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兽谷内,外门来此进行日常任务的弟子也算不少,当听闻林浩的狂言之后,纷纷将目光落在他身上,众人表情各异,无人能够想的明白,那位刚入门的新人弟子,究竟哪里来的自信,竟敢直呼夜北执事大人和张铭师兄的名讳,甚至让他们来灵兽谷见他。??

    赵勤仔细打量林浩,心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看林浩,似乎也呆傻,心智应该健全,可说出口的话,让人匪夷所思。

    “小子,你真的要让夜北执事大人和张铭师兄来见你?”赵勤饶有兴致,眼神色玩味不已。

    “去吧。”林浩懒得同这几位外门弟子多说废话,若不是因为周月和青枫两人,他根本不可能会在此处停留。

    “夜北执事我可不知在何处,但张铭师兄倒是可以帮你叫来,不过,到时候会生何事,师兄我可不能保证。”赵勤冷冷一笑。

    不少外门望向此处,若等会儿赵勤真将张铭师兄叫了来,后果不堪设想,那新人小子在想全身而退,怕是困哪了。

    整个人仙剑宗外门,张铭可谓一手遮天,谁人也不敢得罪张铭,那些外门原巨头,见到张铭也要恭恭敬敬,就算外门执事,也很少会管张铭的闲事,毕竟张铭的身份不同一般,乃是内门弟子。

    “赵勤师兄,林师弟刚刚才进入宗门,还不懂规矩,可千万不要惊动张铭师兄,还不至于如此!”人群,某位长相甜美的女子上前几步,看向赵勤道。

    闻声,赵勤嘴角微微上扬:“好啊,静儿师妹,不如你半夜来我房内,通我彻夜长谈如何。”

    “你……”

    听闻此言,女子顿时一愣,等明白赵勤话之意后,恼羞成怒:“下流!”

    “哼,如今这外门,乃是张铭师兄的天下,竟然这新人不知死活让张铭师兄来见他,我岂有不成全的道理。”赵勤一声冷哼,同后方弟子私语几局。

    ………

    “生了什么事,今日圣兽谷竟这般热闹?”某位黑衣少年,大步朝人群走去。

    见黑衣少年,众人迅退向两边。

    “嘿嘿,傲天师兄,今日外门来了一位新人弟子,可怎知是个白痴,刚进入外门便无比张扬,惹怒了张铭师兄。”某位弟子出声笑道。

    以往一些世家公子刚入宗门,虽然嚣张了一些,但还有限度可言,至多只是不开眼得罪一些师兄师姐,而今日才进入宗门的白小子,狂妄到毫无边际,居然让内门师兄张铭乃至夜北执事大人来见他!

    “哦………有趣,竟还有这种事情,我倒要去见识见识那嚣张的小子。”王傲天冷笑不已。

    这王傲天在仙剑宗外门已有半年多,乃是当初和林浩同一批进入仙剑山的弟子,以往还和林浩有过一些恩怨。

    王傲天大步向前,目光落在千米之外的白新人身上仔细打量。

    路至半途,王傲天整个人却是忽然一愣,越是打量越是觉得那新人非常眼熟,好似在何处见过。

    大约两个呼吸的功夫,王傲天双瞳猛然一缩,身躯不由自主开始颤抖,额头冷汗若断线珍珠般滴落。

    “是他……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啊!”王傲天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朝后方退去。

    不远处那白男子,虽然身高比半年前高了一些,墨染长变成银白诡色,五官更加清秀立体,但王傲天绝对不不会认错,那所谓的新人弟子,便是半年前便已进入内门的………林浩!!!

    林浩,在整个仙剑宗外门,是近代传奇人物之一,在仙剑宗外门,以绝对的嚣张狂妄著称。

    只不过,林浩自从进入内门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仙剑宗外门,今日怎会在灵兽谷现身,又是谁人说他为新人弟子?!

    “赵勤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找死啊!”王傲天目光看向八方,现在怕是只有张铭师兄现身,才能将林浩摆平,毕竟他们两人都是仙剑宗内门弟子。

    “傲天师兄,你这是这么了?”方才称林浩为新人弟子的少年,见王傲天神色不对,略有不解的问道。

    “滚!快给我滚去将张铭师兄找来!”王傲天怒道。

    “是是是……傲天师兄我这就去……”那少年却有些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对王傲天的话有任何质疑。

    此刻,王傲天心急如焚,那赵勤乃是他在外门的头马,今日得罪了林浩,若等会儿林浩追究起来,自己岂不是要遭殃?!

