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内门弟子同内门精英级弟子,相差了何止一个层次,而精英级弟子与核心级弟子,又是相差数个层次,更不提像林浩这种核心弟子排位能够进入前五的,林浩对于张铭而言,那是只可仰望的高层师兄级人物。“林……林师兄饶命……师弟有眼不识泰山高,一时冲撞了林师兄……”赵勤顿时瘫跪在地,浑身颤抖,眼尽是惊惧之色。细细想来,难怪一位新人弟子能和灵兽副堂主大人一起来到这灵兽谷。“林浩师兄饶命啊!”之前对林浩不敬的数位外门弟子也纷纷跪倒在地,作揖求饶。见状,夜北执事眉头一紧,心明白了几分,想来是这些外门弟子不知林浩身份,做了一些大胆之事。“混账东西,你们好大的胆!”夜北执事一眼扫过赵勤几人,神色不悦。如今的林浩,早已不同往昔,就算是夜北执事也要敬他分,而这些外门弟子竟敢如此,实在活得不耐烦。对张铭这种内门弟子,夜北执事无权管他,但赵勤这些人……“哼,你们几人胆大妄为,速去执事堂领罚,然后逐出宗门!”夜北执事怒道。此话一出,赵勤等人的面色顿变,领罚倒没什么,但就这样被逐出仙剑宗,心岂能甘!王傲天藏在人群,将额头冷汗擦去,心暗自庆幸,辛好他未做那出头鸟,否则的话,下场不堪设想,普通内门弟子级的师兄师姐,他们已是招惹不起,更不用提林浩那种核心级排位能进入前五的王者级师兄。“罢了。”忽然,林浩挥了挥手,淡漠开口。罢了?闻声,夜北执事微微一愣,也不知林浩是何意思,莫非他对这些外门弟子的惩戒还不够?“不知者不罪,我本要离宗外出办事,将弟子服换去,倒也不怪他们。”林浩道。“那……依林浩你的意思?”夜北王执事问道。“就这般算了。”林浩勤几人,旋即又道:“周月和青枫,都是林某人的好友,倘若日后在外门谁还敢对他们无理取闹,后果自负。”“青枫,周月?!”张铭和赵勤几人神色诧异,这两人在外门普剖通通,平日里也什么来,可竟然是林浩的好友?!“青枫兄,周月妹子……你们既是林师兄的好友,那应该早早说出,若是如此,绝不会有如此之大的误会……”张铭连忙和周月两人。“哼,少废话。”青枫一声冷哼。得知林浩乃是内门核心级人物后,青枫心便有了底,尤其是林浩方才特意丢了话,这往后在外门,巨头也罢,张铭也好,谁还敢招惹他和周月!“青枫师兄……不要如此……”周月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怕什么,日后,有林浩师兄庇佑我们,外门的巨头又如何,就算是张铭也不敢继续刁难我们,放心!”青枫知周月胆小,只怕还不知道林浩有多大分量,小声安慰道。若要以往,哪轮得到青枫这般,只不过,现在有林浩这层关系在,张铭等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日后避着青枫和周月便好,谁还敢找他们麻烦。…………“既然林浩开口,那今日之事便算作罢,倘若下次再犯,定不轻饶!”夜北执事冷喝一声。“多谢夜北执事大人,多谢林浩师兄大人不计小人过!”赵勤几人这才松了口气,连忙道谢。林浩也未多言,青枫和周月两人,当初自己在外门时,对他还算照顾,他们在外门有些委屈,林浩也不会袖手旁观。“林浩,你今日来灵兽谷做什么?”夜北执事浩,不解道。像林浩这种核心级弟子,来到外门很是稀奇,平日里,哪怕普通内门弟子,也不会重回外门。“我将前往天都皇城,来到灵兽谷,不过是想借用圣兽堂能够日行万里的灵兽。”林浩实话实说。“借灵兽?!”听闻林浩此言,夜北执事顿时一愣,仙剑宗内所饲养的灵兽,无论对仙剑宗,亦或者圣兽堂而言,那都是宝贝。灵兽虽在谷内,但日常照料都是圣兽堂骨干弟子,像外门弟子,只能够照顾谷的凶兽,想要见一见灵兽的风采都不可能。据说,前些日子连那内门的杜怀长老,都被圣兽堂拒之门外,林浩在如何,那也只是核心弟子,自然无法同长老相提并论。“圣兽堂主答应你了?”夜北执事神色古怪,林浩既然跟着欧阳朽副堂主来到谷,或许还真将灵兽借给了他。林浩沉默片刻,将圣兽堂主的条件道出。“让你驯服灵兽?!”夜北执事满脸冷笑,旋即摇了摇头:“那圣兽堂主可真够古怪,不借便不借,又何必刻意刁难。”这倒并非夜北执事瞧不起林浩,林浩专修武道一途,即便懂得控兽之道,也不可能同真正的高手相比。当初灵兽谷,林浩和程昱的控兽之斗,夜北执事也,林浩虽能够胜过程昱,但至多也只能驯服凶兽,而就算最普通的灵兽,也要比半妖还难以驯服。对夜北执事的打抱不平,林浩微微一笑,朝青枫和周月告别,大步朝深谷走去。“林浩小子,你真打算去驯服灵兽?!”眼见林浩离开,夜北执事也迅速跟上。“试上一试,成功最好,哪怕失败,对我也没什么损失。”林浩道。“你这话也有道理,我便跟你去瞧瞧,那几只灵兽,我还算了解一些。”夜北执事点了点头。大约半刻种,林浩和夜北执事两人来到灵兽深谷,前方隆起巨大的高台,四面环绕,形成一座不小的斗场,所有的灵兽都被放养在斗场之内。“林浩,你来的刚好,冢龟已出,你大可进去一试。”见林浩来此,欧阳朽长老道。年女子移花和沐婉两人站在一旁,面无表情。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