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神秘男子

 热门推荐:
    严格来说,林浩的驯兽手段的确是有些讨巧,若换做别的灵兽,林浩想要驯服,除非动用意境剥夺力量,否则绝难成功,而冢龟不同,它算是玄龟血脉极为稀薄的后代,倒也继承了玄龟的一些天性,例如酷爱音律,喜食灵石,前世顾长风曾在八十八荒极荒屿结识过数只玄龟,所以林浩的成功,有些轻易,更让沐婉和年女子移花等人难以接受。`

    “这……这算是哪门子驯兽?!”此刻,沐婉站在原地,彻底傻了眼,她活那么大,还从未见有人如此驯兽,而且还是灵兽。

    “的确,看来林浩对冢龟的习性十分了解,并知冢龟喜音律,投其所好,并喂灵石,冢龟对他已经没了敌视之心,像这种灵性惊人的冢龟灵兽,林浩请它帮个帮,想来冢龟也不会拒绝……只不过,这并不算正统的驯兽手段,又谈何控兽一说。”年女子移花接话。

    所谓控兽,乃是控兽师用专精的神通将兽完全制服,像林浩这般,他充其量不过是何玄龟交了个朋友而已,自然得不到沐婉和年女子移花的认同。

    “驯兽,驯兽,只要将其驯服便可,手段只仅是一个过程,结果才重要。”林浩对那两人之言不以为意,事实是冢龟已经答应自己的请求,这便算成功。

    “副堂主大人,此子这般,并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驯兽,不能借他。”年女子移花朝欧阳朽副堂主说道。

    闻声,欧阳朽副堂主陷入沉默,沐婉和移花说的并非没有道理,林浩的这种手段,根本就是讨好灵兽,并未控兽是正统,有些本末倒置的味道在内。

    “怎么,圣兽堂难道是想要反悔不成。”林浩转身看向欧阳朽副堂几人。

    “哼,林浩,你不要胡言乱语,我圣兽堂说出的话,又怎会反悔,只不过你所谓的驯兽,摆明了不是控兽之道,你这等同作弊!”沐婉冷哼道。

    “作弊……”

    闻声,林浩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圣兽堂主给下的承诺,乃是林某人只要驯服这只冢龟即可,可没说限制林某人用何种手段。`”

    “你……”

    林浩此言一出,沐婉顿时语塞,圣兽堂主的确没限制林浩的驯兽手段,可这种事情,还需要说个清清楚楚吗……

    “不管如何,圣兽堂主的要求,今日林某人已经做到,至于圣兽堂主说的话算数与否,这林某管不着,还得看你们圣兽堂的决定。”林浩双肩一耸。

    “副堂主,此子分明是在乱言,切莫受他影响,此刻是在仙剑宗内,若明日真去了十宗的控兽之斗,难不成各大宗门都允许他使用这般手段来驯兽吗。”年女子移花,眉头深蹙,看向欧阳朽副堂主说道。

    “不必多说,我自有分寸。”欧阳朽副堂主挥挥手,让移花不再多言。

    “欧阳副堂主,林浩说的可是不假,圣兽堂主的要求他已完成,能得知冢龟的天性喜号那是林浩自己的本事,圣兽唐上上下下,只怕无人知晓冢龟喜音律食灵石吧,也正是因为林浩,圣兽堂日后管理冢龟可是要方便太多。”此时,一直未开口的夜北执事,主动为林浩说话。

    “的确……我们圣兽堂无人知晓冢龟的喜好,罢了,不管如何,林浩也算是驯服了冢龟,借给他用便是。”最终,欧阳朽副堂主点了点头,同意将冢龟借给林浩。

    “这……”沐婉双拳紧握,不过是一位内门普通弟子,而且连驯兽的手段都在投机取巧,这种人,有什么资格骑乘冢龟!

    年女子移花见欧阳朽副堂主已经表明态度,也不继续多说什么。

    “既然如此,那便多谢圣兽堂主,多谢欧阳副堂主。”林浩抱拳告谢,旋即踏至冢龟背部,将手玉笛丢给沐婉。

    “你已吹过,这玉笛我不愿继续使用,送你了。`”沐婉将玉笛又丢给林浩,同移花两人转身离开。

    ………

    “林浩,明日宗门几位高层长老亲自带队,你可切莫迟到,冢龟乃宗门之宝,也不容有失,你在天都皇城需要万分谨慎。”欧阳朽副堂主临行之前,特意嘱咐林浩。

    “副堂主放心,有冢龟日行万里的度,耽搁不了多久时间,至于冢龟,林某定会仔细照料。”林浩答应。

    等副堂主走后,林浩随夜北执事也离开深谷,夜北执事看向林浩,不由多了几许赞赏之色。

    他从未想过,当初刚进入内门便无比张扬嚣张的小子,能够成长到今时今日,当初夜北执事曾认为,林浩在外门恐怕连个月都难以坚持……可现如今,他却已成为仙剑宗仅有十八人的核心级弟子,实力甚至能够排入前六前五……

