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袍男子在此处早早等待,让林浩有一种前所未有震惊,他骑乘冢龟自仙剑宗出发,本是前往天都皇城,而天都皇城的路线并非单一,有百路可通,林浩只不过随意挑选了这条路线,事先根本未有任何打算,况且,让玄龟停在此处,也同样为他临时决定……!

    这一路上,广阔无垠,没有任何可以藏身之处,更加不会是红袍男子早便盯了上自己,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性,红袍男子早知他会选择这条前往天都皇城的路线,并且停在此处……

    可越是这般,林浩心便越发不安,眼前这位红袍男子究竟是谁,为何会有这般骇人听闻的手段,就算是未卜先知也不可能推算到自己的具体方位!

    “桀桀……小子,你真的很不错,难怪那么多天魔殿家伙都死在你的手。”红袍男子怪笑,一双阴鸷的眸子盯着林浩打量。

    “莫非,你也是天魔殿的……还有,你为何知道我会停在此处!”林浩心警惕,眼前这位红袍男子异常古怪,气势也不容小视。

    “我不止知道你会在这里停留,而且我还知道一件事,恐怕这件事,你自己都不清楚。”红袍男子缓缓上前两步。

    “说来听听。”林浩道。

    “今日,你会死在这里,死在我的手……只不过,我倒是要谢谢你。”红袍男子嘴角上扬。

    “你要杀我,又要谢我。”林浩死死盯着红袍男子,今日之事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意料之。

    “桀桀……自然是要多谢你……”红袍男子一声怪笑:“那位存在当真厉害无比,让我在此处等了一日,竟真算得出你会在此地停留……他让我来此将你杀死,作为报酬,甚至将封魔谷即开的消息告知与我,并赠我封魔谷的地图,哈哈哈……你死之后,我将会前往封魔谷,得大魔机缘,谢谢啊,谢谢啊!”

    红袍男子病态狂笑,声音兴奋至颤抖。

    “封魔谷……大魔葬身之谷?!”听红袍男子提及封魔谷,林浩顿时一愣。

    封魔谷他自然知晓,千百年前,曾有一只大魔出世,将数大圣地连根拔起,实力强大无边,甚至后世将那被恐惧支配时代叫做大魔时代,之后大魔在一处绝谷陨落,那处山谷便是封面谷。

    大魔死后,无上神力将山谷覆盖,最终竟是连同了时空,封魔谷隐藏在空间之,传闻几百年才会在世俗昙花一现,但凡能够进入封魔谷不死,得机缘之人,后世加冤为王,争霸天下……

    自然,这仅仅只不过是一个传闻,当世很少有能够发现封魔谷下落的手段,就算是空间大宗师也推算不出,空间之道玄之又玄,连同万物本源,或许历经几个时代,乃至十数时代,封魔谷才会在人世间昙花一现,这天下,谁人能够推算出封魔谷即将出世?!绝对不可能!就算是天帝,乃至是传说的仙神也没这般大本领!

    “封魔谷隐藏在空间……推算出封魔谷何事出世?你在做梦吗。”林浩看向红袍男子,冷声道。

    “哈哈哈,做梦?”红袍男子狂笑不已:“小子,你本是打算前往天都皇城,而通向天都皇城的路线,何止百条,你选择这条路线,必会停留,连如此虚无缥缈之事,那位存在都能推算的出,封魔谷的行踪又算什么。”

    闻声,林浩并不反驳,他之前本想,或许是仙剑宗内还有细作存在,将自己前往天都皇城的消息放了出去,只不过,即便有人知晓自己要前往天魔殿,又如何得知他会走上哪一条路线,事先连林浩自己都无法确定……

    “那位存在,究竟是谁,他又为何让你来杀我!”林浩冷声喝道。

    有这般耸人听闻的通天手段,怎会想着要命人来杀掉自己,林浩可不知道他何曾的罪过这样一位可怕的存在,况且,自己现阶段,在这样的通天大能眼,比起蝼蚁都由不如,又怎么会特意找人来干掉他,为此不惜还算出封魔谷行踪作为报酬,这似乎说不过去,天下没这样的道理!

    “桀桀……小杂碎,就凭你这样的东西,也配知晓那位存在的消息?乖乖死在这里吧。”红袍男子一声狂笑,身后长刀出鞘,身形一转,速度快到极限,手那把长刀戾气滔天,横斩而出,如狂龙横扫。

    此人刚一出手,林浩便若秋风落叶,迅速朝后方飘去,暂避风忙。

    “顶尖半步灵主……接近神庭灵主!”林浩心微惊,这红袍男子的实力绝对惊人,有一股无穷的武道意念在内,虽然还达不到神庭灵主的层次,但这股意念,骇人!

