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海宗长老亲临,仙剑宗蓬荜生辉!”金花长老满脸笑,同杜怀长老大步迎了上去。£∝,

    “嗯。”那金袍老者点了点头,神色淡漠,对金花长老和杜怀长老的热情既然相反。

    “幽儿,你说的那个小弟子,可在此处。”金袍老者看也不看金花长老和杜怀长老几人,只是看向自己身前的年轻美人。

    “师尊,幽儿还未看见他。”女子甜美一笑,目光在人群之搜索。

    很快,那女子的目光落在林浩身上,打量许久,面色疑惑。

    “你是……林浩吗?”女子有些不确定开口。

    “清幽姐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林浩点了点头,承认身份。

    “林浩……你怎会变成这副模样,你的头发?”女子有些诧异,她记忆的林浩,乖巧可爱,是一位的少年,而现在的林浩,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同以往都大不相同,尤其那一头银白长发,更是给林浩添了几分迷人的邪意。

    对此,林浩微微一笑,并未解释。

    “这小子就是你那个小弟弟。”金袍老者有些好奇,免不了多看了林浩几眼,他这徒儿心高气傲,还从未对一位男子念念不忘,倒是稀奇事。

    “好了,人你也见了,为师还要去办正事,一会再来找你。”金袍老者朝着女子言罢,看向一旁的杜怀长老道:“我与你们太上长老许久未见了,你去通报一声,老夫我也好与他聚上一聚。”

    杜怀长老笑道:“玄海宗长老亲临,太上长老定会知晓,相信很快便会出现。”

    闻声,金袍老者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

    “林浩,你们这是?”女子见一旁还有数具尸体,并且身旁那灵主级强者,似乎之前正打算和林浩交手。

    “清幽仙子,你有所不知……”

    金花长老上前,将来龙去脉告全部告知给清幽,只不过林浩被金花长老描述的稍微丑恶了一些。

    听完金花长老的解释,清幽仙子神色诧异,看向林浩:“林浩,她说的都可为事实?”

    “自然不是。”林浩平淡道。

    “你……!”见林浩竟还敢不承认,金花长老顿时一怒。

    “请你暂时不要说话,我并未问你。”清幽仙子黛眉微蹙,有些不悦。

    “这……”金花长老满脸尴尬,大联盟国的宗门弟子,未免也太目无人了些。

    不过,这清幽仙子本身就是灵主级强者,身后更是有着一位师尊,谁人敢得罪她?

    “林浩,告诉我事实。”清幽仙子道。

    “事实?有人想置我死地,可他实力不足,被我反杀,便是如此,我还让他百招未还手……随后他的师尊和族人便要取我性命,这就为事实。”林浩耸了耸肩。

    “既那星辰羽想杀你,实力不足被你反杀,那你何错之有。”清幽仙子蹙眉。

    “他们认为我有错,要杀我方后快,我也没办法。”林浩正色道。

    “谁人这般无耻,欺人也得有个限度!”清幽仙子一眼扫过全场。

    此刻,杜怀和金花长老几人的神色都是一变,这玄海宗的仙子,怎么会和林浩相熟,并且看样子,好似还要为他出头!

    “清幽,不得无礼。”一旁的金袍老者,缓缓开口。

    “师尊……”清幽仙子轻声唤道。

    “哼,就是把你宠的无法无天,这是仙剑宗的事,既然这小子是仙剑宗弟子,那和我们便毫无干系,每个宗门都有每个宗门的规矩,你可知道。”金袍老者面无表情道。

    “知道了……”清幽仙子面对金袍老者,只能乖乖服软。

    “玄海宗深明大义,星辰家感激不尽!”星辰武听金袍老者所言,这才松了口气,若这玄海宗的长老要保林浩,他可不敢造次。

    “小子,我倒要看看,今日有谁能保得住你!”星辰武满脸冷笑,大步朝林浩走去。

    “混账。”

    忽然,金袍长老一声冷喝,宛若雷霆之怒,让众人浑身都是一颤。

    “您这是……”星辰武转过身来,不解的看向金袍老者,方才他不是说,不会管星辰家和仙剑宗弟子之间的事吗……

    “哼,老夫刚来仙剑宗,你便要当着老夫的面取人性命,是故意晦气我,还是别有旁意。”金袍老者盯着星辰武,冷道。

    此话一出,星辰武额头渗出一丝冷汗,这大联盟国的宗门长老,性格未免也太古怪了一些,甚至星辰武认为,这金袍老者是不是在故意耍自己玩儿。

    “您说的对极,晚辈便先离开。”星辰武小心翼翼道。

    此刻,星辰武心知肚明,我我今日想要从仙剑宗将林浩带走,已是不可能,还不如先行离开,以免再生变。

    “呵呵,星辰家的,你来仙剑宗容易,但若要想走,可就没那么轻松。”

    眼见星辰武道要带星辰家众人离开,林浩冷声笑道。

    “小畜生,你说什么!”

    听林浩此言,星辰武顿时冷道。

    “老畜生,我说你今日离不开仙剑宗。”林浩嘴角微微上扬。

    还不等星辰武继续开口,金袍老者却道:“小家伙,千万不要如此嚣张狂妄,否则你定是要吃大亏。”

    金袍老者方才对林浩宠辱不惊的性格十分是欣赏,便是面对灵主级强者的威逼也没有丝毫胆怯,但此刻却仗着清幽的势,如此狂妄,金袍老对林浩的印象瞬间一落千丈。

    “我若不如此,只怕你和清幽这次,就要白来了。”林浩看向金袍老者,含笑道。

    闻声,金袍老者的面色顿时沉了下去。

    “如果是天魔殿培育的势力呢。”林浩也不继续卖关子,若要将清幽仙子的师尊得罪,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天魔殿?!”

    从林浩口提及天魔殿,在场众人都是一惊,尤其是那星辰武,心微微一凉,涌出不祥预感。

    “放肆!林浩,岂容你在此处信口开河!”金花长老冷喝。

    “无妨,让他继续说下去。”金袍长老饶有兴致。

    他们这次来,正是因为昨日听仙剑宗太上长老提及的‘四煞凶阵’,此刻又从林浩口听见天魔殿,自然是要问个清楚明白。

    “前辈,相信你已得知,仙剑宗附近的几大城池,都被天魔殿使用‘四煞凶阵’所屠,其真正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恢复那老殿主的元气,那老殿主重生不久,现在还很虚弱,用‘四煞凶阵’,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林浩说道。

    “嗯……你说的不错,昨日你们太上长老便将这个消息传去了大联盟国,我云海宗最先得知,所以要来一问究竟。”金袍老者点头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