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驯灵兽

 热门推荐:
    圣兽堂饲养的冢龟,属灵兽之一,据说是玄龟的后代,但真假尚无法得知。

    “朽木副堂主,据说冢龟乃是玄龟的后代,不知真假?”夜北执事略有好奇道。

    此话一出,年女子移花和沐婉等人的目光,顿时落在夜北执事身上,古怪至极,便是连林浩,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夜北,我复姓欧阳名朽,你称我为朽木是何意。”欧阳朽看向夜北,目光不善。

    “口误……口误……”夜北执事尴尬一笑,这平日里,外门执事殿和圣兽堂的接触也算频繁,私底下称圣兽堂主为铁公鸡,称欧阳副堂主为朽木,今日一时口快,倒让他给说了出来,惹的欧阳副堂主不悦。

    “夜北执事,林浩来借兽驯兽,他来此处是有因,你跟着过来作甚?”年女子移花道。

    “哼,林浩怎么说也是老夫一手带出来的弟子,这林浩要来驯服灵兽,老夫如何不能跟过来瞧一瞧。”夜北执事冷道。

    他作为外门执事,身份自然是要比圣兽堂的移花要高出许多,若不是欧阳朽副堂主在此,夜北执事必不会给她脸面。

    “呵呵……夜北执事真会说笑,林浩如今是内门弟子,又岂能说是夜北执事带出来的弟子,这话恐怕没什么道理。”年女子移花淡淡开口,明显对夜北执事下逐客令。

    “你……!”夜北执事面色顿变,被这移花气的不轻,却又难以反驳,若林浩还是外门弟子,他说出这番话来倒也没什么,只可惜林浩已是内门弟子。

    “夜北执事不必动怒,弟子的确是夜北执事一手带出的弟子,不论今日我是何身份,未来又是何身份,此生不变。”忽然,一旁的林浩开口惊人。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夜北执事微微一愣,现如今,凭林浩核心级弟子排位前几的身份而言,完全可以同他平起平坐,未想到,林浩会说出这种话来。

    夜北执事心一阵涌出涌出,甚是欣慰,也不枉当初在外门他对林浩这般那般的照顾。

    听林浩如此搭话,年女子移花冷冷一笑:“不过是普通内门弟子,还真当成宝了。”

