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新人弟子,在仙剑宗内应该低调一些,若太过嚣张狂妄,不说执事大人是否会出手教训,便是外门的巨头级师兄也会亲自教一教这宗门内外的规矩。?

    在众人看来,那满头银白的小子,便是太过嚣张狂妄,导致要吃大苦头。

    林浩被赵勤几人拦住,当下眉头一蹙,这些外门弟子也好,张铭也罢,难道一个个都是傻子不成,按照他的表现而言,如何看也不该像一位新进仙剑宗的外门弟子,这些人,失去了思考能力,出门难道都不带脑子吗。

    “呵呵……小师弟,不知你的父母可曾教导过你长幼有序,尊卑有别?”赵勤看着林浩,轻轻笑道。

    “长幼有序,尊卑有别,看来你们也都懂。”林浩面色平静。

    “看你的表现,似乎也丝毫未将执事大人和各位师兄师姐放在眼,既然如此,那师兄们只能教教你做人的道理了。”言罢,赵勤朝身旁几人使了个眼色。

    像是这种刚入门的新人弟子,如此不懂规矩,让其卧床数月,月时间一过,立准被丢出宗门,而这一切也都是内门师兄张铭的意思,就算执事大人也不会怪罪到他们身上。

    刹那间,四五位外门弟子当即动手,要将林浩制住。

    而然,赵勤几人只见眼前白影一闪,旋即便传来那数位弟子的惊呼和惨叫声。

    无人看见林浩何时出手,等众人回过神时,那几位对林浩出手的弟子已横飞了出去,而林浩却还站在原地,就如同从未动过丝毫。

    “这……怎么……!”赵勤愣在当场,根本不知生了何事,甚至双眼还有些茫然的扫过八方。

    “小家伙,你懂尊卑和长幼了吗。”林浩看着赵勤,淡然开口。

    “是你?!”闻声,赵勤大吃一惊,满脸震撼和不可置信之色,难道方才便是眼前这位新人弟子动的手……可这如何可能,他根本就未看清!

    “傲天师兄!”忽然,赵勤的目光正落在王傲天身上,当即开口喊道。

    赵勤心清楚,他连那满头银白的新人弟子如何出手都未看清,绝对不会是对手,而外门巨头师兄王傲天也在此处,最好是让王傲天出手。

    闻声,不少人的目光纷纷落在王傲天的身上,包括站在一旁的林浩。

    …………

    “这新来的师弟,实力不错啊!竟连赵勤师兄几人都不是对手,莫非已达到第四道地门的‘小丹境’巅峰?!”

    “该不会是‘大丹境’吧?!”

    “大丹境又如何,傲天师兄的实力修为已达到‘大丹境’巅峰修为,最多数月之内,必能成功进入内门,若是傲天师兄出手,对付那白毛小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儿戏。”

    “不得不说,那小子的确有资格猖狂,实力比起大部分巨头师兄还要强的多啊!”

    “话虽如此,只可惜外门有张铭师兄在,谁也翻不起任何风浪来!”

    此时此刻,王傲天被众人注视,后背早已被冷汗打湿,心早已将赵勤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想死便自己去死好了,好死不死的竟还要拉上自己,那所谓的白头新人,可是林浩!仙剑宗外门的传奇,用时最短踏入内门的弟子之一!让他这位外门弟子去对付林浩?!且不说王傲天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林浩,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能够胜的了林浩那又如何,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等同于两个世界的人,身份何其悬殊!

    王傲天在过不久便要进入内门,而林浩在内门已有半年时间,肯定结交了不少内门弟子,到时候林浩只需要交代一声,谁知道有多少和他关系较好的内门弟子会出来好好‘招待’他王傲天?!

    最重要的一点……他不可能打得过林浩啊,绝对不可能!

    当下,王傲天装作未听见,一个眨眼便消失在了人群……

    等赵勤再去找王傲天,哪里还能够找得到他。

    “不要再来烦我,乖乖呆着。”林浩瞥了一眼赵勤和张铭,大步朝前方走去,带着周月和青枫。

    “张铭师兄……师弟我……”赵勤白,王傲天不知去了何处,凭他一人绝对不会是那新人弟子的对手。

    “废物。”张铭看也不看赵勤,一步踏出,横跨数十米,瞬间将林浩和周月人拦住。

    “放肆的东西!”张铭也不废话,当即朝着林浩狠狠拍出一掌。

    这一掌掌势惊人,虚空荡出一丝肉眼可见的涟漪。

    感受到张铭一掌的恐怖,周月和青枫两人面色顿变,身体本能的颤抖。

    林浩将青枫和周月护在身后,面对张铭拍打出的一掌,视若无睹。

    “小子,是你太过放肆了。”林浩声音冷漠至极,话音落下,磅礴的武道气势若倾斜的洪流一般涌出。

    须臾间,方圆数百米内狂风阵阵,若鬼魅妖物的嘶吼咆哮声随处可闻。

    在林浩所施展这股武道气势内,张铭所拍打出的一掌,顿时停滞,整个人仿佛被深海所吞噬,世界陷入一片虚无,虚无的世界内,张铭如同一只蝼蚁,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哇!!”

