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将额头冷汗擦掉,同杨明四目对视,两人从各自眸内惧之色。林浩面无表情,两位外门弟子,继续朝前方走去。“小子,你不要嚣张!”李春指着林浩,一声怒喝。而然,林浩却头也不回,完全将他们当成了空气。李春虽然狰狞凶煞,但只限于他的嘴巴厉害,连他也不知自己因何不敢追上去狠狠教训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雏儿’。至于那杨明,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心不知想些什么。此刻,两人谁也不敢继续上前将林浩拦下,心总觉得那新人弟子很是诡异,尤其配上那一头银白长发,更是如此。…………千米之外,两位男女正在极力安抚一只身形硕大的凶手,女子不时眉头深蹙,男子则满脸怨怒之色。“青枫师兄,这已经是第只了……之前接下灵兽谷任务时,可不是这样说的,我们自己的日常任务都还为完成……”很快,女子的目光落在男子身上,口吻略有些焦急。“罢了,将这只凶兽打扫干净,然后我们就离开。”男子沉吟片刻,旋即加快手上动作。“可是,童师兄那边如何交代……”女子神色担忧。提及‘童师兄’,男子神色也顿时一变。‘童师兄’进入仙剑宗不过数月时间,如今已是仙剑宗外门第一人,实力修为虽比不上从内门被罚至外门思过的张铭,但成为内门弟子也是迟早之事。“青枫师兄,这任务显然是童师兄故意戏耍我们,可若不完成,只怕童师兄也不会轻易就这样放我们离开。”女子开口说道,心思重重。闻声,男子青枫叹了口气:“周月师妹,抱歉,若不是当初一时昏头,冲撞了童师兄,你也不会随我在灵兽谷被他戏耍。”周月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言。正当青枫还想说些什么,眼前却是一道人影晃过,眼前有银白色的发丝飘扬,还不等青枫细丝却已落下。“你是……”周月见到林浩,当即上下打量,她这位男子,不知为何,却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而这种熟悉却又参杂了一丝陌生在内。青枫见林浩身上所穿竟为世俗衣物,当下也忍不住奇怪万分,他从不记得自己曾和一位满头银白发的少年相熟,而且之人所穿衣物,更不可能为仙剑宗弟子,应该是刚入门的新弟子,还是那种未来得及更换衣物的傻狍。当下,青枫忍不住多打量了林浩数眼,便是这一打量之下,青枫的猛然大惊,眼前这位银白发丝的少年,不知为何,竟是越熟。“你……你是……你是……!”忽然,周月神色激动,呼吸也变得明显急促。曾经的那位少年,早已离开外门,仿佛成为了外门的一段传奇故事,本以为,此生都未必能能够再见到那个笑起来很迷人的少年……“周月师妹,许久未见,近来可好。”林浩月,嘴角微微上扬,柔声笑道。“好……好……好……好想林师兄啊……”周月浑身颤抖,不知哪来的勇气,竟是一把扑进林浩怀,红了双眼,好似最心爱的宝物,失而复得。“这……”被周月这般一扑,林浩有些茫然,但也未阻拦。“林师兄,真的是你,你竟然回来了!”青枫满脸惊诧,有些不可置信。林浩当初和岳高兰一起进入内门,现在算算,大约也已有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而外门和内门,虽都在仙剑山内,但严格来说,却又等同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无论是林浩也好,岳高兰也罢,周月同青枫都已太长时间没有见过,险些快要遗忘。“嗯……今日刚巧有时间来此处办些事,所以回来们。”林浩点了点头。当初林浩在仙剑宗外门,同青枫和周月还算走得近一些,若要说朋友,倒能算得上,只不过未想到两人过了近半年之久,依然还在仙剑宗外门。“林浩师兄,你这怎么回事……该不会被逐出宗门了吧?”青枫见林浩身上的世俗服装,忍不住开口问道。对此,林浩微微一笑,也没有太多解释。…………“周月,青枫,你们两人还不去快些干活,若一会童师兄回见如此,恐怕又是要先责怪我……可千万别让我太难做。”就在此时,后方走来一位少年,冷声笑道。“赵勤,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童师兄还派你来监视我和周月?”听闻那男子所言,青枫顿时蹙眉道。“呵呵……这人还是得有些束缚,童师兄让我们是正确的决定,否则你和周月的效率岂不是太低了些,还有八只凶兽需要打理,想要叙旧,我晚些为好。”赵勤微笑道。“他娘的,老子是人又不他娘的是牲口,还需要旁人活……”话至半途,青枫却是忽然一愣,近乎吼道:“赵勤,你刚才说什么?!还有八只凶兽需要我和周月师妹打理?!”“嗯……”男子赵勤很是干脆的点了点头:“你也不必如此吃惊,方才你没听错,的确还有八只凶兽,所以我说,让你们不要偷懒,赶快去干活。”“赵勤,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灵兽山谷的日常任务,可是你亲自委托我和周月师妹,当时也并未同我说真正的委托人其实是童师兄……好,这暂且不提,可你昨日也未严明有十二只凶兽需要打理,就算我和周月师妹不吃不喝不休息,打理到明日也打理不完!”青枫面色微红,大声理论。谁知,男子赵勤却是冷冷一笑,对赵勤之言嗤之以鼻,满是不屑道:“青枫,你脑子应该没受到过什么打击才对,莫不成你做什么事都需要我来提醒,你吃饭的时候,怎不见也需要我来提醒。”“赵勤,你简直强词夺理!”周月怒道。“呵呵……强词夺理?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道理可言,道理再大也没有拳头大,是你们自己蠢,总不能怪旁人比更加聪明谢吧。”赵勤很是平静的月和青枫两人,随后,目光才落在林浩身上。“小子,既然你认识周月和青枫,便同他们一起留在这里给剩下的八只凶兽打理,便算作你的日常任务了,不过你可得仔细一些,若要是有任何纰漏,日常任务未完成,你可是要挨拳头和鞭子的。”赵勤打量林浩半响,随后开口说道。“日常任务……”林浩若有所思,半年多以前,他第一次日常任务,不正也是仙剑宗的灵兽山谷内吗……见林浩不声不语,赵勤倒也不在乎:“小子,我真希望你不是一个聋子……”“小家伙,你的废话,未免有些太多了。”正当赵勤还在喋喋不休时,林浩打断他的话,略有些不耐烦。如今的外门,和以往的外门也未有什么两样,若这般狗仗人势的东西,在任何一处宗门也不会缺。随着林浩的话音落下,赵勤的面色立时一变,眼前这满头银白长发的新人弟子,竟称他为‘小家伙’!尤其语气和神态,简直丝毫未将他放在眼。“呵呵……有趣,果然有趣,无知者无所畏惧,说的便是你这种人。”赵勤点了点头,眼满是玩味之色,紧紧盯着林浩。“你叫赵勤……去将夜北执事找来,实在不行,让你们那位张铭师兄叫来也可。”林浩不耐烦道。显然,这青枫和周月两人定是被外门的巨头弟子为难,林浩自然是要为两人出头。“夜北执事……张铭师兄……”听闻林浩之言,赵勤愣了愣神,乃至有些不可思议,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四周一些外门弟子哄堂大笑。夜北执事是什么身份,这新人小子口气简直大上了天,竟敢让夜北执事前来见他,不止如此,他还要让张铭亲自前来见他,简直嚣张到极限。之前那位柳姓师姐和数位外门女弟子,纷纷大惊失色,他刚进入外门便敢如此嚣张,口口声声让夜北执事大人同张铭师兄来灵兽场见他……根本就是不知死活!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