    对此,夜北执事眉头紧蹙,且不说林浩核心级弟子的身份,即便他是内门普通弟子,身份丝毫也不会输给年女子移花,她这般说话,对林浩有些不敬。

    不过,见林浩未开口,夜北执事也懒得多说什么。

    “林浩小子,还不入内,你今日不是准备前往天都皇城,时间可不算多。”夜北执事选择无视年女子移花,朝着林浩说道。

    “执事大人,林浩要驯服的可不是普通凶兽,乃为冢龟灵兽,莫非执事大人当真以为林浩能够办得到吗。”沐婉出声。

    “你……”夜北执事本要反驳,可话至口边却又哑然,那铁公鸡圣兽堂主的确十分刁难,让一位专修武道的内门核心级弟子去驯服灵兽,实在困难直至,几乎是不可能完成。

    “你们两人的话,未免有些多了。”欧阳朽副堂主一眼扫过移花和沐婉。

    林浩是何身份,仙剑核心级足以排入前六、前五的王者一辈弟子,身份比起沐婉和移花不知要高出几个层次,她们这般冷嘲热讽,林浩虽然一直未计较,但她的脸上却是挂不住。

    被欧阳朽副堂主这般训斥,沐婉显然有些委屈,也不知副堂主为何会如此偏袒林浩。

    “时间不多了,走。”欧阳朽副堂主见两人不再多言,立即朝着场内大步行去。

    林浩和夜北执事两人跟在副堂主身后,片刻便进入其。

    这灵兽场,夜北执事倒也不算陌生,以往进入过数次,对场内的灵兽还算有些了解。

    灵兽场,宛若一方小世界,同灵兽谷完全不同,场内铺满了各种耀目的水晶,甚至还有一些灵石混在其,导致场内的灵气,比之灵兽谷更加磅礴。

    灵气是灵兽主要的口粮,而灵石自然也算在内,由此可见,饲养一只灵兽,需付出较大的代价。

    灵兽场央地带,乃是一座人工巨湖,湖口有一块巨大的奇台,台上正俯趴着一只巨大无比的灵龟。

    “林浩,那便是冢龟,可日行万里,不过战斗力却是弱了些。”夜北执事小声对林浩解释道。

    对于冢龟,林浩并不了解,不过脑海,却对灵龟有一些印象,更知玄龟的一些妙门。

    前世青年时代的顾长风,曾进入八十八荒极荒屿,同屿内只玄龟结交,共同度过将近半年的时光,也算十分了解。

    只不过,不远处的灵兽冢龟,是否为灵龟的后代,这林浩也难有判断,而且即便是后代,也必属于血脉十分稀薄的后代,否则绝不可能是低等灵兽。

    “吃大鸟……吃大鸟!”见到冢龟,贱鸟飞天而起,双持一拍,立即朝冢龟飞去。

    “找死!”见状,移花眉头一蹙,那冢龟性格暴躁,不由旁人接近,更别提是一只……鸟。

    玄龟力道无穷,搬山移海不在话下,即便是血脉十分稀薄的后代,也拥有无穷力道,便是炼体一道的半步灵主级,也无法与冢龟相比。

    贱鸟虽然不凡,同样拥有怪力,但林浩还是有些不放心。、

    而然,林浩想要阻止,却已是来不及了,只看贱鸟瞬间飞跃至冢龟背部,鸟喙在冢龟背部啄个不停。

    “哼,你那小妖宠怕是没命了,可别怪我们。”沐婉道。

    随着沐婉的话音落下,冢龟顿时一声怒吼,巨大的身躯瞬间站起而起,正片深湖都是一阵抖动,数不尽的涟漪在湖内荡漾。

    “吃大鸟,吃大鸟!”贱鸟双持一振,自冢龟背部飞离,饶至前方,一鸟一龟四目相对。

    刹那间,冢龟竟是下意识朝后方退去,口嘶吼连连,如同出某种警告之声,但却又不敢对侵犯自己领地的贱鸟动任何攻势。

    贱鸟无所畏惧,鸟喙啄打着冢龟,不知想做些什么。

    “这贱鸟……莫不是想要吃了冢龟?”林浩站在远处,心万分震惊,他早知贱鸟不凡,当日他在第五道地门时,便是被贱鸟吞噬了大部分的灵力,否则他早已成就灵主之躯。

    贱鸟喜灵气,这点林浩十分清楚,而冢龟被称为灵兽,体内有一股十分磅礴的灵气,林浩猜想,八成是那贱鸟想要生吞了冢龟。

    鸟喙在冢龟背部啄了半响,期间冢龟可是出数次警告的嘶吼声,奈何贱鸟视若无睹,异常执着。

    “这怎么……冢龟今日……”见状如此,年女子移花十分不解。

    冢龟性格十分暴躁,攻击性极强,怎会放任一只小妖鸟如此放肆。

    对林浩的贱鸟,众人也未如此注意,只是觉得冢龟今日有些反常。

    “回来。”林浩终于开口。

    贱鸟想吃冢龟,林浩已经明白,不过它却连冢龟最起码的防御都破不了。

    贱鸟站在冢龟背部,狠狠的瞪了林浩一眼,最终只能重新飞至林浩右肩之上。

    “还敢瞪我,咱两的账日后还有的算。”林浩看向贱鸟,冷哼一声。

    …………………

    “林浩,冢龟便在那,你若要是有办法,便将它带走。”此时,欧阳朽副堂主开口。

    “好,那林某便去试试。”林浩回道。

    “小子,冢龟性格十分暴躁,攻击性也强,你自己小心一些,切记不要逞强。”夜北执事小声说道。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够驯服灵兽,除非使用意境剥夺之力,可若真要用上那一招,冢龟的灵性怕从此破灭,日后等同行尸走肉,要是被圣兽堂主现,他岂不是要掉层皮……

    “想要驯服这只冢龟,只能使用两个办法,一是常规手段,二则是非常规手段……”林浩大步朝深湖奇台走去,口喃喃自语。

    这常规手段,则是使用他那并不入流的控兽之道,而非常规手段,就只能针对讨好玄龟的方法来试着驯服这只冢龟。

    “你得真是玄龟的后代才好。”林浩心暗道。

    不知究竟是因为贱鸟的关系,还是冢龟有些反常,随着林浩靠近,冢龟只是几声嘶吼,出警告声,但并未有实质的行动。

    “你离远点。”林浩朝贱鸟道。

    闻声,贱鸟倒也听话,拍拍翅膀朝远处飞去。

    随着贱鸟的离开,冢龟四肢顿时狠踏地面,刹那间,巨大的奇台剧烈抖动,湖水央处形成一道滔滔水涡。

    “果然是怕贱鸟……贱鸟离开,你便无所畏惧了吗。”林浩站在剧烈摇晃的奇台上一动不动,口轻说。

    话音刚落,冢龟一声嘶吼,四肢并用,迅朝林浩撞去。

    此时,林浩面对快到极致的冢龟,心有一种错觉,仿佛是面对一座高山,气势和力道上的压迫力惊人无比。

    就在当下,一道意境层次的力量将玄龟笼罩其。

    “不要如此急躁,我们还有的聊。”林浩嘴角微微上扬,使用意境力量封住了冢龟的行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