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忽然蹦出来的儒雅男子封天,让林浩和红袍男子南龙都是愣了愣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追寻南龙数日,竟只是为了向他讨教几招,莫非这封天不知南龙为天魔殿之人?!

    天魔殿势力手段狠毒,只怕讨教时,便已丢了性命。

    “若南龙先辈胜过后生,那后生立即改名,从此而后这世上再无封天。”封天抱拳笑道,神色倒是真诚。

    “哈哈哈哈……有趣,实在有趣,你追寻我多日,就只是为了向我讨教几招,可我若不同意那又如何。”红袍男子满脸玩味之色,像这种傻子可不常见。

    “呵呵……南龙前辈,你可能是误会了,后生要向你讨教,不是南龙愿意与否的问题,而是南龙前辈你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封天微微一笑,锵地声,剑匣之内现出一把普通铁剑来。

    见状,南龙顿时愣在原地,旋即忍不住狂笑不已,这不知从哪里蹦跶出来的傻子,不止是语气狂妄,竟还想用一把铁剑与他战上一场。

    像这种铁剑,随便一处武器铺内都可见。

    “南龙前辈,晚生封天,今日向你讨教。”封天持剑,朝着南龙抱拳示意。

    “你找死!”南龙面色阴沉,当即一声怒喝,手长刀瞬势劈出,神庭灵主级的特有气势席卷八方,方圆数百米内,被这股威势彻底笼罩,虚空阵阵涟漪浮现,可谓惊人。

    唰!

    忽然,只见封天手那把平淡无比的铁剑疾一闪,剑光撩起一道虚影。

    锵!

    一剑斩出,封天手的铁剑再度归入黑剑匣内。

    “南龙前辈,得罪了……自此之后,后生还是名为封天。”封天嘴角微微上扬,朝着若雕塑般的南龙抱拳笑道。

    随着封天的话音落下,南龙那充血的双眼好似微微转动一圈,旋即,双肩上的硕大脑袋冲天而起,颈处若碗大的伤口喷出大量鲜血。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南龙周身灵力快消散,无头尸身若是烂泥一般瘫倒在地,鲜血依然在喷出,将地面染成鲜红。

    不久,南龙的无头身躯再无任何动作,彻底死绝,成为一只尸。

    此情此景,让林浩眉头大皱,这封天究竟是何人,仅有一把铁剑,竟是一招之内斩掉了南龙脑袋!

    而这儒雅男子封天之所以斩杀南龙,没有任何理由!

    若实在要说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那便是他输了,输了就得……死!

    斩掉南龙的头颅之后,儒雅男子封天转身看向林浩,满脸笑意,抱拳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闻声,林浩面无表情:“前辈不敢当,林浩。  ”

    “既然如此,不知林浩兄弟有没有兴趣与我切磋几招?”封天笑道。

    此刻,林浩陷入沉默之,眼前这儒雅男子封天,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与他切磋,输了便是一个死,想要赢他,痴人说梦。

    连南龙那种巅峰时期为紫薇灵主的强者都被他一剑斩了脑袋,林浩拿什么同这封天‘切磋’?!

    “咦……”

    还不等林浩开口,那封天打量林浩片刻,口出一声轻咦。

    封天方才仔细打量林浩,现林浩的境界修为,甚至还达不到半步灵主的层次!

    原本想着,能够同南龙一战,其境界实力水平,至少也是类似南龙那个层次,可谁曾想,林浩别说神庭灵主,连半步灵主都还为迈入!

    “罢了罢了……”儒雅男子封天连连摇头:“林浩兄弟,你的境界修为实在太弱,别说神庭灵主境,便是半步灵主你也还不曾迈入,如今境界,我若是与你切磋,等同故意杀你。”

    听封天这般一言,林浩便知自己没有猜错,若是同封天切磋,输了只有死,方才那南龙便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显然是个武疯。

    修武成痴,修武成疯……

    “不过,林浩兄弟,你既然能同南龙一战,也说明你的不凡,我给你时间,等你的境界修为更上一层楼时,封天必来讨教一二。”儒雅男子封天朝林浩抱了抱拳,旋即大步朝远处走去。

    只不过,封天刚踏出数步,却又转身看向林浩:“林浩兄弟,请问你可是宗门弟子。”

    “正是。”林浩并未隐瞒。

    “那封某想请教林兄,小联盟国十宗会武是否这几日开启。”封天问。

    “不假。”林浩回。

    “好。”封天点了点头,大步离开。

    …………

    “这疯子,莫不是想等小联盟国十宗大比时,前去找那些弟子切磋一番?”林浩心暗暗思忖。

    若真是如此,只怕那封天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各大宗门的太上长老,宗主高层都会到场,封天的实力虽然恐怖,但若真想在小联盟十宗比试上闹事,那等同于找死。

    这封天实力虽然恐怖惊人,但他的出现,倒也省了林浩不少功夫,南龙只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这样的疯子盯上,到头来枉送了性命。

    “南龙,莫非你身后的那位神秘大人物未给你说,你会命丧此地吗。”林浩盯着南龙的无头尸身,一声冷笑。

    今日之事,远远乎林浩预料,先是南龙追杀,后是封天那疯子出现,而最让林浩无法安心的,则是南龙身后的那位神秘存在。

    有一事,林浩到现在也无法想明白,既然南龙身后那位神秘存在能够算出自己会行哪条路线,停留在何处,甚至能够知晓藏在空间那封魔谷何曾出世,知晓具体位置,难道就算不出,南龙今日根本无法斩杀自己,算不出封天的出现?!

    一切,乎了林浩的想象,他无法推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而且林浩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得罪如此手段通天之人!

    试想,若他真不开眼得罪那种存在,早在得罪的一瞬间就已是个死人,如何能够活到现在。

    “封天……南龙……还有那个神秘人,究竟有什么关联……”林浩眉头深蹙,任他想破脑袋,也没有丝毫线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