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并不担心日后封天会来找自己切磋,也不在乎天魔殿的报复,现如今,最让林浩心难安之事仅有一件。~,

    南龙身后那位神秘人物究竟是何等存在,有这般通天彻地的手段,若是想要斩杀现在的他,应该轻而易举,可他却让南龙来杀自己,并且承诺封魔谷的消息,这让林浩如何也无法想通。

    封魔谷,上古大魔陨落之地,此后隐藏在未知空间,出现在人间没有任何时间规律可言,推算出封魔谷的下落,根本没有可能。

    但现如今,林浩却又不得不相信,若说起虚无缥缈,南龙背后那位神秘存在,竟能事先算出自己通往天都皇城所行路线,甚至停留在何处,并早早让南龙等待此地,就是为了要取自己性命……

    那神秘人连此等虚无缥缈之事都可算出,说是知晓封魔谷何时重临人间,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莫非……占星一族……”

    忽然,林浩联想出某种可能。

    占星一族能够占卜过去未来,精通命术,南龙身后,是否会有占星一族之人……

    只不过,林浩思来想去,最终将这个念想打断,觉得并不可能。

    其一,他和占星一族无冤无仇,就算上一世的顾长风,也从未和占星一族结下任何梁子,其二,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占星族固然精通命术,可推演天命,知晓过去未来,可绝对无法算出这等虚无缥缈之事,简单而言,占星一族没有如此大的能耐,别说事先能够推算出自己会选择这条路线通往天都皇城,并且得知自己会在此地小停片刻,哪怕封魔谷之事他们也无法推算。

    “日后……可能会有麻烦了,不知那神秘人究竟想要做些什么。”林浩坐在冢龟背部,摇了摇头。

    按理来说,如果南龙背后的那位神秘人真有如此能耐,应该会算出异类封天的出现,并且南龙会被封天所杀,如果那位神秘存在当真能够算的出,那……真是可怕到了极限……他的真正目的,如果不是为了杀死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林浩叹了口气,思来想去没有任何头绪,最终只能作罢,他此刻也不需要去如此费神,既然神秘存在盯上了自己,那么他应该还有下一步行动,林浩只需要静观其变。

    刚准备让冢龟重新上路,林浩却看贱鸟忽然落在南龙尸身附近,竟是生吞南龙的尸身!

    “贱东西!人肉你也吃!”见状,林浩眉头深蹙,不管那南龙如何,始终还是人类,林浩也不愿见到自己的灵宠去生吞尸身。

    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却发现贱鸟并非是在吞食南龙的尸身,而是将南龙体内还为消散的磅礴灵力全部吸收。

    “哦……”林浩略微诧异,不过仔细想想,贱鸟吞食灵力,似乎并非值得自己吃惊。

    想当初在二星传承明世界,林浩进入青龙圣地所专属的第五道地门,一举爬上撑天神柱第五重天,即将成就灵主之躯时,正是这贱鸟,抢夺了本应属于自己的灵气!若非如此,他早就是神庭灵主,或许已成为紫薇灵主,今日遇到这南龙,一拳就能将他轰杀至渣,哪里还会受这等威胁!

    “好东西!好东西!”忽然,贱鸟口叫个不停,林浩打量去,它竟是从南龙的身上搜出大量灵石,还有一件蕴含不弱灵力的法宝。

    “快给我!”林浩瞬间从冢龟背部一跃而下。

    让林浩万万未料到,他的速度虽快,可贱鸟的速度比他还要快上几分,还不等林浩赶至,灵石和南龙身上的法宝便已被贱鸟全部吞掉。

    “啊!”此情此景,让林浩目眦欲裂,无论灵石还是法宝,林浩现在都非常缺少,十分需要,而南龙身上的战利品,全部被贱鸟给一窝端,连根毛都没给他留下。

    “你这贱货!我撕了你!”当下,林浩右臂扬起,飞快朝着贱鸟抓去。

    “林浩贱货,林浩贱货!”贱鸟眼泛出不屑之色,双翅一拍翱翔虚空,让林浩抓了个空。

    贱鸟会飞,林浩则不行,所以林浩奈何不了它。

    “你个贱货,你就是强盗!当日抢我灵气,今日又抢我战利品,你给我等着!”林浩站在原地,望向虚空的贱鸟,束手无策。

    “林浩放屁!林浩贱货!林浩吃大鸟!”贱鸟丝毫不惧,时不时落在林浩头顶,还不等林浩准备抓它,贱鸟再一次飞走,惹的林浩面红耳赤。

    这若是让仙剑宗的长老执事,或者众弟子所见,定会大吃一惊,平日里林浩在宗内给众人留下的印象,冷静沉稳,张扬狂傲,何曾像今日这般被自己的一只鸟儿惹怒,气急败坏的叫骂不停。

