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狂暴无比的冢龟,忽然平静,站在奇台之上没有没有继续对林浩的攻势。

    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绝对不是冢龟能够抗衡,若是林浩愿yì,此刻便可使意境力量完全剥夺冢龟的灵识,让它为自己所用,可林浩不愿去这般做罢了。

    眼见冢龟竟是停止对林浩的攻势,让年女子移花和沐婉十分诧异,两人对于冢龟不算陌生,深知冢龟的性格狂暴,莫要说生人,便算他们圣兽堂负责照看这些灵兽的执事和弟子,若不适用一些特殊手段,靠近冢龟也必会遭到正面攻击。

    整个圣兽堂,能够让这几只灵兽情绪稳定下来的,目前就只有圣兽堂主一人,在不曾驯服的前提之下。

    …………

    “冢龟今日……到底是怎么了,方才林浩的那小妖鸟如此放肆,冢龟也未出手,现在林浩就与它面对面,竟如此平静!”沐婉眉头深蹙,对冢龟的表现很是不解。

    莫要说沐婉,便是欧阳朽副堂主也同样百思不得其解,这根本不像冢龟的作风,好似突然间转了性。

    此时此刻,湖面那巨大的奇台之上,林浩和冢龟相对,并未发生像沐婉和移花等人预料之的冲撞。

    旁人不知,林浩心却是一清二楚,哪里是冢龟转了性,现在冢龟被他意境层次的力量所死死镇压,庞大的身躯也无法行动,即便冢龟想要做些什么,目前也办不到。

    很快,林浩大步走上前去,在欧阳朽副堂主和年女子移花等人的注视之下,林浩缓缓踏之冢龟的背部。

    当即,冢龟口爆发出阵阵嘶吼之声,好似狂怒到了极致,巨大的身子微微颤抖,极力想要突pò林浩意境层次的神通。

    “不急……”

    林浩微微一笑,他坐在冢龟的背部,右手轻轻在冢龟背部敲打,不过片刻时间便敲出一阵极有规律的音符。

    随着时间的推移,冢龟嘶吼之声不再频繁,逐渐减少,怒火也平息了许多。

    见状,欧阳朽副堂主和移花等人面色顿变,那林浩使的是个什么怪招,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玄龟喜音律,前世的顾长风便十分通晓,当初在八十八荒极荒屿内,顾长风也正是因音律同数只玄龟交好。

    玄龟喜音律乃是天性,若冢龟为玄龟的后代,哪怕仅有丝毫的血脉,或许对人世间的音律也比较敏感。

    “看来你的确是玄龟的后代。”林浩轻轻拍打冢龟的背部,淡淡一笑。

    此时,玄龟对林浩的敌意竟消了不少,不似之前那般暴躁。

    “夜北执事,不知能否为林某找来一根竹笛。”林浩看向夜北执事,开口说道。

    “竹笛?”

    夜北执事有些茫然,这林浩不去驯冢龟,反而要竹笛作甚?!

    “林浩,你要竹笛作何。”沐婉道。

    “既然我要,那便是有用,想要驯服冢龟,竹笛可起大用。”林浩也未隐瞒,实话实说。

    此话一出,沐婉和年女子移花面面相觑,两人不觉有些好笑,驯服灵兽需要用到竹笛,当真闻所未闻,莫不成那林浩想要用一根竹笛驯服冢龟不成……

    “呵呵……林浩,你所作所为实在有异常人,不过你既然要竹笛,我这根倒可以先借给你。”沐婉自腰间取出一根玉笛:“不过,我这不是竹笛,是玉笛。”

    “都可。”林浩道。

    沐婉一声冷哼:“倒要看看你能用这根玉笛翻出什么浪花来。”

    沐婉言罢,手玉笛直接丢向林浩。

    接过沐婉的玉笛之后,林浩盘坐在冢龟背部,双手持笛,一道妙不可言的笛音被林浩轻易奏出。

    “你……!”

    这玉笛乃是沐婉随身之物,未想林浩拿她的玉笛竟是用来吹奏,刚欲发难,最终却又忍了下去,方才林浩所言,用笛是驯化灵兽之用,倘若她此刻打扰,若林浩驯兽失败,保不齐还将责任推在自己身上。

    …………

    “没想到他还懂得这些东西,音律十分出色,很是好听。”移花听着林浩的笛音,点了点头。

    “哼,笛子吹的好听又有何用,玩物丧志。”沐婉冷哼道。

    大约十几息后,令人诧异的一幕出现,那原本暴躁无比的冢龟,竟是跟着林浩笛音的节奏,口发出轻鸣之声。

    “什么?!”

    此情此景,让欧阳朽副堂主神色大变,冢龟怎会如此!

    “莫不是冢龟喜欢音律……”年女子移花惊诧道。

    他们还从不知晓,灵兽冢龟竟会对音律产生共鸣,谁人能够想到,会有喜欢音律的灵兽?!

    片刻之后,林浩的笛声戛然而止,感受到冢龟不似之前那般暴躁之后,林浩也未如何犹豫,直接将意境层次的力量散去,让冢龟恢复自由。

    “冢龟喜音律,用音律与之沟通,事半功倍。”见欧阳朽副堂主和沐婉几人一副见鬼的神色,林浩也不吝啬,开口解释道。

    还不等欧阳朽副堂主说些什么,林浩大步从冢龟背部走下,自空间手环手取出几块灵石。

    “想来这种东西,才是你最可口的美味吧。”林浩将灵兽在冢龟眼前晃了晃。

    当下,冢龟被灵石的气味所吸引,四肢齐动,朝林浩走去。

    “这小子,竟然用灵石来喂养冢龟!”沐婉愣了神,当即嗤之以鼻,这算哪门子驯兽,不就是针对冢龟的习性进行讨好吗?!

    “他居然知晓冢龟的诸多习性,这林浩,邪了门……”欧阳朽副堂主若有所思,连她都不知晓冢龟喜音律,林浩这专修武道的核心弟子却知道,匪夷所思。

    …………

    “冢龟,随我外出一日,可好。”林浩将几块灵石给冢龟喂食之后,轻声笑道。

    大约数十秒后,冢龟竟是如人般晃了晃脑袋。

    “多谢,事成之后,还有灵石相赠。”林浩嘴角微微上扬,起身看向欧阳朽副堂主。

    “这……这算哪门子驯兽?!”沐婉彻底傻了眼,她今生头一次见如此驯兽的手段,灵兽冢龟被这种手段驯服的如此轻易。

    思︽路︽客siluke~info的,无弹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