    此刻,外门弟子在灵兽谷还未离去,不过几息功夫,不知谁惊呼一声,众人朝前方望去,竟是一只巨大的灵龟浮现在眼帘。

    “那是什么东西……”

    当下,不少弟子被冢龟的威势所避退,根本难以靠近,若非夜北执事便在冢龟身旁,只怕这些外门弟子必会四处逃窜。

    “林浩师兄……林浩师兄在那大龟背部!”

    “难不成,这就是灵兽山谷深处的灵兽吗!”

    “好可怕的威势,无比接近半妖了!”

    “林师兄驯服了灵兽!”

    很快,谷外门弟子一片喧哗之声,周月和青枫等众人,早已是看傻了眼。

    林浩未在灵兽谷多停留,只是和夜北执事打个招呼后便直接离开,冢龟的度快到极致,如同一阵狂风,仅是眨眼功夫便已离开了仙剑山。

    “这冢龟不亏是玄龟的后代,就算血脉稀薄也很是不凡。”林浩坐在冢龟背部,感受到冢龟的度之后,心暗道。

    凭冢龟的度,不到午时分便赶至天都皇城……!

    林浩在天都国许久,但天都国的皇城他倒还真没去过,皇城乃是最为繁荣之地,有许多外族和大宗弟子出没频繁,也是鱼龙混杂之地。

    这次前往皇城,林浩主要是想寻一个契机,将自身境界突破至半步灵主。

    其实,除了天都皇城之外,还有许多附近的历练山脉,不过那些山脉对于林浩而言则是有些尴尬,外围处过于平凡,深层却又有妖兽出没,若是遇到妖兽群,他便算有九条命也不够丢的,相对而言,天都皇城更加适合现阶段的林浩,其内有知名的交易市场,许多大宗弟子都在其,林浩当下资金充裕,淘换到一些好货,将境界提升至半步灵主,问题也不是太大。

    “现在距离天都皇城,大约还有千里路程……”快至午时,林浩让冢龟停了下。

    “大家伙,辛苦了,这是你的。”林浩从空间手环取出一块灵石,给冢龟喂食。

    见到灵石,冢龟舔了舔舌头,将灵石卷入口。

    “大鸟!大鸟!吃大鸟!”

    这时,贱鸟异常不满的盯着林浩。

    “哼,你这贱东西,当初在吞了我如此多的灵气,否则我现在早已是灵主身,就这般,你还想要什么。”林浩看向贱鸟,冷哼一声。

    这东西最是不仗义,每次出事,逃的比谁都要快,可若是有好处,它一样来的比谁都快。

    “贱东西,林浩放肆……贱东西,林浩放肆!”贱鸟拍打双翅,口喋喋不休。

    “你这贱鸟,学的倒是挺快,都已经会组织语言了……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林浩打量贱鸟,便凭他的眼力见,居然也认不出贱鸟的身份。

    “你是什么东西!林浩你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贱鸟落在冢龟背部,盯着林浩叫道。

    终于,林浩无语,懒得继续搭理贱鸟,这说来说去,吃亏的总是自己,落不到什么好处。

    正当林浩打算继续赶路时,眉头忽然蹙起。

    半响后,林浩冷声道:“既然来了,还不现身。”

    “桀桀……果然名不虚传……隐匿了气息,还能够被你察觉。”林,传来一阵阴笑。

    笑音落下,一位男子缓缓从阴暗之处走出。

    林浩转身打量,那男子头顶斗笠,看不清楚面容,穿着一身大红袍,气势倒不凡。

    “阁下是谁,为何藏身在此,又窥视与我。”林浩打量红袍男子半响,冷声开口。

    红袍男子隐藏在此,好似早就在等着自己,让林浩心十分震惊,他在此处停留,只不过是随意一个念头罢了,事先根本没有任何打算,红袍男子又如何知晓,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生!

    眼红袍男子并不说话,林浩继续道:“阁下是否要给我一个说法。”

    “桀桀……小子,是不是心诧异,我怎会知晓你在此地。”忽然,红袍男子开口,让林浩心一寒。

    “你……究竟是什么人!”林浩难得认真,语气冰冷到了极致。

    林浩绝对不相信,红袍男子早知道自己会停在此处,可他言下之意,又的确如此,而且林浩也能感受的到,红袍男子的确早在此处等待许久,远处还有他残留的独特气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