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的说法……”闻声,星辰武冷冷一笑:“小杂种,你杀了我儿星辰羽,带你走,血祭我那可怜的羽儿,这合不合理。  ”

    闻声,林浩忽然开口大笑:“老而不死的东西,你那儿子本就该死,能死在我林某人的手,也算是他的造化,我林某人只杀该死之人,老而不死的东西,你说合理不合理。”

    随着林浩的话音落下,全场再一次陷入寂静之。

    这哪里还是狂妄,林浩根本就是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的这句话,不仅仅是骂了星辰羽,还骂了星辰武,骂了整个星辰家,更是骂了金花长老!

    便是狂如方易,面色也浮现出一丝惊诧,林浩的嚣张,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小畜生,你说什么!”金花长老勃然大怒。

    “金花长老,我骂该死之人,你何必动怒,你一口一个畜生,何来一位高层长老应有的样子,不知太上长老若是看在眼,会不会欢喜。”林浩直视金花长老,两人四目相对,林浩满脸不屑,随之冷笑。

    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面面相觑,今日这小子怎如此胆大包天。

    这一次,两位长老并没有怪罪林浩,反因林浩之言心无比舒畅,那金花长老本就与他们不合,巴不得林浩多多嘲讽几句才好。

    “哈哈哈,林师弟,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说的对极,身为仙剑宗高层长老,长口一个畜生,闭口一个畜生,可笑至极。”方易瞥了金花长老一眼。

    “方易,你说什么!”金花长老看向方易,这小子无法无天在仙剑宗是出了名的,除了天命长老和太上长老之外,还真没有哪位高层能够镇得住他,背负着宗门天才的名号,便是想要教训他,还得天命长老同意才可……

    不过有天命长老那般护短的师尊,就算真有高层想要出手教训方易,迫于天命长老的威势之下,大多也只能不了了之。

    整个仙剑宗内,没想到最无法无天的两位弟子同时对金花长老不敬,那语气就好似前辈教训起后生……

    此刻,金花长老黑着一张老脸,方易有天命长老撑腰,便是要教训,也只能让天命长老去教训他,至于林浩,反正是将死之人,金花长老也不必理会。

    “来人,将那小畜生给绑了,带回星辰家!”此刻,星辰家大长老一声冷哼,命身后几位族内高手行动。

    “是!”

    当下,位青年男子站出身来,这人皆为星辰家境界实力最为强悍的年轻一辈,实力足达到伪灵境五重初期,普通核心级弟子,远不是他们的对手,且不说人联手。

    “且慢!”

    见状,清尘长老立即上前。

    “清尘长老,莫不是想破坏仙剑宗的规矩?!”

    当下,杜怀长老面色不善,与金花长老一同出面,将清尘长老拦下。

    金花长老和杜怀长老在此,定不会让清尘长老和周长老出手袒护林浩,倒也不怕落个胳膊肘往外拐的骂名,他们所作所为,并无违背宗门规矩,就算是太上长老,也不会责怪。

    眼见杜怀和金花阻拦,清尘长老微微一叹,十分无奈,他便算是出手相互,另外两位长老也不会让他得逞。

    今日这事,已很是明显,虽太上长老有意偏袒林浩,但也不会为了一位弟子破坏宗门规矩,否则的话,就算太上长老不出面,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两人也必会现身干涉。

    今日,就只能够看林浩自己的造化了……

    “小杂种,杀我羽弟,今日必要让你挫骨扬灰!!”为青年,怒不可遏,一把长刀出鞘,飞快朝林浩斩去。

    刹那间,刀气灌入虚空,方圆百米内,刀势惊人,若一尊狂龙出世,惊扰一方天地。

    “好强!”

    “没想到,星辰家的弟子竟也如此强悍,不亏是一重天家族势力……”

    “他们人联手,只怕林浩师兄凶多吉少,真是可恶!”

    见星辰家青年弟子强势出手,不少弟子纷纷开口。

    一重天势力的确强悍,严格来说,仙剑宗也还属于一重天势力范围,出现几位强势的弟子,倒也不算稀奇。

    林浩的实力虽然强大无双,但面对这些老牌一重天势力的巅峰弟子,似乎也没什么胜算。

    “那人,普普通通。”方易面带不屑。

    对方易之言,倒无人敢于反驳,方易已经孕育出刀意雏形,自然是有资格说出这种话来。

    …………

    随着青年男子一刀斩落,林浩却站在原地动也未动,时间在这一刻仿佛禁止。

    “就凭你们。”

    眼见长刀落下,林浩嘴角微微上扬,须臾间右臂扬起,一指轻点而出。

    只听,‘嗡’地一声,那斩落的长刀被林浩一指击,连连颤鸣,仿佛在这一指巨力下,随时可能碎裂。

    “什么!!”当下,那为青年男子满脸骇人之色,那小子只是轻轻一指点在刀背之上,而长刀却传入一种令人汗毛炸立的惊人力道。

    这股力道让他糊口麻,长刀疯狂颤鸣,已经难受控制。

    “啊!”星辰家年轻男子面色惊骇,长刀欲脱手而出,右臂的力量,居然无法将长刀稳住!

