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数月之前,天魔殿老殿主重生一事,早已被大联盟国各宗门所知晓,联盟公会也十分重视,但凡有任何蛛丝马迹绝不会轻易放过,更不提这次天魔殿启用了‘四煞凶阵’,天都国数大城池。

    强势时期的天魔殿,实力强大无边,轻易便能够通知大联盟国度和小联盟国度,如今他们老殿主还在虚弱时期,定要趁此机会斩草除根,绝对不能让天魔老殿主恢复元气,一旦他重回巅峰状态,无论是大联盟国还是小联盟国,都有灭顶之灾,必然会重新被天魔殿的恐惧支配。

    ≈《猪》《猪》《岛》小说huHudAObsp;  此刻,从仙剑宗一位核心级弟子口提及天魔殿的消息,金袍老者自然好奇。

    “师尊,林浩曾经见证了天魔殿老殿主的重生,对天魔殿有一定了解,他的话倒可信。”站在金袍老者身后的清幽仙子,开口说道。

    “嗯,这点为师已清楚。”金袍老者点了点头,看向林浩:“小家伙,别卖关子了,挑重点说。”

    “好,前辈,此刻在我们当,便有天魔殿暗自培育的世俗势力,这股势力八成已经渗透大联盟国和小联盟国的各大宗门,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极有可能会被天魔殿掌握。”林浩微微一笑。

    “我们当有天魔殿培养的势力?!”

    听闻林浩此言,金袍老者顿时一惊,莫不成他的意思是,在这仙剑宗内,便有天魔殿培育的势力在此?

    当下,金袍长老一眼扫过在场众人,强烈的威势,压的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仿佛被一块千万斤的巨石压在胸口处,难以言喻。

    “放肆!”金花长老大怒:“孽畜,玄海宗贵客在此,岂容你胡言乱语!”

    “呵呵,金花长老,若老夫未让你说话时,不知可能安静一会。”金袍长老面带笑意,目光落在金花长老身上。

    刹那间,金花长老全身一震,那金袍老者的威势滔天,在这股威势之下,她竟提不起丝毫的反抗之心来。

    见金花长老不再多嘴之后,金袍老者这才收回威势,此地毕竟是仙剑宗,他也不好太过强硬。

    …………

    此刻,星辰武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那小子口口声声说有天魔殿暗培育的势力在他们当,但一位仙剑宗的弟子,又如何能够知道他们星辰家的秘密?!这绝对不可能!

    “金花长老,还有诸位,星辰羽对我而言,可杀,也可不杀,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星辰羽为何一定要死吗。”林浩别有深意的看向星辰武。

    闻声,金花长老冷哼一声,有了前车之鉴,她现在可不敢在金袍老者面前多话,这林浩给她下套,自己又如何看不出来。

    “林浩,究竟为何?”周长老忍不住开口问道。

    “周长老有所不知,星辰羽便为星辰家派入仙剑宗的细作,而星辰家,则是天魔殿暗培育的世俗势力!”林浩看向星辰武和星辰家众人,一语惊天。

    随着林浩的言语落下,全场哗然一片,不可置信。

    “星辰家是天魔殿暗培育的世俗势力?!这如何可能,那星辰家也是有近两百年历史的老牌世家,怎么会是天魔殿暗培育的势力?”

    “林师兄这般说,会不会太果断了一点,星辰家在小联盟国也算有些名气,据说和天都皇族都有些渊源,怎么可能和天魔殿有关系……”“林浩师兄,虽说星辰家的确不对,但你这样说,是否有些不负责任了。”

    不少内门弟子议论纷纷,天魔殿培育的势力,这个罪名谁人能够背负的起?!

    “小畜生!你……”金花长老本想说些什么,不过见金袍老者忽然看向自己,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重新吞了回去。

    “小杂碎,你杀我星辰家弟子长老,现在又含血喷人,想借玄海宗前辈的手屠了我们整个星辰家,你小小年纪,好歹毒的心肠!”星辰武怒视林浩,神色悲愤。

    “林浩师弟,这种话可千万不能乱说,这是你和星辰家的恩怨,但天魔殿培育的势力,这个罪名实在事太大,不仅仅是几条人命就能够解决的。”凌风蹙眉道。

    一旦金袍老者相信了林浩的话,那么星辰家一族必会满门遭屠,同天魔殿挂钩,这罪名得有多惊人。

    对此,林浩冷声道:“林某人所言,句句属实,说他星辰家为天魔殿所培育的势力,那他星辰家便是如此,由不得狡辩。”

