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即便林浩并非控兽师的身份,但能够骑乘灵兽,也绝对不算等闲之辈,几位军官的态度,还算客气。“这位兄弟,口说无凭,你需出示控兽联盟会颁发的勋章件才可,否则只能将这只灵兽留在城外,不能带入城。”某位军官上前,为林浩解释道。皇城自然是有皇城的关系,除了正牌控兽师外,谁也不能带灵宠进城,而且,就算一般的宗门控兽天才,想要在控兽联盟会得到正统控兽勋章件,同样难如登天,只要没有勋章证件,便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控兽师。“那东西,我并没有。”林浩摇了摇头,他这个控兽师的身份都亦真亦假,更不提正统控兽师。“既没有,那便不可将灵兽带入城。”把守军官语气十分坚决,没有丝毫可商量的余地。话音刚落,几位把守军官神顿时一变,眼前那巨大无比的冢龟灵兽,瞬间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皆为幻觉。“呵呵……这下应该可以放行了。”林浩位惊诧的军官,开口笑道。“你……你那灵兽去了何处?”为首军官四处打量,根本不见灵兽踪迹。“只要在下不将灵兽带入城便可,大人又何必多问。”林浩道。为首那军官犹豫片刻,最终点了点头,只能将林浩放入城内去。冢龟灵兽忽然在几人眼皮子底下消失,固然可疑,但总不可能被藏在身上,若他们去搜了林浩的身,恐怕会被来往行人当成傻子。等林浩进入天都皇城后,几位军官面面相觑,其一人道:“那小子究竟什么来头,年纪不大,竟有灵兽坐骑……而且,方才灵兽忽然消失,肯定就是他动的手脚!”“不管是何身份,头银白长发,在我们面前稳如山,并有灵兽坐骑,定不会是那寻常之辈,这种人,少惹为好,说不准真是宗门势力,天都皇权向来和宗门势力进水不犯河水,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怕他在天都皇城内能惹下什么乱子不成。”“张大哥说的有理,就算有啥事,也怪不到咱们头上,管那么多做什么……”………………此时,林浩早已进入天都皇城内。这皇城如同一尊蛰伏的上古凶兽,其内充斥着雄伟磅礴之感,虽无法同宗门那种悠长久远之息相比,但却是别有一番味道。林浩轻抚右腕带着的空间手环,嘴角微微上扬,这手环果然不是凡物,竟连生命体的灵兽也能装的进去。这空间手环是林浩在二星传承明内偶得,其有着一丝怪异的空间力量,连林浩也无法弄个明白,但能够将灵兽装入其,肯定不是凡品,只是不知,是否也能将大活人装进去。旋即,林浩又己右肩趴着的贱鸟,这贱东西,连守城军官也不拿它当个灵宠,怕是当成了普通的鸟兽,并未在意。“林浩贱货,林浩贱货,林浩吃大鸟!”贱鸟眼珠子一转,正见林浩双眼盯着自己,口当即骂道。“贱货,早晚将扒皮抽骨。”林浩一声冷哼。“林浩贱货,早晚将林浩扒皮抽骨!”贱鸟似是不甘示弱,当即回击。最终,林浩摇了摇头,懒得同这畜生一般见识。很快,林浩走入皇城一处酒楼之内,吃饱喝足后,像掌柜的打听了一些皇城内外消息。林浩也是第一次来到天都皇城,对此处还算陌生,大多是打听一些交意场上的事。“小兄弟,你现在来皇城,可不是什么好时机。”酒楼掌柜摇了摇头,轻声一叹。“此话怎讲?”闻声,林浩心好奇,听掌柜的口气,莫不是天都皇城内最近并不太平。“小兄弟,你入城时,可见那些守城军官?”掌柜低声说道。“的确是如此,数量还不在少。”林浩点头。“那便是了,这以往,皇城最多是一队官兵把守,而最近半个月,加派到数百人,甚至还有许多重装军官,你想,咱这天都皇城,何曾如此过……”掌柜满脸神。还不等林浩开口,掌柜又道:“前些日子听人说起,咱们天都国和西边的圣天国有了大矛盾,两国关系本就不好,这次怕是要打起来了!”“国战……?”