    正当王傲天心急如焚时,人群传来一声惊呼,某位白袍男子面表情,出现在众人视线之。

    “张铭师兄!”

    “张铭师兄好!”

    “师妹见过张铭师兄………”

    看那白袍男子出现,近乎所有外门弟子目光内无比敬畏,内门弟子,对他们而言,太过遥远。

    “听说,有新来的小子要见我和夜北执事。”张铭一眼扫过全场,淡淡开口。

    “张铭师兄,就是那小银白的小子!”某弟子走至张铭身前,满脸讨好笑意,指着林浩道。

    “哦………”张铭的目光缓缓落在林浩身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

    他到来仙剑宗外门已有两个月时间,还从来未见过如此嚣张狂妄的新人弟子。

    “林浩师兄,他就是张铭,和你一样,都是内门弟子。”青枫附耳林浩,小声说道。

    在周月和青枫两人看来,张铭应该奈何不了林浩才对,毕竟两人都属于内门弟子。

    林浩瞥了张铭一眼,觉得有些眼生,并不熟悉。

    不过也是,仙剑宗内门弟子,核心级有十八人,精英级数量则十分之多,而外门普通弟子,足足有数千人,林浩又如何每一位都能认识。

    张铭打量林浩数眼,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林浩却抢先道:“你就是张铭了。”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灵兽谷附近弟子顿时安静了下来,那满头银白的新人小子,在张铭师兄面前竟也敢这般嚣张狂妄,直呼张铭名讳不说,语气神态居然给人一种至高无上的‘错觉’,就如张铭在他眼根本不值一提。

    闻声,张铭的表情瞬间阴沉,他在外门许久时间,还未有哪位弟子敢这般同他说话。

    “小子,你真的有趣,你叫何名。”张铭盯着林浩,道。

    “怎么,张铭师兄你不认识他?!”青枫神色诧异,心有些慌乱。

    本以为,林浩和张铭同为内门弟子,两人应该互相认识,说不定还有些交情,若是如此,他和周月以后在外门的日子也会轻松不少。

    而然,看张铭的神态语气,压根就不认识林浩。

    连林浩也有些意外,若张铭为仙剑宗外门弟子,应该认识自己才对……

    仔细一想,这张铭被罚入外门已有数月时间,或许真没见过他。

    “他算是个什么东西,我还得认识这样的跳梁小丑吗。”张铭神色阴霾,冷冷说道。

    此话一出,周月和青枫两人顿时打了个激灵,不知如何回话。

    “小子,你方才不是还让夜北执事过来见你吗,别着急,夜北执事马上边便到。”张铭平息自己心的火气,他好歹也是内门弟子,若对一位今日刚入宗的新人动手,传出去,未免太掉了身份,而且,这也不需要他们出手,依照夜北执事的性格,岂能容忍这样嚣张狂妄,毫无规矩的弟子。

    “若夜北来此,便让他在此处稍等片刻,就说我一会来见他。”林浩算了算时间,此刻欧阳朽副堂主应该已将灵兽放出,自己还是需要先前往一趟灵兽深谷。

    眼见林转身便走,张铭顿时一声冷哼:“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将他绑了!”

    闻声,赵勤等数人立即走上前去,将林浩团团围住。

    远处,王傲天满头大汗的,心想那赵勤等人还真是不知死活,林浩和张铭一样,那也是仙剑宗内门弟子,两位内门弟子生争执,外门弟子敢掺和,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王傲天心庆幸不已,幸好自己知道林浩的身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那新人小子,实在太狂妄,太嚣张!直呼夜北大人的姓名,直呼张铭师兄的名讳,我还从来未见过这样的新人!”

    “那家伙……不会真的有什么靠山吧……否则怎如此大胆?”

    “能有什么身份,除非和外门执事大人有些关系,不过,就算是外门执事血脉相连的亲人,咱们外门弟子不敢招惹,可张铭师兄来自内门!就算外门执事也不好过多干涉,况且,如何真的和执事大人有什么关系,执事大人一定会提前打声招呼的。”

    “哼,那小子一看就是世俗大世家的少主人物,平日里嚣张惯了,来到宗门这之后还是如此,这样的弟子,几乎每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两位,有什么好奇怪的!”

    此刻,灵兽谷众弟子见林浩被赵勤等人团团围住,议论纷纷,狂妄归狂妄,嚣张归嚣张,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