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小杂毛,就凭你这种蝼蚁,也配知道那位大人的存在?!既然他要你死,你便得死,就算仙神下凡,你同样得死,这天下无人能够救的了你,在那位大人有这个念头的刹那,早已注定你是个死人。”红袍男子阴笑不已,哪怕在他的眼,林浩也已是个死人,如同面对一具尸罢。“我今日可以不取你性命,但你必须告诉我那个人的消息,又为何要派你来斩杀我……把握好这次机会,这是你最后的希望。”林浩面无表情道。“蝼蚁,你找死!”红袍男子一声怒喝,他巅峰时期乃是紫薇巅峰灵主,险些迈入传说的鼎真灵主境,曾被誉为整个天域少年一辈武道天赋最强的妖孽,虽然已从巅峰的位置上跌落,但又如何能够容忍一位境界还不至半步灵主的蝼蚁这般放肆!“天罡妖!”随着红袍男子一声暴喝,他手长刀瞬间斩出。这一刹那,方圆千米之内刀势滔天,刀影成形,如同魍魉鬼魅,滔天戾气若浪潮般狂涌而出,欲将世上的生灵吞噬。璀璨的刀芒,如深夜的妖光,气势一瞬间达到顶峰,仿佛就算是灵主,面对这一刀也会粉身碎骨。“若你像方易那般孕出了刀意,或许我真会死在你的手……只可惜,你刀无意,势大无力,奈何不得林某!”林浩冷声一喝,意境层次的力量顿时涌出。随着意境层次的力量涌出,红袍男子整个人好似被九霄之上的巨大山岳镇压,轰地一声巨响,地面被震碎,红袍男子如枪杆般笔直的身躯瞬间弯曲,额头青筋浮现。“这是……什么力量……”红袍男子略微艰难的抬起头来,双眼盯着林浩。这股力量,必然是来自不远处的力量,似有传说众妙之门的秘法,或是千大道的某一道传承力量?“意境之力……不可能……小联盟国内……怎会有如此可怕的意境……力量!”红袍男子神色惊诧,不可置信。所谓意境之力,不论普通人也好,武者也罢,生来便存在于体内,只不过这种力量十分弱小,即便当世强者,若未涉及意境层次的领域,依然不可能施展出强大的意境之力!意境不弱于千大道,其名甚至同千大道持平,更有传说,这个世界的本源,本便为意境之力,由意境的意志力量繁衍出千万种族,是最为本源之力。在这种小地方,怎会有人将意境层次的力量修炼到如此可怕的层次,而且其人连半步灵主的境界还未达到!“最后问你一次,究竟是谁让你来杀我,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饶你一条性命。”林浩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盯着红袍男子道。“桀桀……很强大的意境层次……不过,取我性命,就凭你……办得到吗……”红袍男子虽被意境之力镇压,但却丝毫无惧。“找死!”林浩一声冷哼,此刻彻底失去耐性,重邪剑划破虚空,斩出一道绝尘无影,顺势要带走红袍男子的脑袋。而然,重邪剑斩至半途,一股骇人的罡气迎面而至,滔天的灵力形成肉眼可见的屏障,将重邪剑死死封住,无法寸进丝毫。此刻,红袍男子缓缓站起身来,自身气势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意境之力被轻易破去。“神庭灵主?!”感受到红袍男子特有的武道气势,林浩心大惊,那红袍男子的境界修为,在这一瞬间突破至神庭灵主,威势无双,逼至林浩步步后退。“桀桀……小畜生,我本为紫薇灵主巅峰,在这半步灵主境,只要我愿意,随时可突破到神庭灵主级,你的意境层次的力量固然强大,可想对神庭灵主造成威胁,痴人说梦。”红袍男子阴笑不已,阴鸷眸子内,尽显玩味之色。这一战,从始至终,对于他而言,都仅仅不过为猫捉耗子的游戏而已,还是之前那句话,林浩在他眼,早成为一具尸体。“神庭灵主……”林浩眉头深蹙,若是刚刚突破至神庭灵主的强者,他还能与之周旋片刻,而这红袍男子,巅峰时期乃为紫薇灵主巅峰,绝不可与出入神庭灵主之境的强者相提并论。“不好……”林浩心暗自思忖,若现在同红袍男子一战,根本没有胜出的可能。风!