    仅仅一个呼吸的功夫,张铭面色惨白如雪,张口喷出一道血箭,从四肢至百骇都在剧烈颤抖,呼吸也是前所未有的急促。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铭面色骇然,瞪大双眼盯着林浩,难以置信。

    “半步灵主级……你……你是半步灵主级!!”张铭挪动身子朝后方退去,神色惊恐到了极限。

    此话一出,整个灵兽谷的外门弟子彻底震惊,一个个神色呆滞,尤其之前那几位为林浩求情的女子,更是满目骇然。

    半步灵主级,突破至第五道地门五重极境巅峰,方才号称‘半步灵主’!

    赵勤目瞪口呆,当下一屁股瘫坐在地,在赵勤眼,从内门来的张铭,已如同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而他要教训的新人小子,仅是一个武道气势震慑,便将张铭击败,这是什么概念!

    严格来说,目前林浩并未达到真正的半步灵主层次,不过对张铭这样的普通内门弟子而言,是否为半步灵主,根本不重要。

    “半步灵主……林师兄居然已经达到半步灵主的境界……这般说来,距离灵主之境,也已无比接近了!”青枫心脏跳跃的很是厉害,半步灵主级,如同传说之境。

    “林师兄……”周月红着一张脸,玉掌紧握,目光一刻不愿离开林浩。

    …………

    “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其的道理,需要为我继续讲解一遍吗。”林浩站在原地,目光扫过赵勤和张铭几人。

    “对……对对对……对不起……”赵勤身躯颤抖,连同他的声音也是如此。

    “你……究竟是谁!不可能是新入门的弟子……半步灵主……不可能的!”张铭大口喘着粗气,眼前这位白男子,究竟是谁!

    还不等林浩开口,极远处便传来一声冷哼。

    “何人在谷内胡作非为!”

    这一声传达数千米外,旋即某老者出现在谷。

    夜北执事看向赵勤和张铭几人,眉宇之间闪过一丝惊诧之色,赵勤在外门也是巨头弟子之一,张铭更不用多言,乃是仙剑宗内门弟子,不过是因为在内门犯了一些错,被罚至内门思过罢了,赵勤便罢了,张铭怎会被人打趴在地?!

    “夜北执事,许久不见,这几个小家伙有些放肆,我顺手惩治一番,想来夜北执事不会怪罪林某吧。”林浩看向夜北执事,轻声一笑。

    “你……?”

    此刻,夜北执事这才注意到林浩,那一头银白长很是妖异,配上那独特的冰冷气质,倒是非常引人注目,不过在夜北执事的印象,似乎是有些陌生了。

    几番打量之后,夜北执事顿时惊道:“林浩!你是林浩!”

    “哈哈,这才多久未见,夜北执事看起来倒像是要忘了林某人一般。”林浩道。

    “你这小子,头怎变成如此模样!老夫一时间难以认出,情理之。”夜北执事立即上前,拍着林浩的肩膀笑道。

    林浩如今的身份,早已不同往昔,内门长老弟子,仙剑宗核心级十八人之一,这几日更是名声大噪,四步斩杀星辰羽那个细作,瓦解天魔殿暗培育的势力星辰家一族……

    “林浩师兄……你……你竟然就是林浩师兄!”当林浩的名号从夜北执事口道出时,张铭的震惊实难笔墨形容。

    “怎么,你现在倒认识我了。”林浩瞥了一眼张铭。

    “林浩师兄……核心级十八弟子之一,前日让仙剑宗级新星星辰羽……不,细作……百招,四步气势将其镇杀……实力大约排在核心级前五之内……林浩师兄,师弟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你就是林浩师兄啊!”张铭诚惶诚恐,他只是内门一位普通弟子,核心级弟子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传奇!

    当初,星辰羽在内门何其风光,实力强大,又有金花长老庇护,名声大到极限,之后又得仙剑宗前前辈留下的机缘,实力更上一层楼,而林浩仅仅四步便将星辰羽镇压至毫无还手之力……!

    不管如何,张铭也是内门弟子,虽然从未见过林浩本人,但林浩的名字和事迹,他又如何没听说过!

    张铭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所谓的新人弟子,竟是……林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