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星辰武和族一干高层被留在仙剑宗内,金袍老者和清幽仙子两人则是离开仙剑山,接受林浩的意见,前往星辰家勘察一番,若是能够发在星辰家发现蛛丝马迹那则最好不过,否则的话,金袍老者定要重返仙剑山,好好将林浩教训一顿不可。¢£,

    此时,星辰武看向林浩,目光阴狠至极。

    他星辰家内的的确确有着和天魔殿往来的证据,并且族内还常住一位天魔殿的小高层,若那玄海宗的金袍老者去了星辰家,必定能够看出个究竟来,对于他星辰家而言,等同于灭顶之灾!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眼前那小子所造成………

    星辰武并不清楚,林浩是如何知晓星辰家和天魔殿往来的秘密,但此刻他已经不关心,今日无论如何,哪怕是死,也定要将那小畜生斩掉脑袋!

    当下,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正在私语,星辰武我不动声色的朝着林浩身前移去,凭他灵主级的实力,想要斩杀仙剑宗一位核心级弟子,如同捏死一只蝼蚁般简单,大可在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未来得及反应时将砍下林浩的首级。

    就在此刻,趁着两位长老还未有任何防范之心时,星辰武整个人化作一道狂风虚影,那滔天的气势宛若倾泻的洪流般涌现而出,将不远处的林浩淹没。

    “邪骨一字!”

    刹那间,只听星辰武怒喝,当下一指狂点而出,指劲化作一道肉眼可见红光,那凝聚的红光乃是怨气而形,狠毒无比,但凡被擦破丝毫的皮发,林浩将会彻底化作一摊血水,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红芒煞气镇压一方天地,眨眼间化作数米血色头颅,一双狠戾的眸散出无尽邪光,大口吞吐八方灵气,威势骇人到了极限。

    此时,金花长老和杜怀长老两人对视一眼,旋即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朝后方退去,这股邪意的力量,具有惊人的腐蚀性,莫要说林浩,哪怕是仙剑宗的高层长老,若被那血光所触,只怕半个身子都要化作血水!

    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的反应速度也是奇快,在那血色头颅吞吐的灵气化作血光之前便已退避。

    “天魔殿的秘技………邪骨咒法!”

    见状,周长老瞳孔一缩,神色有些骇然。

    “果然是天魔殿势力!”清尘长老惊道。

    原本,两位长老对林浩之言还是半信半疑,若旁人要说星辰一族为天魔殿暗所培育的势力,清尘长老和周长老定是一万个不信,但这句话从林浩口说出,倒是多出了几分可信度,但一切还需查证。

    只不过,此刻那星辰武施展出天魔殿的秘技《邪骨咒法》,已经完全能够证明,他星辰一族必然和天魔殿有着莫大的关系,《邪骨一字》这般凶狠毒辣的功法又是如何修炼而来!

    “不好,他的目标是林浩!”

    忽然,清尘长老所见,那原本朝着他们两人逼近的血色头颅,速度飞快,若一道极光,已是朝着林浩所在的方位疾闪而去。

    凭着他们两位长老的实力修为,想要承受这等毫无人道之言的狠毒功法,也是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林浩的实力修为,仅是被那红光触碰到一丝一毫,整个人将会化作血水,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混账!!!星辰武,你星辰一族是想被灭族!”清尘长老一声怒喝,体表涌出阵阵玄妙至极的灵气,整个人仿佛瞬间高大了不少,瞬间朝着林浩飞跃而去,定是要将林浩救下来不可。

    目前清尘长老已经能够确定,星辰家必然和天魔殿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今日若是让星辰武道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将林浩斩杀,那仙剑宗的颜面何存,他们又如何能够对得起死去的紫韵长老!!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发生!

    清尘长老的速度极快,比起那血光凝聚形成的血色头颅也是快出几分。

    见状,周长老这才放下心,凭清尘长老的速度而言,定能赶在邪骨一字之前,将林浩救下来。

    忽然,清尘长老人至半途时,那血色头颅大口一吐,自口喷出阵阵具有强烈腐蚀力量的邪气,那邪气好似融入至了空气内,欲将清尘长老镇压其。

    他们星辰家所剩下的时间已是不多,在玄海宗那位金袍长老赶至之前,若能够斩杀一位仙剑宗的高层长老,也算不错,既然星辰家注定要被覆灭,那定要在仙剑宗撒点野!