当下,林浩风灵世界运转开来,操控微弱的风力本源,刹那间,数道罡风凝聚一处,形成龙形飓风,长达数十米,方圆数百米内的巨石高树,顿时被卷入飓风之撕裂成齑粉。“灵世界的本源力量……桀桀,我还真是小,不过也是如此,那位存在又如何会让我来杀死一个废物。”红袍男子阴笑不已,一步踏出,横跨百米,对林浩风力本源的攻势,压根不放在眼。“破!”忽然,飓风破碎,成百上千若神兵般锋利的风刃,若密集的雨点般朝红袍男子斩去。“嗯?!”感受到背后风力惊人,红袍男子眉头一皱,当下灵气外泄,有形屏障将他笼罩其。只听砰砰之音不绝于耳,风刃固然锋利,但却无法破掉灵气护罩,对于红袍男子而言,威胁不大。“小子,你还不死心……如同蝼蚁般挣扎吧,你越是挣扎,我越是兴奋……桀桀!”红袍男子站在灵气护罩内,阴声怪笑。随着红袍男子的话音落下,林浩便朝前方逃去,有风力本源加持,速度更快。冢龟便在前方,只要同冢龟汇合,就算神庭灵主也别想追上他。“可怜的蝼蚁,你逃的掉吗。”红袍男子身形一闪,直接将林浩拦下。“这速度……”林浩估算,红袍男子的所施展的速度,接近神庭灵主巅峰!“神庭灵主……的确是我失算,不过,即便如此,你想杀我,恐怕也办不到。”此时,林浩不再继续奔逃,神色平静,口淡漠说道。他目前的确胜不了红袍男子,不过,林浩的境修为已无比接近半步灵主,在红袍男子境界力量压迫之下,将自身境界修为突破至半步灵主级也未尝不可,加上至尊法宝混沌碗的存在,红袍男子想要轻易斩杀了林浩,那也绝不可能。“桀桀……小子,你未免太自信了些,你虽然不凡,但境界始终太低,就凭你还不到半步灵主级的境界,也妄想与我分个胜负吗。”红袍男子眼不屑之色毫不掩饰。“废话可以少些,不战一战,你又如何知晓今日会不会死在林某手。”林浩嘴角上扬,冷笑道。想要用武力胜过红袍男子,林浩自己也知没可能,现在的目的便是要激怒他,一旦红袍男子被林浩激怒,出招时难免会有一些破绽,而林浩的眼力何其惊人,只要有丝毫破绽,他便能拆招抵挡,一切以突破半步灵主,保住自身性命为前提。混沌碗早已被林浩准备就绪,若红袍男子势不可挡,便用混沌碗‘以毒攻毒’,一旦混沌碗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林浩完全可以在红袍男子猝不及防之下,骑乘冢龟逃走。“死吧!”红袍男子一声狂喝,长刀所向,摧枯拉朽,势不可挡。而然,这一刀却是停滞在了半空,并未我朝着林浩斩去。“请问,是否打扰了两位兄弟的雅兴?”某位气质儒雅的男子,不知何时,竟出现在林浩和红袍男子的间。此刻,林浩和红袍男子都是一愣,同时朝眼前那儒雅男子打量而去。男子一头墨染长发至腰,眉心处有一道朱砂印记,双目深邃如星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你是什么人?”红袍男子收回目光,着,似也不像宗门弟子,出现在此却是有些蹊跷,故此问道。“呵呵,不知阁下可是南龙。”儒雅男子袍男子,礼貌笑道。“哦……你竟知我名讳?”闻声,红袍男子微微一愣。“下的确是南龙前辈。”儒雅男子朝着南龙点了点头,旋即又道:“后生知晓,南龙前辈曾为黄荒大陆的后辈王者级人物,巅峰实力达到紫薇灵主境,据说险些迈入传说的鼎真灵主极境,后生很对南龙前辈很是钦佩敬仰。”儒雅男子说罢,朝南龙抱了抱拳。“小子,你知道的不少,出现在此究竟作何。”南龙有些不耐烦道。“呵呵,南龙前辈,晚辈封天,仰慕前辈赫赫威名,追寻前南龙前辈数日,现想向南龙前辈讨教几招。”儒雅男子封天笑道。“封天?!好气魄的名字,不过……这种名字太过高调,而高调者,一般死的都很快,命短。”红袍男子满脸阴沉。这不知哪里跑出的跳梁小丑,竟是追寻自己数日,只为了向他讨教几招……“呵呵,前辈说的极是,可后生向来也不是什么低调之人,而今在这名字上,前辈也不用纠结,若前辈胜过后生,后生立马改名便可。”封天轻轻说道。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