    唰!

    一刀斩下,方圆数百米内的大树巨石被齐齐斩断,只是那一击刀气的威力!

    “嗯?!”林浩心惊诧的同时,红袍男子的面色也有些古怪,本打算一刀便要了林浩的命,可没想到他却能躲多这一击刀斩。

    “你不是纯粹的半步灵主,巅峰时期应该为紫薇灵主。”林浩盯着红袍男子,口说道。

    “哦……小子,这你竟也能看的出。”红袍男子的神色愈发古怪,眼前这小子,境界修为还没达到半步灵主级,但眼光怎这般厉害。

    他巅峰时期,境界修为已达到紫薇巅峰,险些迈入传说的灵主第大极境‘鼎真’!

    只可惜,他有眼无珠冲撞了那位存在,那位存在开恩,只是废掉了他的一身修为,让他可以从头继续修炼。

    不过,他只要将眼前的小子杀死,便可进入大魔陨落之地的封魔谷,到时候,凭他的武道天赋,定能一举突破紫薇极限,成就鼎真灵主,之后迈入灵王级,称霸整个黄荒大陆!

    眼前的林浩,便是他称霸黄荒的契机,只要他一死,那位存在必对他有所嘉奖!

    “死!”红袍男子也不多话,又是一刀斩出。

    无穷的刀势蔓延在深林,冢龟瞬间起身,神色有些慌张,不由自主朝后方退去。

    “贱东西,贱东西,林浩这个贱东西!”贱鸟见情况不妙,也随着冢龟躲至一旁,免得受到波及。

    …………

    “绝尘无影!”林浩一声冷喝,得知红袍男子的底细之后,选择迎击直上。

    他的巅峰时期虽为紫薇巅峰,但毕竟没有达到传说的鼎真灵主级,况且,红袍男子此刻实力修为就只在半步灵主,林浩没有怕他的任何理由。

    只要不是实力境界上的差距,林浩便无所畏惧,若说武道造诣和武道意志,前世顾长风打开第九道天门,区区紫薇灵主的残意,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一击无影,快至无影,连肉眼可无法分辨,红袍男子隐约见有细微的白光闪过。

    轰隆隆隆隆!!!

    刹那间,刀剑如两颗偏离轨道的陨星,狠狠撞在一处,骇人的剑气刀势卷起阵阵气流,方圆百里之内,雾霭蒙蒙,碎石悬空,地面被切碎,尘土在飞扬,骇人至极。

    蹭!

    刀剑相击一触即离,林浩同红袍男子两人几乎同时朝后方退去。

    “桀桀……小子,看来你也不是如你自身境界这般简单,若我未猜错,你巅峰时期的境界,应该也是紫薇灵主吧。”红袍男子诧异之后,阴声冷笑。

    若换做普通半步灵主,凭他的武道造诣,只需要一刀便可斩杀当场,而眼前的小子,境界修为还达不到半步灵主层次,却能够接下他一刀毙命斩击,具有分庭抗礼之势。

    对此,林浩也不答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难怪老祖宗想方设法也要得到你的阳身……只可惜,他没什么机会了,今日你要死在我的刀下……至于统治黄荒大陆,还是由我来完成比较好,天魔殿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日后,将会是我的时代,哈哈哈哈!”红袍男子神色兴奋。

    他的身份,林浩已经猜到些许,此刻由他口说出,也证明了林浩的想法,红袍男子所谓的老祖宗,应该便为天魔殿前段时间复生的老殿主。

    那老殿主后代颇多,如之前林浩在流云城斩杀的那位天魔殿少年,也是老殿主的后代,只不过,那少年无论是武道天赋还是自身境界实力,都无法与这红袍男子相比,差了几个次元不止。

    “将你身后那位存在的消息告诉我,今日饶你一条性命。”林浩声音冰冷,看向红袍男子开口。

    相比于红袍男子的性命,林浩更加在乎他身后的那个神秘人,能够推算出自己停留此处,甚至是隐藏在时空的封魔谷消息,简直不可思议,更让林浩心不安的是,那种存在,竟派人来斩杀自己……!

    在林浩的印象之,无论前生今世,都从来没有得罪过这样的存在,他实在想不通,而这所有的疑惑,眼前的红袍男子应该能够为他解答。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惹怒了那种存在,退一万步来说,若真有这样的事,自己应该早被斩死当场,还轮得到这红袍男子出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