    “哼!”感受到邪气的侵袭,清尘长老一声重重冷喝,庞大的混元力量如同一尊远古巨兽,硬生生将邪气逼退数寸距离,暂时无法近身。

    就凭清尘长老的实力修为而言,也只能够将这股邪气逼退,但想要驱散,除非太上长老亲自出手,否则绝难做到。

    “这就是灵主级力量,参悟了天魔殿的狠毒邪功之后,实力更上一层楼,哪怕是清尘长老,也无可奈何吗………”方易眼精光闪现,口呢喃。

    “强的并不是星辰武本人,他的实力修为和清尘长老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个层次,只是那天魔殿的秘法《邪骨秘技》实在太过恐怖,当年天魔殿全盛时期,能够支配小联盟国和大联盟国,乃至黄荒大陆一段悠长岁月,也不是没有道理………”凌风开口,若有所思。

    他们这些仙剑宗的核心级弟子,虽然实力强大,但面对星辰武根本没有一战之力,更不提那狠毒的秘法《邪骨一字》,哪怕是清尘长老,不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退避舍,不敢触其锋芒。

    “星辰武住手!”周长老怒声喝道。

    目前,在星辰武周身,数颗血色头颅漂浮在虚空,如同自身护法大将,星辰武有自知之明,凭他的实力的而言,根本无法同仙剑宗的灵主级强者对抗。

    武者境界,有五大地门,突破地门,到达极境之后则迈入十方天门境,每一道天门玄之又玄,乃是荒古时代的大能所统称的神武极境。

    仅是第一道天门便分为两大层次,一为灵主级,二为灵王级,而第一层次的灵主级强者,还要分作大境。

    第一境灵主,灵气贯穿体内的眉心神庭,世人号称神庭灵主。

    第二境灵主,灵气贯穿体内紫薇,世人号称紫薇灵主。

    第境灵主,灵气在体内完成一个大周天,贯穿鼎真,灵力开始质变,举手投足,可毁灭一方天地,世人号称鼎真级灵主!

    而然,第境灵主还仅仅是个传说,武道世界何其昌盛,一般而言,武道天赋上佳的武道天才,修炼到第一境的神庭灵主,便已十分困难,少部分修炼至第二境紫薇灵主之后,便朝着灵王级开始冲刺,而第极境,号称鼎真级灵主,很少出现,在黄荒大陆,千万年还不曾出现过传说的鼎真级灵主。

    据说,修为达到鼎真级,实力修为便已无限接近灵王级强者,若是由鼎真灵主突破至灵王层次,实力将会数倍增加,普通灵王级强者,若是同由鼎真灵主晋升而成的灵王交手,很难撑得住十招……

    每一道天门境界,千变万化,隐藏的境界修为如同人体的奇经八脉,无比玄妙,就如同鼎真级灵主,切不说是在黄荒大陆这种一方小地域,即便是在传说的海外圣地也十分罕见,绝难出现。

    林浩前世的顾长风,第一道天门时,也只不过达到紫薇灵主极境,对于鼎真级,也未有幸能够涉及。

    那星辰武,进入灵主级已有十数年时光,但依然只是一位神庭灵主,体内灵气仅贯穿眉心神庭,还未找到体内滋味所在,而清尘长老则是神庭灵主巅峰,半只脚已迈入紫薇灵主境,其能够是星辰武能够相提并论。

    也正是如此,星辰武这才将周身处布上邪骨一字的秘法,否则那清尘长老将能轻易将他斩杀。

    “老奸巨猾的东西……”周长老眉头紧皱,短时间内想将星辰武斩杀根本不可能,在此之前,林浩早已挫骨扬灰,或是化作一摊血水……

    “林浩,小心!”

    眼见那血色头颅飞速奔向林浩,口喷吐出阵阵邪光,清尘长老急忙提醒。

    而然,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皆被血光所充斥,林浩早已退无可退,只能被血光所淹没,化作其的一部分。

    “哈哈哈,我星辰家无法生,你们也亦如此!”星辰武疯狂大笑,斩杀林浩之后,他的目标便是仙剑宗这些弟子!如论如何,也得让仙剑宗元气大伤!

    “吃他的大鸟!吃他的大鸟!”此时,贱鸟在林浩肩头撒泼,眼瞅着势头不对,双翅一振,朝着远处飞去。

    “你要走也带上我啊!”见状,林浩顿时一愣,那贱鸟力道奇大无比,自己与它相比也差了不少,可是这贱鸟却贱到极致,哪里将他当成主人,见死不救似乎是贱鸟的本性,若日后有机会,林浩定要找它好好算一算这笔账才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