    林浩此刻恨不得将贱鸟一巴掌活活拍死,他如何也想不明白,当初自己究竟了什么邪,竟执意要和贱鸟签订天道血契,自从贱鸟成为自己的灵宠后,自己便一直处于吃亏的状态,遇事贱鸟早早逃走,有好处抢的比谁都快,岂是一个贱字便可形容。

    眼看自己无法奈何贱鸟,林浩也懒得理会,大步走至南龙尸身前,或许这南龙的身上,还有好东西未被贱鸟拿走。

    林浩蹲下身,在南龙身上摸索半响,而然贱鸟让他非常失望,所有的宝物都被贱鸟一窝端,林浩只从南龙的身上搜出一副崭新的图纸。

    “这是……”林浩将图纸平摊开,仔细打量片刻,神色顿时震撼无比。

    “封魔谷……再临人间的准确时间和地点,都有记录!”林浩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图纸上的东西,正是南龙生前所说那位神秘人给他的承诺!

    只不过,林浩未想到,这承诺事先便已经给了南龙,并且还被画写在图纸之上,被南龙随身携带。

    “南龙,你的报酬,林某人便帮你领了,封魔谷也让林某人代替你去罢!”林浩盯着图纸,嘴角微微上扬,被贱鸟吞食的灵石和法宝与这图纸相比,又能算的了什么。

    只不过,封魔谷的凶险,不低于野传承,但存活率却是比野传承要高上一些……

    如果,封魔谷最终降临在大联盟国内,或者是海外圣地区域,凭林浩现在的本事,进入封魔殿等同找死。

    封魔谷神力无边,对进入的武者也有诸多限制,而这些限制也和封魔谷最终降临的区域有关。

    前世顾长风,曾偶然间进入封魔谷,失去一身神力。

    这次封魔谷降临在黄荒大陆区域,不知有会又怎样的限制……

    “封魔谷即将出世的消息,不知又有多少人知晓,若能够最先赶到,机缘定会不小。”林浩将图纸收起,心暗暗思忖。

    封魔谷虽然无法被推演出降临的时间和地点,但封魔谷一旦降临,必有异兆,并且几个时辰内便会关闭,事先感受到异兆的势力,也很有机会能够在封魔谷关闭之前进入其。

    封魔谷降临的时间和林浩参加十宗大比很是接近,但也并不冲突,否则,林浩也只能放弃参加十宗大比,封魔谷这次开启,机遇绝不可错过。

    自然,林浩对这张图纸上的信息也未全信,毕竟能够推算出封魔谷降临的准确时间和地点有些惊世骇俗,或是那南龙被人所骗也未必,只要赶在图纸上的时间之前赶到,若是真属实,林浩就算捡了个大便宜,若是假的,他也不损失什么。

    将封魔谷图纸丢入空间手环后,林浩重新坐上冢龟背部,冢龟化作一道狂风,瞬间无影无踪。

    ………………

    冢龟能够日行万里,速度何等之快,午时分未至,早已走出深林,天都皇城的外围轮廓也浮现在林浩眼。

    天都皇城不仅仅是一座城池,并且还是天都国的军事要塞,大部分兵权掌握在皇权手,而大量的军队也驻扎在皇城不远处,在天都皇城内,皇权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而和宗门也是和平共处,井水不犯河水。

    “天都皇城……”林浩盯着近在咫尺的皇城,微微一笑,他跟随父亲来到天都国也已许多年,但这皇城林浩却从未到至。

    “林浩贱货,林浩白痴,林浩吃鸟!”贱鸟被林浩死死抓在手掌内,神色蔑视,口叫骂。

    “你这贱货……”林浩眉头深蹙,发现贱鸟似同往日有些差别。

    以往贱鸟只会学语,但现现如今它所说的话,已不仅仅是照葫芦画瓢这般简单。

    “莫非是因为吞食足够灵力……”林浩盯着贱鸟打量半响。

    还不等林浩多想,冢龟已带着林浩来到皇城之外,入口有重兵把守。

    此刻,不少重装军官打量林浩,这骑乘灵兽来此,倒是不小的手笔,本以为是宗门之人,可看林浩的穿着又却平淡无奇,不似宗门势力。

    “来者何人!”某位军官上前,大声喝道。

    “入城之人。”林浩说。

    “入城不可骑乘灵兽,除控兽师,否则不能带入城。”那军官说道。

    “控兽师……”林浩想了想,道:“那刚好,我正是控兽师。”

    “你是控兽师?!”闻声,数位军官面面相觑,如此年轻的控兽师当真少见,而且一般年轻的控兽师,大多是宗门势力的天才弟子,可大量林浩,如何像是宗门弟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