

    一头银白长如雪飘扬,配合下那若刀削般精致的脸庞,俊俏到令人惊艳,配合那生人勿进的冰冷气质,更是为他平添了几分邪意。

    “这……这就是林浩师兄吗……生的俊俏……”

    “我曾经还是外门弟子时也见过林浩师兄,那时候的林浩师兄和现在的林浩师兄……感觉好想是截然不同的两人,他那头,怎会变成白色的了?”

    几位宗门女弟子满是惊艳。

    “你就是杀了羽儿的林浩?”星辰武盯着林浩,眼杀意滔天。

    “星辰羽能死在我的手上,也算他生有幸,不知你星辰家上仙剑山来找我林某人,又有何见教。”林浩站在原地,负手而立,仿佛一尊天神临世,无形间,星辰家众人竟是有些恍惚。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在场众弟子彻底傻了眼,他们听闻过林浩的事迹,知他人冷性狂,早在还是外门弟子时,便敢在众目睽睽之下顶撞执事大人,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星辰家都找上来门来了,林浩竟说话还这般疯狂。

    “哈哈哈,林师弟果然是性情人。男子汉大丈夫,自当天地不惧,便是死,也不知何为服软,林师弟,你很不错。”远处的方易开口一笑,丢给一个林浩一个赞赏的目光。

    “放肆!”清尘长老狠狠瞪了林浩一眼,这小子未免也太不知死活,任由他胡说下去,谁还能保的住他!

    “清尘长老,这就是你们想要袒护的核心级弟子吗……呵呵,果然了不得,让这种孽畜活在人世,早晚也是个祸害。”星辰家大长老打量林浩几眼,冷冷一笑。

    闻声,清尘长老顿时一怒,灵主级强者的威压顿时若滔滔江海般涌现,令那星辰家的半步灵主级大长老脸色煞白,额头冷汗若断线珍珠般滴落,再也不敢有任何造次。

    “仙剑宗……果不愧是十大宗门之一,仅是一位高层长老,其实力就足以灭了整个星辰家!”那星辰家大长老心有些后怕,就算他们家主星辰武也是灵主级强者,但灵主级强者也有层次之分,就像眼前这位清尘长老,已达到一个惊人的层次。

    见星辰家大长老闭口不言后,清尘长老这才一声冷哼,收回自身武道气势,他堂堂灵主级强者,就凭一位半步灵主,也敢嘲讽?!

    “清尘长老莫要动怒,既然凶手已出,老夫现在可是能够将他带走。”星辰武盯着清尘长老,缓缓开口。

    “这……”

    星辰长老有些哑然,如果星辰家执意要带走林浩,他们也没资格插手阻拦。

    “真是好大的口气,想带走林某人,是否要给个合理的说法。”正当清尘长老思考对策时,林浩走上前来,面对星辰家众人,丝毫无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