听掌柜这般一说,林浩若有所思,圣天国同天都国相近,而这两国的皇城,相隔仅不到千里路程,两大皇城都算的上重兵之地,若真要打起来,只怕一两日内便能兵戎相见。“唉,现在除非宗门弟子,就算是那些个商队都不敢踏入天都皇城和圣天皇城,咱们这些酒店客栈的生意也是不好。”掌管满脸惆怅,竟是何林浩诉起了苦。对于国战,林浩并感兴趣,所谓的天都国和圣天国,说的好听一些,算是国家,说的不好听,那就只是这一方天地最强的世俗势力罢了,要打便打,和他这位宗门弟子的关系并不大。“掌柜的也不必多虑,天都皇城和圣天皇城,无论是实力亦或者军队数量,那都只能算半斤八两,一定打不起。”林浩笑道。“小兄弟,这些你又怎么会知道?”老掌管面狐疑,这打不打的起,谁能说清楚!对此,林浩也未解释,付了酒菜钱后便大步离开。其实,像这种事情,明白人心明白,糊涂人心糊涂。天都皇城和圣天皇城距离本就十分之近,两大皇城大矛盾大摩擦也并非一次两次,若要真能打得起来,早就已经开战,还会等到现在?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天都皇城和圣天皇城打了起来,又干他何事?他是宗门弟子,今日来到天都皇城,也不敢只是想或淘或换或拍些机缘之物。林浩从那酒店老掌柜处得知,天都皇城有一处交意场,有一处拍卖阁。其实大大小小的交意场地在天都皇城十分之多,但最权威的只有交意场和拍卖阁两地。皇帝城的交意场,大多是宗门弟子和世俗顶尖世家的后辈弟子组成,拍卖阁则为小联盟国顶尖世家之一的幽家所开,也十分可信,并且每日所交意的好宝物不在少数。……………天都皇城内鱼龙混杂,林浩带着贱鸟行走在城显得十分普通,唯有他那满头银白长发,偶有宗门弟子或世家姑娘的瞩目。“那小子的头发好漂亮……明明是一个男孩子,年纪也不大,怎会满头银白发丝,真是奇了。”“小声点,天都皇城内有龙有虎,连一些后辈王者级强者都会出现在内,可不要乱说话,若被人听了去,兴许会惹上麻烦……”“这倒还好说,我听闻,这几日天都国和圣天国有些矛盾,若是两大皇城打了起来,咱们不要遭受无妄之灾才好。”“屁话,天都皇城和圣天皇城都摩擦了几十年,这要是真能打,早他娘的战了几千次,还能等到今日。”“此话有理……不过前些日子,据说圣天国皇权,有意招圣天宗为国宗,圣天宗和圣天国走的可是很近啊……”林浩站在不远处,听一行人之言,心好笑,圣天宗在创立之初,本便为圣天国宗,只不过早已脱离,现在宗门和皇权互不干涉,除非是圣天宗自降身份,重新为当那圣天国的国宗,但这样的事,连想都不用去想,根本没有可能。“快是圣天宗的李玉清!”“还有狂剑周锋!”忽然,人群一片喧哗,只白衫男子自远处一跃而过。“周锋……李玉清……”见到那两人,林浩面微沉。当年林浩在圣天宗还是外门弟子,那两人曾作为内门弟子被派至外门充当监工,负责外门弟子日常任务,林浩自然认识周锋和李玉清,只不过仅见过数面,两人因皆为内门弟子,在外门张扬跋扈,林浩入宗时不懂规矩,也被两人派一些资深内门弟子修理过。而然,这些都已算陈年往事,即便再见,周锋和李玉清也不会认识他这位早已被逐出圣天宗的小小外门弟子。对圣天宗,林浩从来就没有过任何好感,起初进入圣天宗的兴奋和激动,早在之后被消磨一口,他对圣天宗,若真要说还有什么关联,那便只有林浩心的恨意。…………“圣天宗的李玉清和周锋……一人内门核心级排行第十二,一人核心级排行第九,没想到也来了天都皇城……”“该不会是因为天都皇城和圣天皇城的矛盾而来,若要真出了事,咱们这些人可都不是宗门势力弟子,到时候遭到无妄之灾都没处说理。”“那也未必……圣天宗最近和圣天皇权走的很是很近……”当下,一些敏感多疑之人开口议论。林浩摇了摇头,大步朝交意场走去。这天都皇城内,十大宗门弟子常有出现,不算什么怪事,若到了交意场,宗门弟子则更多。一下“九霄神王”第一时间免费阅读。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