    “好,小畜生,你说我星辰家是天魔殿暗培育的势力,我儿星辰羽是派入仙剑宗的细作,你可有什么证据!”星辰武冷喝道。

    提及证据,在场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林浩身上,既然林浩口口声声说星辰家和天魔殿有莫大关联,那起码需要拿出证据来,总不能仅靠林浩片面之词,还是需要拿出证据来才可。

    “嗯……星辰家说的也有道理,小家伙,你安了如此大的罪名给星辰家,那你也需要拿出证据来才可。”金袍老者淡淡说道。

    “我没证据。”林浩耸了耸肩,没有丝毫犹豫,干脆直言。

    此话一出,众人愣至当场,林浩未免也太嚣张了些,没有证据的事也敢说出口?!

    “林浩,你没有证据,等同在诬陷星辰家,看来你是想借着玄海宗前辈的手,为你除掉星辰家这个眼钉肉刺了。”此时,杜怀长老开口,这句话显然是说个金袍老者听,一旦金袍老者震怒,或许会当场将林浩掌毙,退一万步而言,即便金袍老者不在管林浩的闲事,星辰武也会顷刻间将林浩斩杀。

    “呵呵……杜怀长老,你们如此袒护星辰家,莫非……”林浩别有深意的盯着杜怀长老,偶尔还看向一旁的金花长老。

    “孽障,你胡说什么!”

    “林浩,你是想找死不成!”

    当下,杜怀长老和金花长老同时一怒。

    对两位长老的震怒,林浩视而不见,冷冷一笑:“两位长老因何如此动怒,我可什么都没说。”

    “你!”

    金花长老和杜怀长老两人虽然心怒火滔天,但却又哑口无言,林浩的确没说什么,反而他们两人有些失态。

    …………

    “玄海宗前辈不要听这畜生胡说八道,我星辰家在天都国也是百年世家,无比清白,又怎么会和天魔殿那种邪道势力扯上丝毫的关系!这畜生分明是想借前辈的手,置我星辰家于万劫不复啊!”星辰武又急又怒,看向金袍老者道。

    而然,金袍老者却没有给与任何回应,好似陷入沉思。

    “林浩,这种事情千万不可胡言,你若是有证据便交出来,若是无证据,就此闭口。”清幽仙子提醒道。

    “证据我现在没有,可若没有证据,大姐姐便不信了我吗。”林浩看向清幽仙子,微微一笑。

    当初,两人流云城附近的山脉相遇,那时清幽仙子在疗伤,林浩误闯清幽仙子疗伤的山洞,更是看光了她的身子,导致险些被清幽仙子击杀,好在那时林浩脑子转得快,成功忽悠住了清幽仙子,一直到如今,也算是有些交情了。

    “前辈……我明白了,一定是这小子,他猜他才是天魔殿派入仙剑宗的细作!”忽然,星辰武说道。

    还不等金袍老者开口,清幽仙子却忽然走上前去,看向星辰武:“由不得你胡言乱语,林浩同天魔殿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杀过天魔殿势力之人。”

    清幽仙子当初被天魔殿邪魔势力追杀,林浩出手相助,将那邪魔斩杀,这件事到现在还深深印在清幽仙子的脑海之。

    而且,当初天魔殿老殿主复活,也是因为林浩的关系,她和那位叫叶馨的魔女才得以脱困,这天下人都是天魔殿的势力,林浩也绝不可能。

    “仙子就这般肯定?”星辰武眉头一紧,暗暗猜想眼前这位玄海宗天才弟子,究竟和林浩是什么关系。

    “不错,我便敢这般确定,他和天魔殿没有丝毫关系,我可用性命为他担保。”清幽仙子冷哼一声。

    星辰武听清幽仙子将话说至这个份上,自然也是无言以对,他倒打一耙的计划显然无法成功。

    对于自己的徒儿,金袍长老自然十分相信,也曾听说过,林浩以往出手杀过天魔殿的势力,救下清幽一命,所以对林浩也没有生命我怀疑之心。

    “不管这小家伙有没有证据,但各大宗门有天魔殿派入的细作,这件事应当属实。”金袍老者从沉思回过神来。

    且不论其他宗门如何,只说他们玄海宗,每次发现一处天魔殿据点,等宗门高层和弟子赶到时,据点内必然空空如也,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数次,若要说是有细作潜伏在宗内,的确说得通。

    “只不过,小家伙,你若要拿不出星辰家为天魔殿培育势力的证据来,今日老夫也没法护着你,你和星辰家的恩怨,就自己去了结吧。”金袍老者挥了挥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