    当下,那年轻男子双手合抱,极力不让长刀脱手。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青年男子手长刀终是脱离掌控,飞入虚空之。

    旋即,一道指劲直接射出,瞬间将为男子的脑袋贯穿。

    此时此刻,只见那星辰家年轻弟子,身形一阵摇晃,很快便若烂泥一般瘫倒在地,当场气绝身亡。

    “光儿!”

    星辰家大长老先回过神来,整个人瞬间飞跃至那青年弟子身前,愣至当场,似乎还不能接受人已毙命的事实。

    “大哥!”

    “小杂种,我要你的命!”

    剩下两位星辰家弟子,双眼布满血丝,惊人气势瞬间弥漫在虚空之,两人化作残影,迅朝林浩围杀而去。

    方才那星辰家弟子的死,快到出人意料,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等这两位弟子回过神来,他们的大哥已经成了林浩的指下亡魂。

    “哼,自取其辱。”林浩看也不看那两位星辰家弟子,随手一掌拍出,骇人的掌风如同锋利至极的刀剑,在这掌风之下,剩下两位星辰家弟子寸步难行,还未接近林浩,身上已多出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轰!!!

    随后,只听一阵闷响声,如同伏天的怒雷炸开,震的人耳膜生疼。

    “吉儿,木儿!”

    在星辰家众人的注视之下,剩下两人竟是被林浩一掌拍至四分五裂,死状极惨!

    此情此景,让在在场弟子倒吸一口凉气,那林浩未免也太恐怖,星辰家位最强的青年弟子,被林浩一指一掌全部击杀,甚至那人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这小子……”

    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对视一眼,林浩能击杀得到从思过崖得到大机遇之后的星辰羽,果然不是巧合之为!

    恐怕林浩如今的境界实力,能够排入核心弟子前之内!

    “林浩,你胆大包天,竟敢如此!”金花长老见林浩出手狠毒,瞬间击杀星辰家人,怒喝一声。

    对此,林浩不以为意,冷漠的盯着金花长老:“怎么,我杀一些世俗势力之人,还要你来多管闲事不成。”

    “孽障!”金花长老怒至心起,狠狠的瞪着林浩,但却又无可奈何。

    星辰家前来取林浩的性命,仙剑宗不会插手,但林浩若有实力斩杀星辰家之人,他和杜怀长老,也是无法插手。

    就目前而言,杜怀长老和金花长老心知肚明,太上长老似是有心偏袒林浩,若此刻他们真帮星辰家出手拿林浩,恐怕会引起太上长老的不悦,到头来,得不偿失,对他们根本没什么好处。

    “金花长老,这种畜生孽障,莫非不用惩戒吗?!”星辰武看向金花长老。

    “武老弟,今日你们若有能耐,就直接斩了这小畜生,若是不行,我看你们还是趁早退下山去!仅是一位弟子,难不成要我们长老出手!”金花长老本就一肚子火气,教训方易不行,现在对林浩出手同样不行,憋屈无比,刚巧星辰武如此放肆,金花长老岂能由着他。

    “好!你们怕降了身份,我星辰家可没那么多道道。”星辰武一声冷哼,看向星辰家大长老。

    “小畜生,今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扒皮抽骨!”星辰家大长老将怀被林浩击毙的星辰家弟子放下,一步踏出,无边的气势蔓延开来。

    “半步灵主!竟然是半步灵主级!”

    “真是不要脸,对付我们仙剑宗排行第十位的核心级弟子,竟让一重势力的星辰家出动大长老!”

    “半步灵主级强者……天呐,这下林师兄该如何是好!”

    “对付那位伪灵境五重初期的弟子或许还行,可要林浩面对一位半步灵主级强者……”尹诗兒心为林浩所担忧,自始至终,她一直都认为林浩极其无辜,只不过是因为当初在流云城白家拍卖行公平的竞拍了一件损坏的至尊宝物,如今却引来的杀身之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